混血儿叫小嘟嘟 (连载 1)

作者:谐和。  于 2008-2-29 06: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原创|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小嘟嘟 (1)



谐和

(一)

小嘟嘟4岁了。褐色的头发,棕黑色的凹下去的大眼睛,瘦小的身子,喜欢嘟着小嘴
盯人。由此,妈妈叫他小嘟嘟,其它的人也都叫他小嘟嘟,小嘟嘟成了他的昵称。
他的血液里流着两个不同种族的血液,是人们通常称呼的 ----  混血儿。

小嘟嘟的妈妈八年前从太平洋另一头的那个叫广州的南方城市来到加拿大。妈妈那
时30岁,是个娇小而文静的南国人丽,名字叫肖依。肖依的丈夫叫杨劲。杨劲申请
到一个读生物学博士的位置,先从广州来加拿大。一年以后,肖依以陪伴丈夫读书
的名义也来到加拿大,两人过了一年逍遥而快活的日子。

肖依年过三十,还没有孩子,这使她心里常常感到不快活。每每在大街上,在杨劲
同学们的聚会上看见那些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她都要出神地盯上半天,想想自己,
最后长叹一口气。恨不得去搂一个过来,抱着回家,不还了。她和杨劲结婚五年了,
听医生说这时还没有孩子就应当去检查一下,可是杨劲总说他没有问题,不愿意去
检查,而肖依自己背着杨劲去医院检查了一次,结果是正常。从此,肖依就暗暗地
怪杨劲不争气,只是嘴上不说。

冬去春来。该玩的地方都去玩过了,肖依感到一个人成天呆在家里很是寂寞无聊。
认识的女友们都有家有孩子,自己去她们家里玩,总象个外人,渐渐地,她也不去
了。杨劲也看出她的不快活,就劝她去读书或找份工作,一来可以打发时间,二来
可以挣点钱。说实在的,杨劲作博士生那点钱要说让两个人过得很舒服,还谈不上。


肖依出国前在一家医院里作营养师,可是在加拿大作营养师需要考执照。肖依的英
文不好,马上考个营养师的执照只是一句空话,一点也不现实。于是她去找了一间
社区的英文学习班,半天学英语,半天去一家开在市中心的咖啡点里作女招待。

咖啡店的点主罗伯特40来岁。瘦高的个子,长一头褐色的软发。一双雾蒙蒙的兰眼
睛盯着人时显出钻人心腑的温柔,加上那两撇神气的小八字胡,那气质,那高贵,
与其说是个店老板,还不如说更象个演舞台剧的悲剧演员,帅气又迷人。他看着这
个白白净净的中国姑娘,孱弱而娇小无助的样子,二话不说就雇用了她。她在店里
从下午两点工作到晚上九点咖啡店关门。

罗伯特的家不在本市,他的妻子和六岁的儿子住在离市区500哩以外的另一个城市。
他每周末才开车回去,其他的时间就一个人住在城里的一所有两个居室高层公寓里。


肖依一开始就被罗伯特的悲剧演员气质吸引住了。“他真正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
人,象极了布莱特。皮特,那个好莱坞明星。” 她对自己说,也对自己的最亲近的
女友说。过了不久,咖啡店的女招待们就传出小道消息说,有人看见老板在厨房后
面的办公室里亲吻肖依,大家开始对这个新来的娇小的中国女孩另眼相看。咖啡点
里有个斯里兰卡来的姑娘,与肖依上同一个班,关系也不错。有一天吃饭时,她告
诉肖依‘你知道吗,罗伯特在城里有不少女朋友,他经常去她们那里过夜呢。’

这时,肖依才觉得自己真的爱上了罗伯特,一天不见罗伯特,她就心神不定地不知
道作什么才好。她嫉妒那些和罗伯特有关系的女人,她想独自占有这个温柔而肌肉
强壮的蓝眼睛男人。

为了心生的嫉妒,她回家大哭了一场,当然是当杨劲不在家的时候。

===================================================================


(二)

肖依爱上了罗伯特,在内心里,她希望罗伯特也只属于她一个人。可是她自己有丈
夫,罗伯特也有妻儿,这种问题不是象亚当和夏娃那样简单的男欢女爱的问题。她
还没有勇气在异国它乡去全盘改变自己的生活,虽然周围不存在亲戚,朋友和单位
的舆论压力,可是她不敢。

杨劲并没有觉察到妻子的变化。他的博士论文已接近尾声,每日忙碌于实验室,图
书馆,导师的办公室,回到家里也经常是饭碗一搁就进了书房,很少抽出时间来和
肖依慢慢地亲热和聊天。越是感到丈夫的冷落,肖依在咖啡店里越是抵挡不住罗伯
特的火辣辣的目光和热力。每天下午,当肖依去咖啡店上班时,她总是先在面部化
好妆,在自己不高但还苗条的个子外面套上颜色面料都很合度的外套。走进店里,
她本能地搜寻着罗伯特,这时,罗伯特也总是象早在那里等候她似的,突然迎上来,
温柔地帮她脱去外套,嘴里还不住地赞叹‘天哪,肖依,你真美,可爱的姑娘。’
肖依这时就象个大姑娘似地羞红了脸,整个人也慢慢地融化到那对雾朦胧的蓝眼睛
里去了。有时她却感到委屈,因为杨劲从谈恋爱到结婚,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有对她
说过这样的话,连句‘我爱你’他也吝啬得不肯多说。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秋天。周末的时间寂寞难耐。杨劲飞到东部的城市开会去了,
三天以后才回来。肖依一个人在家里,总觉得自己在等待着什么。等到书房里的电
话响起时,她才明白,她等的是‘这个’电话。罗伯特打来的,‘肖依,亲爱的,
你晚上有空吗?’罗伯特知道她是一个人在家里。‘晚上吗?我---- 没有什么特别
的事情要作。可是我还没有吃晚饭,肚子饿着呢。’‘ 没有关系,亲爱的,我马上
过来接你,你就啃我的胳膊充饥好了。’‘哈哈哈-----’肖依忍不住笑了。

那天晚上,他们在城里一家法国餐馆里吃了烤鹅肝,水煮笋,奶酪鱼,从来不喝烈
性酒的肖依也耐不住罗伯特的一再请求,居然和他干了一杯伏特加。在法国餐馆里
那暗淡而柔和的烛光下,在妙曼的小提琴声中,罗伯特轻轻抚摸着肖依的手,低低
地说‘肖依,我从来没有象爱你一样地爱过任何别的女人,你相信我。你是我最后
一个爱人。我今生今世只作一件事情 --- 让你快乐。你需要什么,我会尽最大努力
去作。你要月亮,我也会去给你摘下来。’这最后一句话,把肖依逗笑了。她趁着
笑意,突然说‘我想要个孩子。’说完了,对自己的放肆不好意思起来。罗伯特睁
大眼睛看着她,然后慢慢地说‘真的吗?我想 ------ ’。

那一晚,肖依没有回家。她被罗伯特连拉带劝地去了他住的十七层楼的公寓。在公
寓里,罗伯特告诉肖依,他与他太太的关系几经破灭,她背着他与另外的人相好,
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她向他提出了离婚,看来两人分手是不可避免的了。不过,在
财产分配和儿子的抚养权上他还要争,一时半会离不了。他说‘肖依,你能够等我
吗?’肖依看着他那对温顺的兰眼睛,感到自己又融化到里面去了。就在那一刻,
她想‘我该和杨劲分手了。我要和这个人过。’

第二天早晨,罗伯特在被窝里搂着肖依,悄悄地说‘肖依,你真是个美妙的人儿,
你让我怎么离得开你?你说吧,你要什么,我会给你,你想要个孩子,我也会给你
的。只是,只是,我现在不能和你结婚,但是我会帮助你。’肖依懒懒地说‘我真
的渴望有个自己的孩子。就是作单亲母亲我也想有自己的孩子。’‘是啊,你都30岁
了,再没有孩子就晚了。现在社会上的单亲母亲不少,政府照顾得也很好。没有关
系,宝贝儿,我会帮助你的。’

三天以后,杨劲开会回家,遇到了肖依的离婚申请书。肖依告诉他,没有孩子是最
主要的离婚原因。杨劲可以对其他申诉提出反对意见,可是对这个原因他无力去辩
驳。长叹之后,他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


(三)

肖依与杨劲离了婚。还没有等手续办完,她就迫不及待地搬进了罗伯特在城里的公
寓,与罗伯特过起了夫妻生活。

每天早上,罗伯特上班之前总要来卧室里将还蜷在被窝里的肖依吻了又吻,然后才
悄悄带上门离开。肖依猫在被窝里,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满足和欢乐感溢满全身。
‘啊,这就是我想得到的爱,’她对自己说‘我将要和罗伯特建立一个家,我们会
有自己的孩子。结婚不结婚,其实就是个仪式罢,只要我们彼此相爱,结婚又算什
么。’这时,她想起了远在另一个城市住的罗伯特的妻子和七岁大的儿子。她从来
没有见过他们,连相片也没有见过,她对他们没有什么感觉和同情,甚至没有怜悯。
她想‘罗伯特自己说他已经不爱他的妻子了,没有爱情的婚姻还维系着干什么,早
散早好。我还会给罗伯特生个孩子的。嗯-----。’甜蜜的暇想使她整日整日地沉侵
在幸福里。

五个月以后,肖依发现自己怀孕了,是罗伯特的孩子,她可以肯定。当那天晚上她
兴高采烈地将这个消息告诉罗伯特时,罗伯特半天没有说话。过了一阵,他眼睛看
着别处,说‘肖依,亲爱的,听我的话,把孩子拿掉。’肖依愣在那里,全身一下
子冰凉,眼泪
止不住地就冲了出来。罗伯特继续说‘你知道,我还没有和我妻子正式离婚,我们
现在不能够有孩子。我还要养我的妻子和儿子。再说,你没有工作,我们再养一个
孩子也是不现实的。趁着还不晚,去把孩子拿掉吧,啊?’这时,肖依才终于明白,
在罗伯特的心目中,他的妻子和儿子占有的地位,他们的地位敢情比肖依和她肚子
里的孩子更重要。几个月以来,她深信不疑的罗伯特对她的‘爱’,开始在她心里
动摇了。

为了让罗伯特继续爱她,肖依去医院把两个多月的胎儿拿掉了。这时她也明白了,
罗伯特不会白白地养活她。在悄悄地以泪洗面以后,她开始冒着大雪出外找工作。
她不能回罗伯特的咖啡店了,那里的人都知道她成了老板的情妇,正和老板同居,
她没有脸回去。终于,她幸运地在一家超级市场找到收银员的工作,从每小时八块
钱的工资干起,工作时间长,也很辛苦。

这期间,她悄悄向老朋友打听过杨劲的消息,她们说,杨劲毕业,拿到了博士学位,
被一家美国的制药厂聘请,离开此地,到南面去了。‘他又结婚了吗?’不知道,
好象回国去相了一次亲,不知成了没有。从此,与杨劲的线也断了。有时,她想起
和杨劲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象个大哥哥似地护着她,不让她受一点累,一点委屈。
虽然他不象罗伯特那样言辞甜美温馨,可是和他在一起时活得一点也不累。她开始
问自己‘我和罗伯特有真爱吗?我什么时候才会再有一个家?’

半年过去了,每隔一段时间肖依就找着话题问罗伯特‘你和你妻子离婚的事情办得
怎样了?’罗伯特的回答总是‘肖依,亲爱的,你不要着急,正在办呢。’有一次,
两人外出看了一场电影,在以前那个法国餐馆里高高兴兴吃了一顿饭。趁着酒兴,
肖依半开玩笑地说 ‘罗伯特,DARLING ,你什么时候和我结婚啊?’

罗伯特没有说话,半响,他握住肖依的手,慢慢地说 。。。。。。

(未完待续 )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谐和。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情人节已过,还是要谈谈尺寸的问题 [2015/02]
  2. 剖腹产和婴儿奶粉,救人耶?害人乎?(一) [2015/08]
  3. 朗朗和李云迪,更喜欢谁? [2011/01]
  4. 魏则西现象的悲哀 [2016/05]
  5. 猝死和慢死 [2013/11]
  6. 从李开复患癌薛蛮子嫖娼说起 [2013/09]
  7. 回家(1)----重庆见闻 [2012/09]
  8. 欣闻小贺梅一家人回到重庆。笑一声给贝克捐款者 [2011/08]
  9. 烂苹果也有春天哦 [2014/01]
  10. 毛泽东解决了挨打邓小平解决了挨饿,习近平要解决 挨骂的问题 ... ... ... ... [2013/09]
  11. 严歌苓和冯小刚,演砸了 [2017/12]
  12. 中国和美国换了把交椅。这个世界怎么啦? [2014/12]
  13. 武汉新冠肺炎的谣言来源和发病时间点 [2020/02]
  14. 说是一场宫廷政变,也不为过 [2012/11]
  15. 儿童节问题:出国真的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吗? [2009/06]
  16. 卡扎菲,白骨精和国际政治 [2011/10]
  17. 谷哥走了,谷姐来了,很好很好! [2010/03]
  18. 美国的“政治捐款”制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贪污和腐败-旧文重贴 [2015/02]
  19. 美国在北太平洋搞生物战的可能性--从SARS说起 [2013/04]
  20. 真的是不比不知道,高级的中国动车! 2012年的动车旅行记 [2015/10]
  21. 仇恨重庆的“打黑唱红” 者,您的屁股干净吗? [2011/04]
  22. 用事实反驳倍可亲“平凡往事” 其人, 借医院看病吹捧美国人性辱骂中国人性 [2010/02]
  23. 帮穷不帮富,助善不助恶 [2011/08]
  24. “2012” ,包藏着祸心的好莱坞马屁片 [2009/11]
  25. “零团费” 的记忆 [2010/08]
  26. 某些美籍华人,如果美国在亚洲挑起针对中国的战火,你能幸免吗?! [2010/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20: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