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儿叫小嘟嘟 ( 连载 3 )

作者:谐和。  于 2008-2-29 07: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原创|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小嘟嘟 (  6  )


肖依那天晚上三点多钟被送进了产房,在产床上折腾七个多小时以后,上午十点钟,
小嘟嘟出世了。‘是个男孩!’护士小姐把体重七磅半的小肥肉抱给妈妈看,肖依
的眼睛里充满了眼泪‘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脑子里面只有这句话。

早晨,罗伯特送来了花。肖依在喂奶时,让罗伯特看小嘟嘟那柔软稀疏的淡色头发,
小小的鼻子,红红的嘴巴,数落着‘头发是你的,嘴巴是我的,眼睛是你的,鼻子
是我的,------’罗伯特没有说话。过了一阵子,他说‘肖依,我去给你热点牛奶
吧。’起身走了,很久以后才回来。

两天以后,肖依带着小嘟嘟回了家。

肖依从来没有想到过喂养一个小婴儿是这么困难。在她的想象中,养大一个孩子就
象养一盆花,喂几条金鱼那么简单,那么好玩。看朋友的孩子长得多么快呀,几个
月不见就窜高一节,多有意思呀。可是,小嘟嘟不是一盆花,他是个爱哭爱吃的小
东西,肚子饿了,尿片湿了,他更是不依不饶,大哭个没完。拖着产后疲惫的身体,
肖依晚上从来没有睡过一个芴囵觉。小嘟嘟一哭,她就得赶紧起身为他喂奶换尿片,
一个晚上要起来那么三四次,这一晚就完了。白天她还得为自己做饭,为小嘟嘟洗
尿片,洗衣服-----。没有人帮忙,没有人在旁边说一句话。

罗伯特也来看她和小嘟嘟,为她买来食品和日用品,坐在那里抱一抱小嘟嘟,和她
聊一聊天。这时候是肖依最快活的时候,她想想,这不就是她需要的吗 ---- 一个
家,一个丈夫,一个孩子。作个女人,再辛苦,有了这些,再苦再累也舒服。可是
眼前的这一切,又好象不那么实在。罗伯特不愿搬来和她住,他说婴儿的啼哭声总
是弄得他睡不好觉,他想一个人清静。肖依不好强求他,‘本来嘛,又不是正式的
夫妻关系,他愿意有点个人的空间,就让他去吧。他不是经常来看我和小嘟嘟吗,
还买来日用品,说明他是爱我们的。’每当这种时候,肖依总是找上一千条,一万
条理由来为罗伯特辩护,好象这样就可以平复自己心中暗暗的委屈。

还有一件让肖依心情不安的事情是,她一直把小嘟嘟出生的事情瞒着远在广州的爸
爸和妈妈。父母都是老一辈的国家机关干部,十分传统,也爱面子。肖依本以为罗
伯特和妻子离婚后就会操办和她结婚的事,她想与罗伯特正式结婚以后再告诉两位
远在国内的老人和弟弟妹妹。可是,罗伯特对结婚的事一拖再拖,直到小嘟嘟出世,
也没有个准信,这使肖依很失望。她哭过,在罗伯特面前撒过娇,跺过脚,全都无
济于事。罗伯特也不发脾气,也不作什么解释,就两个字 ----- 沉默。肖依闹凶了,
他就来个几天不见人。肖依最怕他来这一着,慢慢地,就学会了‘忍耐’两个字。


做妈妈辛苦呀,肖依这才体会到。过去看画报上那些母笑儿肥的相片都是在粉饰太
平呢。没有当过妈妈的人,不知道在那幸福的相片后面有多少女人的眼泪和汗水啊。
只是呢,看着手中的小肉团团开始长得顺眉顺眼了,开始笑了,开始长小门牙了,
开始依依呀呀学说话了,总之,长成个健康的胖小子了,再有不舒心的事情,都会
忘得一干二净啊。

一转眼,小嘟嘟九个月了。肖依领完了失业金,又领完了产假津贴,这下该回去上
班了,再不回去,工作丢了,谁来养活她和小嘟嘟?罗伯特并不按月给她生活费,
没有正式的婚约,他没有受到那样的约束。好在肖依自己在银行里还存了点钱,加
上罗伯特经常买来的食品和生活用品,她和小嘟嘟的生活也没有多大问题。退一万
步想,如果她工作真的没有了,她还可以以单身母亲身份去政府申请津贴,通常,
这笔钱的数目不小,加上减免房租,她照样可以生活得不愁吃穿。这个城市里有不
少这样的单身母亲,尤其是黑人,都是由政府的福利金供养着的。

可是,肖依最后的这点面子还是想要的。她觉得,如果她也和那些文化程度不高的
女人一样靠政府养活。她这倘出国梦就算是全部输光了。将来回家去怎么向辛苦养
大自己的父母交代?套句人们常说的话‘无颜见江东父老’,人要面子树要皮啊。


肖依一咬牙,每月花上三百元,在城东找了一个波多黎各女人,将小嘟嘟白天托付
给她带,晚上再接回家。这个黑妈妈自己也有两个小不点儿,单身母亲。肖依去她
家里几次,看她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嘟嘟也和她的两个孩子玩得很高兴,
也就放了心。

罗伯特来看肖依和小嘟嘟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肖依倒是经常去咖啡店里找他。上班
时也经常打电话给他,两人聊天卿卿我我。罗伯特在电话那一头总是亲亲热热,甜
言蜜语,‘我爱你’从不离口。有的时候,周末来了,肖依想带小嘟嘟去罗伯特的
公寓那里住两天,罗伯特就会说‘宝贝儿,我这个星期天带你和小嘟嘟出去玩吧。
干嘛老在家里憋着?’于是,他们三个人,象一家幸福的三口,去动物圆看长颈鹿,
去公共游泳池嘻戏,去果园采苹果,去公园看红枫。罗伯特为肖依和小嘟嘟照了好
多相片,肖依的清秀脸庞在生了小嘟嘟后,越发变得红润而水嫩。小嘟嘟的头发,
嫩黄而细软,黑褐色的大眼睛,细嫩的皮肤,红嘟嘟的小嘴,看到他的人都忍不住
要上去亲他一下。照片上的肖依和小嘟嘟真称得上是‘母壮儿肥’呢。

当她一个人静下来时,也常常不开心。想着,为什么罗伯特不愿意与她结婚,为什
么他们三个人不能象其它的家庭一样天天在一起,过一种正常的生活,这样,她也
好给爸爸妈妈一个交代。可是,每次想到最后,对罗伯特的报怨总是变成为他的辩
护,她觉得他可能也有他的难处。就象现在这个样子,没有结婚不也经常在一起嘛。
‘总有那一天吧,’她想‘我再等一等,只要他爱我们,结不结婚其实只是早晚的
事情。’

转眼就到了小嘟嘟一岁的生日。肖依头一天上班时给罗伯特打了电话,希望他来和
她们一起吃生日蛋糕,罗伯特在电话里满口答应了。

第二天,肖依早早请了个假,在超市里花20元买了个黑森林生日大蛋糕,顺便去理
了个头发,便高高兴兴地到波多黎各黑妈妈那里接回小嘟嘟。

肖依和小嘟嘟在家里等着罗伯特来切生日蛋糕,一直等到晚上七点钟还不见罗伯特
的影子。她有些着急了,打电话去他的公寓也没有人接电话。她是个急性子,这种
等待太让人感到难受。于是,她给小嘟嘟穿好新衣服,抱着他上了公共汽车 ------
她怕罗伯特出了意外,想去他家里看个究竟。

夏天的夜晚,气温比白天凉爽了许多。尽管如此,当肖依抱着8-9公斤重的小嘟嘟站
在罗伯特的公寓门前敲门时,她的背上已被汗湿了。她用左手抱着小嘟嘟,右手敲
了敲公寓的门。

门慢慢地开了。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年轻女人来开了门。

==================================================================

小嘟嘟 (7)


开门的是一个东方面孔的女人,30来岁,瘦高的个子。她的脸给肖依一种奇怪的感
觉 --- 高高的颧骨上面是一对细长的单凤眼,长头发披肩,斜视着肖依和她手中抱
着的孩子。肖依也来不及想这个女人是在这里做什么的,只是着急地问道‘罗伯特
在家吗?’肖依以为她是中国人,问的是粤语。可这女人用英文回答道‘ I  AM  
KOREAN。’原来她是韩国人,不懂中文。肖依又再用英文问她一次,这回她懂了,
却挡住门不让肖依进门,也不答她的话。

肖依一时性急,就对着门里大声喊‘ 罗伯特,罗伯特,你在家吗?’这一推一撞一
叫,吓得小嘟嘟在肖依的怀里哇的一声哭起来。这时,门内有了罗伯特的身影。只
见他穿着睡衣,汲着拖鞋,匆匆走过来,把韩国女人拉开,让肖依进了门,赶紧把
门关上。因为走廊里已经有了听见喧闹声而出来观看的人。

肖依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罗伯特的住处了。她站在进门的客厅一瞧,凭着女人的直
觉,她就发现这里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窝’了。新的厚绸缎窗帘,桌上的挑花台
布,墙上挂的莫奈的风景油画,台灯上的小狗吊饰,都是新的,和以前肖依在这里
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她以前和罗伯特同居时布置的客厅已经大致不存在了。韩国女
人这时不见了,她大概已经明白肖依与罗伯特有着特殊的关系,去里间屋子躲起来
了。虽然罗伯特以前只是模糊地向她说起过肖依,但是凭她多年作保险公司秘书的
直觉,她猜到肖依手上抱着的孩子是罗伯特的骨肉。

肖依抱着小嘟嘟站在那里,心里已经明白了许多。可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她
太没有思想准备。要知道,今天是小嘟嘟的生日啊。她的脸一下子变得死白,双腿
就冻结在那里,挪不动了。罗伯特看出了这一点。他走过来轻声说‘肖依,亲爱的,
干吗站着,坐下,来来,我给你倒杯咖啡吧,啊?’他一边伸过手来抱小嘟嘟。肖
依这下才从麻木中醒过来。她本能地抱紧了小嘟嘟,推开了罗伯特,一屁股坐在沙
发上,带着哭腔问道‘罗伯特,你怎么忘了今天是小嘟嘟的生日啊?我们在家里等
你,等你,等你, -----’这时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她心里想的是‘这下
完了,完了,完了-----。’罗伯特倒来咖啡,放在她面前,坐在肖依身旁,不说一
句话,任她去哭泣。小嘟嘟渐渐从肖依的怀抱里滑出来,罗伯特乘势就把他抱了过
去。

肖依一边哭,一边说‘罗伯特,你这样骗我,你的心给狗吃了啊!你说好离婚后就
和我结婚,我作了那么多的牺牲,等着你,可你却这样对我。你告诉我,那个女人
是什么时候来和你住的?’罗伯特说‘肖依,你听我说,我以前并没有向你承诺过
你什么。当初,你极力怂恿我和我太太离婚,我告诉过你,我即使离了婚也不想马
上把自己套在另一个女人身上。是你自己要生孩子,这会儿又来找我闹。请你不要
干涉我的个人生活,好不好?’

肖依不哭了,她嫌恶地将罗伯特的手从她肩上拿开,
站起来大声骂他道‘我干涉你的自由?我干涉你的个人生活?你这个流氓,骗子,
屁眼,混蛋,------’她一面就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杯子向窗帘上扔去。由于力量太
小,杯子碰到了沙发靠背,咖啡流了一沙发,罗伯特赶紧抱着小嘟嘟站了起来。他
的声音也跟着高起来‘肖依,你这样耍无赖,太不象话了!请你出去,出去!’

肖依一听他这话,心想‘天哪,他竟然为了那个韩国女人,不要我了!’委屈,气
愤,嫉妒,在一瞬间爆发。她从罗伯特手里抢过小嘟嘟‘走就走,你以为我告不了
你这个骗子?!’她向门口走去,因为太气愤,顾不得看路,被挡路的椅子袢了一
下,竟左侧着身子摔在地板上,虽然她本能地抱紧了小嘟嘟,但是还是将小嘟嘟在
椅子上碰了一下。小嘟嘟惊吓得放声大哭起来。

这时,那韩国女人从里间屋子走出来。她嫌恶地看着在地上哭着的这一对母子,走
去茶几那里,拿起电话筒,拨了个911电话叫警察。等罗伯特发现她在电话里叫警察,
赶过去制止她时,已经晚了。

十五分钟后,警察来了。当警察在作笔录时,肖依只顾得坐在地上上哭泣,什么也
说不出来了。只听那韩国女人说‘这个女人不知是从哪里来的,进来就里胡闹。胡
闹还不说,瞧,家俱也让她损坏。’说着,指了一下凌乱的屋子。警察问‘这个孩
子是谁的?’韩国女人说‘我也不知道。’罗伯特在一旁插话说‘是我和她的,但
是,我们没有婚姻关系,我也不和她住在一起。她来这里胡闹真是不应该。’

两位警察,大高个儿,一个年轻,一个中年。年轻的那个抱起还在地上大哭的小嘟
嘟,中年的那个扶起哭昏了头的肖依,走出了罗伯特的家门。他们让肖依坐在警车
上。年轻的那个说‘姑娘,你家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家吧。’中年的那个说‘唉,
找个好律师,把孩子的谵养费要回来吧。’

一路就把肖依送回了家。

================================================================



小嘟嘟 ( 尾声 )

肖依找了个法律援助的律师和罗伯特打官司,这种律师通常由政府付给薪水,专门
为低收入或者无收入的老百姓打官司。在他们的当事人里,有很大一批是找孩子的
父亲要谵养费的单身母亲。

官司打了一年,最后逼得罗伯特每月付给孩子300元钱的谵养费。其中100元是托儿
费。协议书上,根据罗伯特的意愿,他每年只看小嘟嘟两次:一次在圣诞节,一次
在小嘟嘟的生日。他仍然希望与孩子保持联系,可是不愿意在他身上多花时间。罗
伯特后来又结了婚,但不是和那个韩国女人。在小嘟嘟满四岁那年,他与一个罗马
尼亚来读书的女学生结了婚。为了表明他不想再要孩子的决心,结婚前,他去医院
作了结扎手术。

肖依后来去上了一个电脑程序员训练班,在一家网络公司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也
曾经有男人对她表示过好感,不过她暂时不想和任何人有深入的交往。和小嘟嘟在
一起,虽然很操劳,她却感到内心里很平静。她珍惜这份平静,不想让任何人来打
搅她和孩子的平静。

倒是杨劲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她的遭遇。自从肖依和他离婚后,他一拿到博士学位就
赶紧离开了这个城市,去西部的一家大制药厂找到一份工作,搞生物研究。他回国
去相亲了两次,第二次和他父亲的一个老同事的女儿结识并很快结了婚。那个女子
姓栾,长得并不算漂亮,可是非常体贴善良,杨劲把她带来美国,她读了一个MBA,
在一家电脑公司谋到个高薪职位。现在,两口子的薪水加起来有六位数字。

来美国的第二年,小栾为杨劲生了个女儿,两人乐得什么似的,宝贝女儿从三岁时
就开始学钢琴,学中文,唐诗都开始上口了呢。在小嘟嘟满五岁那年,杨劲通过以
前的朋友,终于又找到了肖依。第一次通电话时,肖依在电话上边说边哭,她第一
次又感到了可以接受她的哭泣的肩膀。过了一天,小栾就来了电话,两个从没有见
面的女人竟然在电话线的两端一见如故,说了两个小时的体己话。

转眼圣诞节又快到了。在一个风雪漫天的下午,肖依从托儿所接了小嘟嘟回家,打
开信箱,发现一封从那遥远的西部寄来的信。信是杨劲寄来的,信的内容却是小栾
写的。她那娟美秀丽的中文写着‘肖依,我们都很想你和小嘟嘟。寄来两张机票,
盼望你和小嘟嘟来 XXXX城和我们一起过圣诞节。’

那一个圣诞和新年,是肖依和小嘟嘟这么多年来,在加拿大玩得最开心的一次节日。
杨劲一家人,包括小栾和他们的小女儿,把肖依和小嘟嘟当作自己家里的亲人,和
他们一齐开开心心地玩了几天。

肖依在杨劲面前再也没有提罗伯特的名字。只是在
一天晚上,和小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肖依禁不住把这几年的事情给小栾从头到尾
说了个遍。快天亮时,杨劲来到客厅里,看见两个女人都哭成了泪人儿。

临上飞机回来时,小嘟嘟抱着杨劲的女儿小玲子送他的玩具大飞机,使劲地问妈妈
‘妈妈,妈妈,我们还要回来吗?’

-----------------------------------------------------------------------------
---------------------------------------------

我最近一次看见小嘟嘟是三周以前。一群孩子正在打雪仗玩。不知为什么,小嘟嘟
惹恼了带头的那个大孩子,他突然冲着小嘟嘟大叫‘小嘟嘟没有爸爸,小嘟嘟没有
爸爸!’一夥小孩子都跟着喊开了,其中也有我那七岁的小鬼头。

我趁他们正在一
哄而散的时候,跑上去一把抓住我那个不懂事的儿子‘小坏蛋,谁告诉你小嘟嘟没
有爸爸?他有爸爸,他爸爸叫罗伯特!’这时候,坐在雪地上好一阵子不坑声儿的
小嘟嘟抬起他那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说‘罗伯特不是我爸爸,他不来看我。我的
爸爸是杨劲。我还有个妹妹,她叫小玲子。’

( 完 )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谐和。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情人节已过,还是要谈谈尺寸的问题 [2015/02]
  2. 剖腹产和婴儿奶粉,救人耶?害人乎?(一) [2015/08]
  3. 朗朗和李云迪,更喜欢谁? [2011/01]
  4. 魏则西现象的悲哀 [2016/05]
  5. 猝死和慢死 [2013/11]
  6. 从李开复患癌薛蛮子嫖娼说起 [2013/09]
  7. 回家(1)----重庆见闻 [2012/09]
  8. 欣闻小贺梅一家人回到重庆。笑一声给贝克捐款者 [2011/08]
  9. 烂苹果也有春天哦 [2014/01]
  10. 毛泽东解决了挨打邓小平解决了挨饿,习近平要解决 挨骂的问题 ... ... ... ... [2013/09]
  11. 严歌苓和冯小刚,演砸了 [2017/12]
  12. 中国和美国换了把交椅。这个世界怎么啦? [2014/12]
  13. 武汉新冠肺炎的谣言来源和发病时间点 [2020/02]
  14. 说是一场宫廷政变,也不为过 [2012/11]
  15. 儿童节问题:出国真的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吗? [2009/06]
  16. 卡扎菲,白骨精和国际政治 [2011/10]
  17. 谷哥走了,谷姐来了,很好很好! [2010/03]
  18. 美国的“政治捐款”制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贪污和腐败-旧文重贴 [2015/02]
  19. 美国在北太平洋搞生物战的可能性--从SARS说起 [2013/04]
  20. 真的是不比不知道,高级的中国动车! 2012年的动车旅行记 [2015/10]
  21. 仇恨重庆的“打黑唱红” 者,您的屁股干净吗? [2011/04]
  22. 用事实反驳倍可亲“平凡往事” 其人, 借医院看病吹捧美国人性辱骂中国人性 [2010/02]
  23. 帮穷不帮富,助善不助恶 [2011/08]
  24. “2012” ,包藏着祸心的好莱坞马屁片 [2009/11]
  25. “零团费” 的记忆 [2010/08]
  26. 某些美籍华人,如果美国在亚洲挑起针对中国的战火,你能幸免吗?! [2010/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8 05: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