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讨日本对华的罪行, 不是民族主义

作者:自由之灵  于 2011-9-27 13: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98评论

关键词:

     九一八刚刚过去,今年不仅国内还有海外华人,都比以往更热烈地谈论和纪念九一八,这个我们中华民族遭受日本军国主义入侵的日子。我自己就收到了来自不同朋友的资料和照片,有些是非常难以入目的。贝壳村里的纪念文章也多了起来。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我们中国人,在揭露日本侵华的罪行方面,不是做得太多,而是做得太少。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日本一直都没有公开承认罪行,向东南亚人民,向中国人民道歉。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至今不能原谅他们,不仅如此,我们还应该向世人展示他们在二战期间的罪恶。如果有人认为这就是民族主义,那是大错特错了。如果你真正地珍惜人权,你怎么能够不去谴责日军杀戮上千万中国百姓?如果你真正地热爱自由平等,你如何能够对法西斯实行宽容?如果你博爱人类,希望世界和平,世代友好,那么除了高歌一曲“让世界充满爱”之外,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展示人性中的丑陋和残忍,提醒后代我们的人类曾经这样凶暴地对待同类,战争可以这样使人性泯灭,人的生命可以这样随意地遭到涂炭呢?   特别是,  为什么不能正视这样一个现实:当今世界国家的边界还远没有消失,  民族的力量和国家的主权对于本民族本国人民的生命还是有着极大的保护作用?

     所谓民族主义,在我的字典里,是具有一种贬义的字汇。当然,如果去查维基,对应的词是“nationalism”,你会看到比较中性的描述,概念的来历也是渊源流长,一般性的定义极为广泛,其争议遍及古今。如果我们必须采用一个统一的概念的话,借用这样的说法:民族主义者都把自己的民族放在了世界民族之林高高的位置,所谓的 民族自豪感”。那么我认为对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曾经犯下的罪行进行声讨和谴责,纪念我们在那场民族灾难中死去的同胞根本就不是什么民族主义。以此来抨击民族主义的各种弊端是无聊的,没有任何意义。

     世界上不存在完全超越了民族的个人,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会带着深深的民族烙印。也正是这种不同的民族烙印,组成了人类丰富多彩的大家庭。鲁迅在谈论艺术创作的时候曾经说过:“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我认为这句话很好地说明了民族和世界的关系。我们人类的共性,正是因为是存在于每个民族的特性之中才能体现,抽象出来,脱离了民族性去谈世界性是苍白无力的。

    当然如果民族主义过了头,甚至被政客利用,那也是不幸的。现代的例子比如美国在九一一之后,大多数老百姓支持美军入侵伊拉克,那就是一种狂热的民族主义。但是,在对日本侵华问题上,我们中国人做的,离民族主义这四个字还相差得太远,太远。

    今年九月初,陪一个朋友去参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观赏了大半天梵高的“星空”,莫奈的“水莲”,还有众多毕加索,马蒂斯的画像之后,到楼下选了一个电影看,“Rome, Open City”。当时还以为是介绍罗马---那座富有艺术气息的城市的,没想到这是一部老的黑白故事片,讲的是二战时期在意大利的地下抵抗组织和德军战斗的故事。最刺激人神经的部分是德军抓到了地下组织的领袖人物,在十小时之内对其施以酷刑,用尽折磨。这位领导人不时地发出惨叫,但是一直到死都没有吐露德军要的机密。最后影片在一群小孩目睹德军枪杀一位支持地下抵抗运动的牧师中结束。电影终了,所有的观众久久不能站起。可以说,影片的表现手法,演员的表演都很陈旧,甚至脸谱化。我看不出这部影片有除了教育人们不要忘记二战之外的任何意义。在这样一个著名的公众博物馆里,上演这样的电影,我很佩服,也很感谢这样的选择。毕竟,那也是人类的一页。它们和楼上世界名画一样,是我们人类历史的一部分。人性,可以如此地低劣和丑恶。这样对后人的警醒和教育,是必须的。同一天的电影里,还有一部名为  World Trade Center”的电影。现在想来,肯定和九一一事件有关。

    出了电影馆,不禁想着,欧洲人对二战没有忘记,美国人对九一一没有忘记,日本人对长岛和川崎的原子弹没有忘记,犹太人对纳粹就更不必说了。他们尽可能地展览这些珍贵的历史片断。那么我们呢?我们为什么要忘记?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日本在南京的大屠杀比赛?有多少人知道日本的731部队用活人进行试验?有多少人知道他们一共杀了一千二至一千八百万中国人?在这种世界级别的博物馆里,为什么没有一部反映抗日战争的影片?哪怕是最最公式化的?

     犹太籍导演不管在哪里,都会不断地拍出他们受纳粹迫害的故事,集中营的故事,比较有名的像:Schindler's ListLife is beautiful, The Diary of Ann Frank 等等。而我们华人最具国际声誉的导演李安,却搞出一部原本抗日的女青年和汉奸头目由性生情的不伦不类的东西。李安估计是想表达一种可以超越战争,超越时代的人性之爱,且不说这个故事本身就没有任何现实依据(历史上女主角的生活原型根本不是如此),更何况在整个民族的巨大灾难面前,渲染个人的情欲或爱情显得那样不相称。我想像不出Steven Spielberg 会去拍一部犹太姑娘和党卫军官谈恋爱的片子。

     不是什么都能超越民族的,空洞的爱更不会。人类作为一个物种,从来就不是为了彼此的爱活着的。

     我们纪念九一八,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特别是他们至今没有认罪,还在为他们的侵略和屠杀进行粉饰,甚至狡辩。我们纪念它,不是为了仇恨日本某个个人,也不是要发动战争向他们复仇。我们只是作为受害者,发出我们的呐喊。我们这点权利,这点不原谅的权利,还是有的吧?如果有人对屠杀自己亲人的凶手可以原谅,那也是个人的选择,不能要求别人也如此。不原谅,也不意味着要发动复仇的战争。

    最后一句话。在对待日本侵华的历史问题上,中国目前的政客或者执政党固然有理由利用民族主义为其服务,不过任何一种政治势力,如果想在中国的未来发挥作用,也不能机械地反其道而行之,以反对民族主义的理由,为了反对某一政党而不顾及民族利益。历史的创伤放在那里,民众切肤之痛的感情不是任何力量可以左右的。

 

 

 

 

 

 

 

 

自由之灵

2011年9月21日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2

支持
1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8 个评论)

2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11-9-27 14:01
好文章。
2 回复 sujie_alex 2011-9-27 16:24
赞条理清楚之文!
民族大义,必得分清!
2 回复 老君岩 2011-9-27 19:29
声讨日本对华的罪行是声讨军国主义,和民族无关。
听说现在军事物资正涌向广西...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19:32
人間的盒子: 好文章。
谢谢。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19:34
sujie_alex: 赞条理清楚之文!
民族大义,必得分清!
仓促而就,希望意思表达清楚了。民族大义还是不能忘的。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19:37
老君岩: 声讨日本对华的罪行是声讨军国主义,和民族无关。
听说现在军事物资正涌向广西...
对!那是对军国主义的声讨。军事物资涌向广西为什么?
2 回复 布衣人 2011-9-27 19:44
听到反民族主义的理论,吃惊!
古今中外见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反民族主义的,有吗?请举一例,一个就行。
古今中外见过一个哲学家一个政治家反民族主义的,有吗?请举一例,一个就行。
但我们可以立刻举出高举民族主义大旗的无人不尊敬的偉人。
把战争的罪恶归结于民族主义,为什么?反面來看,即便对发动二战的大和民族的日本与亚利安族的德国,也从未见究其根源说是民族主义。
不会有人幼稚到把清算日本的軍国主义说是受害国不当行为吧?更不应是受害国的民族主义作崇吧?
否则,好像是人家发髙烧我替他吃退烧药,而且吃的是不对症的泻药那般。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19:54
布衣人: 听到反民族主义的理论,吃惊!
古今中外见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反民族主义的,有吗?请举一例。
古今中外见过一个哲学家一个政治家反民族主义的,有吗?请举一例。 ...
这个可能与民族主义的定义有关。在我们传统的词汇里,这是一个褒义词。不过如果沿用国际上nationalism的说法,它并不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带有褒义的。总之是看你如何定义了。不过无论在任何意义上,对日本侵华的不原谅和声讨,都不是什么民族主义。
3 回复 布衣人 2011-9-27 20:02
自由之灵: 这个可能与民族主义的定义有关。在我们传统的词汇里,这是一个褒义词。不过如果沿用"nationalism"的说法,它并不是在任何意义上都带有褒义的。总之 ...
对的,民族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直至种族主义沙文主义完全两码事,这不仅是书本上的定义,而是应有常识。
例如细胞,当发生癌变后,我们要找癌症细胞的病因,然后治癌,而不是否定细胞本身。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20:08
布衣人: 对的,民族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直至种族主义沙文主义完全两码事,这是常识。
例如细胞,当发生癌变后,我们要找癌症细胞的病因,然后治癌,而不是否定细胞本身。
是这样。中国民众对日本的感情,不是任何人可以诱导的,那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历史放在那里,让人如何能够遗忘?
2 回复 布衣人 2011-9-27 20:25
自由之灵: 是这样。中国民众对日本的感情,不是任何人可以诱导的,那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历史放在那里,让人如何能够遗忘?
我们可以原谅,但决不能忘记,日本人更不能忘记。问题是日本从官方到社会成见现在还是把“侵略“说成是“进入”,把“道歉“说成“遗憾”。周总理曾斥责说:“那口气像是在飞机场误踩了人家的脚后跟。”

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是,日本对侵华到底认罪道歉了没有?
一个更尖锐的问题是,当你的母亲受尽汚辱欺凌,而那罪犯只说一声Sorry,我们就“克己复礼”了?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20:31
布衣人: 我们可以原谅,但决不能忘记,日本人更不能忘记。问题是日本从官方到社会成见现在还是把“侵略“说成是“进入”,把“道歉“说成“遗憾”。周总理曾斥责说:“那 ...
呵呵,总理斥责得对。日本到目前为止,没有道歉!但是我们自己也没有要求,日本对战犯神像的参拜,我们也没有向南韩那样强烈地反对。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20:45
布衣人: 我们可以原谅,但决不能忘记,日本人更不能忘记。问题是日本从官方到社会成见现在还是把“侵略“说成是“进入”,把“道歉“说成“遗憾”。周总理曾斥责说:“那 ...
过去曾经有一位同事,是比利时人。有次谈到日本侵华历史时,他问我,我们比利时也遭受过德国的侵略,但是我们现在原谅了他们。你们为什么不能原谅日本人?我的回答是,第一他们不像德国,一直在对欧洲各国反复的赔礼道歉;第二你可以所谓地原谅杀害你亲人的人,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但你不能要求别人也这样,这种无理要求是对其他人的不尊重。

你的问题很对,即使罪犯说了Sorry, 我们也不能遗忘这段历史。所谓警钟要长鸣。
2 回复 布衣人 2011-9-27 21:11
自由之灵: 过去曾经有一位同事,是比利时人。有次谈到日本侵华历史时,他问我,我们比利时也遭受过德国的侵略,但是我们现在原谅了他们。你们为什么不能原谅日本人?我的回 ...
我在德国生活多年,德国是真正认罪。从政治、法律、经济赔偿、宣传、文化、直至教育各领域彻底反省。在德国任何人任何场所悬掛任何纳粹战犯画像或家庭内的悼念活动都違法。
我曾说过一个亲身经历的感人例子。一个入学不久的男孩指着课文内容,问他的爷爷:“那时你们为什么去外国杀害那么多人?”,那爷爷的无言的痛苦与悔恨全在他的眼神与脸容中。老实说,我完全被感动了,又如何不原谅他们?但是,日本仍然以传统风俗为由,血债累累的战犯被供奉在靖国神社让人膜拜。。。。这些不知耻不言悔改的怪事连德国同事都鄙视日本。
伏契克说过一句警世名言:“人们,我爱你们,你们要警惕啊!”
2 回复 乔雨风 2011-9-27 21:20
好文, 强顶。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21:21
布衣人: 我在德国生活多年,德国是真正认罪。从政治、法律、经济赔偿、宣传、文化、直至教育各领域彻底反省。在德国任何人任何场所悬掛任何纳粹战犯画像或家庭内的悼念活 ...
哦,你的经历确实感人。所以说教育的力量是巨大的。德国的教科书上如此写,对下一代就有警示作用。而日本的教科书把入侵写成进入,对下一代的影响可想而知。而且日本是有意不把战犯移出靖国神社,尽管知道周边的亚洲国家会抗议,可他们就是坚持这么干。他们哪里有什么反思!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1-9-27 21:28
乔雨风: 好文, 强顶。
谢谢支持和鼓励!
2 回复 乔雨风 2011-9-27 21:29
人間的盒子: 好文章。
据说, 德国人道歉是因为不道歉的铁杆纳粹都被盟军从肉体上消灭了, 剩下的就是愿意道歉的了。 中国人历来仁慈, 现在这些大同世界的幻想有正好又符合某些人的懦弱本性。
2 回复 在美一方 2011-9-27 21:34
写得好!甩过去100个那个啥。。。。。。。。。。
3 回复 在美一方 2011-9-27 21:36
布衣人: 我们可以原谅,但决不能忘记,日本人更不能忘记。问题是日本从官方到社会成见现在还是把“侵略“说成是“进入”,把“道歉“说成“遗憾”。周总理曾斥责说:“那 ...
说得好,没听说过周总理的那个斥责,相当有水平。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