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年太久 (三)

作者:自由之灵  于 2012-6-6 06: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83评论

关键词:天安门, 六四

. 闺蜜的父亲去给解放军演讲

 

戒严令颁布之后,  北京城郊的农民们自发地堵住了开往城区的坦克车,因为他们知道坦克是干什么用的。消息传来,  许多学生和市民纷纷赶往坦克停止前进的地方,有的送水送食,大部分人是告诉战士们北京发生了什么。听说有的大学生索性睡在坦克旁边,守候。

 

我闺蜜的父亲,是某高校历史系教党史的老师。用闺蜜的话说,相信了共产党一辈子。她的父亲在戒严令颁布之后,听说坦克被农民堵住,连夜写了十几篇的讲稿,第二天亲自赶到公主坟外坦克驻留的地方,给解放军战士念他写的文章。闺蜜说其他都不记得,就记住了这么一句: “我以我几十年的党龄向你们保证, 共产党这次可真的是做错了!”

 

坦克车被堵了好几天。不少人以为真的可以这样永远堵住了。

 

闺蜜的父亲那时候就说共产党做错了事,那么六四真的开枪之后,又会说什么呢?

 

六月三日和四日

 

六月三日的下午,并没有太特殊的地方,除了去广场和长安街的人更多了之外。北京市政府再次播放了“市民不要上街,工作人员要坚守工作岗位这种自相矛盾的通告。大家可能也有点麻痹,就好像总听说“狼来了, 狼来了”,  狼却又没有来一样。

 

我们家住在西郊,离广场和长安街都很远,那天家里的人也都早早回家了。谁也没有想到一幕人间惨剧就要发生。

 

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因为没有亲身经历,我在这里就不转述了。网络的发达,使今天所有真正想了解真相的人,都可以很方便地找到相关的图片和资料。

 

第二天早上爸爸出去送人,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了听消息,爸爸妈妈带着我一起骑车到校园南门。校门口的高音喇叭里传来了学生悲愤而激昂的声音,证实了大家最不愿意相信的消息。最后,学生请大家迅速离开,因为军队随时可以开过来。

 

当天夜里和以后几天,我们家人都是睡在中间客厅的地板上。因为听说在木犀地附近,戒严部队向居民楼开火,子弹飞入窗口,射杀了一些楼内的居民。

 

九.被坦克碾去右臂的同学哥哥

 

我一个同学的哥哥,六月三日晚上在公主坟的人群中,他在那里被坦克碾去了右臂。

 

那年夏天我们几个去到同学家看他哥哥。他哥哥对我们说,他当时挤在人群里,被人流冲到了坦克前。一阵惨痛之后,醒来已是在医院的第七天,永远地失去了整条右臂。

 

同学哥哥后来得到了不少国外的关心,有一些人愿意资助他出国。可是他的护照永远无法得到批准。每逢国庆节,五一等重大节日,同学家里都会来几个便衣。要么由同学家管这几个便衣的吃住,以看管同学哥哥不得出门;要么同学哥哥和他们走,住到顺义或者通县的郊区去。同学哥哥总是选择和他们走。这样的待遇一直持续了好几年。

 

一个被坦克压过失去右臂的大活人!还有什么是比这更为有力的证据,证明六四期间军队用了坦克碾人呢?!

 

以后每当我看到邓小平评论王维林以身体阻拦坦克的图片,说明中国军队的如何伟大英明,没有直接压向群众的时候,都会想到我同学的哥哥,想到这种谎言的无耻!心里一边默默地祝福他,盼望可以让他讲话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顺便说一句,同学哥哥后来相继谈了两位女朋友,都非常地漂亮。我们有的时候走在园子里会碰到。现在他早已结婚,有一儿子。

 

死去的青年教员

 

爸爸系里有一名青年教员失踪。好几个同事分头去长安街附近的医院找。据爸爸讲,他们一共去了十来家医院,每个医院先会给他们看死亡名单,如果不在上面,还有一些无法辨认没有身份的也在停尸房。据他们估计,每个医院的死亡名单上平均有十到十五人,不算那些无法辨认姓名的。

 

青年教员的遗体最后在一家医院找到了。一位护士说了他最后的时刻:他是半夜被平板车送进来的,子弹打到了腿部动脉,大出血。但是因为当时大夫们还要抢救别人,顾不上他,就把他一直放在楼道里。快天亮的时候,他跟护士说他肚子疼,护士知道不好了,因为失血过多之后就会感觉肚子疼。不久,他就合上了眼睛。身后留下了和他同样年轻的妻子。

 

[]

 

附:二十三年太久 (一)

       二十三年太久  (二)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39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3 个评论)

3 回复 楊如隶 2012-6-6 06:13
即使我无辜被美国政府杀害,我不会抗议。我愿意. PRC政权合法判罪犯死罪, 我要抗议。我是美国公民,为美国人民的利益服务. 颠覆PRC政权与美国人民的利益一致.
3 回复 酸柚子 2012-6-6 06:13
真想知道那个父亲64后说什么,现在又说什么?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21
楊如隶: 即使我无辜被美国政府杀害,我不会抗议。我愿意. PRC政权合法判罪犯死罪, 我要抗议。我是美国公民,为美国人民的利益服务. 颠覆PRC政权与美国人民的利益一致. ...
可笑的是,当年几个“执法”人都纷纷要瞥清自己的责任了。你却还把屎盆子往他们身上扔。是不是太弱智了?
3 回复 缄默碎烟 2012-6-6 06:27
这篇看完,又忍不住叹气。问题的关键是真正的无辜受害者无处替自己鸣冤。
4 回复 楊如隶 2012-6-6 06:30
自由之灵: 可笑的是,当年几个“执法”人都纷纷要瞥清自己的责任了。你却还把屎盆子往他们身上扔。是不是太弱智了?
凡是中国的,我攻击并反对. 凡是美国的, 我支持.
5 回复 ahsungzee 2012-6-6 06:31
谢谢LZ!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31
楊如隶: 凡是中国的,我攻击并反对. 凡是美国的, 我支持.
不要以为就你爱中国。
3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6-6 06:32
叹息,我已经无数次叹息了。真是无奈~~~
4 回复 嘻哈:) 2012-6-6 06:33
缓缓道来的却是一段血泪斑斑的历史。那个年轻教员真惨,不该呀    。。。
4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33
酸柚子: 真想知道那个父亲64后说什么,现在又说什么?
六四以后绝大多数人想得都一样。现在他怎么想,确实不知道了,呵呵。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35
缄默碎烟: 这篇看完,又忍不住叹气。问题的关键是真正的无辜受害者无处替自己鸣冤。
是的。受害者至今还在受害。
6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35
ahsungzee: 谢谢LZ!
同悼吧~
5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41
活水涌泉: 叹息,我已经无数次叹息了。真是无奈~~~
都是这样的,每当想起这些~
3 回复 nsa130 2012-6-6 06:41
难忘那些岁月,等待历史澄清的一天。谢谢你!
4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42
嘻哈:): 缓缓道来的却是一段血泪斑斑的历史。那个年轻教员真惨,不该呀     。。。
是啊,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完结了~
2 回复 自由之灵 2012-6-6 06:43
nsa130: 难为那些岁月,等待历史澄清的一天。谢谢你!
等待历史澄清,说得好!
3 回复 light12 2012-6-6 06:52
写的很好
3 回复 whyuask 2012-6-6 07:01
真实感人
4 回复 闲云野鹤一忽悠 2012-6-6 07:21
谢谢LZ的如实之笔. 怎么看不到《二》,《一》?
3 回复 xqw63 2012-6-6 07:59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06: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