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六四之日,必将是结束一党独裁之时

作者:自由之灵  于 2013-6-4 12: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57评论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八九年至今已有二十四年了。

二十四年,可以使一个婴孩发育成人,沉稳地跨入社会;可以让不经事的少年少女,成为人父人母。曾经的莘莘学子,可能已然是栋梁之材;而当年有着青春儿女的母亲父亲们,则大多已经鬓生华发了。

二十四年,三倍于中国八年抗战,两倍半于文革十年浩劫的时间,比中共为五万多名右派摘帽平反还多了四年。

二十四年,中国由一个刚刚结束内乱,打开铁幕,开始经济改革的共产国家,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取得了令世人瞠目的经济成就。

 孔夫子曾经站在江边感叹时间流逝的无情:“逝者如斯夫!” 不过在中国,时间在不可阻挡的同时,却仿佛又可以被凝固。 

那场发生在二十四年前的晚间至凌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的长安街和相邻街道,以及市郊的造成几百名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死亡的血腥屠杀,那场影响了几百万人命运的事件,却一直被冻结在二十世纪的某一时刻,在中国的土地上被“遗忘”或被“忽略”了。所有的电台广播报纸网络在八九之后,对六四事件都噤若寒蝉。任何人不得对六四遇难者公开发表悼念,或评论,违者严惩。今天国内的大学生,不知六四为何。

尽管不断地有一些公知,像戴晴,主张双方妥协,在海外呼吁调停; 还有当年著名的学运领袖,如柴玲,也伸出橄榄枝,表态宽恕,但是中共对这些根本就不理不睬。

也有不少爱国愤青公开高调为六四开枪辩护,赞之为稳定政局的必要手段。然而高层当事人及其子女,却接二连三地撇清责任,唯恐和六四连在一起。

更多的人每年默默地纪念六四亡灵,和遇难者的亲属们一起,盼望着,等待着历史做出公正判决的那一天。然而,一年又一年,中共首脑换了三届,对六四却始终无人敢于公开评论,更不允许百姓提及。

中共一直自夸有自我纠错的能力。比如说全面否定文革,对中共历史上的路线问题重新评价,平反“四五”运动,纠正右派错假冤案,给私营业业主退回钱财,还有近期所谓的反贪污反腐败等等。但是唯独六四,一直是不能涉及的禁区。六四的始作俑者邓小平不在了,六四带兵镇压的杨白冰也死了。但还是不能碰,不能提。

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 以开枪镇压学生运动,这与共产党自己一直高唱的理念不符,根本没法向人民交代!谁都找不出一条像样的理由证明军队当晚必须向老百姓和学生开枪!必须要开着坦克驶向人群!中共高层稍有理智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迟早要受到历史的鞭苔!

文革可以翻案,可以推说是个人的错误,或是一个小集团的错误。甚至三年困难时期,全国饿死了多少人也可以探讨,可以公布,那也还可以说是某个人的过失。

但是,六四翻案却不能!连公开讨论都不可能!

因为人们会反思,会质问:一个向和平情愿的老百姓和学生开枪的政党和国民党有什么区别?国民党在大陆统治的时候有没有这么在大街上“突,突,突”地枪杀几百市民?既然国民党可以被以反人民的独裁政府的罪名推翻,那么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到底在哪里?人们会反思,会质问:中国的军队到底应该服从党,还是应该服从国家?到底是为个人和政党服务,还是为人民服务?人们会反思,会质问:新闻要不要说真话?是不是只能当上级领导的传声筒,说谁是动乱谁就是动乱?人们会反思,会质问:司法要不要独立?是不是应该建立和落实行之有效的游行法,保障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是不是应该建立一个由下至上的渠道,可以将民间的各种诉求转达到决策机关,而不是只有橡皮图章充当摆设?人们会反思,会质问:任命和罢免国家和执政党最高领导人的过程是不是应该程序化,透明化,而不是像胡耀邦,赵紫阳那样任期未到,就被罢职?人们会反思,会质问:今天最高领导的产生过程又是如何的?会不会每次政坛的争斗,都要引起军队的介入?甚至如六四,以平民和学生的血来交换?人们会反思,会质问:是不是枪杆子里面出的政权和江山,就应该理所当然地让枪杆子的二代,三代们来继承?!

这些问题都是涉及国家体制和中共命运的根本问题。六四的错误或罪行,比以往的错误或罪行都更大,更严重,更触目惊心。如果不能回答这些问题,没有谁可以放胆解禁六四。

台湾的二二八惨案,就是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在时隔五十九年之后,台湾了实现民主制度,政党轮替执政的情况下才公开道歉,认错的。

中国的六四,不需要任何政党为它平反。它已经深深地埋在千百万人心中。但它的受害人需要有一个公开悼念的权利;它的真相需要向全社会,全体人民公开;杀人一方需要道歉,认罪!六四,只有在民主自由的春风里,才能还原出它那一幕幕闪耀着青春理想的动人篇章!

 

 

自由之灵

20136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1

支持
1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7 个评论)

4 回复 闲云野鹤一忽悠 2013-6-4 12:26
就是铁案,也得翻滚个身,由人民,而不是那个制造集团 支持
6 回复 dwqdaniel 2013-6-4 12:44
对,64得到公正解决之时,就是共党下台之日。
5 回复 ahsungzee 2013-6-4 12:47
一个政党或政权如果有机会就自己的罪孽向人民谢罪认错那还算是幸运的;怕只怕等它真想谢罪认错时人民对它已不屑一顾永远不给它机会了!~
3 回复 早安太阳 2013-6-4 12:50
翘首以待正义的审判和回归! 自由民主的火焰永不熄灭!
4 回复 闲云野鹤一忽悠 2013-6-4 12:58
ahsungzee: 一个政党或政权如果有机会就自己的罪孽向人民谢罪认错那还算是幸运的;怕只怕等它真想谢罪认错时人民对它已不屑一顾永远不给它机会了!~ ...
他们似乎已经错过了最好时机了,唯有被动等待那一天了
4 回复 自由之灵 2013-6-4 13:06
闲云野鹤一忽悠: 就是铁案,也得翻滚个身,由人民,而不是那个制造集团 支持
是的,六四平反,只能靠人民。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3-6-4 13:07
dwqdaniel: 对,64得到公正解决之时,就是共党下台之日。
我是这么相信的。看台湾的例子。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3-6-4 13:08
ahsungzee: 一个政党或政权如果有机会就自己的罪孽向人民谢罪认错那还算是幸运的;怕只怕等它真想谢罪认错时人民对它已不屑一顾永远不给它机会了!~ ...
中肯!国民党至少还是浴火中重生了。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3-6-4 13:08
早安太阳: 翘首以待正义的审判和回归! 自由民主的火焰永不熄灭!
同期待!同盼望!
5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6-4 13:20
盼望清算64的日子
5 回复 夸父追月 2013-6-4 13:28
世界上独裁政权越来越少,中共伪政权早已感到形影孤单,“呼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是它的写照。独裁者的丧钟必将陆续敲响!
六四,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是千百万中国人民为追求自由民主,前赴后继的一个缩影,是一座熠熠发光的里程碑!

它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展示了中共伪政权的残暴和凶恶,也展示了中国人民无畏强暴、不怕牺牲、奋勇向前的精神!

六四,是中国人民心中永远的丰碑!
3 回复 自由之灵 2013-6-4 13:38
无为村姑: 盼望清算64的日子
那必是结束一党专制的日子。
6 回复 自由之灵 2013-6-4 13:41
夸父追月: 世界上独裁政权越来越少,中共伪政权早已感到形影孤单,“呼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是它的写照。独裁者的丧钟必将陆续敲响!
六四,正如我之前所说的, ...
六四学生要求的是民主自由。它被中共镇压的结局,展示了一党专制的极端后果,为民主的必要打下了最好的注脚。至少我本人的民主意识,是从六四才开始的。
3 回复 夸父追月 2013-6-4 13:47
自由之灵: 六四学生要求的是民主自由。它被中共镇压的结局,展示了一党专制的极端后果,为民主的必要打下了最好的注脚。至少我本人的民主意识,是从六四才开始的。 ...
其实我对中共政权的认识是从它的历史开始的,即抗日战争那段时间的历史,第一次看到国军抗战的资料非常吃惊。所以,六月三日晚上,我知道中共必定对学生和市民动手。六四学生表现出一定的政治智慧,他们向往自由和民主,但是他们要求的其实是中共对官倒等腐败现象约束,其实并没有对中共的一党独裁提出任何挑战。但中共伪政权却对学生大开杀戒,表明他们的凶残是世上罕见的。这样的政权,不亡没有天理!
3 回复 小皮狗 2013-6-4 14:08
夸父追月: 其实我对中共政权的认识是从它的历史开始的,即抗日战争那段时间的历史,第一次看到国军抗战的资料非常吃惊。所以,六月三日晚上,我知道中共必定对学生和市民动 ...
大鼎!写得真好!
4 回复 小皮狗 2013-6-4 14:10
好文,理性的探讨,不失人情。。。
4 回复 yulinw 2013-6-4 14:32
   等待~·民意和希望在民间··
12 回复 mongoes 2013-6-4 20:15
闲云野鹤一忽悠: 他们似乎已经错过了最好时机了,唯有被动等待那一天了
一个政党如果不思悔改、进取,就是自掘坟墓!
3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3-6-4 20:55
这篇义正词严,志存高远,五毛也无从下口。
13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3-6-4 22:33
好文。共产党可能不会因为平反64而下台,但是一旦平反64,共产党肯定被清算。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16: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