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人事古怪魂灵之一:大难临头

作者:piao11  于 2009-10-22 05: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奇异人事|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关键词:

 
  人是具有灵气的。只是这个灵气你能表现出多少有个讲究。这个讲究其实就是指你的胸怀、气量的大小,以及你的学识、见识的多少,再由此去发挥去体现。

  我一直的自认为我这个人是极具灵性的。平常的日子里预感到什么又很在意的话,最后灵验的很多。尤其为人处世中有关认人、识事、讲理等方面,我比较有自己的主见和思想。不是很会随大流,人云亦云。对他人他事的包容之心,以及金钱财物等价值观念,应该说还是比较宽大的释怀的,不很计较。等等的这些,也许这就是我信佛随缘所达到的(目前认为的)最高境界吧。

  哈,不说我自己了,还是说我结识的这位大师。我准备将这一系列的亲历见闻的故事,由结识大师这里展开去,再穿插一些我生活中遭遇过的“非常的人事情”。要加注强调的是:“对于这一类文章和故事,信则灵,不信则罢。不用过于纠结难以释怀。对你(情结)对我(文字)。

  对他人而言,我说的这些个故事,也许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路过、看过。。。一切随缘就是。
  
      灵玉一块:见者有福!
     


  这块玉,不是一块普通的玉。这是大师转送给我护身的。细看这玉绝不一般,通体显赫着“丝丝血印”。。。这块玉原本大有来历,配对有二块,一大一小,我这块是小的,还有一块大的也已给有缘人收藏。这原是很多年前一位活佛亲手赠予大师的“灵物”,当属无价!原本我说“予我而言则是价值连城”现在想来是亵渎神灵。罪过!有关这块玉为何大师转送于我,其中大有奥妙,以后有缘,我当着重书写。



  言归正传
  
  在以前写的文章中(暑期奇闻奇人奇事:奇妙的香头》
)说过08年暑假回国的时候认识一位身具灵异的大师

  说这位大师身具灵异,是实情。但不是“与身俱来”的。而是后天的一场异常大病后出现的一种至今她自己也没法解释的变化。我们暂且称之为“特异功能”或者“身具灵异(功能)”。

  这个特异(功能),就是在她病愈后,有意识无意识的情况下能够看到我们常人不能够看见的神灵鬼怪,更是能够与之对话。

  神奇的是,这位大师能够感应到前来求助者的喜怒哀乐以及伤残痛疾。更为神奇的是,有她预示的人事情,经过时间的“炮制”大多变为事实。所以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如果不是“工作”而是休闲玩乐喝茶时,大师常说的一句话是:“我的嘴巴有毒,你们可别叫我说什么生死数字。不然不知道谁倒霉了。”

  这样的话听起来是玩笑。其实大师知道不尽是玩笑。因为经过她口已被毒倒的人,远近已成事实的不在少数。而第一个被毒倒的不是别人,却是她最为敬重,爱她如女年纪不过60的自家公公,也就是她的丈夫的父亲。

  那是大概在她病愈后的不久(十多年前),大师与丈夫一起闲话的时候,好好的没有缘由的脱口而出“你爸爸快不行了!”

  丈夫想都没想,抬手一巴掌向大师刷将过去:“什么话不好说,要咒我爸爸去S?我爸爸身体棒棒的平时连感冒都很少生,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大师摸摸面颊虽气急,但还是继续说“你等着看好了,你爸爸绝对的不会活过某月某日某时某刻。”这样的对话丈夫只是当作“神经发作”并不信这是大师的“预见”。大师无话。其实事后大师反思时说:“那个时刻脱口而出后,我想想也害怕的,对自己的言辞也有怀疑,因为他爸爸身体真的是太好了,而且我说的时间不是很远只不过数日,怎么会说死就死呢?只是,我想到了就说出口了,别说想收也收不回来,而是根本就没想收回。”

  时近大师说就日子,丈夫老家来电告知老父某日忽然无疾倒床不起。

  丈夫呆呆的想:“难不成她真的成神了?”这个“她”自是指的是跟他形影不离,猛一看身形样貌也没有什么改变的老婆。

  尽管丈夫之前已经有了疑虑以及做了心理和思想准备,但是听到老婆很坚决的毫无疑问的说自己的父亲将不久于人世,心中还是一紧。因为他想到老婆病愈后大概一年之间,经她所言的非常人事,最终绝大多数都是不可人力挽回的变为事实。值得安慰的事情是,一些不寻常的“非常人事”,只要她说她能用一种办法去改变的,之后这件事情也大多转危为安。大有“金口玉言”的意思。

  想到这些,丈夫还是将信将疑。

  再细细想过这些时候发生在老婆身上的变化和异常言行还真实是不少。

  例如她那看似漂亮温和的眼睛(神),在你驻目于她的眼睛的时候,会有一种有别于之前的色彩在变幻,神色更是深邃、犀利,乃至冷漠;更为不解的是,夫妻之间的情趣之事,变的大为冷淡甚至拒绝;平常论事口吻变的干脆决绝。想过这些,丈夫拉过老婆深深的看着,问说“你变了你知道吗?”

  “知道”

  “那你自己有什么感觉呢?”

  “看到一些以前看不到的人,想到什么就想说出来,控制不住自己,说出来的还是收不回去的东西。例如我说你爸爸一定活不过那一天那一刻。”

  “你信不信自己的所言呢?”

  “信!这是菩萨指派我说的。”

  听起来不可思议。丈夫也是真实不信。

  “你不信!”

  “不信!”

  “真的不信?”


  “真的不信!打死我也不信。”

  话说到此,老婆不再多话,只是慢慢的对丈夫说“你不信没用,我会叫你信的,菩萨会叫你的信的!”

  “怎么能够叫我信呢?”

  “来真的?”

  “真的!”

  这样的看似儿戏一样的对话,老婆说的有心,可老丈夫只当玩戏。

  当老婆跟他再一次的当真认证的时候。老丈夫也“大难临头了”。

    一日晚饭之后,丈夫再一次的提起已经倒床不起的父亲。夫妻之间有意无意的将个话题转移到信与不信菩萨信她言之事上,说来说去还是那一句“你到底信不信?你到底信不信我有办法叫你信我说的话是真的?”“不信,打死我也不信。”

  随即丈夫口无遮拦的,将心中由老父病重卧床引发的焦虑和不安,一股脑的发泄到老婆的身上。不可挽回的是说到动情之处随手甩掉了大师贴身的“信物”和奉拜的“牌位”等物。

  大师拉住丈夫的胳臂,一句话没说的就往平时供菩萨的香台前去,指着香台上的菩萨和拜垫对他说“你信不信我或者信不信菩萨没事,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你不能用这样的大不敬的言行,现在我就叫你知道我说的做的看到的都是真的。你给我跪在菩萨面前反思。”

  说着说着,丈夫莫名奇妙的就在拜垫上跪了下来。

  而这一跪,就整整的跪了一个通宵。

  奇怪的是自己站不起来,别人拉也站不起来。大师就对家人说“等他真正的信了就能起来了。”

  从此,丈夫更就不敢小觑大师言行。

  临近大师数着老父不久于世的日子,他们赶回老家服侍病重在床的父亲。那些时候,丈夫最为关心的是“黑色时刻”的来临。其中有好几次眼看着老父即将烟气,可是大师总是冷静地说“没有到时间呢。”

  时刻一到,老父随即撒手人寰。

  丈夫看着钟表指针,一身冷汗随即而出。

  
  话说到了08年的暑假,我跟着朋友慕名预约了时间来到了大师家中。

  那天一早刚刚随朋友进得大师家门时,大师即刻指着朋友一脸的不高兴:“你给我出去!”

  朋友诚惶诚恐:“为什么?”

 

  待续之二《拜佛拜祖拜大师》敬请关注~谢谢。

  申明:一,全部原创,未经许可,请不要转载!
     二,
有关“教”这方面的讨论,我以后不再回复,因为我不是佛家教士(徒)。。。没有这方面的研究和修养,不敢胡乱行文作答。这一系列文章着重宣讲的更不是“佛教”或者“我信什么教”这样意图的“宣讲”传授,而是书写的真实的生活中我亲历的见闻和感受。再次强调一点“我这里文字所有,是我自己真实生活中接触的人、事、情等缘起的感受。所用词句完全是我个人习惯用语,跟任何“佛教”深刻含义的专用词句无关!”谢谢。

 
 
 
 
5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4: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