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人事古怪魂灵之二:拜佛祖拜大师

作者:piao11  于 2009-10-26 14: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奇异人事|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2评论

关键词:

 
  上一章节说的是“大祸临头”。这大祸一词是加了引号的,实为我个人文字调侃一类的风格。但是这样的莫名其妙的给老婆点着说着就跪在菩萨面前一整夜不能动弹,也实在是神奇,在我更算得是“大祸临头”,不足为过。只是这临头的大祸没得那么的惨烈或悲壮。让大伙担忧了:)不过以后的一系列的见闻,写的啰嗦进程估计缓慢,就真的是需要有一点心胸才能释怀或包容的。
 
  前面一章中有朋友提问有关人的灵气的多寡问题,这个问题还真的说不那么准。就我自个来看,我说我这人极具灵性,有预感特别的好,好到往往的预感到了什么人事,过后就是那样的被证实。这满有意思的。今天还给一位朋友姐姐说这样的大话“我的预感从来没有欺骗过我!”不管别人怎么的看这样的说辞,我自己是十分的相信我这个感觉是存在的。至于灵验到什么程度,就如朋友回复说的,跟心境修养有关。

  我回忆了一下,从小我就很胆小。尤其不敢走夜路,天没黑就不敢独自出门,也没有机会尝试单独出门体验什么。可是自从那年奶奶病重,我陪伴在奶奶身边,直到奶奶过世,我是肝肠寸断的不能自制的痛哭了几天和一路(去火化的路途之中);之后我就换了一个人一样的对“鬼怪”之事不似以前那样的不敢提及慢慢的甚至“无动于衷”起来。例如一人居住在哪里,不会因为房屋居所的大小熟不熟悉等有过虑更不会害怕。那一年,暑假中带着孩子回国度假临近结束返回比利时,我年轻的年不过50有6的唯一的亲叔叔病重,咽气前的几小时,我是流着眼泪十分悲痛的一直的在人事不知的叔叔身边,最后抱着叔叔,给叔叔双手双脚的指甲都仔仔细细的修剪了整理了一番。。。做的是那么的专注,那么的自然,没有一丝的害怕。仿佛叔叔只是要去远行,是生是死已已无关紧要。


  
  
言归正传

  前面说我跟着朋友去大师家,才刚进门厅想举足进门的时候,大师立刻换了一副十分不快的面孔,口气极为不“礼貌”的指着朋友说“你给我出去”。

  朋友不知道哪里出错,只能小心翼翼的对大师说“我没有做错什么啊?”

  哪里知道大师只是说“你今天不干净!不能进这门,你是知道这样是对大菩萨不敬为什么还这样?”

  朋友这才记起,大师是说的她带了“月红(例假)”。

  朋友知道,大师最为反对的就是你明明知道这是对菩萨的大不敬的事情还坚持这样做的行为,这样的举动无疑不是“善类”而为。尽管大师跟这位朋友算是至交。可正因为是这样的关系,还这样去做大师才恼火发作觉得不可原谅。

  朋友恍然大悟,随即对大师说“天哪,我知道的啊,可是已经干净了啊。”大师很肯定地说“绝对的没有干净。”说着朋友转身去了厕所,果不然,没有干净利索。之前的所谓的干净了不过是“假象”。朋友给忽悠了:)

  即然这样,大师对朋友说,你等在外面吧。这个外面说的是大师家客厅,而我们应该是进去里屋香台前上香的。朋友老老实实坐在外面等着。我心跟着一机灵:怎么这个大师也看得出来?

  原本我也就知道大师身具灵异,眼能洞穿对方身心这等不可思议的超凡能力。可这样的“小事情”我还真就没有想到大师也能一眼看穿。我这思想就跟我们考试遇到的问题一样,繁琐艰难的题目反倒解答的比简单的问题周全那样“本末倒置”。算我忽视了这一点。由此我也就跟着更加一成的毕恭毕敬起来。

  跟随大师进屋落座,大师默默打量我很久,然后一边举手压在自己的头顶比划着,一边跟我说“你这里,这个部位遭受过重创,至今未愈,时常发作疼痛,压迫感重。。。”

  从进门到此时,仅仅3,5分钟,言及不过细微2,3事,我直觉就不得不心服口服起来。因为你要知道,这个创伤的部位,哪怕是我亲娘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的。

  别说来见大师,就算平时见客会朋友,我也不会有什么不快或者面带痛苦的表情表现在面部,这是我做人的最为“坚强的”一面。知我者有目共睹的。这天为了为人起码礼貌,更是体现我的诚意,我不仅仅一反惯例一早起床,还洗头洗澡换衣服一通折腾,将自己里外打点的格外整齐。其实我的精神面貌是一贯的不敢马虎的,那天就更是抖擞着100多斤的皮肉,加上暑假在家有全家人重点保护将养着,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半点病态或容貌。再说那天没有头疼,也没有娆首弄姿,大师怎么会看得出我哪里不舒服?还一口咬定头部那个具体的部位受过重伤?

  因为我不是很习惯跟外人述说自己的一些人生坎坷或遭遇,我也就习惯性的犹豫着要不要跟大师说这伤的来历。这个时候大师又开口“你不用为难,其实只要你诚心,你去上香后,有关于你的人和事情,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甚至你过世的先祖或者现在朋友们的的一些事情或遭遇,我都能够看得出来!你知道吗?我看着你的三个先祖都跟着你来了呢?刚刚已经招呼过了。”

  听着大师这番话语,用目瞪口呆一点不过分。更加见笑的竟然忘记做人的礼貌,脱口而出“你说的是真的?你有这样的本事?”难怪刚刚我在进门的时候她在神叨叨的嘀咕什么比划着什么。感情是跟我爷爷奶奶叔叔“过招呢”。

  “你怎么知道是我家先祖呢?”

  “从他们的样貌年纪看二位是你的爷爷奶奶,另一个不知道是谁但是祖先。这是个比较年轻的祖先,长的样子。。。走路姿势是。。。说话声音是。。。过世原因是生的。。。。病。”我一听,丝毫不差,这年轻的祖先说的是我叔叔。那二位经过大师描述也确认是爷爷奶奶。

  见我木呆呆的样子,大师微微笑着用手指向香台前的拜垫跟我说“跪拜三下,自己点一把香。”

  随着大师的指点,我去拜过菩萨。奇怪的是大师在我拜完菩萨后,还未点香时,竟然用佛家拜见同门或者贵客再或高人动作那样对着我举手合掌微微合目点首示意(了一下)。我大为惊讶“大师,不可以的,你怎么能这样?我罪过呢。”大师对我说“你自己看看我这香台上早上自己朝拜的香头,看出什么来了吗?”我很实在的说“看不出。”大师随即指点着香头给我看说给我听“你看看这香头在你进门之后慢慢的就倒向你。。。这个香头(语言)就是‘菩萨也敬你一份’的意思。菩萨都敬你了,我怎么能不敬你?”

  看着大师,再听大师说出这番话,我心中一紧,随口问“此话怎讲?为什么菩萨要‘敬’我这个凡人?”

  “你经历过太不一般的事,忍耐了常人不能够忍耐的太多的人,忍受的了常人不能够忍受的太多的冤屈情,这些都是菩萨敬重的人事。其实你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你身负的沉重和你为人的胸怀。我懂你的,我会帮你的。你信我。你现在什么也别说,等你点了香你自己会看到,你点的香一定是一把满含冤屈沉重的香,那香烟跟一般的人不一样。”

  只听到此,我眼泪是流了下来的。只是,心中的那份很多年的、只有自己知道的沉重,倒在这一刻真正的放了下来。我知道,我是真的遇到高人了。

  默默无语,大师给我这一点的时间,使我在菩萨跟前痛快的流淌了心中很久不能畅快而出的眼泪!待我平静,大师让我点香。

  这把大概有好几十根近百跟的细细长长的香点燃之后,大师接过去插放在香炉中。

  之前大师所说的“预言”实现了。随即弥漫开来的香烟浓墨一样滚滚而来,不可收拾般的满屋子弥散开去,强迫着大师打开门窗,奇怪的是香烟不肯很快散去,只在庭屋中与我们四周弥漫。

  随着大师之前的指导,她看着燃烧着的香头,用极度快速简短的言辞问我问题,她问,我答“是”还是“不是”就行。

  例如:你家有二个人开过刀,是吗?是。你家有人一人已离婚是吗?是。你祖上有二姓是吗(祖先有不育保养过继的)?是。你家有人是信奉基督或者天主教是吗?是。你家祖上是生的XX病过世的是吗?不知道。。。。。。。等等等

  这里要说的是,大师所能进一步看到的有关于你自己和家人的所有的好的坏的发生过的或者即将发生的事情,大多在燃香的过程中问答(告知)完。换句话说,你回答的越快速得到的信息就会越多。耽搁的时间越长得到的信息越少。因为你上一个问题没有答复她不会继续下一个问题。那大把的燃烧着明火的香,持续时间前后大概不过5分钟(或许更长我还有见过香燃烧在那边不往下走定在香炉中燃烧着但是不动的。。。后面我会说到这些。)燃烧的越快,香烟越清淡,也就是说你的命运和人生繁杂之事越少。上好的香烟(这上好的香烟是俗语“命好”的意思)是清淡快速燃烧至完的那种。

  【注一下,这样的单个上香程序大概就这样,每人次人民币50元。我也付了(在我老家有个习俗,身份再高人缘再好哪怕家人去算命上香也要自己给钱多少不论,意为“别人不能‘送’你一命”)。即为普通寻常的“价格”。但是得到的信息很多的就我而言却是无价的。例如能够告诉你今后大概在什么时间有什么灾难发生,发生在大概什么地方和家庭中什么人员的身上。等等。】

  上完香,接着就是跟大师进行了聊天闲谈性质的人文交流。这期间,我记得跟大师交流始终是专注大师的眼神的。也就是说我是始终跟大师对视着交谈的。除了感觉大师眼神色彩比较深邃变换的也比较异常外,没有其他特别的感受,只觉得只要看着她的眼睛,我说话就很坦白,想都不会想到将自己诉说的人事经过修饰一番再传予她,一副“老不更事”的样子。许久,倒轮到大师惊奇了,大师跟问“你不怕我的眼神吗?”我没有犹豫地反问“怕什么?”

  大师的眼神我在前一章点到过,是她丈夫首先发现的“异常”。

  我注意到大师看着我的眼神虽说比较特别,但在变幻不定之中,还是还含着一丝丝笑意的。我不明白大师为何这样问我。我又反问道“大师眼神有什么讲究或者特别可怕之处吗?”


敬请待续之三《送子》

 

 

  加注:很多的文字含义或者含糊不清的,为了避免正文的冗长,我会在文章回复里就跟朋友的文字交流进行深一步的解说或者表明我的文意。请大家看完文章有疑问的话,再不厌其烦的看看回复会比较多一点认识(或者自己提问)。谢谢。

  申明:一,全部原创,未经许可,请不要转载!
     二,
有关“教”这方面的讨论,我以后不再回复,因为我不是佛家教士(徒)。。。没有这方面的研究和修养,不敢胡乱行文作答。这一系列文章着重宣讲的更不是“佛教”或者“我信什么教”这样意图的“宣讲”传授,而是书写的真实的生活中我亲历的见闻和感受。再次强调一点“我这里文字所有,是我自己真实生活中接触的人、事、情等缘起的感受。所用词句完全是我个人习惯用语,跟任何“佛教”深刻含义的专用词句无关!”谢谢。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1 回复 marnifan 2009-10-26 15:40
大师真的很神奇
1 回复 piao11 2009-10-26 16:13
marnifan: 大师真的很神奇
“麻烦”高见~:)那啥,你那边的“真好听”怎么不让我留言啊?留言的框子里不让打字~~~
1 回复 笑谈红尘 2009-10-26 19:41
俺悟着嘴巴笑
1 回复 chenjin001 2009-10-26 21:37
请问这位大师的地址是哪里?很想拜访这位高人,诚心拜访
1 回复 chenjin001 2009-10-26 21:38
我非常虔诚的信佛,楼主所说的话,我都深信不疑。请楼主指点迷津。万分感谢
1 回复 piao11 2009-10-27 02:09
笑谈红尘: 俺悟着嘴巴笑
我在想你为什么笑~说实话,这篇文章写了发在文 学 城博客好几个月了,跟帖的朋友中就还没有见过老大这样笑滴~~~我写的很是“严肃”呢
1 回复 Junkkiller 2009-10-27 02:11
marnifan: 大师真的很神奇
是piao11的笔神奇
1 回复 piao11 2009-10-27 02:12
chenjin001: 我非常虔诚的信佛,楼主所说的话,我都深信不疑。请楼主指点迷津。万分感谢
谢谢001~的信任。这位大师在我老家江苏~~~其实大师目前不是很随意的见人了~~如果朋友诚意拜见。。。我想,只要有缘,相见亦不难~
1 回复 Junkkiller 2009-10-27 02:19
不如上次刺激。
1 回复 piao11 2009-10-27 02:26
Junkkiller: 不如上次刺激。
老大~我不是搞针灸滴~我这是写“经历”呢一个系列合计8篇~得身临其境那样的去读去感受去体会~~~方能得知其中妙味~
1 回复 SirCat 2009-10-27 06:51
在国外呆长的人
学会了直视交谈对方的眼睛
所以您同大部分国内香客们不一样
另外
在国内生活的人
难免会有些“罪孽”
往往不敢直视“大师”,怕露馅
呵呵
1 回复 chenjin001 2009-10-27 21:17
我的老家也是江苏……这也是缘分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14: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