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份之想 (小小说)

作者:平凡往事  于 2008-12-2 04: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5评论

关键词:

我总想就此放下那种错乱的情思,但总拗不过心底里那份执着。偶尔还会让她的笑容像绿叶托起的白荷依旧那么清晰干净的浮现在眼前。荷花图预览图 点击看大图
                                                                                             - -----题记

(一) 相遇

    ----------如果一定要把女人比作一朵花的话,那她就是污泥中干净的白荷。 

我刚认识她时,她还是个姑娘。清丽白皙的样子干干净净,让人不经意扫过银行大厅的目光最终都会定格在她的身上。尽管前厅里的银行职员也都个个如鲜活在树枝上的蟠桃,骄艳无比。但在她面前都显得如衬花的绿叶黯然逊色。男人们更像铁屑遇到了强大的磁场,情不自禁的选择到她的窗口前,而宁可排队等待着---她那妩媚的一笑。

 
由于公司的帐号就在她的银行,所以我常去那里存支兑现。虽然我也曾默默地解读过她的灵魂,但却从没有主动和她讲过一句话。我刻意和她保持一种距离。首先我是个有家室的人,同时也觉得身份不同。起初我只想作一个赏花的旁观者,浅出但而深入。每次当她把数好的现金从狭小窗口递出来时,都会冲着我嫣然一笑。这与其它银行职员一副公事公办的呆板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久而久之,当我的目光在大厅里无处安放时,就会若有所失。有时甚至把公司的正事也疏漏搁置了,如果有哪个不知好歹的顾员这时来找我谈事情,我还会冲着他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有时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手握着秘书砌好,还飘逸着茶香到杯子,神志有些惶惚地紧闭着双眼,让她留在记忆里的影子一帧一帧地翻屏展现。然后我会不断的胡乱猜想,她会不会是生病或者调到其它部门工作去了。直到哪一天她又重新坐回那个窗口里面,我的心才会平和起来并温暖如春。

 
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几年,我的钱经过她的手在银行里出出进进,公司规模也一天比一天的壮大。她依旧坐在窗口里面,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同样的笑。我的情感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沉淀着。而在此其间,我们仅有的一次对话,是她向我推销银行的储蓄计划。那天当我接过她从窗口里递出来的一万块现金,数也没数就想往手包里面塞时,她突然问我,能不能帮她一个忙。我想都没想就说,你说吧,让我干什么。她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红着脸,犹犹豫豫地说,银行让我们每个人完成五十万三个月定期的储蓄指标,你。。。没等她说完,我就抢过她的话说,你想让我帮你完成多少吧? 五万成吗? 她问。我说行,我现在手头没有那么多现金,你先用这一万开个户,下午我就让出纳给你办好其余的款项,如果月底前你的计划完不成,和我讲一声,我再给你补齐。
 
我一回到公司,就责成出纳去银行办了一个五万元的定期储蓄。她让出纳给我捎来一句谢谢,她的名字和一句在银行里有事就言语一声的口信。以后她并没有为此再找过我,我也很快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想想,当时别说帮她完成存款计划这么一点小事,她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慷慨赴死。以后由于公司业务越做越大,并发展到了其它省市,而且应酬不断,我再没有时间亲自去银行了。但有时偶尔在飞机里或在宾馆的床上一个人的时候,还会想起她来,也想抽空让银行的朋友打听一下她的情况,但都由于种种原因而未能如愿。

 
终于有一天她的笑容又再一次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那天我请中行的一位朋友吃饭,当我问他要什么酒时,他说来点啤的吧。我问他是不是想给我省钱,他说这是他今天第二顿酒了。我随口问道,是喜酒还是花酒? 他说当然是喜酒了,我还是伴郎哪。我有些好奇,就用调侃的语气问他,
 
"是那路神仙这么大面子能搬动你这尊菩萨?"
 
 "是我的一个同事贝,他老公和我住在一个院子里。他爸是我爸手下的一个处长。她叫G. 哪天得空,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一句轻描淡写的戏言,却让我的心遭电击似的痛了一下。那个久违了的名子从我的记忆里再一次的被激活,刷新后又一次弹射出来----那朵一直存放在我心灵深处,圣洁干净,而又可望不可及的白荷。今天终于被一只我从没见过的手按着一种必然,却又让我极力回避方式采摘去了。我沮丧的瘫软在座位上,刚刚还谈笑风声的我,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而且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起闷酒来。朋友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等我问及,就一边安慰着我,一边借着酒劲涛涛不绝的给我讲起了发生在她身上却为整个中行系统的人都津津乐道的故事。此时我才慢慢地由对她完全感性的了解升华为一种理性的认知。那一晚,我们两都喝高了。

 
现在,我从记忆中还能拾起,整理出来的那些所谓有关她的故事,就只剩下两个了。

 
(二) 相知 


那年她刚刚毕业分配到银行作见习出纳,由于人长的漂亮,加上是新人的关系,许多人都想占她的便宜。有一次她打开水回来,一个男同事恶作剧地坐在桌子上把双腿横在两张桌子中间,并让她从底下钻过去。她不想把事情闹大,旁边又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她这边看热闹。就压着火小声的对那位同事说,"麻烦你把腿挪开" 哪知那位男同事以为她胆怯好欺负,更加嚣张起来,瞧了一眼她身上穿的连衣裙,一脸坏笑地冲着她大声说到,
 
"你不想钻也行,那你就从我的腿上跨过去吧"
 
然后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起来。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双眼浸满了屈辱的泪水。但他还是摆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她实在忍无可忍,就打开壶盖,将满满一暖瓶开水全部到在他的双腿上。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和那个男同事的哀嚎中,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起来。 


事后,我一直在猜想,当她坐在登子上的那一刻,会是什么样的情绪压迫着她? 恐惧,悲哀,委屈。。。。。但如果我在场,我会毫不犹豫地把那个混蛋扔到窗外去。 


第二个故事也是发生在她刚到银行上班后不久。人们按照以往的习惯,吃过午饭后都三三两两聚在银行大厦后面的球场上聊天,并享受着短暂阳光的沐浴。她吃饭的速度较慢,当她把最后一点剩饭到进垃圾篓里时,饭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她看着快要满出来的拉圾篓,原本就爱干净的她决定把它到掉。她拎起拉圾篓来到了院子里,正当她准备穿过人群走去拉圾箱时,站在副行长身旁的一个男同事呈弧线型的把手里吃剩下的果核擦着她的裙子扔进了她的拉圾篓里,白白的裙子上瞬间被染上了一道浅黄,这恶作剧的行为马上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一片哄笑声。她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经直走到了那个男同事前面,两眼直视着他的眼睛,小声但却严厉的说,"请你把它拣出来" 那个男同事一下子呆在那里作不出声来。刚刚还得意的笑容此刻却结冰似凝固在脸上,俩人就这样僵在了那里,所有在场的人都鸦雀无声看着她俩。过了大约两分钟,那位男同事终于屈服 (极不情愿)的弯下腰来,从她手上的拉圾篓里拣起了他刚刚才扔进去的果核,不知所措地紧紧攥在手里。而她却像接受柬阅似的在人们的注目礼中走向了拉圾箱。 


此事很快就向风一样传遍了本市所有分行。从那时起,没有哪一个男同事再对她存有非份之想,就更甭说打她的歪主意了。就连行长也是对她有礼有让,客气非常。听完朋友的叙述,我又平添了几许对她的敬意。


(三) 相识 

大约过了二个多月。一天快要下班的时候,那位银行的朋友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晚上约了几朋友一块吃饭,让我在公司里等他。我问他都是些什么人,他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向家里请了假,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会计下午放在桌子上的报表,一边等待着他们的到来。还有五分钟6点的时候,他又一次打电话过来,说你直接到XX酒店来吧,我们都到了。我想这小子又在玩什么花样,平时都让我去接他,今儿个到自己先去了。我向秘书简单交代了一下,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

 
在我通报了姓名后,领位小姐很快就把我带到他们的包房。当房门被打开时我一眼就认出了坐在主位上的G,她先是用灸热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脸有些泛红。然后下意识地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好像若无其事的晃动着一头秀发,吹着杯口升腾的热气。她旁边还坐着一位我从没见过的漂亮女孩,朋友坐在那里,大刺咧的对我说,G就不用我介绍了,你们是老相识了。这位是,他指着另一个女孩想了一下才说,你就叫她小龙女吧(事后我曾问过他,为什么给那个女孩起这个名子。他说她是建行的,建行用龙卡,故称之为龙女,有什么不妥吗? 我不禁哑然失笑,心里却暗暗叫绝)。朋友接着说你就坐在G身边吧,今天你俩是红花,我们可是绿叶呀。然后他又貌似神秘的对我说,哥哥喝点酒吧,先壮壮英雄胆,我还安排了下一个节目。我一时仿佛坠入了谜云深雾里,在他们高谈阔论中,始终都进入不了状态,而G也显得有些木讷和拘谨。

 
          一桌酒,一台戏,今天他们都是角儿,而我在其中充扮演的是跑龙套的丑。

 
我付完帐,最后一个走出酒店。站在大堂里的朋友走过了小声对我说,
"我把我爸的大奔开出来了,哥们儿够意识吧"。
 
我问他,接下来干什么?他说,
 
"上车吧,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朋友又大声对G说,"你和他坐后排吧。" 

车在月光摇曳的马路上醉汉般的挪动了大约二十几分钟,终于在全省最大的鸟巢式水上舞厅门前停了下来。朋友手持着入场卷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我们三人紧随其后,鱼贯而入。朋友是银行负责长城卡受权的头儿。虽然官不大,但实惠得很。当年,在那些具有一定规模的娱乐场所和酒店老板面前,他就是一尊菩萨。走到那不用付费不说,临走时,老板们还围前围后的递烟塞酒。


 
舞厅内,不知名的高频乐器丧心病狂的鼓噪喧嚣。震耳欲聋的超巨音响设备,撕扯着在场的所有男男女女们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人们像木偶般发狂的在昏暗摇摆的灯光里喧泄着过剩的热情。老板让侍应生给我们腾出一个小吧台,上了两个果盘,一些零食和四杯冰绿豆,然后分付侍应生几句话,又冲朋友摆了一下手,就忙他自己的事去了。朋友拥着他的小龙女,拧麻花似的蛇行挤进了舞池,然后像两个呼喊救命的溺水者似的,起先还不断的向我们这边招招手,但很快就完全被淹没在人海之中。


我努力想看清坐在我对面的G,但她的脸被旋转的灯光涂抹的斑驳零乱,似乎又有些陌生的错乱感。我想说点什么,但再大的嗓门到此也被彻底的屏蔽消声了。我和G虽然近在咫尺,却无法进行语言上的交流。她先是用两手扶着杯口,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就把头转到舞池的方向,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心思和我一样都在彼此身上,片刻也不曾离开过。看似游离它方的灵魂却在对方的里面一毫一厘解读着彼此。两人都有打破僵局的愿望,但同时又为着所谓的自尊而暗暗地相互叫劲,谁也无意作为第一个破茧的蛹虫,他们就这样被噪音压迫着,呆鸟搬的成为那些享乐其中的人们的观众。

   

正当我两有些尴尬又无所适从,忍受着精神和感观上双重的折磨时,朋友又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土行孙,满头大汗的坐在了吧台前。先是狼吐虎咽的胡乱吃些果盘里的水果,然后才笑嘻嘻用挪余的口吻说,"谈进去了吧? 小龙女都急了,让我叫你们快去呢"。我看了一眼 G,她冲我微微地点了点头。于是我对朋友说,"那我们就快去吧,省得让你挨骂"。我们学着朋友的样子,从人群缝隙间蛇行而入。在所有的舞种里我只善长跳迪斯克,而且是与生具来的完美,这也许和我特立独行和不甘为规则约束的个性有关吧。尽管我很少出入舞厅,但在应酬时或多或少学会了一点猫步,但总是跳得有些不伦不类。我不太喜欢这种舞的另一个原因,是我认为它过于爱昧。而它又恰恰是商业活动应酬中,最常见的舞种。


 
我们很快围成一个自己的小圈子,一个舞曲接着一个舞曲的随性而为起来。渐渐我找到感觉,开始游走在圈子内外,自动结伴与任何跳到我身旁的舞者。其间我和小龙女搭对的时候多些,因为朋友和G 都不会跳恰恰。我很快就忘记了自我,狂热的投入其中,一任激情在动感迷离的灯光中尽兴喧泄。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朋友和G 先回我们的吧台去了。我担心朋友吃醋,在和小龙女又跳完一曲恰恰后,也回到了坐位上。这时原先的那些陌生感仿佛一点一点的被热情所吐没,我们开始交头接耳的谈论起各自感性趣的话题来。朋友不时地迷缝着眼睛,意味深长的盯着我坏笑。

 

突然小龙女想起了什么,拉起朋友的手说,"马上就到慢曲了,你必须陪我一起跳"。朋友马上附和着说,"最后三曲是慢曲,也是今天的点睛之笔,我们都下去跳吧"。我有些不甘心,想再和G单独坐一会。就随口说到,你们去吧,我不会跳。我暗暗的希望,G也能和我一样,留在那里直到舞会结束。那怕我们只是默默的坐在一起,不说一句话。朋友马上求救般地看了G一眼。于是G颇具意味深长的对我说,"走吧,不会我教你"

 

这一句我教你,让我跟掉了魂似的,乖乖的跟着他们的后面挤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就这样我们又再一次的来到舞池里。果然一曲迪斯高结束后,整个舞场灯光全息。只有星星点点的微弱烛光在每个吧台上炫耀着生命的灿烂。我鼓起永气拉起G软软的手,感觉有些湿热。心想豁出去了,既然已成了上架的鸭子,也只能瞎卜腾了。但我没想到的是,那晚我却发挥到了我有生以来的极至。也许是因为在黑暗中不用担心别人看到了会笑话,亦或是心中期许已久的亲近就在眼前。第一曲两人都还刻意地保持着距离,但随着舞曲旋律缠绵爱昧的抚弄以及周围人们放肆大胆的动作的诱惑。我们两人的身体也开始从若即若离变得愈贴愈近,直到最后俩个人变成了一个人,汗水流在了一起。。。。。

 

荷花预览图 点击看大图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2 回复 ww_719 2008-12-2 05:32
太长,要回家看...sorry!
但是其实很想现在看...呵呵...
1 回复 comptcity2002 2008-12-2 05:45
ww_719: 太长,要回家看...sorry! 但是其实很想现在看...呵呵...
别急,慢慢看,你想看,我天天写给你,
1 回复 ww_719 2008-12-2 06:04
哦呦...肉麻呦...
1,您是不是有"处女"嗜好?怎么就"还是个姑娘"?你怎么知道的?还个个"清丽白皙""干干净净""骄艳无比"的样子...生活中有多少这样的呀...哈哈哈..
2.都"有家室的人"的人了,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说这男的还有法要吗?哈哈哈...
总之,我感觉,你是个多情郎,在该抒发自己感情的时候没尽兴,所以至今还老是借此抒怀....
这就说明一道理,花花公子在该玩的时候没有尽情的玩够,这才有了后来婚后这堆杂七杂八的故事...so,就应该right time to do right thing,男人女人都一样!否则过后就是祸根!
2 回复 ww_719 2008-12-2 06:06
comptcity2002: 别急,慢慢看,你想看,我天天写给你,
我看我要崩溃了,哈哈哈哈...
10 回复 comptcity2002 2008-12-2 06:09
ww_719: 哦呦...肉麻呦... 1,您是不是有"处女"嗜好?怎么就"还是个姑娘"?你怎么知道的?还个个"清丽白皙""干干净净""骄
谢谢指教,任年说了
3 回复 comptcity2002 2008-12-2 06:11
ww_719: 我看我要崩溃了,哈哈哈哈...
好,我不写了,
2 回复 ww_719 2008-12-2 06:41
comptcity2002: 谢谢指教,任年说了
生气了呀???哦...那可惜了我说的一堆话了...那我zip!
2 回复 ww_719 2008-12-2 06:42
comptcity2002: 好,我不写了,
别,您要不写了,我哪去找乐儿呀...另外,我怎么能从中窥探您的秘密呢???继续!!鼓励一下...给个大hug)))))))))))))!!!!!!!!!
3 回复 纯子的世界 2008-12-2 09:32
ww_719: 别,您要不写了,我哪去找乐儿呀...另外,我怎么能从中窥探您的秘密呢???继续!!鼓励一下...给个大hug)))))))))))))!!!!!!!!!
这就是成功人士的标志,
4 回复 ww_719 2008-12-2 10:06
纯子的世界: 这就是成功人士的标志,
wowowow... 是吗?俺怎么不知道呀...
4 回复 纯子的世界 2008-12-2 10:08
ww_719: wowowow... 是吗?俺怎么不知道呀...
这不是人家教的吗?哈哈哈哈哈.
1 回复 ww_719 2008-12-2 10:13
纯子的世界: 这不是人家教的吗?哈哈哈哈哈.
反正没人教我,555...
1 回复 baby_____ 2008-12-4 03:02
姑娘变大嫂?
她不是为你变老的,不认识你也会老的
1 回复 comptcity2002 2008-12-4 04:27
baby_____: 姑娘变大嫂? 她不是为你变老的,不认识你也会老的
是吗?
2 回复 baby_____ 2008-12-4 20:17
comptcity2002: 是吗?
不是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平凡往事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拍案叫绝:女大学生,丁字裤 [2010/01]
  2. 成都選秀門女生當眾脫光(这些女人还要脸不?)转贴 [2010/12]
  3. 我在美国补牙的经历(我还能相信她们吗?) [2011/07]
  4. 贺岁片《让子弹飞》(全)(youtube在线) [2010/12]
  5. 成名也脱,凤姐裸了! [2011/01]
  6. 中国女人喜欢裸? [2011/07]
  7. 我在北美捧“铁饭碗!” [2010/10]
  8. 怎样的聚会才算成功? 看看我们家里的圣诞聚会!(附多张照片) [2010/12]
  9. 国内国外那里活得更好? [2011/01]
  10. 我在国外看脱衣舞的经历 [2008/12]
  11. 回国杂记(十四) 把腐败进行到底 附多图 [2011/02]
  12. 为了传种,就要乱伦?(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离奇故事) [2012/07]
  13. 2013年度最经典段子 [2013/01]
  14. 中国,您还是那个我们曾经热爱的祖国吗? [2012/06]
  15. 日子如果都能如此过---晒晒美国华人的幸福生活(有图有真相) [2012/07]
  16. 一个不照镜子男人的自白(附本人照片) [2010/01]
  17. 找个女人做老婆 [2010/12]
  18. 在美国,房子真的属于你吗? [2011/02]
  19. 占座 (希望你过得比我好,而我在有生之年也能为你占一次座!) [2010/09]
  20. 心有余悸(教会是怎样成了我心里的鸡肋) [2009/08]
  21. 另类情书 [2010/05]
  22. 男人,你就忍了吧! [2011/03]
  23. 同乡会,看看我们的故事(组图) [2010/05]
  24. 村中女人看过来,贝克佳丽面面观! [2010/09]
  25. 我,真的老了! [2010/12]
  26. 中国真的是培养奴才的摇篮吗? [2010/04]
  27. 喜欢了买,大嫂! [2009/03]
  28. 没有自由的日子(一字一泪!) 多张真人秀片片 [2010/02]
  29. 郑重声明 [2009/03]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5 03: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