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下乡是人生的最大财富

作者:qxw66  于 2018-11-17 07: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事|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76评论

下车伊始,哇啦哇啦,偶写了许多无厘头文字,全是和自己不搭界的事,不懂装懂。。。就为和人闹个好玩。
可是知青下乡是偶自己的事,反倒啥也没说。。。现在一眨眼,快50年过去了。。。
首先偶不赞成什么伤痕啦,控诉啦,迫害啦,什么毛的罪孽之一,巴拉巴拉。。。。相反,知青下乡我是肯定的。
知青下乡文学是不少的,比较著名的有叶辛的“蹉跎岁月”,没看过,因为相信自己的经历,比他精彩一点。王安忆也是有名的知青作家,不过她似乎没有太著名的知青小说?不过我看过她的一些“无虚拟文学作品”,其实就是带回忆录性质的随笔和散文。王安忆父母因为投身革命,所以她算革命干部出身,虽然父亲受到反右冲击,母亲没事,事业也蒸蒸日上,成为中国著名作家。所以王在乡下,和县委副书记是亲戚般密切往来。。。那和一般知青比,可谓手眼通天了。。。为了王做了一点鸡毛大好事,马上成为优秀知青。。。后来招工更不拉后,进入响当当的徐州地区文工团。。。总之,这厮什么都和严歌苓像,地区(安徽,上海),家庭背景,经历,只是严没下过乡。后来王再凭关系回上海。这厮可以说一丁点儿苦没吃到。。。
所以她如果不为知青请命,控诉,偶觉得正常,否则倒是成了矫情。可以我的经历,如果要‘控诉’,完全不是矫情,因为我吃的苦不比别人少,和周围人比,可能还要多一些。可我不赞成什么伤痕啦,控诉啦,迫害啦,变相劳改啦。。。巴拉巴拉。。。
我也不会怪罪国家,或者任何别的什么。。。苦不苦?当然苦。可这苦,和农民比,怎么比?和他们比我们知青不是要好到天上去了?下乡虽然吃点小苦,但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农民等一般底层人民的疾苦,经历了如他们般那么截然不同的生活,等于是狠狠的淬了一把火,穿越了几个社会层次,我觉得是我人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你和他们一样!这和你吭哧吭哧去旅游时候看一眼,那不过就是个猎奇。。。能比吗。
而且就我言,物质匮乏的痛苦,还远远赶不上知青内部矛盾于偶产生的痛苦。。。当然我没有遇到极度流氓那样的知青,可流氓倒可能反比很多所谓正常知青更义气?当然最重要还是个人的社会能力的匮乏—那个时候很多小青年社会习气已经很重,我对此的不适应给我带来巨大痛苦。王安忆或许不怎么需要县委付书记的老虎皮,但于我肯定大有意义了。。。还有就是慰问团的不公---我表现最好,坏事做的最少,出工多,而且是唯一出工的,但居然最后进工厂!而且还是地区小厂。(关于中国人就是一个黑社会偶已有多文)
不过,前几年回去,和同我一起最晚进厂的那同学聊起来,他说—王某某(同村插队的一个厮)和他们几个(不包括偶)当时聊起来,一个劲叫---现在出工不行了!(意思对自己前途没有好处)--也难怪他们不出工,倒去贩卖票证赚大钱去了。。。可慰问团很后面才来,他们是如何知道表现(比如出工)没有用的呢?我到现在依然没想通---当然,如果偶相的通,偶早常委了,是不?可是,丫才16岁,偶现在望其项背不及!根本想不出丫是如何判断的,更不知道丫们后来如何钻营迅速分到好工矿工作的。
说到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偶想来想去,就想起一对农民聊天时候,有一个突然火起来---‘呔!啥。。。! 大胆的日龙日虎,胆小的干猫狸屁股!。。。“,不过偶一点没有接受,后来跑国外,发现白人都接受了这个教育,偶没有。
但笑话归笑话,那个王某某确实诸葛亮,他后来讨了漂亮,家庭优渥的老婆,自己发达了,又把她蹬了再娶。。。虎也干了,龙也日了。。。最后跑北京做了老板。。。偶在想,倘若他父亲那个少将不是国民党,而是共产党,丫早常委了。。。
当然就全国范围言,我和我看到的知青疾苦可能不算突出。比较突出的,应该是三个兵团---新疆,云南,黑龙江。
新疆知青是文革以前的,情况略微特殊,这里不论。云南,黑龙江确实苦,尤其云南,作家邓贤写过报告文学“中国知青梦”,那才叫一个苦字!很多女知青被干部肆意玩弄。我邻居是黑龙江兵团的,他回来跟我说过他兵团干部奸污女知青的事迹,丝丝入扣。中央慰问团过去,云南农场知青乌压压的全跪下了。。。和他们比,插队完全就是天堂了,而且很多知青还偷鸡摸狗拔蒜苗。
不过这两个兵团毕竟是知青中的少数。叶广苓下乡20岁了,因为做诗,被人上纲上线打成反革命。可她后来还入党了。
毛说我们下乡是为接受再教育算一个弥天大谎了?但他老人家对读书人其实也是一向如此轻蔑的。。。而且也是没办法---这个恶人总得有人来做啊,因为那个时候中国城市和工厂已经安排不下那么多年轻人了。可国家还是拿出巨额安置费,具体偶不记得,好像一个人上了4位数,那个时候可是一笔巨款啊。
对了,补充一个最精彩的注脚:
在我们最艰难时候,慰问团应该是最亲的,但因为不公操作,所以是我最痛恨的。。。
这个最精彩的镜头是听来的,但绝对真实---一个知青长的帅,像老外,名字也叫德皋,绰号德国兵。一次和人议论起慰问团里一个颇活跃的唐姓女成员---因为有所不满,在厕所里骂了一句---唐阿姨这个渣B!当然乡下厕所简陋,男女靠近,完全不隔音。结果跑出来,一头看见唐阿姨也出来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后面似乎德国兵没有遭难,小鲜肉阿姨喜欢。但关键---他们议论什么呢?当然是分配厂矿的重大事情,但有什么好议论的?我现在都无法想象,但从骂人看,内容已经很核心了---可见人家真会钻营!!!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3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6 个评论)

2 回复 ryu 2018-11-17 08:51
牛牛现在千万不要再去追逐你人生的最大财富而又一次去上山下乡呦,因为习主席的号召下已又有750万人下乡创业去了哈,
再去前说一声,为你在深坑酒店纸醉金迷一番壮行。
3 回复 qxw66 2018-11-17 08:55
ryu: 牛牛现在千万不要再去追逐你人生的最大财富而又一次去上山下乡呦,因为习主席的号召下已又有750万人下乡创业去了哈,
再去前说一声,为你在深坑酒店纸醉金迷一番
纸醉金迷一番! 叫上法老!同乐!
2 回复 ryu 2018-11-17 09:07
qxw66: 纸醉金迷一番! 叫上法老!同乐!
没有必要叫上法老,就你一个,怕什么呐? 人少好办事,神鬼不知么,
2 回复 ryu 2018-11-17 09:11
牛牛原来老边听JS Bach 的Harpsichord Concertos BWV 边涂鸦哈,那音乐薫了不神经荤乱才见鬼了哈,
3 回复 嫑孬甭歪 2018-11-17 09:18
这帖应该全配当时的歌
打倒封资修反坏右!
3 回复 qxw66 2018-11-17 09:21
ryu: 没有必要叫上法老,就你一个,怕什么呐? 人少好办事,神鬼不知么,
法老副省,偶好借光
3 回复 qxw66 2018-11-17 09:22
ryu: 牛牛原来老边听JS Bach 的Harpsichord Concertos BWV 边涂鸦哈,那音乐薫了不神经荤乱才见鬼了哈,
哈,那偶不懂
2 回复 qxw66 2018-11-17 09:23
嫑孬甭歪: 这帖应该全配当时的歌
打倒封资修反坏右!
口号不讨喜
2 回复 ryu 2018-11-17 09:33
qxw66: 法老副省,偶好借光
我挺帐,你借什么光!曲鲜,
3 回复 qxw66 2018-11-17 09:41
ryu: 我挺帐,你借什么光!曲鲜,
你,啥级别?国安副总?
2 回复 qxw66 2018-11-17 09:46
G一下题目,没有想到,叶辛竟然也宣称---这是我人生经历中最大的一笔财富---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iqing/mingrenlu/detail_2010_03/01/356537_0.shtml
4 回复 Brigade 2018-11-17 10:42
看这题目,就想起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如同农民,被压到最底层,还有城市文人强奸农民心灵要唱只山歌给党听。
3 回复 qxw66 2018-11-17 10:44
Brigade: 看这题目,就想起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如同农民,被压到最底层,还有城市文人强奸农民心灵要唱只山歌给党听。
这个。。。偶当然想到了。。。卖了一个破绽
2 回复 你懂的 2018-11-17 11:35
法老连拍砖的力都省啦,哈哈哈
2 回复 light12 2018-11-17 11:49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260533/article-298631.html
66,他乡异客几个毛粉都有过被老毛驱赶到乡下劳改的经历,
而且都一致称赞这是他们人生的最大财富 。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从财富堆里跑出来?

回城不说而且还跑到国外。
俗话说: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这几个活宝专门往低处走连他们自己都不信吧?
用脚投票到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追求财富是真的。

不过被迫害导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辈子都治不好了,
只好不断喃喃自语:
下乡劳改是人生的最大财富 。
以此类推要到监狱走一圈积累财富会更多。

毛主席讲: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迫越深,反抗越烈......
违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成立。
压力够大奴隶就会称赞奴隶主。
当然也不都是这样,
有些人还是会真正落实毛主席教导对迫害他们的元凶恨之入骨。
2 回复 mali50 2018-11-17 13:21
"不能兼爱幸福与痛苦的、便是既不爱痛苦、也不爱幸福。"中国精英很难有这样的境界、这就决定了这个民族的命运。
3 回复 qxw66 2018-11-17 13:42
你懂的: 法老连拍砖的力都省啦,哈哈哈
法老偶粉丝啦
3 回复 qxw66 2018-11-17 13:44
mali50: "不能兼爱幸福与痛苦的、便是既不爱痛苦、也不爱幸福。"中国精英很难有这样的境界、这就决定了这个民族的命运。
痛苦肯定深刻很多,不过下乡的痛苦,依然有限。。。可是何其难得!
2 回复 qxw66 2018-11-17 13:46
什么劳改,笑话,不过那些慰问团真是狗日的混蛋!
5 回复 mali50 2018-11-17 13:47
qxw66: 痛苦肯定深刻很多,不过下乡的痛苦,依然有限。。。可是何其难得!
是的。与农民比不算什么。不能胜任艰苦的人一事无成。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12: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