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龙泽正传 - 第一部川大(2)

作者:gs02xzz  于 2010-7-1 05: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

龙泽正传

第一部 川大 (02)

高考结束后,龙泽的心情是轻松的,轻松过父母和兄长。父母要考虑考不上怎么办的
问题,因为对于普通中学的普通生龙泽来说,考不上的可能性更大。高考阅卷后不
久,父母就通过熟人去打听龙泽的成绩,无论如何,毕竟越早知道越好。记得一个
晚上,熟人把抄好的成绩带到龙泽家,全家都在,熟人从一堆纸条中找出龙泽的,
然后递给龙泽的父亲,说了声‘不错,超重点线五十多分!’。这和龙泽感觉的差
不多,却远远超过父母的想象,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奢望过上重点线,能考上就谢天
谢地了。这也算是有史以来龙泽头一次给全家带来点快乐。接下来是填志愿。去哪
儿读,学什么,龙泽倒从来没认真地想过这些问题。一是去哪儿学什么基本要由考
分来定,想的太早也没用。二是从小到大,自己除了当兵对其它任何事都没有陪养
出兴趣。龙泽的小学大半是改革开放前上的,基本是以政治为中心。在龙泽的记忆
中,小学是在学工,学农,忆苦思甜,捡废铁,给老师贴小字报,给周总理编花圈
儿,给毛主席编花圈儿,春游,做广播体操,做眼保健操,打群架,小偷小摸,和
游泳中度过的。长大后就是为党和国家做贡献,具体做什么,党和国家到时自然会
分配。当时也想过当兵,但还是模糊的。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上初中,高中时,考
大学就成了人们的追求目标,不仅仅是前途的事,也是面子的事,至于学什么,将
来做什么倒是次要的问题。上大学是一辈子都风光的事,似乎人们更关心的是他人
怎么看自己的问题,人们的想法更多的是围绕着社会上流行的看法而转。人们总是
在试图摆脱一种束缚时不知不觉钻进了另一种束缚,到头来,人们在束缚前已变得
无力和麻木。当时社会上流行的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其实学好数理化就
是能考上大学的意思),所以大家就拼命去学数理化。至于将来做什么,社会对此的
关心程度是次要的,所以大家的关心程度也是次要的。自然龙泽也不例外。

高考志愿要填三批,重点大学,普通院校和大专。如何填每批的第一志愿是最重要
的,如果重点大学的第一志愿没被录取,第二和第三将是很难再被录取,因为各高
校跟据第一志愿原则同时取学生档案,大多学校在第一志愿中就录取完所有名额。
如果没有被重点大学录取,就只能等接下来的第二批普通院校招生。填专业也很重
要因为专业填了就不能改,不过因为龙泽心中对此并无打算,专业对他倒是无所谓
的。龙泽的志愿是由父母填的。因为其大姑毕业于四川大学并是教高分子才料学的
教授,父母就把重点大学第一志愿填为四川大学高分子才料系。接下来都是在家人
的知识范围内如法炮制。其实,在填志愿时,父母报的想法还是即使去不了重点大
学,去普通院校一定没问题的想法。接下来就是等通知。一天,龙泽上楼时看到一
个长信封插在他家的信箱里,他就随手把信封拽了出来,一看是四川大学的信封,
一定是通知书,要么通知录取你,要么通知不录取你。龙泽急忙打开信封,原来是
录取通知,这个时刻将是龙泽一生中唯一能常记起的幸福时刻,他将发现在他的人
生中再也没有任何愉快的事能像时刻一样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火车终于进了成都站,父母已和在成都姨妈和姨爹说好来接他,龙泽朝站台上接站
的人群张望,果然看到了穿军装的胖胖的姨爹,姨爹似乎和五年前一模一样,龙泽
赶忙向姨爹挥手。龙泽等所有其他的人下了车以后才开始搬动自己的东西,一个大
皮箱,一卷铺盖,和一个书包。姨爹直接把龙泽送到学校的寝室,此时已是中午,
龙泽先在寝室打了个盹,然后就去大礼堂登记注册。分班后,龙泽才知道他们班有
近四十个同学,一小半是四川本地人,大半是全国各地来的,其中只有八个女生。
男女生是分楼住的,整个学校就一栋女生楼(全校最新最高最干净的),其它十几栋
较旧的楼住着男生,新生照例住最旧的楼。龙泽被分配到一间八个上下铺床位的房
间,在一楼,靠近厕所和水龙头,由于来的早,龙泽挑了个上铺。住进后龙泽发现,
由于是一楼又在成都,房间特别潮湿,每逢出太阳,所有的同学都会把铺的垫的穿
的搬出来晒太阳,使得整个宿舍区就像个大型旧货市场;由于靠近厕所和水龙头,
房间时不时总有老鼠出现,即使隔了数年,龙泽还记得同室的广东同学见到老鼠时
总是大叫‘老丑!老丑!’。

大家很快就混熟了。每个新生都是快乐和友善的,看不出大家对未来的四年大学生
活有什么顾虑和担心,似乎前途已被注定安排好了,想多了也没用,更没有人会想
到,在他们这四十号人中,有人会留级,有人会退学,还有人会自杀,而且四年大
学生活最终会抹去每个人快乐和无忧无虑的好心情。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学生活也是如此,从班到系到整个学校大致也如此。一种分
法是按从本分的和调皮的来分。调皮的喜欢聚在一起,抽烟,喝酒,聊天儿,显得
特别得团结,也就是讲哥们儿义气,但不是总都是两肋插刀的那种,有时也有欺负
弱小的嫌疑。人多也是一种资本,常常能威摄别人保护自己。这群人还是好交的,
属少数的,很多是足球队的,学习不太好或者是不在乎学习,总之花在学习上的时
间比别人少,花在聊天儿和闲逛上的时间比别人多,也比较爱打扮,遇事比较喜欢
用武力来解决,一句话事多。他们中最终会有人因把握不好尺度或运气不好而坐牢,
被勒令退学,或打架至残。本分的学生除了没有明显的以上特点外并没有什么特别
共同之处,三三两两的,学习有好有坏的,兴趣多种多样的,有喜欢打扮有不喜欢
打扮的,但总之要本分的多。按职务分是干部和非干部。干部有班里的,系里的,
和校的,越往上官越大也越尊贵。班里的干部属基层干部,需要和同学打成一片,
班干部基本属群众把干部不当干部的那种干部。还可以用兴趣爱好来分。有喜爱听
音乐的(大部分是只听不会玩的),有能玩儿点音乐的(极少数,是高傲的),有下围
棋的(这个群体比较大,很多是只输不嬴的),有喜欢舞台表演的(少数而神秘的),
有喜欢去舞会跳舞的(几乎所有的学生,大部是滥竽充数的),有会点儿写写画画的
(算是有一技之长的),有校体育队的(成绩要么很好,要么很差,多数会早恋的),
有早跑的(比较健康的),有晚跑的(健康但神经有点衰弱的),还有总去医务室(有慢
性病的),在食堂帮厨的(及想帮忙有想卡油的),可谓是五花八门。最明显地分法是
安年级分。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和四年级,极为明显,越往高走,心思越沉
重,表情越严肃,对于新生来说四年级的学生更像是青年教师。龙泽属于本分的那
种。

大学的生活主要是围绕课程,周一到周五,早两节,下午两节,中午有吃饭和午觉
的时间,晚上的时间基本都化在自习上,否则很难保持好成绩。周末(从周五晚起)是
彻底放松的时间(当然除了中考和大考前一两周)。班上同学的高考成绩参差不齐,
两头相差很大但大部都在中间,这主要是因为各省的分数线不同的缘故,江浙两湖
的分数线高出其它省一节尤其是偏远的省区。学生在一二年级时的成绩与高考的成
绩有很大的关联,三四年级时就不同了,成绩主要决定于个人在大学的努力程度因
为此时如靠吃老本的话老本也已吃完。这大概能解释为什么在一二年级同学的成绩
好坏是比较稳定的,但到了三四年级成绩好坏就变化很大。


泽龙这届进大学时正值开放初期,除了课本第一件要学的是跳交际舞,因为学校觉
得有义务除了教知识外还要教学生在新的形势下如何正常的玩,放松,和社交,于
是乎全校新生被集中起来学跳舞。先是通知下到各班,某日某时(一傍晚时分)全班
到大食堂集合。当泽龙按时到达时,整个大食堂已是布满了以班为单位的方阵。泽
龙快速地找到了自己的方阵。时辰到时,有一青年辅导员模样的人走到中央,自我
介绍是校团委书记。团委书记先是做了一篇动员,然后详细地讲解了当晚的安排。
之后是一主教练(其实也是辅导员)上场教崩查查,每个方阵前还有一助理教练(多是
高年级的女生)具体指导其方阵。集中练有集中练的好处,虽然不精,但一个不喇,
全都抱了,好坏就看今后个人的努力。完后,团委书记又做了一个终结发言,鼓励
大家要敢跳,要在真舞高会上跳,男生要敢于邀请女生,同时女生要克服害羞。

第二天是周六,晚上学校各单位都举行舞会,有在食堂的,有在礼堂的,有在大教
室的,有要票的,也有不要票的。龙泽和几个同学一起寻音乐而找到一舞会,这个
舞会是在大校礼堂。学跳舞是一回事,真要跳是另外一回事,龙泽不敢上,他的同
学也没有敢上的。最后还是年级的女生来请他们跳,其实更准确的讲是出于好意教
他们跳。先是一在旁边的大四的女生问龙泽是不是新生(其实她一看龙泽他们别别扭
扭的样就知道),龙泽答是。‘哪个系勒?’‘高材系的’‘原来是高材系的高才生
索!’大四女生开始开玩笑,龙泽傻呼呼地笑了一下。‘请问你是哪个系的?’龙
泽在生人尤其是女士面前总是彬彬有礼。‘化工’女生答到。一达二问很快大家就
熟悉了,龙泽又做了自我介绍并介绍了一起来的每个同学。当音乐又响起的时候,
因为已知他们的情况女生就问龙泽想不想跳,她可以带着他跳,龙泽当即表示愿意
和感激不尽。之后女生又依次带每一个和龙泽一起来的同学跳,大家总算是经历了
第一次和女生在舞会跳舞,非常宝贵的经验。从此以后有些同学经过自己的大胆努
力很快就成了舞迷,但很多人直到毕业也没多大提高。

龙泽喜欢去舞会,尽管他不属于舞迷级的,他喜欢的是那个场合而不是跳舞本身。
龙泽喜欢交友和助人,但他并不善于交很深的朋友,因为他感到深交的友谊很难长
久,而且需要化很多时间和精力去维持,而龙泽又喜欢尽可能的完全和自由地控制
的时间和意愿(当帮助他人时龙泽更能牺牲自己时间和意愿)。但同时,与人交往,
特别是人多的场合又能给他带来安全感。舞会正好给龙泽提供了这么场合。舞会也
有让龙泽感到烦恼之时,那就是有关邀请女生跳舞。除了同学和熟人外,龙泽总是
留意那些或漂亮或高窕的女生,心里想的是如何去邀请她们跳舞。按理这事并不需
要绞尽脑汁的去想,走上去邀请就是了,大不了被拒绝。凡是都是想起来易,做起
来难。对龙泽来说,首先想到是会不会被拒绝,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拒将是非常没面
子。其二是对方有没有男友,如果有将会是非常尴尬的事。经常就在这么犹犹豫豫
之时错过了机会,每错过一次机会,龙泽又后悔莫及,怪自己胆子太小,没出息。
但并不是邀请上了就一定会令龙泽没有烦恼。有时龙泽问对方的班号或寝室号,对
方不愿给或借口自己已有男友等等,这时龙泽又会后悔。在舞会上,龙泽的心思就
这么常常被一些无中生有的东西所左右。

不知过了多少多少年,龙泽才弄明白靠揣测他人的反应和心思来决定自己的行为,
或靠想象自己的行为会给他人带来自己设想的结果而行为是多么无知和自我欺骗。
其实每个人都想拥有自由(尤其在意志上不愿受人摆布),或当自己的意志与他人的
发生冲突时自己的能战胜他人的意志,但人们的决策往往又完全寄托于这个决策对
他人的影响(可能是善意的,也可能是恶意的,或中性的),尤其在处理比较近的有
一定厉害的关系时,比如家庭(父子,兄弟姐妹,婆媳),同事,同学,邻里,上下
级,生意等。这时,人们想的往往是怎么占上风,其实就是在交锋中自己的意志能
战胜他人的意志,不愿受人摆布,但不介意摆布他人,常说的‘玩你’就是这个意
思。当人们在绞尽脑汁地一步步地形影不离地揣测或玩他人时,人们就没有任何自
由可言,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地被想象中的他人所束缚和左右。在这种情况
下,即使最终你能如愿以偿,但这已经不是你本人的自由意志所为,对你个人而言
没有任何胜利可言,何况你意想中的他人的感受并非一定是他人的真实感受,情况
很可能是当你正想着他人正在因为你而受苦或享福时,他人却在做恰恰相反的事,
如此一来,你不仅失去了自由,你还冤枉的很。那么你可能会说你不在乎这个思想
上的束缚只要你感觉好就行,只要你觉得幸福就行。当然,如果这么做的时候你是
幸福的你因该跳过这一章节。如果不论你是占上风或不占上风,你总是不能得到内
心的平静和解脱,你的心思总是一个烦恼接着另一个烦恼,一个担心接着另一个担
心,为了你自己的身心健康,你也许应该认真地想这个问题。这一切都源于你的意想,
所以说,人要想拥有自由和内心的和平就必须战胜自己的意想,战胜自己在思想上
对他人的依赖,无论它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当然这会是很难的,即使宗教大师也不是凡事都能达到内心的自由和平静,但它并
不是可望不可及。为此你首先应主动意识到自己的真实思想,不能自己欺骗自己,
不能用潜意识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你的真实理由。当你主动意识到自己的真实思
想时,你也许并不会改变你的决定和行为,但你能更心平气和地接受你的行为所产
生的结果,尤其是当结果出乎你的预料时。其次你还可以尝试在你的决策过程中尽
可能的把自己自私的部分去掉,也就是人们说的有个纯洁的目的,这样无论结果如
何都不会直接影响到你个人的利益,你就总能泰然处之,这也许就是古人所说的不
以物喜,不以己悲。那么你会说这在当今是天方夜谭,谁会傻到不自私,其实不然,
你之所以会感到傻是你认为社会和他人这么看你的,如果你的思想能独立,你就不
会把你认为的社会和他人这么看发当做标准和目的,你就不会为此而觉得傻,而且
人类的有些精神总是存在的,如雷锋精神,老黄牛,双赢等等,只是你做不做或会
不会做的问题。再次,你必须意识到你的幸福不会来自于你在身外竞争中的胜利或
某个目的的达到与否,因为竞争和目的(欲望)是一个接着一个永无止境正,而且你
每次胜利和目的达到都是对你目的和希望的消灭,是对你幸福源泉的消灭。问问你
自己在你的人生里,有多少次你说过如果某事办成就好了,就不用再担心前途了,
但当你真的办成后,你又有了新的担心和烦恼,新的问题总是层出不穷,你的担心
和烦恼很可能比以前还多。另外为了使你的灵魂尽可能独立于外界,你还不得不从
身体上尽可能的减少与外界的联系,越少的与外界来往你的精神上的压力和束缚也
会越小,这里倒是有一个人人皆知的目标可供参考,但这个目标是不可能达到的,那
就是老子倡导的鸡犬相闻老死不相来往。

话题越扯越远,还是让我们回到龙泽的校园生活。改革开放初的一大特点是扫盲,
扫思想上的盲,扫生活上的盲。在扫了舞盲后,龙泽接下来想扫的是音乐盲。龙泽
的音乐知识的学习仅限於小学音乐课的集体唱歌,对乐器一窍不通。改革开放后,
港台和西方音乐,尤其是西方古典音乐迅速的开始流行。龙泽几乎喜欢听所有的开
始流行的音乐。当龙泽入学时,台湾的校园已开始流行,川大校园开始流行学弹吉
它热,有社会上懂点弹吉的人来学校开班教弹弹吉。龙泽化五块钱参加了一个班,
上课时用的弹吉它是找同学借的样。先是学识谱,对龙泽来说五线谱有点像天书,
不知是因为基础查还天生,几节课下来,龙泽还是一知半解。龙泽也没有下决心化
时间和精力来练习弹吉它,所以他最终也没学会,像是半路出家又半途而废。

接着龙泽又试过下围棋,也没有培养起兴趣。龙泽还试过交信友,与一个年龄相当
的女孩通了一年的信。此女虽然没考上大学但非常好学,每次信中都讲一些她自学
的情况,联想到在大学校园有那么多混日子的学生(龙泽自己在快毕业时也加入了这
个行列),龙泽对她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回信时总是给其鼓励。对于课外活动,龙
泽很想试的是校游泳队。那是第二年夏天,一天龙泽在校游泳池看到校队在训练,
他感到自己的水平和他们差不多,于是他就凑近教练说自己以前游过泳,觉得水平
和他的队员差不多,并问有没有可能加入游泳队。教练叫他游游看,龙泽下水个种
姿势都试了试,然后教练让他明天起随队训练,每次有两毛钱伙食补助。这两毛补
助可把龙泽乐坏了,当时学校食堂最便宜的菜是一毛钱一份。参加游泳队还有一个
好处是可以天天洗澡,因为校队有专门的淋浴室,用的人不多,不用等就能洗上。
而其它学生一般是一礼拜洗一次因为学校只有一个大的公共淋浴房,每个周末淋浴
房外都会排着两行长长的队伍,令人想起电影里纳粹集中营里在淋浴房外犹太人排
着长队的场景。龙泽从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在游泳队游泳直到小学毕业。当时龙泽家
在成都,其父在部队工作,而部队家属大院儿就在成都的东校场,东校场据说是三
国时蜀国练兵场之一,由于在成都之东,所以叫东校场。小学建在一所寺庙中,人
们把菩萨和神像从大殿和各厢房中搬走,再把桌椅和板凳搬进,寺庙就成了学校。
当时成都最大的游泳场也建在附近,离小学很近(这也是为什么此小学有游泳对的缘
故),与东校场只一墙之隔,游泳场内有十多个大小深浅不一的露天游泳池,还有假
山,河流,和果树植物。每天课后龙泽会从学校走到游泳场与教练和队友汇合,训练
在教练的指导下进行,教练也就是小学的唯一体育老师。小学读完后,龙泽又在成都
读了一年初中,然后由于父亲从部队专业就到了杭州,其间就再没训练过。小学的
这段游泳训练使龙泽一辈子都受益,看来凡事从娃娃抓起是没错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5 04: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