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龙泽正传 - 第一部川大(1)

作者:gs02xzz  于 2010-7-1 05: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

龙泽正传

第一部 川大 (01)

1984年夏秋之际,坐在上海驶往成都的列车上,望着窗外快速闪动的风景,龙泽一
次次地陷入了沉思。上一次坐火车是4年前15岁时离家出走的那次。那次,已经记不
得是什么原因被父母惩罚,为了免受皮肉之苦,龙泽在惊恐之中选择了夺门而逃。
逃出来后,龙泽本希望父母能追出来,大家在众人面前撕扯一番,父母的情绪就会
淡下来。但父母没追出来。好吧,即使追回去也不一定能勉皮肉之苦,龙泽心想。
第一晚,龙泽睡在单位汽车房里的吉普车里。龙泽又一次希望父母或兄长能出来找
他,希望能在黑夜里听到有人呼唤他的名字。第二天鸡一叫,龙泽就从车里钻了出
来以防被开车的师傅发现。想着昨晚的事,心里凉凉的,肚子空空的。孤独和无助
之感阵阵向龙泽袭来,这种感觉虽然不好受,但似乎有种亲近感,似曾相识,它也
将会像忠实的朋友一样伴随龙泽一生。回家的后果将会被打一顿,也许是到了自食
其力的时候了。怎么办?龙泽怎么也想不出个办法。还是走吧,走的越远越好。龙
泽模糊的想到了火车,火车能走的远。当龙泽找到火车站时,已是中午了,解决饥
渴的问题似乎比远走更紧迫。

龙泽的沉思被邻座的中年汉子打断 。中年汉子和3个伙伴都是外出打工的木匠师傅。
中年汉子递过一个熟鸡蛋给龙泽,原来他们正在吃带来的鸡蛋。龙泽摆了摆头说不
用并表示了感谢。“伙计,你这是到哪儿去?”中年汉子问。“去成都。”龙泽似
乎还在沉思中。

想到4年前自己在杭州火车站徘徊时,也是有人上前问他去哪儿。问他的是个跟龙泽
年龄不相上下的男孩,啃着馒头,穿的像个大人,一付老江湖的模样。“去绍兴”,
绍兴是龙泽第一个能随口说出的城市。男孩说他也去绍兴。“几点的?”他接着问。
“我还没票”。“几个人?”,“就我自己”。“那好办,我能带你上车”,“你
能?”龙泽有点疑惑。男孩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说下一趟车10分钟后就开。龙泽跟
男孩混进了站并上了去绍兴的车。几分钟后车真的开了。随着火车的徐徐振动,龙
泽的心也挑动的更快了,似乎该担忧的比该兴奋的多得多。

“开水!开水!”列车员的吆喝声又一次打断了龙泽的沉思。龙泽周围,大家正忙
着打开瓶瓶罐罐等着加水,方便面被冲涨后的香味也开始在车厢中弥漫。龙泽就随
着众人习惯性的泡了一碗方便面,剥了一个从家里带来的熟鸡蛋。吃着面,思绪又
回到了4年前的火车上。

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已不见了,龙泽独自站在车厢与车厢的交接处,对前途未知的恐
惧已成了他内心的主题。怎么办?似乎回家挨打倒是一条更清晰的思路。如果回家,
一定被毒打,想到这就令人害怕。但毕竟挨一顿打后,就没事了。如果不回家,就
这么走下去,前途是什么?长大了还能当兵吗?似乎任何会毁了他将来当兵机会的
事,他都不愿做。找到这条妥协的理由后,龙泽就下定决心还是回家。为了前途,
只能忍气吞声,凄凉和无助之感又一次袭过他的全身。

“伙计,去成都做啥?”又是那个中年汉子。这时龙泽已从沉思中醒来了一点。
“去上学”。“一看你就像大学生。哪个大学?”。“四川大学”。

就是在半年前龙泽也不会想到自己能考取像四川大学这样的学校。学习对龙泽来说
从来都是陌生的。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学习不是最差的那种,也属中下的那种。
龙泽从没有流露过对学习的主动,学习这个日常生活好像已是次要的。因为龙泽的
生活没有主要的,全是次要的,浑浑噩噩是一个最好的形容词。对龙泽来说,学习
是学习好的学生的事,是重点中学学生的事,而他及学习不好又不在重点中学。好
像有人天生就学习好,有人天生就学习不好,而他正好属于那种学习不好。有些老
师会把全班的考试成绩按分数排列贴出来,每次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在靠后的地方,
龙泽也不觉得什么,似乎是麻木,似乎是脸皮厚,老师的刺激方案在他身上完全没
有效应。其实龙泽的成绩不好是直接与他对低成绩的麻木有关的,如果他对他的成
绩感到不满或羞耻的话,他也许会化更多时间和力气去想去改变。

龙泽对人生的想法是模糊和简单的时。考大学是非常难的,如果他考不上,他就去
当兵。也许因为父亲当过兵的缘故,龙泽总认为当兵应该没问题,而且他也想。龙
泽对未来的理解或是国家干部或是军人,其它的事都没想过,似乎命运定会这么安
排。

果然,高中毕业后,龙泽没考上大学,甚至连专科线也没上。那么按计划就去当兵
吧。

车厢里人们的突然骚动把龙泽回忆中拉了回来,火车正徐徐驶进襄樊站。“是襄樊!”,
有人在喊。“襄樊的烧猪腿可有名了!”,又有人在说。“对!对!我吃过”,
“多少钱一个?”,“一块钱一只”,襄樊的烧猪腿立刻成了大家的话题。龙泽是
头一回听说襄樊的烧猪腿,加上父母给的上学的钱已经计算到了角,这烧猪腿肯定
是吃不起的。邻座的中年汉子和他的伙伴似乎并不在乎一块钱,他们把头伸出窗外
招呼着小贩。

龙泽突然觉得该下去走动走动,舒展一下四肢。龙泽向车厢扫了一眼,车厢已被挤
得满满的,不知要花多大的力气才能挤出去,然后还得挤回来,恐怕自己的座位都
保不住。算了吧,还是等开车后,利用上厕所的机会再说。由于停车和人多,车厢
内的烧猪腿味和人体的汗臭交织在一起开始向人们袭来。但人们并未抱怨,似乎对
此已习以为常,毕竟大家都在车上了。

呆呆地望着窗外来往的人,龙泽又想起了上次想当兵的事。因为自认考不上大学,
又不想做别的,加上当时在大城市高中毕业后去当兵是较容易的, 龙泽就一门心思
地考虑此路。果不其然,高考落榜,也未达专科线。好了,龙泽终于把自己的想法
告诉了父母,结果父母不同意,兄长也反对,他们一致要我补习一年再考一次。父
母在教育单位工作,在这种环境中,子女如第一年考不上大学天经地义要补习一年
再考,不仅仅是面子的事,更是一种习惯,补习几年都算正常。父母跟龙泽说就一
年,如再考不上就可去当兵。龙泽实在是没信心,也不是非常地想上大学。一想到
要补习一年,对于一个十八岁的青年来说,实在是慢常,况且进补习班会有什么不
同么。但征兵的时间还没到,不能马上就走,还得住在家里,龙泽也不得不同意再
补习一年,就算是一种缓冲之计吧。

就这么过了1983年的夏天,龙泽又回了原来的中学,一所杭州的非重点中学。也许
是由于自己学习差的原因,龙泽总感到在普通中学,考上大学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
似乎其他的人都这么认为。毕竟好学生早就被重点中学招走了,就是重点中学也有
考不上的,更何况他这个普通中学的差生了(尽管他在重点班)。龙泽的问题是他不
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考上大学,显然每天去上课是不够的,如果知道,他也许会去试
的。


龙泽早已打听好了征兵的时间和地点,果然隔了三个月征兵就开始了,先是海军。
龙泽按计划瞒着家人报了名,并在征兵处做了初步的体检后,被告知几月几号去谋
医院验血并做更多的体检。其实龙泽更愿去陆军,大概是因为十四岁以前,龙泽一
直生活在部队大院的原因。不过既然海军先召,也不妨一试。接着陆军的征兵也开
始了,陆军的要求通常是低于海军,龙泽觉得去不了海军,陆军一定没问题,按计
划他也去了陆军征兵处报名应征。一个月后龙泽收到了一封从海军征兵处来的信,
打开后方知自己体检未过,原来他听觉达不到海军征的要求。还好这不影响陆军,
因为当时陆军的体检并没有查听觉。似乎除了听觉没有其他问题,龙泽更觉得自己
的命中注定是陆军了。

过了一个月还没收到陆军征兵处的信,快两个月了还是没信,这时龙泽开始急了。
他去陆军征兵处打听,人家说征兵早就结束了,所有通知都发出去了,来征兵的军
人都已回部队了,现在做什么都来不了。这对龙泽来说可谓五雷轰顶,唯一希望的
破灭又一次令他的心像刀搅式的疼痛,好似赌徒把所有的赌注全押了下去却没嬴,
这一次同样不得不一人孤独地承受这个决望。龙泽在以后的生活中才知道,决望总
是由一人孤独地承受。时间又一次成了他的的最好的医生,一个礼拜后,龙泽的思
维逐渐恢复了正常,下一步怎么办?老问题又回来了。不当兵,考不上大学,就只
能去招工,似乎当时还没有别的办法。龙泽倒还真没认真想过当工人的事,不是觉
得工人不好,是因为对龙泽来说工人是陌生而遥远的,是不知。那么剩下来的只有
考大学了。

当人被逼上绝路时,人往往能变得更出色,因为他不得不专心致志并全力以赴。龙
泽此时好似被逼上了考大学的绝路,他的思路反到变得清晰了,他要走通一条路。
龙泽在报纸上看到了几篇高考成功的文章,似乎成功的共同特点除了重点中学外就
是题海战术,他决定用题海战术。从文章中龙泽查出几套重点中学用的习题册和其
解答册,各科都有,当龙泽把它们都买会来时,堆起来快有一人高。离高考还有不
到六个多月的时间,龙泽的目标和计划是清晰而简单的,不是考上某所大学,而是
在高考前把所有这些习题册做两遍,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一条通向罗马的路。

从此,除了去补习班上课,龙泽就像机器人式的从早八点到晚十二点都在做题,有
时甚至做到晚上两三点(尤其是最后三个月里)。龙泽的策略是一题不漏,地毯式轰
炸,不懂的就记下来到时集中问老师,力争每题都搞明白,不明白就背下来,对于
英语和语文更要靠背。这时的龙泽真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龙泽是如此的专注,房间如此的安静,有一次一只小老鼠竟在龙泽的眼皮底下鬼鬼
祟祟地爬上了他的书桌。龙泽静静地看着这只干净的小老鼠,等它正爬进两堆书之
间时,龙泽突然把两堆书轻轻向中间一推就把小老鼠给夹住。龙泽看着它,感觉自
己有义务杀死这只小老鼠。 然后龙泽找来火钳夹起小老鼠,走出家门来到门前的水
塘,龙泽觉得最干净的办法就是溺死它。龙泽毫不犹豫地把夹着小老鼠火钳伸进了
水塘,等了一会儿,又把火钳拿回来,一看小老鼠已死。看着无气的小老鼠,龙泽
又感到罪过,便挖了一小坑埋葬了小老鼠。

对于龙泽学习已变成了习惯和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甚至学习
有时还能带来乐趣。在以前看似枯燥无味的学习,此时已变成龙泽的欲望;每次搞
明白一个问题,背下一篇文章或英语单词,都成了平淡生活中的乐趣。龙泽开始奇
怪自己为什么以前上学的时候不是这样,要是早如此,自己的学习一定不差,当初
定能上重点高中,考大学也应没问题。龙泽对自己的这个变化还是惊讶,以前对学
习的恐惧和不积极,有时甚至讨厌,主要的原因是对学习的无知。无知就会产生偏
见,无知就会产生对立。那么人不可能对什么都知而不知的太多了,偏见和对立岂
不是无处不在,不可避免。如果真如此,龙泽想到有一种快速和简单的办法倒可以
减少人们(包括他自己)的偏见和对立,那就是意识到自己的无知,意识到自己的偏
见和对立很可能是来自于自己的无知。这样做,至少能缓解人们产生偏见和对立。
那么,偏见和对立真的就不是什么好事么?龙泽又想到。带有偏见和对立情绪的人
不总是振振有词么,当然他们不会认为自己有偏见和对立,他们当然会认为自己是
理性和正确的代表,他们的生活看上去不是很正常和好好的么。但龙泽想这样就三
个问题,一是由于自己因无知而产生的偏见和对立,当自己知时,他会觉得自己当
初很愚蠢和后悔;二是这种存在又不被自己察觉的偏见和对立会给他人带来损害。
三是自己可能已成他人笑柄当自己还在自我陶醉时。如果总是想到自己的情绪很可
能是因自己无知产生的,那么自己不就得总是小心翼翼,心存谦虚和不确定么。是
啊,很多时候,人不得不做一个选择。

这时天色已晚,龙泽的思绪渐渐地融入了他的梦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火车已驶
入了四川境内。车厢还是挤得满满的,去一次厕所如爬涉,车厢里的人也似换了一
查。
当火车停靠在一小站时,龙泽赶紧随众人下车找个水龙头洗脸漱口,然后找到热水
泡了碗方便面。挤回座位后,火车又开始启动向目的地作最后的冲刺。看这窗外沿
铁路捡破烂的学龄儿童和青年,龙泽的心里有股内疚的感觉,同时又庆幸自己的处
境,他不断地想自己和他们只是出生地的不同,如果自己出生在此地,自己就完全
和他们一样。想到这儿,他甚至觉得有点儿可怕。不知经过了多少年和人生经历,
龙泽才明白自己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人的幸福与否是不能从表面的物资条件
来看的,甚至它和人的知识水平也没有必要的联系。龙泽再也不会想到的是,自己
这次追求美好生活的开始也开启了自己崭新的经历人生痛苦的旅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0 2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