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坡小区 (1)

作者:gs02xzz  于 2010-7-14 21: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

(3) 坦坡小区 (1)
龙泽在阿芬家住了一年后搬到中国留学生成堆得坦坡小区,小区在亚市北部,介于
市中心和郊区之间的地带,也在介于富人和穷人得穷人一侧,住有大约一百户人家。
中国留学生在此扎根已经很久了,一插接一插,一代接一代,主要是这里交通便利,
离城市地铁站近,步行可到达,离中国城和华人开的杂货店不远,有公车来往。这
里的房租一般,不算贵也不算便宜,中国留学生会把客厅隔出来出租, 这样可多一
个人分担房费,比如两室两厅的房子可以住三户学生,一般夫妇俩的学生住在主卧
室,单身的住在客室和隔出的厅里,这样月租七百快的房子每户只需负担两到三百
块钱。这里除了有很多中国学生外,还有很多俄罗斯来的新移民家庭,他们大多从
事技工或蓝领工作,而且很多家庭是上有老下有小老人,不像中国留学生往往是一
人吃饱全家不饿。

这个小区有一个公用的投币的洗衣房,十来个洗衣机加上四五个烘干机,大家不仅
可以免去用手洗东西,而且突然变得也没时间和精力有手洗。小区还有一个不大的
露天游泳池,到夏天就成了下饺子的澡堂子,在周末或下班后,能看到很多说俄语
的漂亮女孩夹杂在其他男女老少中躺在诱人的阳光下享受日光浴,似乎阳光不仅能
在人的皮肤上打上烙印,而且能像充电似的给筋疲力竭的人们补充能量。

龙泽有三个室友,来自四川的西山和娇美夫妻,她们住在带厕所和洗澡间的主卧室,
以及来自湖北的盛,他住在隔出的客厅里,龙泽则住客房,龙泽和盛共用在走廊里
的另外一个厕所和洗澡间。在这里的留学生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毕业后找到
工作,这样以来找到工作就成了学习的前提,为此大家不得不随时打听什么专业好
找工作并随时转专业,当时正是计算机专业吃香的时候,很多学其它专业的留学生
转到与计算机有关的专业,有些甚至在其它专业读博士学位的留学生也转到计算机
上改攻读硕士,大部分已拿了一个学位但还没找到工作的人又接着攻读计算机的硕
士。龙泽在学完第一个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没找到工作,他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他
的三个室友也如此,其实在这个小区的百分之九十的中国留学生都如此,此时生存
比理想更重要,或者说留学生们对生存的担忧总是胜过对理想的渴望,当然也有个
别例外。

来之前龙泽就听盛说西山和娇美经常吵架,平均每月两次,来了以后,果不其然,
两周后,这两口子准时开始吵架。这次吵架的原因是西山在算分摊的水电费时给自
己多算了几毛钱,可能娇美认为几毛钱是小事,但没和她商量则是大事。龙泽当时
在自己的房间里正准备外出,听到吵架声,他们不仅开着门吵,而且从卧室吵到厅
里,但就是不出去。龙泽想如果现在出去必然会碰到他们,有必然不得不劝架,但
作为单身,龙泽最不愿意劝夫妻的吵架,所以他决定待在屋里等盛出来劝架,但盛
大概也抱着相同的想法就是不出来。隔了不一回儿,龙泽决定还是离开为妙,一是
在这种环境里他什么也做不了,二是他们双方吵架所实用的语言已相当恶毒,和街
头无赖的吵架毫无二致,龙泽实在不想再听下去。龙泽打开门本想悄悄溜出去,娇
美看到他后立刻高声说让龙泽评评理,但西山高声说自己家的事跟龙泽无关。龙泽
心想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卷进这种争吵,于是他说他没法评这个理因为他是单身,但
他会出去找结了婚的夫妇来帮他们评理。西山不知何时改变了注意,这时也高声说
让龙泽来评评这个理,并很快的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娇美觉得细节不对,马上又
补充了一些,然后双方都高声问龙泽谁对谁错。龙泽除了明白这是为了几毛钱吵架
以外,并没有听明白具体细节,更不愿意卷入,于是他说他这就去找某某夫妇,让
他们来帮他们评理,并迅速离去。出去后,龙泽倒真的去找了某某夫妇,让他们去
劝架,他只是不想食言。

西山和娇美的吵架已经变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每月必吵,似乎他们从
来没想过这会给室友带来不便。西山处事的逻辑是完全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谁又不
是呢?),而且他坚信他是公平的,他往往会以自以为是的理由来说明问题,尽管这
个理由对别人来说是非常的荒谬,但他的自傲足以让他自己相信别人对他的观点总
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在他们没车的时候,他们总是搭别人的车,当他们自己买了车
后,当和别人一起出去时,他们依旧要搭别人的车,西山的理由是他们的车是新车,
需要保护,而别人的车是旧车,多开一次也没关系,尤其是出远门郊游,如和别人
一起去,必如此。西山喜欢谈他的托福和GRE的成绩,因为他考的好,似乎在他看来
这两个成绩决定了他比别人聪明,但大部分中国学生更愿意用本科读的大学来衡量
一个人的聪明程度,但在此方面西山并没有太多可吹嘘的资本,因为这里有很多中
国顶尖学府的毕业生。

中国留学生中男多女少,单身的男生多,单身的女生少,这样一来,单身女生就成
了香勃勃,尤其是有些颜资的。男生们不得不使出各种招数来接进女生,比如接新
生女生的工作就很抢手,因为新生初来乍到急需帮助,包括生活上的和精神上的,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容易产生好感,此方的成功率比较高,但机会有限,只能解决一
少部分的男生。

辉和洁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并谈上了恋爱,不久他们就公开了关系并开始同居。
辉是个话不多的人,从他的言谈中可以看出,他对洁是如醉如痴。隔了两个学期,
有一次龙泽在学校图书馆看到洁和另一个中国男生牵着手走过,并相拥坐在一个沙
发上像一对热恋情侣,龙泽认识该男生,他是辉和洁的室友勇。原来洁和勇不知何
时开始好了起来,最后洁决定跟勇而和辉分手,于是洁就从辉的房间搬到了隔壁勇
的房间。辉对洁的痴心使他依然住在原地,甘愿继续与洁和勇为室友。果不其然,
后来有一次洁和勇发生了矛盾,辉乘虚而入又重新与洁和好,勇则一气之下搬走,
因为他缺少辉那种耐心和痴心。勇走后,辉就再也没招过男室友,以防重蹈覆辙。
后来当大家毕业各奔东西后,龙泽还在市里偶然见到过一次辉和洁,当时辉来接洁
下班,他说他不想让洁开车因为怕她开车技术不好而出事。如果不开得话,开车技
术永远也好不起来。在一个十五岁起人们就争相开车的国度,辉竟然主观地认为洁
不应开车上下班,宁可自己接送,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控制欲和偏见,辉终究还是
把洁当作一种可以占有的东西,尽管他万分珍惜之。又隔了一年,有一次龙泽独自
在一家中餐馆吃饭时,又碰到辉和一大群中国人在吃饭,但没有洁,原来洁又一次
和他分手,这次洁做得比较利索,她在遥远的北方找了分工作并离开了这里,可能
她想这是除了回国以外,能摆脱辉的最好的办法。辉这次似乎也想通了,准备彻底
忘却洁,他在加州找了分工作,他也想离开这个让他伤透了心的城市。

在龙泽从第一个落脚地搬走之前,其室友婷和强已经开始交朋友并生活在一起,事
情往往如此,当一个单身男子和一个单身女子长期共处于一个屋檐下时,最后的结
果常常会是他们共处一室的同居。这种同居关系在任何地区的任何流动人口中都比
比皆是,流动的留学生们也不例外。如果这种同居没有导致有小孩,当双方中一方
因毕业而远走时,这种关系很可能随之而终止,但如有小孩,一方是很难终止这种
关系,很可能的结局是双方结婚。这种婚姻很可能不稳定,原因是当时双方皆处在
对新环境的适应期,在人生地不熟和两点一线的忙碌而单调的生活里,室友自然成
最大的邦手和依赖,但当这种环境发生变化时,当毕业后找到工作,得到更轻松的
生活并开始有闲暇环顾四周和享受一下生活时,这种关系很可能经不起这种变化给
人们带来的冲击。

很多单身汉不得不从国内找对象,毕竟当时留学生生在国内的婚姻市场上还很吃香,

道和勉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各自的老婆。道和勉都住在这个小区,他们是朋友,
但除了都在国内找到老婆外,他们没有什么共同点,甚至可以说他们处处相反。道
是典型的中国留学生,也可是说从长相和学历来看,他低于平均情况,因为他在国
内没读过本科,当时在州立大学读本科,而绝大部分留学生在读研究生。勉不像典
型的中国留学生,勉来自于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长得高大健康,而且英俊,在国
内读的是北大,在美国读的是一所非常好的私立大学,开着一俩跑车,其一切都令
其他中国留学生羡慕,尤其是道,道对勉怀有由衷的崇拜。

勉当时在和国内的一个女孩谈朋友,他说是朋友介绍的,虽然没见过,但一看照片
就知道对方是非常漂亮的女孩,而且毕业于国内一所不错的大学。每次勉谈起该女
孩都特别激动,看得出他非常喜欢她,他说他几乎每晚都和女孩通话,自然是他打
过去,而且有一次因为谈得太久,竟花了六百块钱,当时六百块钱相当于一个留学
生两个月的房租。一年后,勉真的回国和该女孩结了婚,并把她带到亚特兰大,当
时勉已毕业并招到一个不错的工作。见过他们的人都对他们赞口不绝,认为他们是
天生的一对。龙泽只在道的公寓里见过他们一次,当时他们顺路来和道打个招呼。
他们看上去非常般配,个头长相都是一流的,当时在炎热的夏天他俩均西装革履,
显然是去赴宴。勉看上去有点疲劳,但显得愉快,他的新婚妻子看上去很漂亮,但
很吟持和冷漠。后来听说不久他们就在北面买了个大的房子搬走了,女孩也开始入
学读书。

又过了一年,龙泽听说他们离婚了。具体情况龙泽并不清楚,他听说勉和她结婚后
经常发生摩擦,一次勉打了她,然后她就离开了家,然后就是离婚,结局似乎有点
出人意料地短快。

道的情况和勉有点相似,道让国内的熟人帮他找,他说他唯一的标准是相貌,其他
方面如果他到时不满意他能改变她。是阿,这种方式,除了相貌能确定外,其他诸
事确实很难确定。从他收到的众多的像片中,他喜欢上了香华。道喜欢香华的长相,
喜欢的不得了,总是跟人说他没谋过面的对象并把照片拿出来给人看,香华也想到
美国留学,这样他们顺利地谈了起来。和勉一样,一年后,在道毕业并找到工作后,
道回国和香华结了婚并和她一起回到美国。到目前为止,道相当满意,他经常在周
末把朋友和同学请到他家吃饭以便有机会让人见见他漂亮的老婆,每天晚饭后招摇
过市般的散步更是必不可少。香华是个性格外向,非常开朗的人,她喜欢和人聊天
儿,即使是陌生人她也能很快认识并廖上几句。她的这种性格似乎令道不太舒适,
因为每当他看到香华单独和男性邻居或陌生人聊天儿时,他都有很强的嫉妒之心,
他会立刻把她叫回家,并告诉香华以后不要单独和不熟悉的人说话。道说他喜欢香
华的性格,但他只喜欢她在他面前活泼开朗,而不是在其他人面前,他要会改变她。
对于香华的性格,道是即喜欢有不喜欢,看来问题在于道而不在于香华。另一件令
道不高兴的事是香华喜欢穿着时髦,到了夏天,时髦就意为暴露四肢。道忍受不了,
他不喜欢香华在外穿短裤短裙,他会叫她不要穿。

道的这些指令并没有得到香华的执行,以香华的性格,她多半把道的这些话当成耳
边风,她还是我行我素,为此他们不知吵过多少架,也提到过离婚,据说每次吵架
均以道退让和睡在厅里的沙发上而告终。时间一常,道在外人前对香华的抱怨也越
来越少,似乎在这个改造工程中,被改变的不是香华而是道。不久道说香华怀孕了,
他们准备生个孩子,看来他们的关系终于相对稳定了下来。

后来龙泽毕业后就搬出了坦坡小区,他和道很少见面,只是偶尔电话来往,每次在
电话中道都抱怨香华,每次都说他们在谈离婚的事。可是几年过去了,小孩也快上
学得年龄,他们依旧凑合着过着,似乎他俩应了不打不相识的俗语。当他们的小孩
上小学一年级时,一次龙泽在中国城偶然碰到香华,她正和一个男伴和两个像是刚
上小学的女孩从一家餐馆出来,其中一个是她的女儿。龙泽很高兴见到长久不见的
熟人,上前打招呼,但同时又奇怪道并不在其身边。香华似乎看出龙泽的疑惑,就
解释般地说她和道已经离婚,当时和她一起的是他的新男朋友,另一个女孩是其男
友的女儿。经过几年的尝试,最终他们还是决定分道扬镳,他们双方都为此早有准
备,当他们离婚后,双方均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各自再次结婚。
(to be continuous)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 03: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