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坦坡小区 (2)

作者:gs02xzz  于 2010-7-16 02: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老历是从湖南来的公派进修生,在国内是大学讲师,进修生的进修时间一般是一年,
也可能延期一年,完成后按规定一定要回国,期间配偶和子女可以来探亲。老历对
时髦的电子产品比较感兴趣,当时的留学生很少有私人电脑,多数用学校计算机房
的,而老历初来乍到就能自己买部件拼装了一部电脑,从此很多学生来找他帮忙拼
装便宜的电脑。老历更喜欢聊天,嗓门高语气急,似乎嗓门和语气也是他的逻辑的
一部分。刚来的时候,他喜欢谈中国文化,言必楚文化和华夏文化的不同,龙泽想
国内是不是正在兴起中国古文化热,老历的结论是楚文化比华夏文化强,而他是楚
地人。而对于美国文化,初来乍到的老历自然是持否定的态度,美国什么都不行,
饮食难咽和中餐差之千里,教育松懈中国的中学生比美国的大学生都强,产品粗造
不如日本(没能拿中国比),文化没有沉淀不如中国,当时在他脑子里美国文化甚至
无法和楚文化竞争,经常为此和别人争得面红耳赤。

由于他老婆和女儿来看她,他后来也搬出了坦坡小区,并且打算让女儿在美国的小
学读一学期书,以便在其回国前给女儿的生活留下一点美国遗产。龙泽再一次见到
老历已是半年后,但龙泽早就听说老历对美国的看法已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老历
谈起他在为一家中国公司打工,老婆也在为一户中东籍的美国人家照看孩子。老历
现在觉得美国什么都好,文化先进,教育方式好,一个学期的学习将使其女儿终身
收益,以后还要其女来美国读大学,美国产品比日本的强,以前是自己走眼了,甚
至美国饮食也比中国的健康。在聊天中他提到他老婆正在照看的两个美国女孩和这
个家庭,言语间充满了羡慕和感激。老历对美国已是五体投地,像以前一样,老历
总会以其有限的一些表面知识,左证右引,牵强附会地证明自己的观点,总之谁要
不同意他的观点,他就和谁急,似乎他也不再提起他钟爱的楚文化了。老历虽然偏
激了一点,但其实每个人都差不多,彼此彼此,总是盲目地坚信自己的认识是正确
的,九头牛都来不回来。

提到中国文化,龙泽常常想为何其他古代文明皆从其发源地消失,而只有中国人认
为中国文明还没有从中国消失,我们称古代文明为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古
希腊,古罗马,但我们却从不说古中国,难道古中国的灿烂文明和文化真的就被我
们现代人继承了下来,以至于我们不必分古今?难道当地球上其他五个重要的古代
文明皆从其发源地消失而如今不得不冠以古字时,我们就这么确定古中国的文明唯
独没有从其发源大地消失从而无须冠以古字?恐怕至少从统计学的角度说不过去。
那么让我们在从文明和文化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文明是一种精神,一种创造的精神,
如战国诸子创造哲学和军事学,秦汉政治家创造经营国家之道,学者创造科学,这
种创造的精神还在我们的心里吗?文化乃是知识的积累和普及,我们大部分人除了
对一些常用的古代成语和语录能一知半解外,对古文明时期人的思想和行为准则还
知道多少?如果我们无法对以上二者给予肯定的回答,我们最好承认古中国文明已
经从中国消失,正像其他所有古代文明一样,我们现代人已经不拥有古中国文明。
我们应该以对待其他古文明的态度来对待中国古文明,这样能使我们从自我陶醉的
假象里醒来,只有醒来后,才能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识,我们才能选择正确的行动,
才能谈如何找回我们失去的东西如果我们还喜欢它的话。

对于古中国文明,我们有拥有的情节,一方面似乎如我们不拥有她就会灭绝,令一
方面似乎我们是天然的拥有者,好像我们生来就有。这二者都不对,文明和文化都
无国界和种族界限,她们属于整个世界,可从一国开始,可从一国消失,可从一国
传到另一国,也可从一个种族传到另一个种族,总是存在于此消彼张的状态之中。
有记载的人类文明从古埃及起,然后传递到古巴比伦,然后又向古中国,古印度,
古波斯,和古希腊传递,在欧洲一支古罗马又继承了古希腊的衣钵,然后又由古罗
马向欧洲北部辐射,直到近代的英国并跨海抵达美国。每一个新文明的撅起都伴随
着旧文明的衰落,每一个脱胎于旧文明的新文明都继承了一些旧的,抛弃了一些旧
的,并创造了很多自己的,但继承的并不一定就是以前的精华,抛弃的也不一定是
糟粕,而自己创造出的多半是有用的或先进的。

人类的文明创造力就像一股灵魂,在不同地区和人种间走动,无论她进入哪里,哪
里就像变得朝气蓬勃,充满创造和征服的力量。同样当她=一旦离开了哪里,哪里就
变成了一潭死水,很难再重复以前的光芒。作为个体的人无论在哪儿,无论何时,
都或多或少具有创造的灵感,但只有当这些零碎的个人灵感集成一股整个群体的灵
魂和精神时,文明才能被创造出来。

对于政治体制的认识,老历和很多人一样也是感情多于理智,总喜欢把进化论挂在
嘴边。其实从历史来看,社会政治体制的发展是在极权和民主之间摇摆,极权有好
的极权如明君,民主有坏的民主如暴民和无政府。当一种体制失去了它的朝气和元
气时,它就会滑向相反的方向,在这两者之间是多人统治的贵族政治,贵族政治也
有坏的版本如寡头政治。有些人喜欢用进化论来解释一切,如甲体制必然要进化到
乙体制,也就是说乙比甲先进。为了加强他们的观点,他们还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找
到依据,说乙体制在几千年前就有过。如果说几千年前就有过那还叫进化吗?那倒
是更像轮替,政治制度的演变是在不同的体制之间轮替,没有先进和落后之分,但
有相对地好坏,强盛,和衰落之分。

对于哲学,老历也很偏执,他喜欢用唯心和唯物来分,动不动就给自己不喜欢的事
物扣上唯心的帽子,而自己总是站在唯物的高地。显然唯物听起来要正面的多,似
乎唯物者自然地掌握了真理和正义。那么如果两个唯物者产生了分歧,又是谁对谁
错呢?最终势力大的就会变成正确的一方,失败的一方也会被冠之以唯心者以示区
别。其实唯物也是唯心,因为任何人都是通过自己的眼,耳,和其它感官了解外界
物质世界,好比给一块石头拍一张照片,照片和所拍的石头一模一样,但它并不是
石头,唯有石头是石头。任何外界物质世界经过人的感官反映以后,都成为了人之
感官中的外界物质世界,即成了被人脑加工过的物质世界,无论它多么像那个本来
的外界物质世界,但它并不是那个外界的物质世界。所以说无论你自认为是唯心的
还是唯物的,你本质都是唯心的,你永远也不能代表外界物质世界,你永远只能代
表你自己。看一件社会变革也是一样,不能相信它的发起人所宣扬的动机无论他们
坚信自己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而应看它所带来的结果,如果结果只是他们取而代
之了他们所割掉的东西,那么这里就没有什么真理和正义之说。

中国留学生在坦坡小区的生活恐怕是留学生能的到的最遐意的生活,因为这里中国
学生多,大都在同一个学校,学相同的专业,除了在学习上相互帮助外,在生活中
也相互来往如聚餐和出游,这样即省钱又有趣。由于大家除了学习一外,一般都要
打一两个工,所以空闲的时间并不多,周末看电影就成了平日的主要娱乐,很多人
会一连看两场因为附近的电影院可以一张票看到底。除此之外,男生还每周六下午
去附近的公共球场踢一次球,这几乎是大部分人一周里唯一的锻炼身体的时候。三
十个人左右踢球,自然有踢得好的,有踢得差的,但有几个踢得好的就是无法容忍
别人的失误,动不动就说脏话伤人,你妈这个你妈那个的,令人无法想象是一群博
士生和硕士生在踢球。很多中国留学生除了考试成绩好和本分以外,很难找到其他
的令人羡慕特点,当然这两点已是难得。有一次龙泽在球场上练球时无意把球踢到
一个清华生的身上,龙泽赶忙道歉,如在正常请况被球击中的人会说没关系,玩球
还免得了这个,但此公却勃然大怒,立刻开始叫骂起来,满口经典京骂如泉涌。龙
泽非常疑惑,这是成人吗?这是受过清华高等教育的成人吗?对于龙泽来说这是无
知和愚昧的表现,难道此人真的不知道这样做是愚昧的吗?出口成脏者不仅无知往
往还是心烦意乱这,心烦意乱者即对生活不满意者,看来这样的人即使读了像清华
这样的学校也无法令他心平气和的生活。事后,一起踢球的道说龙泽太软弱,道认
为如果不是龙泽而是北大毕业的勉的话,勉一定会揍他一顿。哎,为了一个愚昧的
人和愚昧的事打一架,是一件更愚昧的事,会使人成为更愚昧的人,道真的不明白
吗?龙泽不得不反问道他自己会不会为此打架,道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他不会但龙泽应
该打,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人都生活在疯狂的妄想之中吗?

缺乏礼貌和诚实是很多中国留学生的毛病之一,至少在中国人之间,要让一个高才
生说谢谢和对不起是非常难的,似乎读的学校越好,礼貌和诚实度就越差。后来龙
泽在工作中碰到的一些国人也如此,似乎说一声谢谢和抱歉会侮辱他们的人格,而
且这些人善于不懂装懂,非常不愿意请教别人,是他们从小到大的教育让他们坚信
这样做是正确的哪?还是从来没人告诉过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还有诚实的问题,
诚实是谈话心口如一,行事前后一致,为人里外如一。而很多留学生做的却是正好
相反,对于自己想得到的却往往希望他人得不到,自己不想要的确总想塞给别人,
自己的错误是可以原谅的而别人的错误是不可以原谅的,轻视地位低于自己的人而
崇拜地位高于自己的人,为自己的利益斤斤计较而对他人的利益却毫不关心,为自
己的成功而沾沾自喜而对他人的成功却讽刺挖苦,当自己有痛苦时希望的到他人的
同情而对他人的痛苦却漠不关心,自己有困难时希望得到他人的帮助而别人的困难
却与自己无关。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0 20: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