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军的

作者:kawas  于 2009-3-20 10: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1评论

上个世纪发生在中国的那场抗击日本侵略的伟大战争,从1937年到1945年历时整整八年,所谓八年抗战。从北到南,几乎一半的国土被侵略者的铁蹄践踏,为了个人和民族的尊严奋力拼争的沦陷区的广大军民,汇合成一股汹涌的抗日洪流。今天从记忆深处采撷几个小故事整理成文字,也纪念已于2004年故去的姥爷。

 

故事一

 

卢沟桥事变后的深秋,29军已经从北平和天津南撤,日军的大部队尾随南侵。姥爷当年28岁,身强力壮,已婚,负担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家庭。在布庄作学徒期满后,他深得老板赏识,被派到这个华北平原上邻近津浦铁路和大运河的繁华小镇,担任分号掌柜已有年余。姥爷是个敬业的生意人,自他接手后,分号业务可说是红红火火井井有条。由于和总店百数十里的路程,每日钱款都妥为保管,一个礼拜才会转至总店入账。所以姥爷每日都会住宿在店里,加上一个看夜的夥计,晚上通常是两个人。

 

某日繁忙了一天后,天色很晚了,姥爷洗漱后打算上床休息,他忽然想起了值夜的伙计跟他请过假,由于去参加婚宴闹洞房,估计没有半夜一两点是不会回来的。一个人只有更加小心为好,他把前后店门关好,除了门闩,还用大号匹布尺矗上,一端矗地,一端矗门。熄了灯,他躺了下来,脑子思前想后,难以成眠,虽然战事南移,可零星的战斗仍旧不断,据说29军化整为零组成连、营的部队,迟滞和袭扰着小日本。不知不觉,就已经迷糊起来,这时,耳朵里却传来一阵一阵细细簌簌的拨门声,还是刀子拨的声音,应该是刀子从门缝探进,刀尖刮划门闩传出的。这一下,姥爷睡意全无,又不敢声张,于是继续躺在床上,眼睛死死闭着,耳朵却长长地竖着。

 

很快门闩被拨开,一丝亮光透进屋里。 顶门的长尺可不是善礤,又硬又厚,急了可以当挑布匹的扁担使,姥爷这么琢磨着,心里发着紧,依旧是一动不动。

 

那黑影中人当然也发现这个东东,轻飘飘地随手一甩,一个拖着长绳的金属钩就抓到木尺上,再随后木尺失了平衡歪倒了一边。门被推开的一瞬,此人步履敏捷地进了屋子,然后就随手掩好店门。“嚓”的一声,借着火柴的光亮,他迅速四下打量,发现了姥爷躺在床上正发出阵阵鼾声,也看见了柜台。很快他进到柜台后面,“嚓”第二根火柴又划着了,似乎是个老手,他发现了藏钱款的木头匣子,姥爷暗地里骂着:“真乃江洋大盗么?”。

 

没有一点袁大头的撞击声,这个人已经出了柜台,快步移到一张桌子前面,从衣袋中取出什么东西放在桌子正中,又用一个茶杯压在其上,姥爷只是感觉到一阵微风在屋子里打了个转儿,旋到店门口,就刮远了。姥爷,心里依旧发着毛,身体依旧僵直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哐当”一声响,又是一声惊叫“门怎么开着的?”,醉意朦胧的小伙计撞了进来。姥爷顿觉有如神助,一个骨碌蹦了起来,嚷叫到:“开灯,快开灯”。瞬间,满屋子通亮,姥爷冲到桌前,看见的是一张神秘的信纸,上面正楷毛笔工工整整地写着:“XXX日,兹因军务急需,烦请贵号筹集军费大洋八十块,不日归还,万分感谢。 国军29X 师特务团。团长:XXX。”,还有朱红的印章。姥爷额头滚下无数颗硕大汗珠,迈步进柜台,对照所余的钱款,刚好少了八十块袁大头。很快,姥爷又恢复了平静,他知道怎样去对老板讲,他明白做一个中国人肩上应该扛起什么责任。

 

布庄的老板收好了那张收据,跟姥爷一样很镇定,他们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会心的笑容,是那种中国人对国家和民族信心十足的笑容。

 

小时候,每次当我问他是否记得那个战士的模样时,姥爷都会自豪地说:“那家伙,一看就是练功的身板,头上戴顶礼帽,合身的长衫,可脚上却蹬着千层底的布鞋,走路一点声响也没有,隐在衣袋里的枪肯定是支驳壳枪,长长的红枪穗最招人的眼啊”。我的羡慕之情准会出现在梦里。可现在还真禁不住会问一句:姥爷在床上当真见着那个二十九军的啦?

 

 

 

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1 回复 宜修 2009-3-20 11:33
喜欢。再来一篇!
1 回复 qin-sheng 2009-3-20 11:47
门闩是刀子拨开的,顶门杠是怎么移开的?门被推开前,拖着长绳的金属钩是从哪甩进屋的?故事好,就是这里没看明白。
1 回复 kawas 2009-3-20 12:20
宜修: 喜欢。再来一篇!
谢宜修姐给我力量,努力中
1 回复 宜修 2009-3-20 12:21
kawas: 谢宜修姐给我力量,努力中
别忘了传给家里的亲人。
0 回复 kawas 2009-3-20 12:23
qin-sheng: 门闩是刀子拨开的,顶门杠是怎么移开的?门被推开前,拖着长绳的金属钩是从哪甩进屋的?故事好,就是这里没看明白。
顶门杠和门闩在文中是一个东西,拨开它后,缝隙大了些,绳钩即甩进钩倒木尺。谢鼓励
1 回复 kawas 2009-3-20 12:30
宜修: 别忘了传给家里的亲人。
遵命,敬礼
1 回复 宜修 2009-3-20 21:40
kawas: 遵命,敬礼
回礼!
1 回复 宜修 2009-3-20 21:42
qin-sheng: 门闩是刀子拨开的,顶门杠是怎么移开的?门被推开前,拖着长绳的金属钩是从哪甩进屋的?故事好,就是这里没看明白。
俺也没太看明白这儿。不求甚解的我把它当作小数点后面的N为数字,忽略了。
1 回复 xqw63 2009-3-26 13:47
姥爷幸亏假寐,要不然,好事变坏事了
1 回复 kawas 2009-3-26 23:57
xqw63: 姥爷幸亏假寐,要不然,好事变坏事了
应该不会,29军从来不欺负老百姓的
1 回复 xqw63 2009-3-27 01:14
kawas: 应该不会,29军从来不欺负老百姓的
但那个团长其实很理由正当,却用了这样的方法,如果你姥爷起来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0 08: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