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底那道永远的流光 (七)

作者:吴钩  于 2008-10-6 05: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9评论

关键词:

我心底那道永远的流光 ()

 

(吴钩原创于倍可亲网. 10-5-2008)

 

我和陶的足迹虽遍及全南京城, 但一致认为南京最胜的风景当在鸡鸣寺、解放门, 台城到九华山一带。用风景两个字其实不是太恰当, 而应该说是那里的古韵流芳风尘千年的六朝金粉和明代遗迹,  就象一幅山水画, 浸满了历史的浓墨重彩, 吸引了陶和我常常在古城头上陶醉忘情, 流连忘返, 与那台城之魂和附丽于台城周遭蜿蜒起伏的山水融为一体.

 

我和陶总是从鼓楼沿北京东路向东前往鸡鸣寺和台城一带. 记得那一次是在清明后的一个星期日, 从北京东路岔路口到鸡鸣寺再到解放门的几百米路上, 两边是连成片的樱花树, 花瓣挂满了树枝, 樱花密密麻麻, 粉红粉红的一团团一镞镞, 从路的一头望去, 满眼皆是, 没有尽头; 微风拂过, 粉红嫩白的花瓣随风飘舞, 拂拂扬扬, 或紧或慢, 带着雪花的从容美好,  又有柳絮的轻柔飘逸, 在眼前似雪如絮一样飘落, 轻拂在我们脸上、衣上, 飘落到附近的楼檐上, 落在街道的中间和两旁, 落在我们的眼里, 留在我们的心里。

 

陶走在铺天盖地的樱花丛里, 步履轻盈, 心情愉悦, 笑貌眯吟; 她蓦一回首, 那密密麻麻的樱花成为映衬她少女风姿的一幅背景, 在飘漫的樱花瓣里, 她的颜面被映照得更显粉色, 在柔舞的樱树枝前, 她的身容更显婀娜多姿, 袅袅婷婷.

 

她看到我在悄然观赏她, 快步过来重又携着我的手, 兴高采烈的看着我, : “我最喜欢春天来这里看樱花.”

 

这个景象十年来如诗如画, 常常在我的心头萦绕, 在我眼前栩栩如生, 寄托着多少我对那段日子的回忆缅怀.

 

观赏了一会樱花, 我俩先来到鸡鸣寺, 顺着门前的石阶, 一口气就登临寺顶.

 

我记得鸡鸣寺黄墙青瓦,古刹钟声荡气回肠, 金壁辉煌的正殿, 侧翼有一木结构宝塔, 轻盈玲珑,七层八面,重檐翘角、上挂72个风铃.

 

我俩登上了宝塔, 依着塔外一圈扶栏, 环顾南京市容. 清晨的南京市, 还笼罩在一层淡雅薄雾里, 略显宁静. 一阵微风佛过, 那许多风铃叮哨作响,苑若天乐合奏.

 

可能是我俩去得早的缘故, 那天宝塔里就我们俩, 仿佛不记得遇见其它游客. 我和陶在宝塔上好一阵相拥相吻, 和一番恋爱中的男女均不能免俗的海誓山盟. 陶对我越来越依恋, 当我吻她时, 她顺着我, 迎着我, 用臂搂紧我, 闭着眼, 尽情地享受着男友热烈的吻带给她的快乐.

 

下得我们重去正殿, 殿前的香炉里青烟缭绕. 觉得好玩, 我和陶各取了一枝香, 点上, 到殿里高大威严的佛象前, 站着, 举着香, 摆出虔诚样, 各默默祷告了几句.

 

出得殿堂, 我笑问陶: “小姐刚刚祷告了什么啊? 是不是学秋香哪, 但愿得:

 

月老牵红线, 姻缘早日联.

但求鸳梦稳, 不求登凌烟.”

 

陶用挽着我的手推我一下: “, 做你的梦, 要唱也得你唐伯虎唱呀; 不过呢, 我刚刚祷告的确实和我俩有关.”

 

我趁热打铁道: “那小姐就说说, 怎么个有关.”

 

陶说: “就不说, 不让你知道.”

 

说话间, 我们来到正殿边的一片竹林前. 春竹葱葱郁郁, 翠竹下苔藓与小草相间, 偶见稚嫩的小竹笋, 有些刚刚破土, 露光闪闪, 倔犟地向上生长, 山边一条溪沟若隐若现, 春草和繁花乱红相互掩映, 还仿佛闻到花的幽香在流动的晨雾中弥散.

 

我俩在面向竹林的一条登子上坐下. 陶依偎着我的肩, 看着周遭的景色, 若有所思的昵喃道: “

 

南朝名寺藏帝王,

香烟袅袅抹胭脂.”

 

念罢, 她叹息一声, 睨我一眼,   : “你也说说, 我刚念的南朝名寺藏帝王是个什么典故啊?”

 

我听了, 知道陶又在考我, 提起精神先回她两句云: “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楼台烟雨中.”

 

然后我把记得的一些零零星星六朝旧事徐徐讲出来, 努力要过陶的关: “

 

这几句诗所提到的南朝名寺和南朝四百八十寺, 指的就是这片古建筑群, 享有盛名的鸡鸣寺, 诗形象地描绘了当时南朝各代皇帝崇尚佛教、广建寺庙.

 

梁武帝萧衍于大通元年也就是527年在此建寺, 名为同泰寺. 梁武帝本人也曾4次"舍身"进守当和尚,再让群臣用重金为他赎身,所以那时寺庙,极其宏伟秀丽,资产颇丰, 仅同泰寺就有6座大佛殿,十多座小佛堂.

 

后来降臣侯景作乱, 同泰寺毁于战火. 据说, 当年侯景突然兵变, 太监也调拨出去抗击, 只留下柴禾与米. 梁武帝虽有菩萨心肠, 却不知道长明灯也可用来点火烧饭,最后终于活活饿死了.

 

一千多年来,此寺几建几毁,至明代朱元璋在此建鸡鸣寺和那座直插云霄的药师佛琉璃宝塔,塔内供奉的药师佛为众生消灾延寿,所以香客常年不断.”

 

陶听了满意, 点头称道: “还不错, 知道些历史; 那你再讲讲这后庭花和殿旁那口胭脂井典故吧.”

 

我一听, 忙道: “哎呀, 小姐, 你以为你男朋友是天才, 什么都懂啊? 不过, 好象跟南唐的末代君主李煜或李主有关, 他被誉为词中之帝, 作品千古流传, 尤其这两首, 是泣尽以血的绝唱, 念来凄凉悲壮,意境深远啊.”

 

我于是在陶面前吟了起来: “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还有这一首, 更有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雕栏玉砌应该就是指的这一片南唐小朝庭的宫殿楼阁

 

陶听了, 没动声色地说道: “你讲的南唐李主和他的诗词都没错, 不过比我所说的和后庭花有关的南陈王朝陈后主亡国故事晚了整整四百年呢. 南唐李煜李主是在公元937年-978, 南陈王朝的陈叔宝陈后主是在公元553~604年. 主和陈后主确实挺让人混淆的. 不过, 你该听过这首陈后主为他心爱的贵妃张丽华所作的《玉树后庭花》吧.”

 

陶说着, 端正了一下本来斜挨着我的身体, 用朗诵诗词的声调念道: “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我听了, 拍一下脑袋, : “想起来了, 杜牧的《泊秦淮》 里的商女不知亡国恨, 隔江犹唱后庭花就是指你刚诵的这一首

 

陶点头道: “没错, 这首《玉树后庭花》, 绮艳轻荡,歌声哀伤。当年陈后主长期沉迷于这种萎靡的生活,视国政为儿戏,终于丢了江山。陈朝虽亡,这种靡靡的音乐却留传下来,还在秦淮歌女中传唱,这使杜牧非常感慨。

 

我知道六朝历史是陶的一个研究主攻方向, 于是央求陶: “那你就给我讲讲这陈后主后庭花的故事吧, 我还真有些胡涂.”

 

陶见我要她讲六朝故事, 顿时来了精神, 用她那柔美的声音, 如数家珍似的娓娓道来: “

 

在汉、唐两大帝国中间, 从公元3世纪初到6世纪末, 中国南方先后有孙吴、东晋和宋、齐、梁、陈6个汉族政权在南京(孙吴时称建业,东晋、南朝称建康)建都,史家称为“六朝”。

 

陈朝(557-589年)由陈武帝陈霸先建立, 陈历5帝,共33年。陈朝末代皇帝后主陈叔宝,纵情声色,不理政事,又造成百姓流离,国家空虚。

 

说起“玉树后庭花,花开不复久”这首有名的亡国之音, 不能不提南朝陈后主的贵妃张丽华.

 

公元569年(南朝陈宣帝太建元年)、陈叔宝立为太子,张丽华应召入宫,年仅十岁,为孔妃的侍女。有一天,被后主偶然遇见,后主大惊,端视良久,对孔妃说:“此国色也!” 陈叔宝见她长得很漂亮, 对她产生好感, 但因张丽华尚年幼, 没有被临幸. 数年后,遂临幸她,生了皇太孙陈深.

 

公元582年(南朝陈宣帝太建14年),陈宣帝死,陈叔宝即位为陈后主,立张丽华为皇贵妃,宠倾后宫.

 

公元584年(孙后主至德二年),陈后主在光照殿前筑了临春、结绮、望仙三楼阁,楼高数丈,高耸入云, 连着宫室数十间,阁中所有的窗框门槛,皆用名贵的沉檀香木制成,每逢惠风徐来,香闻数里,阁下积石成山,引水为池,植以奇树名花. 后主自居临春阁,张贵妃居结绮阁,龚、孔二贵嫔,居望仙阁,其中有复道连接, 宛如人间仙境。地址就在现鸡鸣寺一带.

 

张丽华有一头如云的秀发, 发长七尺, 涂上发膏, 梳成高髻, 光彩照人, 熠熠生辉, 并且脸若朝霞, 肤如白雪, 目似秋水, 眉比远山, 顾盼之间光彩夺目, 照映左右, 使陈后主神魂颠倒。张丽华曾于阁上梳妆,有时临轩独坐,有时倚栏遥望,看见的人都以为仙子临凡,在缥缈的天上,令人可望不可即. 更难得的是,张丽华还很聪明, 能言善辩, 记忆特别好, 遇有百官, 陈后主置张贵妃于膝上, 共同处理.

 

陈叔宝热衷于诗文,因此在他周围聚集了一批文人骚客和朝廷命官, 不理政治, 天天与陈叔宝一起饮酒做诗听曲。歌曲有陈后主为张丽华所作的那篇《玉树后庭花》,《临春乐》等。流传最广的有“壁户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十字. 玉树后庭花,花开不复久”成为有名的亡国之音。君臣酣歌,连夕达旦,并以此为常。所有军国政事,皆置不问。

 

公元588年(孙后主桢明2年),隋兵南下攻打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前线驰书告急,陈后主只知饮酒作乐,竟把告急书封放在张丽华的床头,忘记启封,清朝诗人宗元鼎《吴音曲》诗云:“壁月庭花夜夜重,隋兵已断曲河中,丽华漆上能多记,偏忘床头告急封。”就是咏及此事的

 

公元589年,隋军破城,陈后主宫嫔十余人奔至后堂景阳殿,与张丽华、孔贵嫔三人并作一束,同投井中。隋兵入宫,执内侍问后主藏到哪里去了。内侍指井说:“这里。”里面漆黑一团,呼之不应,上面往下扔石头,才听到里面有求饶的声音。用绳子拉上来,士兵奇怪怎么这么重,本来以为后主体胖,出来后才发现后主与张丽华、孔贵嫔绑在一起同束而上, 同成为俘虏。隋兵皆大笑。据说三人被提上来时,张丽华的胭脂蹭在井口,后人就把这口井叫“胭脂井”。但也有人不耻于陈后主与张丽华、孔贵嫔的行为,把它叫做“辱井”。

 

张丽华被井水湿体,衣裙贴身,显得体态更加秀美,晋王杨广素慕张丽华之美,为其丽容所动,欲娶她为妻。隋军元帅高颎说:“武王灭殷,戮妲已,今平陈国,不宜娶丽华,乃命斩之。” 结果,杨广的风流梦破灭,张丽华被斩于青溪中,结束了她风流的一生,死时年仅29(生于公元560, 卒于公元589).

 

南朝的最后一个朝代陈朝灭亡了。中国自从公元316年西晋灭亡起,经过二百七十多年的分裂局面,重新获得了统一。

 

听到这里, 我对陶道: “《玉树后庭花》是陈后主流传千古的诗作, 是他献给爱妃张丽华的一首爱情诗, 作为一个无上威严的皇帝,居然写诗歌唱一个他心爱的美女,也实属不易.”

 

陶点头同意道: “陈后主确是一个有才华的诗人,当然也是一个风流皇帝。唐代张祜写的诗云: ”

 

轻车何草草,独唱后庭花,

玉座谁为主,徒悲张丽华。

 

也可见陈后主这首诗对后人的影响,以及他歌唱美人造成的风波。后世李隆基歌唱他的杨贵妃,李煜歌唱他的小周后,可以说都是在学他。

 

我对陶说: “今天向你学了不少; 以前来鸡鸣寺,也知道有口井非常有名, 只是没太在意. 今天到要去仔仔细细看看这口胭脂井.”

 

于是, 我和陶很快来到不远处的胭脂井.

 

我仔细地察看了一番青石井圈, 试图找寻张丽华的胭脂痕迹, 可哪里还能找到一丝美人的气息啊, 不禁感叹道: “张丽华真是红颜命薄啊.”

 

陶在一旁, 看了道: “即使真有, 还不早就让雨水冲掉了, 哪里还能看到胭脂啊.”

 

胭脂井周围大树掩蔽, 阳光从树丛里忽隐忽现的穿入, 四遭春草幽幽, 偶尔几声鸟啼, 伴几句不知名的虫鸣, 稀稀疏疏几个游人, 更显得冷冷清清. 历史的变迁真可谓沧海桑田,陈朝那个繁华的京城,如今早已面目全非。从前胭脂井旁的繁华三阁,也早已被隋文帝下令毁为平地,砖头搭了城墙,今非昔比了.

 

见这情形, 不禁有些感怀, 我脱口吟了一首诗道: “

 

临春结绮望仙楼, 玉树花艳后庭.

隋军直破朱雀门, 胭脂井下尚风流."

 

陶听了, 没贬也没夸, : “我也吟一首吧, 是以前和同学来游鸡鸣寺时作的:

 

玉树后庭花已残, 脂井边香魂.

楼榭亭台风流逝, 豪华不复青溪寒.”

 

我听了称赞道: “到底才妹妹做的就是品位高一等.”

 

谈论着诗, 我和陶开玩笑说: “要不陶大美人在井口上盖一个唇印, 让后面的游客不致失望, 也好和张丽华一比.”

 

陶嗔我一眼, 生气道: “亏你想得出, 这是一段耻辱的亡国历史, 你却把这当作风流韵事来玩味, 还有没有一点良知了.” 说着, 摆出不再理我的架势.

 

我被陶这么一说, 还真觉得自己有些猥琐齷齪, 自我解嘲道: “哎呀, 说得我脸红耳赤的, 都无地自容了, 恨不得挖一地洞钻进去; 对了, 就跳进这胭脂井里得了.” 说罢, 朝井口走去.

 

陶看了, 并不拉我, : “你跳吧, 我才不拉你呢; 对了, 就是还少两个美人和你捆在一起跳呢, 何不先找两个来.” 说完, 陶自己禁不住呵呵的笑了.

 

我一听, 哈哈大笑, 对陶道: “好啊, 这下你也低级趣味了一次, 咱俩扯平了, 不用跳了.”

 

说笑着, 已经是中午, 我俩就到鸡鸣寺内的素斋馆吃了素面.

 

餐后我们离开鸡鸣寺, 前往不远处大约一里外的台城.

 

(未完待续)



南京鸡鸣寺的倩影

7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0 回复 lfeich 2008-10-6 06:47
在才子笔下 ,把六朝古都的历史 文化和风貌写得淋漓尽致,佩服,佩服。
结果大家都知道,但还是很喜欢欣赏你的文墨和文章里的诗词。
0 回复 吴钩 2008-10-6 06:53
lfeich: 在才子笔下把六朝古都的历史 文化和风貌写得淋漓尽致,佩服,佩服。   结果大家都知道,但还是很喜欢欣赏你的文墨和文章诗词。
谢谢, 谢谢lfeich鼓励!
0 回复 吴钩 2008-10-6 09:38
谢谢, 谢谢遥祝!
0 回复 水影儿 2008-10-6 09:45
情景交融,诗情画意。
0 回复 绿水潭 2008-10-6 09:46
来吴钩这儿,听故事,补文化,学历史,赏美景... 一举多得。
0 回复 吴钩 2008-10-6 10:01
水影儿: 情景交融,诗情画意。
谢水影儿看我的故事!
0 回复 吴钩 2008-10-6 10:02
绿水潭: 来吴钩这儿,听故事,补文化,学历史,赏美景... 一举多得。
谢潭子过来阅读, 谢你的夸奖.
0 回复 遥祝 2008-10-6 14:58
吴钩: 谢谢, 谢谢遥祝!
吴钧好,我很喜欢欣赏你的文墨和优美诗句,拜读你的日记是一种享受,有空常来你这里逛逛哈,
0 回复 吴钩 2008-10-6 22:25
遥祝: 吴钧好,我很喜欢欣赏你的文墨和优美诗句,拜读你的日记是一种享受,有空常来你这里逛逛哈,
谢谢, 谢谢遥祝!
3 回复 mohe1118 2008-10-6 23:39
无限江山
多少才情
风流亡国
浪漫流鸣
江南最好
如入梦境
痴迷座上
都是佳人
:)
0 回复 吴钩 2008-10-6 23:53
mohe1118: 无限江山 多少才情 风流亡国 浪漫流鸣 江南最好 如入梦境 痴迷座上 都是佳人 :)
好诗! 多向你学!
0 回复 mohe1118 2008-10-7 00:16
吴钩: 好诗! 多向你学!
那可不敢,先生才情诗文,十分意境,引人入胜,俺这是顺口溜凑热闹拉感想.见笑了.
0 回复 lfeich 2008-10-7 03:51
谢谢你抽空写几句,写的真好,一看再看,回味无穷。配上一点音乐就更好了(是你唱的)。
0 回复 吴钩 2008-10-7 04:25
lfeich: 谢谢你抽空写几句,写的真好,一看再看,回味无穷。配上一点音乐就更好了(是你唱的)。
哈哈, 你以为我是刘德华, 会唱歌啊. 谢谢你了.
0 回复 redbud 2008-10-7 07:00
读你的这篇回忆录有段时间了,南京被你写的很美,好像回到了南京一样。
1 回复 吴钩 2008-10-7 07:10
redbud: 读你的这篇回忆录有段时间了,南京被你写的很美,好像回到了南京一样。
很高兴你来自南京; 我非常怀念南京六朝古都; 谢谢阅读和评语.
0 回复 lfeich 2008-10-7 07:26
吴钩: 哈哈, 你以为我是刘德华, 会唱歌啊. 谢谢你了.
刘德华会唱这些诗词吗?刘德华又怎能比得上你呢?
1 回复 宜修 2008-10-7 08:17
lfeich: 刘德华会唱这些诗词吗?刘德华又怎能比得上你呢?
所见略同!
0 回复 吴钩 2008-10-7 08:55
lfeich: 刘德华会唱这些诗词吗?刘德华又怎能比得上你呢?
太抬举我了, 不敢当啊.
0 回复 吴钩 2008-10-7 08:56
宜修: 所见略同!
太抬举我了, 实不敢当.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18: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