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底那道永远的流光 (八)

作者:吴钩  于 2008-10-19 13: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4评论

关键词:

我心底那道永远的流光 ()

 

(吴钩原创于倍可亲网. 10-18-2008)

 

我和陶离开鸡鸣寺, 向北步行数百米便来到一堵城墙,穿过解放门后折向西行,顺着墙根步行200多米,有一城墙的断壁坍塌处,我护着陶从这里手脚并用地顺着坍塌的城砖凳上了城墙。

 

这段城墙位于玄武湖南岸, 起点就在鸡鸣寺北后方, 向东延伸两百多米在解放门与向北通往玄武门的城墙交会后,东端与明城墙相接, 形成一个倒置的T字形,继续朝着东延绵, 往约三里外的九华山和太平门方向而去。 在通往玄武门的城墙段又有一个城门,和解放门成90度对峙,据此可以进入玄武湖,经台菱堤到菱洲。

 

这段两百多米长的城垣就是传说中览钟山观玄武,台城柳堤怀六代的台城。

 

据《上江两县志》载:“鸡鸣寺后之城,乃是明扩建都城时所造” 。朱元璋最初是想把城墙盖在鸡鸣寺后,向西经鼓楼岗接石头城。后来为了把鸡笼山、狮子山、马鞍山、石头山等山岗都围进城内,扩大了建筑范围。因此,鸡鸣寺后这段250米长已造好的城墙,只好弃之不用, 成了废城墙。

 

其实南京台城是东晋、南朝皇帝办公起居的宫城,是当时国家政治、军事和思想文化的统治中心,据考证,台城应在现今鸡鸣寺南面四牌楼一带。

 

台城在历史上屡遭破坏,见证了“六朝金粉”的兴衰沧桑;台城于后人心中只是一个意象,一声六朝如梦的叹息,昔日的风流繁华,只留在文人的诗词之中。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来到金陵,总忘不了去台城凭吊一番,留下了不少不朽的诗文。最有名的莫过于唐代诗人韦庄的诗: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后人依据韦庄的诗将玄武湖之柳与台城联系在一起,又由于鸡鸣寺后的这段城墙距六朝时代的建康宫不远,所以被附会为台城,也有后人把这段废城墙及与之相连并通向九华山的城墙通称为台城。

 

登临台城上,东可眺望紫金山龙蟠虎踞龙盘,山色苍翠;北可欣赏玄武湖十里烟柳,碧波浩淼;南面观看九华山塔影婆娑,宝塔高耸空明;西可觅览鸡鸣寺黄墙青瓦,古刹声荡钟气回肠。

 

我和陶登临了台城。那时的台城是一段被世人遗忘了的废城墙,所以虽然是春天,长长的城墙上一眼看到头除了我和陶外,没有一个人,十分的宁静, 而这却最适合陶和我。

 

陶兴高彩烈,没了平时的那份妗持, 撇开原本拉着我的手,象个小女孩似的蹦蹦跳跳;一会跑到北面依着女墙,俯瞰玄武湖上风光;一会跳到城墙南边挨着一棵树,眺望鸡鸣寺宝塔高耸入云,烟气缭绕; 时而蹲下察看一些不知名的野生花花草草,时而歪腰检视一堆坍塌的古城砖上的印记痕迹。我知道台城是陶最衷爱的几个地方之一, 所以也不打扰她, 只是跟着,随侍左右,偶尔提醒她一句,这里危险,那里当心,有时还得伸手扶她一下,忠实地尽一个护花使者的职责。

 

陶在台城上婉转流连了好一会,才又过来挽着我, 沿着城墙向东朝九华山方向慢慢步行。

 

城上长满了各种野生树木,地上百草丛生, 有些高可掩人,中间却被踩出一条幽幽小径,不时地被倒下的一些枯枝残干和坍塌的城砖挡住去路,想必有几百年没有清理过了。台城之下长着茂密的松树和柳树,蔚然成林;城墙被两边的树林掩映着,城上能清楚地观望城外,城外却很难看清城上,人走在上面,感觉就如在深山密林中一般,十分幽静, 城上城外形成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让人产生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一路走去,城墙右边依稀可见北极阁、原“中央研究院”旧址、宋子文别墅等建筑,尽在密林掩映中;左边是玄武湖碧波拍浪,各州清晰可见,细柳依依,微风拂来,宛如烟云舒卷;台菱堤近在眼前,堤上翠绿葱茏,繁花似锦, 远处翠红堤上桃飘梨飞也隐隐约约。

 

我俩一路走, 一路看,风景极为秀美,如诗如画,果然是 "依旧烟笼十里堤"!

 

陶有些陶醉忘情, 笑看着我, 用她温情的声音道: “才子, 把你知道的有关台城的诗都念来我听吧.”

 

听陶要我背诗, 我飞快的调动起记忆, 先背了上面提到的韦庄那首有名的江雨霏霏江草齐’.

 

陶听了, : “这是晚唐韦庄的《台城》, 很凄美, 诗句脍炙人口, 我很喜爱, 我对台城的偏爱很多是受他诗中意境的感染; 再念.”

 

我又继续朗诵: “

 

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

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

 

陶点头, : “刘禹锡的《台城》, 有无限情韵,发人深思,引人遐想, 好诗; 继续背吧.”

 

我又背诵: “

 

离离芳草满吴宫,绿到台城旧苑东。

一夜空江烟水冷,石头明月雁声中。

 

陶听了, 称道: “这是刘翰的《石头城》, 诗人通过描写具有很强感伤意味的景物,表达了对于繁华凋零、故城萧瑟的感慨, 同时也流露诗人对于人生凄凉的深沉感伤。还有吗?”

 

我又念道: “

 

玄武湖中玉漏催,鸡鸣埭口绣襦回。

谁言琼树朝朝见,不及金莲步步来。

 

陶笑道: “这是李商隐的《南朝》, 没提台城两字, 但也是写的这一带风光, 虽有些牵强, 也算吧.”

 

我把陶拉过来, 看着她说: “ 我想起这首诗, 是因为看你走路, 款款多姿的样, 真有 不及金莲步步来的感觉.”

 

陶听了, 呵呵笑着回我道: “你不要瞎形容, 金莲是指古代女子的小脚, 我可是天足啊, 让你这位欣赏小脚的男人失望了吧?”

 

我对陶笑着说: “, 还真有些失望, 回头就去店里扯几尺白绫, 回去给你的脚包上吧.”

 

陶推我一把, : “, 你还真来劲了, 爱包你自己包去吧.”

 

我笑道: “和你开玩笑呢; 不过, 回去给你买双高跟鞋, 你穿上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看一篇文章说, 西方人发明的高跟鞋和中国古代发明的包小脚, 目的和效果都是一样的, 就是让女子走起路来一摇一摆, 云鬓花颜金步摇的感觉, 让人赏心悦目, 然后就可芙蓉帐暧度春宵

 

陶又推我一下, 嗔我道: “你们男的都不是好人,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女人的痛苦上, 我不稀罕穿高跟鞋; , 不要又想入非非啊, 谁和你帐暧度春宵.

 

我回道: “我这不是用的将来时态么, 别担心我会趁着墙上没人, 对小姐您下毒手啊

 

陶在我手上拧了一把, : “看你再贫嘴, 谅你也不敢.”

 

陶和我边说边慢慢往前走. 我对陶说: “我其实和你一样, 很喜欢韦庄那首《台城》,  他的诗词都有一种很凄美的意境, 比方说, 韦庄的这首《荷叶杯, 讲情人离别相思之苦之痛, 也很凄凉感伤: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

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

惆怅晚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

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陶听了, 沉默不语. 我一看, 知道伤感悲凉的词句又引起她的某种共鸣了, 所以赶紧将话题引开, : “江南佳丽地,自古帝王州, 我看江南好就好在这山青水秀, 滋润灵性; 古人云, 地薄者大物不产, 水浅者大鱼不游, 树秃者大禽不棲, 林疏者大兽不居.”

 

陶接口说: “说明天势地利对一方水土尤为重要, 在人地关系上, 藏风聚气的地理环境容易出重要人物, 江南出了许多才子, 有诗云:

 

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

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晋代衣冠成古丘。

绕水恣行游,上尽层楼更上楼。

往事悠悠君莫问,回头,槛外长江空自流。

 

我听完陶朗诵, 对她道: “这是王安石的诗南乡子

 

我们说话论诗间, 不觉已来到城墙上一个敌楼般的残破的砖砌建筑, 我便在一矮墙上坐了下来, 顺手一拉陶, 她坐在了我腿上.

 

我从背后搂住陶, 她一头秀发正好全飘散在我脸上, 我开始习惯成自然地吻她嗅她的头发, 边说: “江南也出许多佳人啊, 象你这样的, 又是美人又是才女, 真让人崇拜爱慕不够啊.”

 

陶听了笑道: “你少肉麻吧, 陶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回道: “错也, 岂不闻, 女人的骄傲来自一个男人对她的倾慕; 你就要有这样的自信, 陶很了不起, 陶很骄傲, 因为陶的男友是那么崇拜倾慕她!”

 

陶听了, 宛尔一笑, : “我真那么美吗? 你也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我回答道: “那可不敢为我女朋友吹牛; 你那帮同学不都说你是系里的大美人, 学校的校花么; 对了, 那次刘还对我说, 你们学校有些个暗恋你多时的同学和研究生, 知道你名花被一个外校的摘去了, 他们近水楼台没先得着月, 心里很不是滋味, 说哪天碰到了要揍我呢; 我到是不怕, 凭小时侯打架的狠劲, 同时对付他们几个都应该没问题

 

陶听了, 急道: “哎呀, 他们也就是那么一说, 开个玩笑, 你当什么真呢.”

 

我不服的说道: “还是提防些好, 你告诉他们一声, 边撞到我的枪口上来, 我好久没打架了, 正想练练呢.”

 

陶有些生气, 嗔我道: “他们和我有什么相干? 我去传什么话? 你们男人就是好斗, 象一只只爱斗的公鸡似的.”

 

我一听, 哈哈大笑, ; “, 男人是公鸡, 那你就是一只母鸡, 一定是只最美的, 引得公鸡们为你斗.”

 

陶用手捅我一下, 没好气道: “越说越离谱了.”

 

出来玩了大半天, 陶有些乏, 就势躺在了我的怀里, 闭着眼息憩; 我拥着她, 不出声, 四周静悄悄的, 仿佛能听到陶轻柔均匀的呼吸声, 或只是看到她呼吸时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所产生的错觉. 一两声鸟鸣婉转流连在空气中,纠缠环绕在耳边. 我一瞬间有抚摸她丰胸的冲动, 但终究怕打扰她而作罢.

 

沉静了好一会, 陶仍闭着双眼, 轻声道: “你怎么不说话啊, 随便说说, 念诗也行, 我听着呢.”

 

我便说道: “, 还是刚刚看到你走路婀娜多姿, 婷婷袅袅, 真如金莲步步来的感觉, 配上如画的秀丽风景, 很有一番意境, 我刚占了一, 念给你听:

 

人在城上走, 陶若画中游.

六朝豪华尽, 台城风靡留.”

 

陶听了, 微微一笑, 睁开眼睛, : “很好, 就是把改为泛称更好, 这样也许能成为经典流传.”

 

我回她道: “, 就用, 韦庄的《荷叶杯》中还用'谢娘, 不也是特指么.”

 

陶听了, : “随你; 再说些什么吧, 我爱听你说.”

 

我边用手轻轻的捋着陶的秀发, 边说道: “刚刚城墙右边经过宋子文别墅, 使我想起民国时的一些事情, 当年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在宋美龄宋子文等人斡旋下,护送蒋介石返回南京,事变落幕,但张学良随即开始了约半个世纪的幽居生涯.

 

张学良晚年曾写过一首诗:

 

自古英雄多好色, 未必好色尽英雄.

我虽并非英雄汉. 唯有好色似英雄.

 

张学良确是个风流将军, 曾自诩: ‘平生无憾事,惟一爱女人’, 我想不起他还写过其它什么诗, 一辈子就写了这么一首爱情诗, 实在不敢恭唯, 和陈后主李后主比差了何止千万. 他早年有很多风流韵事,人称花花公子, 一生有红粉知己赵四小姐赵一荻相伴, 他若是个文人墨客, 定当有许多流传于世的言情佳作, 可惜了.

 

我现在想讲的到不是张学良, 而是想到民国时著名的几位小姐真够风流的, 比现在的女子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首著名的竹枝诗, 你一定听过:

 

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陶评介道: “那是九一八时期,民国名人马君武写的《哀沈阳》, 讽刺“九一八”那天晚上, 当时身为海陆空军副总司令兼东北边防司令长官的张学良将军,正在北平六国饭店邀胡蝶相伴跳舞,对日军侵占沈阳置若罔闻之事. 事实上, 张学良因判断失误导致失守是真,并没有于日寇袭城夜与佳人共舞一事,事后亦被澄清了.”

 

我点头道: “, 我不谈历史, 只论诗; 诗中涉及三个女人,赵四、朱五、. 赵四小姐, 电影皇后胡蝶, 这都知道, 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 那么另一位与她们并列的朱五又是谁呢?

 

陶回我道: “就是北洋名媛之一的朱五小姐, 即朱湄筠, 原北洋政府内务总长、代总理朱启钤的第五个女儿. 由于朱启钤游历过欧美, 思想较新, 从不限制子女的社交活动, 因此他家小姐们活跃于交际场合, 在社会上颇有名望.”

 

我道: “没错, 这个朱启钤在民间出名, 在某种程度与他的两个女儿, 朱三小姐和朱五小姐有关; 这个朱五小姐, 人称朱五, 出名完全是因为张学良的不抵抗主义而受的牵连, 其实张学良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偏偏被马君武的诗扯到了一起, 让他们俩都大呼冤枉。

 

陶听了, 呵呵笑出了声, : “还真是冤屈了五小姐, 不过她也因此成了名, 家喻户晓. 你再说说这个朱三小姐又是怎么成名的吧.”

 

我继续说道: “朱三小姐, 朱淞筠, 朱启钤的第三个女儿, 民初北京人直称其三小姐, 成名则因袁世凯筹备帝制,而引发舆论攻击, 有时也托民间打油诗的形式直接攻击对手之隐私或亲属。某一日,上海进步党人之舆论机关《时报》便发表一首打油诗讽刺当时内务总长朱启钤的女儿, 诗曰:

 

到处逢人说自由, 错把东亚当西欧。

一辆汽车灯市口, 朱三小姐出风头。”

 

此诗不胫而走, 识字者皆能背出, 朱三小姐从此也闻名全中国.”

 

陶笑道: “这朱三小姐由此出了名, 还被写进虞公所撰《民国趣史》中另外两篇《三小姐与汽车》和《三小姐与西犬》, 不过文中所谈之事,基本上无法核实,属于造谣八卦.”

 

陶说着, 站了起来, 拉着我的手, 对我说: “继续往前走吧.”

 

我们继续朝着九华山方向而行. 我因对陶说: “自从你和我恋爱后, 我们尽访问些旧貌古迹, 要不就是象这里, 荒无人烟的地方, 却很少带你出入些高级场所, 如跳舞, 唱歌, 喝酒, 或什么打高尔夫, 溜冰, 游泳, 骑马, 射击什么的, 我对你很有内疚感啊.”

 

陶听了, 柔声说道: “你何必要内疚呢, 你讲的这些高级场所, 对我也没有多少吸引力, 当然带我去玩一次也不反对. 我最喜爱的就是游山逛水. 常言道, 人生有三件美事,读书、交友、穿行于山水之间; 你能常带我出来在山水间流连忘返, 和我谈诗论文章, 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 奖赏你一个, 表明我说的都是真话.” 说完, 陶主动搂住我, 给了我一个深吻.

 

我受宠若惊, 从来都是我吻她, 很少她主动吻我, 赶紧说: “同意, 同意, 确是三件美事, 尤其是这第二件, 交你这个女朋友, 是人生最大的乐事!”

 

陶推我一下, : “又往歧义里引, 你啊, 脑袋里坏水太多.”

 

我连忙说: “, 不过小姐深情厚义, 我也当回报一个啊.” 说罢, 把陶搂过来, 又狠狠的吻了她一阵; 陶也不挣扎, 随我把她吻个够.

 

我们又继续往前走, 我对陶说: “你如此衷爱台城, 也该你这个才女吟一首诗了.”

 

陶看着我, 调皮的说: “就等G老师点我名呢, , 你听好啊.” 说完, 陶停住脚步, 放开拉着我的手,甩一下秀发, 目光移向远方, 沉思了一小会, 用她那磁性动听的声音吟道: “

 

荒林蔓草掩台城, 翠苔闲葩盈重门.

借得秦墙七分威, 袭来长城一缕魂.

 

十里烟笼墙外景, 眼前春色城上人.

玄武湖波旧日水, 杨柳烟堆新时辰.

 

感月吟风多少事, 六代奢华去无成.

细雨霏霏春水绿, 人为悲情易消魂.”

 

我听了, 称许道: “好诗, 佳句连篇, 我得好好记着, 回去就写下来. 对了, 我偏爱韦庄诗《台城》中江雨霏霏江草齐这一句, 喜欢那种凄美的意境, 也学着作了一首, 写的是我在南京长江边秋天看到的景象, 你听听吧: “

 

江水凄凄过江洲, 江上波平对江愁.

江柳依依沿江泣, 江岸湖平入江流.”

 

陶称赞道: “很好, 美美的意境, 我喜欢.”

 

我和陶边说边走, 一路来到了城墙最东端九华山公园, 我们参观了九华山的玄奘塔, 在公园里流连了好一阵, 又从原路沿着城墙返回到台城. 当我们离开台城时天都快黑了.

 

我和陶后来又去过几次台城, 台城留下了我们太多的记忆, 我们如此沉醉于台城的流芳古韵魅力, 人陶醉了, 心也醉了, 我俩在台城上有过更加大胆的缠绵腓测, 那一幕幕如梦情怀如烟情事, 永远的刻在了我的心灵深处.

 

(未完待续)

 

解放门到九华山段明城墙

(作者注: 当年我和陶去台城时, 还是废城墙, 没清理, 长满了各种野生树木,地上百草丛生. 南京市在大约20032004年整修清理了城墙, 并向游人开放. 这些照片应是在2004年后拍摄的)

 

南京台城

 

南京台城

 

南京台城

 

南京台城

 

南京台城 - 解放门和进入玄武湖的门

 

解放门 - 左面城墙为台城, 右面城墙通向九华山.

 

南京台城古老的城墙

 

通向九华山的玄奘塔的城墙

7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回复 遥祝 2008-10-19 16:54
写得很好,期待继续哈
回复 shanshui: 2008-10-19 17:55
Amazing!
Impressive!
I was there too.
Maybe I saw what happened there.
回复 水影儿 2008-10-19 20:31
过来听故事:)
回复 罗玲 2008-10-19 21:37
鸡鸣峙,玄武湖,栖霞山,新街口,南京百货,中山陵,雨花台,明孝陵,我母亲的故乡。在你的笔下都活了。
回复 lfeich 2008-10-19 22:31
!!!!
回复 England rain 2008-10-20 03:07
:)
回复 吴钩 2008-10-20 06:19
遥祝: 写得很好,期待继续哈
谢过来阅读!
回复 吴钩 2008-10-20 06:23
shanshui:: Amazing! Impressive! I was there too. Maybe I saw what happened there.
谢谢阅读. 很高兴知道你也去过台城, 什么时侯也写个台城的故事. 我真的很怀念南京, 很怀念在南京的日子.
回复 吴钩 2008-10-20 06:23
水影儿: 过来听故事:)
谢谢阅读!
回复 吴钩 2008-10-20 06:26
罗玲: 鸡鸣峙,玄武湖,栖霞山,新街口,南京百货,中山陵,雨花台,明孝陵,我母亲的故乡。在你的笔下都活了。
很高兴知道南京是你母亲的故乡, 你也算是半个南京人了. 去过南京吗?
回复 吴钩 2008-10-20 06:27
lfeich: !!!!
lfeich: 你好, 谢谢阅读!
回复 吴钩 2008-10-20 06:28
England rain: :)
谢谢过来阅读!
回复 罗玲 2008-10-20 06:48
去过很多回。这些地方也是我曾经驻足,流连忘返之地呢。 老乡!
我的父亲原是南京军事外语学院的教官,转业时把我妈妈这个大小姐给带回了老家江西。所以我成了江西人呢。母亲一辈子忘不了回南京。
回复 吴钩 2008-10-20 08:14
罗玲: 去过很多回。这些地方也是我曾经驻足,流连忘返之地呢。 老乡! 我的父亲原是南京军事外语学院的教官,转业时把我妈妈这个大小姐给带回了老家江西。所以我成
如能写些你母亲南京的故事, 一定动看!
回复 罗玲 2008-10-20 08:21
吴钩: 如能写些你母亲南京的故事, 一定动看!
母亲已经在今年五月仙逝。我写过一些怀念母亲的文章,在搜狐博客里www.lingluo88.blog.sohu.com

现在不敢再写,每次都是心痛难忍。等以后情绪好点吧。
回复 绿水潭 2008-10-20 09:33
才子佳人,好故事!
南京,被你写得生动,离我故乡不远,以后一定要去一次...
回复 吴钩 2008-10-20 10:40
绿水潭: 才子佳人,好故事! 南京,被你写得生动,离我故乡不远,以后一定要去一次...
谢潭子阅读评论. 我记得潭子是上海的吧, 应离南京不远啊.
回复 传国玉玺 2008-10-20 12:42
毕竟是六朝古都,历史感很强烈!
回复 hahahajj 2008-10-20 19:55
我要听下回分解
回复 mohe1118 2008-10-20 23:24
边走边爱
青春还乡
温柔文章
爱情芬芳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11: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