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修母亲口述)生死关头--记战争岁月中我与敌人的两次较量

作者:宜修  于 2009-5-3 16: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战争岁月|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323评论

关键词:

生死关头
    —
记我战争岁月中与敌人的两次惊险较量--

 

墨珍

 

  

一、    军民鱼水情助我脱险

 

1942年的春末,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当时我担任华北冀中军区第九分区卫生处第一卫生所看护班长。日本鬼子在1942年秋季大扫荡之后,对冀中地区不断地蚕食:挖壕沟,三里一岗楼,五里一碉堡。我所属的部队在严峻的形势下,被迫撤到京汉铁路以西。为了照顾伤病员,我奉命留下在敌占区继续工作。

 

当时工作的环境非常艰苦。夏天,我们利用“青纱帐”作掩护,在庄稼地里挖洞,隐蔽伤病员 。冬天,我们撤退到村子里,在老百姓家里借住,并且挖洞或地窑,以备敌人扫荡时藏身。为了掩护真实身份,组织上还为我们每个隐蔽在老乡家的同志取了化名,并托关系,办了敌占区的“良民证”。迄今,我仍清楚地记得组织上给我起的假名—“安江果”。

 

1942年冬天,我借宿在一户有兄弟两个的人家。老大夫妇是普通的农民,老二是中共党员,是村支部的治安委员,老二的媳妇是妇救会主任。兄弟俩和他们的母亲同住在一个院里。因为我在他家住了许久,除了份内的照顾伤员,还常常帮他们干活,所以和他们相处得十分融洽。当时我只有十八岁,而老大的媳妇已经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了。按当时的生育年龄推算,我应该和他家的头生孩子岁数相仿,符合隐藏身份,对外形同一家人。平时,我就称他家大媳妇为“娘”。


        1943年的春天,正是抗日战争最为艰苦卓绝的时期。一日,不知哪里走漏了风声,日本鬼子在拂晓时分,突然包围了我们藏身的村庄,端着刺刀,挨家挨户地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还记得我当时从梦中惊醒,眼看着鬼子闯进了我们住的院子。那时已经来不及钻地洞隐蔽……就在那危急的关头,房东家大媳妇抱着她才一岁多的小女儿从屋里走出来,一边喊着“别吓着我的孩子”!一边将鬼子挡在身前的刺刀分开,把孩子递给我抱着,以转移日本鬼子可能对我的注意力。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来:前一天给伤员换药的篮子还没来得及藏入洞里,仍在屋子内放着。万一被鬼子看到,既暴露了我的身份,更会给房东一家带来不可想象的麻烦!正在我心里异常紧张、却又一筹莫展之际,令我意外地惊喜的是,平日机灵能干的老大媳妇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趁鬼子在院子和其它房间乱翻的时候,她进出几次,机警地把篮子里的药瓶和换药的工具迅速地揣在裤兜里,转移到了院子里一处不起眼的秫秸堆里……

 

这时,平时被我称为“奶奶”、那两位房东兄弟的母亲,把我手里的女娃抱了过去,支使我去筛面。那份自然,就像对待自家的孙女一样……所幸我本人也是农民的女儿,农家的活计并不生疏。加之装束和普通的农村老百姓并无二致,丝毫没有引起鬼子的注意与怀疑。

 

正筛着面,突然,我看见一位与我一样隐藏在村子里其他老乡家的同志,五花大绑地被几个鬼子推搡着朝村外走,正路过我所住的院子门口……我们相互认识,也都知道彼此的身份。但在那四目相对的瞬间,他只是平静的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就从我的面前从容的走了过去……这位同志的名字,我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叫郄荣昌。其实,他当时还不是中共党员,仅仅是加入了我们抗日队伍的普通革命同志。被俘后,不知他是被鬼子押到东北做苦力,还是牺牲了。六十六年过去,他始终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


        此次脱险后,我和其他同志当天,就迅速地护送伤员转移了。


        在如此残酷的抗日战争环境中,革命老区的普通百姓就是凭着一颗中国人的朴素良心,极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机智与勇敢,在凶恶、残暴的侵略者面前无所畏惧,沉着、冷静地保护着我和其他的抗日将士。半个多世纪来,无论我身在何处、何等境遇,都始终不曾忘怀他们,并为他们的献身精神感动非常!他们大多不识文断字,更无位高权重。但是,他们是中国的良心、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他们平凡中闪现的伟大,值得我永远缅怀和敬仰。

 

 

 

二、    南下途中有惊无险

 

1949年初,我正在石家庄的华北医科大学(今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前身)学习。因为我爱人所在的华北补训兵团要奉命南下,未及毕业,我就随同我爱人的部队一起向南进发。到达南京后,部队开始整编整训。在南京庆祝过开国大典后,我们又接到命令,被重新编制到刘伯承、邓小平麾下的第二野战军(又称西南军区)军政大学。于是,我们再度出发,乘火车经南昌、武汉到湘潭后,开始了漫长的徒步行军。经过湘西、贵阳等地,开赴目的地重庆。


        新中国诞生初期,全国仍有许多地区尚未解放。未被肃清的国民党残余部队和乱匪仍不时地兴风作浪。我们这支南下的队伍,在初期的长途跋涉中,虽然一路上走走停停,但一直没有发生和敌人的正面遭遇。


        在贵阳过了1950年的阳历新年,部队行军至川、贵交界处,进入杳无人烟的十八盘山区。常常是一整天的长途跋涉,都吃不上一顿饭。那时,我正怀着我的第二个儿子棣。一天,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几辆以烧木炭为动力的敞篷车,大家挤在车的地板上继续前行。尽管一路颠簸,但毕竟好过用双脚丈量山路!


        敞篷车行进在盘山路上,一侧是山,另一侧是深深的沟壑。行至途中某处,道路两旁出现了人群。有卖橘子的、有抬滑竿的,……一派山路中贩夫走卒的场景。

 

已是中午时分,车子停下,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开始休整。我爱人正准备到路边的树丛中小解,赫然发现从沟底杀出一伙武装分子,边开枪,边朝我们冲过来。而刚才那些卖橘子的、抬滑竿的也加入了他们的偷袭行动,上下夹击。滑竿中根本没有轿客,而是一挺隐蔽的机关枪!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我们这一行人多是文宣人员,统共只有两支枪:一支是我爱人配带的手枪,而且子弹并不多;另一支是通讯员的步枪。要对付这么多突如其来的敌人谈何容易?!

 

毕竟是经过长期的战争历练,我们一行人都没有慌乱,立即就地隐蔽,利用汽车当掩体和敌人周旋。我们几个女同志和没枪的男同志,还趁敌人不备,赤手空拳地抓了两个俘虏,把他们扭上了车。因为当时形势不明,处境危险,我们不敢恋战,迅速撤离。直到开到了前边一个比较大的村庄,才把抓获的俘虏交给了当地的村政府。遗憾的是,两个俘虏中的一个,在撤离的途中,因为没有绳子捆绑,逃跑了。


        将近六十年过去,这桩与敌人的遭遇在我们一行人心中始终是个谜团。直到今天,我和老伴还时常叨念起那次历险,并依然觉得蹊跷。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是溃败的国民党散兵游勇?可是从他们的装备和行动配合上看,又不像;是地方土匪?虽有可能,但他们袭击我们的目的究竟何在?我们解放军小部队一无钱、二无粮,一穷二白得毫无油水可刮是人尽皆知的事实!而那个被押到村政府的俘虏又到底交代了什么?可惜当时时间紧迫,任务在身,急于赶路,没有来得及了解俘虏的口供。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一行文职人员能够在敌众我寡,突遭袭击的情况下毫发无损,全身而退,而没有一位同志被俘或受伤,我所怀的孩子,也没有因此而蒙受伤害。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今年端午,我将年满85周岁,已是耄耋之年。许多往事的记忆虽已日渐模糊,但战争年代发生的这几件事,仍然在我脑海里时有浮现,并仿佛昨日般清晰地历历在目。它们时时地提醒着我:不要忘记那些曾经为祖国的解放、人民的自由而浴血奋战过的同志,不要忘记那些在危难困苦的环境下帮助过我们的百姓;提醒我珍惜今天这我和我的战友们曾为之浴血奋斗过、来之不易的和平时光,也提醒我把这些战斗岁月中的难忘往事传达给在和平年代中生长的子孙后代。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录于北京

 

墨珍口述

孙媳宇星记录

儿媳蓓整理

次子棣、女宜修校对

 

注: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受某单位邀约,本文经当事人口述成文。终稿以当事人核实后的版本为准。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感谢合作!

 

36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23 个评论)

1 回复 94NONGMIN 2009-5-3 17:44
致敬
1 回复 mgoo 2009-5-3 19:36
best wishes, freedom and peace are always not free
1 回复 hr8888hr 2009-5-3 19:42
代问候老人家并致敬
1 回复 hr8888hr 2009-5-3 19:43
mgoo: best wishes, freedom and peace are always not free
血汗换取得
1 回复 mgoo 2009-5-3 19:52
hr8888hr: 血汗换取得
是的
1 回复 tanghan 2009-5-3 20:04
姐:看的我心潮起伏的,一言难尽,我,就不说啥了.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31
94NONGMIN: 致敬
代表父母谢谢您!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32
mgoo: best wishes, freedom and peace are always not free
说得对。自由与和平的代价是昂贵的!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33
hr8888hr: 代问候老人家并致敬
代表父母谢谢您!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34
hr8888hr: 血汗换取得
更有生命的奠基。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35
mgoo: 是的
更有无数生命的牺牲......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36
tanghan: 姐:看的我心潮起伏的,一言难尽,我,就不说啥了.
谢贤弟前来!
1 回复 xizi66 2009-5-3 20:37
致敬!你是不是特像向你妈,英雄虎胆。
1 回复 丹奇 2009-5-3 20:42
姐姐的母亲好伟大,我是含泪读完,读罢泪如泉涌。敬仰之情无以言表,就请转告丹奇对老母亲一个军人般的敬礼吧!
1 回复 丹奇 2009-5-3 20:44
一个活生生的女英雄,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是我们国家之幸,民族之光啊。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46
xizi66: 致敬!你是不是特像向你妈,英雄虎胆。
母亲一直是我们兄妹三人心中的偶像。今后有机会,会继续介绍她平凡中不平凡的一生。底达、底蕴在小学的作业时,姥姥年轻时的英雄事迹也常常让孩子们的projects有机会被校长读给全校学生们。
套用一句我那位和我父母关系很好的、已经在六年前病逝的女友的话:宜修,你哪方面都不如你妈!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48
丹奇: 姐姐的母亲好伟大,我是含泪读完,读罢泪如泉涌。敬仰之情无以言表,就请转告丹奇对老母亲一个军人般的敬礼吧!
代表父母谢谢您!
1 回复 宜修 2009-5-3 20:55
丹奇: 一个活生生的女英雄,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是我们国家之幸,民族之光啊。
底达、底蕴小学时,都曾以姥姥为偶像,写过题为“谁是你心目中的英雄”的孩提作文。我对孩子们通过家史教育,向他们介绍我们民族的历史。让他们明白:我们的前辈也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过贡献。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5-3 21:05
中国的老百姓最伟大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5-3 21:06
"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
123... 17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宜修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一波多折之四--签证顺利否? [2014/01]
  2. 吃了豹子胆-打黑车 [2014/01]
  3.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沉痛悼念笔友水影儿。 [2016/11]
  4. 耸人听闻的基因、染色体 [2012/12]
  5. 夏至了 - 炸酱面! [2012/06]
  6. 棉毛裤的故事 [2008/12]
  7. 感悟一句话的效应 [2008/09]
  8. 中国城奇遇 之一 邂逅(转贴请注明出处-先谢为敬) [2013/10]
  9. 一波多折(1)天有不测风云:临行前,女儿的护照丢了! [2014/01]
  10. 纽约中国城奇遇 之三 发迹(转贴请注明出处。先谢为敬) [2013/10]
  11. 老爸的电话谎言,你听得出来吗? --回国观感录-- [2013/02]
  12. 留住父母的痕迹(月亮代表我的心)--回国观感录之八 [2011/03]
  13. 蒙羞的NYC! (纽约随笔) [2013/06]
  14. 塞翁失马记--今年得回两趟家 [2008/12]
  15. 《落英》(纯属虚构,请勿对号) [2011/10]
  16. 无着的母爱 [2011/07]
  17. 冷漠=伤口上的盐 [2011/08]
  18. 苍天有爱,大地深情--《岁月甘泉》中国知青组歌观后 [2011/11]
  19. “控制狂”老调重弹“Sleep Over”---家有小女初长成(续)-- [2012/06]
  20. 人到中年重拾梦 [2011/07]
  21. 另辟职业:当媒婆! [2012/04]
  22. “真实的大学生宿舍生活”-家有住校大学生的家长慎入 [2009/11]
  23. “妈,笑眯眯地啊......!”--家有青少年系列 [2012/03]
  24. 剪报情思 [2012/02]
  25. 青出于蓝的“美二代” [2009/11]
  26. 美女也抓狂 [2009/11]
  27. 忆往怀师话“宜修” [2012/03]
  28. 也说不良少年--地铁惊魂记 [2009/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13: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