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作者:walkalongg  于 2011-10-6 11: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怀旧|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1评论

关键词:

网断了对于现代人来说,尤其是一个人在家的现代人来说,是一个大灾难。天啊,没网,我宁愿让IRENE揉搓一阵!

没网上,也没人给我作早餐或要我做早餐,起得也就晚。晚到起来连几点也懒怠看。骑车出去,往西十分钟是个图书馆,关门。回头骑,往东再骑二十分种还有一个。图书馆里可以上网,还可以抓两个旧电影打发日子。

原来星期天图书馆都不开门!

只好回来坐在院子里郁闷。阴沉着天上,风吹着乌云翻翻滚滚跌跌撞撞,地上的树抬眼瞧着,见着跌得好的,就一阵阵地跟着吹哨儿起哄。

学着臭屁的邻居太太一样,坐在伞下面,两根手指托着一杯红酒摇晃着,抱着一摞上周的超市小报看,想着咱也小资一把。可是,这红酒和超市小报的配合怎么觉着,象蹲在马桶上出恭似的那么土啊?再仔细一想,风吹来,身上一阵阵发冷,再一想自己这恶寒的形象,更冷。

回家开开电脑,听着音乐翻牌玩。音乐是ANDREA BOCELLI的歌。老歌啊,忘了哪年弄的了都。反正多数都是西语意大利语什么的,其实就是英语的我也听不懂几句。就是有一个跟他合唱的女声,听起来沙沙糯糯的,那么一种娇憨慵懒的,嗯,性感。听得愣怔住了,牌也忘了翻,好出了一会神。

下一首歌,先是小号,吹得清清亮亮油光水滑的。我还沉迷在那个性感的女声里没拔出来呢,真的就象看见她一双白净净的小脚从在平静的水面上一溜波纹荡漾着跑过去一样。真干净啊。那一时我就真的象看见蓝天白云绿草赤脚。。。然后我就听见一阵吉他声,和小号唱和起来。

上大学的时候学过吉他。我学乐器不光是爱好。小时看演出,觉得人家那几根手指真是酷极了。其实要说我听懂了多少,也是瞎说。我喜欢那种眼见着人家不过手指拨拨弄弄,就弄得我脑子里一片空明,都没空想别的事情的样子。每次听完一曲之后我总感觉到一种被解放的自由。一直没想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自由。是象精灵一样,被人家捉到曲子里,让音乐家随心所欲的蹂躏完了,再释放出来似的那种重获自由。还是那人在短暂的时间里,用音乐叫我直达“嗒然若丧其偶”级的物我两忘境界,让我魂飞天外的那种解脱。反正从音乐里清醒出来,我觉得四肢百骸遍体通泰。不管是那种,自由就是自由,解脱就是解脱。

我学琴就是想要亲手掌握那根自由的法杖。这样我可以想自由就自由,想解脱就解脱。老觉得作家画家的情感最可怜。它们是天生就要给禁锢住的。那情感只要随笔一落纸就得永远呆在那动弹不得。就象我还在这里搅尽脑汁的起承转合寻章摘句的时候,人家一琴在手,不管什么样复杂丰富的情感就从那几个指头上直冲进你的心底。人的声音有时穷,而琴声无边界!

当然我现在听的商业化的东东只能算是音乐匠的产品。相比之下,喇叭里的音乐匠倒失了自由,我这个听的却有绝对自由歪批。音乐家不一样。音乐家那是要达到那种人琴曲合一的境界。每一回演奏,此情此景此意,都是绝响!其间美妙,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的音乐之路被证明确实是漫漫,但并不修远,因为我也就走了两步就放弃了求索。这也证明了百分之一的小聪明好找,那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难寻这个被大众直接选择性无视的真理。我的吉他学问,就记得老师在第一堂课里就把吉他以外的所有乐器贬了个一塌糊涂,记得好象最惨的是琵琶,好象是千里马和小毛驴的那种远法。当时我还想,伯乐的儿子还照着老爸的马经找出一只青蛙来呢,好象更远一点的说。还有就是,在评价吉他之美时,老师不是抱着或搂着琴,仿佛怕唐突了女神的一般,很酷地把两支小臂交叉着支在琴肩上,“吉他就外观而言,象美女赤裸而坐的背姿”。而我们一帮坏小子互相挤眉弄眼的,就瞧着他把那个琴的“屁股”放在大腿根上,说话时两手不停的比划,那“女人”就不停地在他命根子上扭来扭去。

有这样的学习态度,当然学习的成果就不能太苛求。歌啊,就还记得一首“雨的节奏”因为E大调的三个合弦手指都在一起,好凑。不象C大调似的分得那么开。常常宿舍里唱歌,那群狼都嚎到山顶上去了,我那四根手指才找对地方。一次两次的没关系。次数多了,燕京也有点高了,少不了一顿痛扁。那时代作艺术家,苦啊。

曲子我也学了的。现在还能弹的就有半首全世界坏小子们都会的“爱的罗曼斯”--后面一到轮指那段就算了。忘了当初是不是一下就学到轮指才放手了的--我隐隐约约觉得,就是这轮指学得不是时候,太早,生生摧残了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的成材之路。一根一根的来多好,非要轮。。。所以到现在我一见到轮奸群殴一类的词还不禁怒火中烧。

音乐里的那个吉他手肯定不是一下就学了轮指。我能感觉到音乐从他的指尖流到琴里,又从琴里流到我的心里。那一刻我平白生出一种幸福感,好象那不是音乐,而是一片青青的草地。那音乐就是象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在微风的陪伴下从那片草地上扫过一样。就是那些根得天独厚的嫩芽才能被这缕阳光扫到,一根二根幸福得颤抖着,放出金光。而那些大多数与那一道金光无缘的,只好用自己一般般的绿去衬托那些幸运儿的辉煌。奇怪的是,这会我写来好象很有些阶级斗争的味道,但听音乐的那时,我觉得好象心中的那片阳光青草是那样的快乐和协调。金色的草也没有自我膨胀到自外,绿色的草也没有嫉妒那些幸运儿的好运。那一刻好象大家一起忘我,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那美丽都能变成永久一般。也难怪朝鲜到现在还来不来就玩团体操那种东东。

吉他开始后,小号一直是有一声没一声的。既不让人忘了他的存在,也不喧宾夺主,其实喧宾夺主这词也不合适,这个二重奏的主人里本来就有它一个。它可抢个什么劲呢?吉他的声音不是象小号一样清越,更象前面那首歌里的女声一样沙沙的,但不象那个女孩子一样腻人,因为它就象是在阳光草地微风间上半飞半跑着的,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那一刻,也不知过了有多久,一个歌的前奏,不该很长吧。反正ANDREA的歌声一起,我竟然无端生起怒意来。歌声一下把我的梦境打碎了。阳光和小草,老师和琴,啤酒和狼嚎,一下都不见了。

 

我连鼠标也懒怠动,一指疾出就把喇叭关了。它 “澎”地发出一声抗议。

 

意境全无,意趣全消!那一刻,要是有眼睛里面还存着有泪水的话,我一定会泪流满面!买椟还珠那哥们被人笑了几千年, 可人们啊,你们可真知道,自己笑的到底是什么?

 

走出屋子,头顶还是翻滚的乌云,而远处,被摇曳的树影割得零零落落的天边,却淡淡的现出一条蔚蓝来。说不定,那边的地上,也许,就有一幅阳光微风小草的活剧正在上演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3 回复 xqw63 2011-10-6 12:15
在北美,没有网的日子很可怕
5 回复 VANO 2011-10-6 12:23
在日本,没有网的日记很可怕
2 回复 8288 2011-10-6 14:46
自得其乐
3 回复 walkalongg 2011-12-3 11:45
回过头来看一看,好象太长了一点。没心思改,下回写东西惜墨为上。
2 回复 翰山 2011-12-4 03:33
很好的文笔。对于这个快餐世界,稍微长了一点儿,但仍然可以读下来。看你是08年注册的,也是老人了。问好。
1 回复 walkalongg 2011-12-4 07:23
谢翰山兄夸奖。这是我的平生第一个博客,今年10月份注册的。就是因为这一篇无题。还是现在因为想把教孩子们学棋的想法写出来,才真正决定用起这个博客。
1 回复 mosville 2011-12-10 05:59
以前没网络,照样快乐。现在上网,有时很辛苦呢。
1 回复 walkalongg 2011-12-10 10:41
mosville: 以前没网络,照样快乐。现在上网,有时很辛苦呢。
呵呵,走到哪里,快乐到哪里吧。
2 回复 JuneRipple 2012-3-2 12:53
谁说画家的情感是禁锢的?    一个是用眼睛去看的, 一个是用耳朵去听的, 自由不自由, 感触不感触的是脑和心.
3 回复 walkalongg 2012-3-2 13:07
JuneRipple: 谁说画家的情感是禁锢的?      一个是用眼睛去看的, 一个是用耳朵去听的, 自由不自由, 感触不感触的是脑和心.
我是说画家在画之前当然是自由的。笔一旦画上去,就动不了了么。那个画就只好任别人评说。不象音乐,一回一个样。给指挥或演奏家发挥的自由。
3 回复 JuneRipple 2012-3-2 13:12
walkalongg: 我是说画家在画之前当然是自由的。笔一旦画上去,就动不了了么。那个画就只好任别人评说。不象音乐,一回一个样。给指挥或演奏家发挥的自由。
   相同的画, 不同的时间, 不同的地点, 不同的心境, 感悟也可以不同. 和音乐一样.  有人感觉世界是visual的, 有人是auditory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10: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