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扁---论读书

作者:walkalongg  于 2013-11-11 05: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史杂谈|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六经注我, 我注六经, 复古, 改革

话说齐桓公在堂上读书,一个木匠在院子里干活。


木匠贱了吧唧地凑上来说,能问问,您是在看古人的书么?公爷把眼皮一翻说当然啦。心里想,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么,要不你干得四脖子汗流的我在这里香茗解渴翻页当风么。人跟人啊,就是不一样,活到我这种活法才叫生活,你那个只叫未亡。

 

木匠当然看不出公爷心里想的什么,还问,那些古人是活着呢还是死了呢?鲁迅文章说汪原放君已经成了古人了,后来人家汪原放怒气冲冲地来找他说,作古的有我这么生动活泼的么?矫情如鲁迅也只好连声说对不起。。。当然公爷不如我,没听说过鲁迅,但也能听出话头不对啊。咿!古人么,当然都是死了啊。活着的人能叫古人么?挑衅么你?

 

木匠不知死活,自顾自地仍旧在说,那么公爷看到的,不过是古人的糟粕罢了。

 

什么?公爷这回可真是出离地愤怒了。我一个公爷,跟你有问有答,陪你说话就是赏你脸!你还蹬脸上鼻梁子说我花大价钱买的书是糟粕了么?那我品的茗岂不就是黄汤?翻的书岂不就是废柴?我,岂不就是公公?。。。你,你叫什么名字?轮扁。哦,好名字啊好名字,来人哪,来10个人,轮着给我扁他!

 

说书先生的段子里,轮扁听见这话,应该是仰天大笑的。那时候哭着求情可不管用,匹夫一怒血溅三尺,公爷发怒,打死个把木匠还真不在话下,至少是要给扁到轮扁妈都认不出来的。公爷听见他笑,才能如曹孟德一般,喝住刽子手,怪叫一声你因何发笑,然后他好跟阚则似的说,我笑愿打愿挨的黄公覆看错了人,白挨一顿打还送了我的命。。。公爷又不如我,没看过三国,所以一定是喝住了刽子手,怪叫了一声你因何发笑,然后让他忽悠了一顿。

 

轮扁说,语言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刻在板上的,是跟别人沟通用的,可是话一经出口就归听者,字一经落地就归读者。言者的作用就已经完成了。古人的精华仍然在古人肚子里,可他们的肚子已经烂了啊。你看我的肚子还没烂呢,教了我儿子三十年怎么能把轮子作得圆而又圆,那个笨蛋都没得其所以然,公爷您看看古人的书,就自信能得了古人的精华么?

 

所以读书,必然要六经注我,绝不可我注六经。引经据典只能作自己论点的支持,却不可全靠经典。前辈改革者们如王莽王安石动辄说复古,连二不愣康有为都要作孔子改制考,殊不知那是中国文化精华,尊祖循宗的负产品。反对的既得利益者引子曰诗云,改革的新兴权势集团也引子曰诗云。子是孔子,诗是诗经,千百年都没变,变的只是大家的说道和背后不同势力的较量。其实最后都是皇上喝住刽子手,或洋大人喝住刽子手,或者人民喝住刽子手,怪叫一声。。。才作的数。要是这一声怪叫作不得数的话,就出了事,要翻天,要革命了。


书里没写轮扁后来的结果,反正这么个智者哲人,说完这番话后就没有留下只言片字。

 

悲剧的解释可以是,公爷闻听,如睛天霹雳一般,呆愣半晌,口中念着,轮扁,轮扁,踉踉跄跄直转入后堂去了。那十个恶奴听罢,狞笑着一拥齐上。。。带孩子们读书的,请翻页,我也写不下去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