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人物志

作者:walkalongg  于 2014-12-29 11: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5评论

关键词:水浒人物, 史进

水浒这部书,写的是一群志大才疏心怀不平的军官文吏警察保安小商小贩,混着混着,忽然不肯糊弄自己下去,互相壮着胆,想作出点好玩的事情来。。。结果越玩越大,后来理所当然的就悲剧了。

 

说起来忽然有点觉得,那书里写的,其实就是我自己的故事。

 

如在下者,学问技术手段自有,衣食无缺,心有余力,苦无机会,命里贵人永不出现,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兮虞兮奈若何,也就是一个屏前的项羽,纸上的霸王。有个村里面人人敬仰教授博士来请我出山闹一把,也许脑袋一热就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冲出去了,死之前才自问自答地说,不管王侯将相有种没种,现在看来我不是那个种。

 

所以,有仁兄问我想不想凑个趣,把这书品评一二。我想品评一下书中人物,也好给自家当个镜子,时时提醒自己,一壶浊酒喜相逢,喝过了聊过了,还回去渔樵耕读才是本份。

 

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不是投降也哥哥。太祖评水浒是瞎评。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在评水浒,而是在党争。本来他自己就是宋江,一个新党的小人物,一路革命下来几次路线斗争,把党内主张投苏的威胁都弄下马去,最后自己作了梁山之主,却漂亮地玩一招金蝉脱壳,借评水浒,把党内那帮子三心二意各怀私心弄权营私的元老们给送上了批斗台上。。。政治这东东是个聊天的好下酒菜,但是我乃渔樵耕读四闲之末,清风明月下的散仙,聊来玩玩尚可,论是谈非,叹息痛恨也是有的。太投入,痛心疾首,扼腕切齿,捶胸顿足,就走太远,失了聊天的原旨了。到倾向太明,兴趣太浓,以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鼓动大家去舞动乾坤。。。我还是不往那边歪过去了吧。


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糊涂。 

 

(一)梁山三侠之一,史进

 

水浒这个山东好汉的故事,始于史进这个陕南的汉子。

 

侠肝义胆,少心没肺,有运气有聪明有本事,却是成事少败事多的九纹龙史进,正是有头没尾的梁山故事的好开端。

 

史进生在个土老财家。千顷地一棵苗更兼是老来得子,自然从小是惯得没边的。所谓穷文富武,家里教头请了一堆,最后却是正规军出身的王进给指点半年迷津才开了窍,他这样出场的,在梁山竟位列八骠骑,称一流强手,说起天资,真的是不错。

 

史进虽然是娇生惯养,心性却是不坏,头脑简单胸无大志,大事也并不糊涂。

 

史进一生只作一件漂亮事,那就是义释少华三贼。

 

山上有贼人,财主家自保是本份,史大郎有几分本事,又不象后来祝家庄似的不好好过日子非要好勇斗狠最后闹到家破人亡,这不是一点故事也没有的平淡之局么。如果少华山上的贼人就是帮恶贼,还真就没什么故事。不幸,山上是帮本事小心胸大的义贼,生生的把个本来会快快乐乐终老家中的史大郎给带出了山。

 

大家记住了,坏人恶过伤财,好人损来破家。见到好人就要拿足了防守的架子喊声呔!

 

陈达跑来史家庄挑事,被史进走马活擒。朱武知道兄弟踢到了铁板上,救是救不了,也不舍得放着兄弟不管,干脆跟杨春两个自缚投降,我们打不过你,可以死得过你!好汉,这才是真好汉!所谓舍生取义,天下人自有悠悠之口,你瞧着办吧。

 

如果史进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当然想也不想就解到官里去。官府里把三个好汉是招安还是推到西市上砍了,你是贼我是民他是官,各得其所,谁也说我不得。史进却是一个觉悟不够高,立场不够分明的,以为贼虽是贼,江湖上还要有些人性可讲的,官民匪各司其职这条铁律其实是弹簧钢作的,很有些弹性。

 

朋友是个很有趣的称号。所谓道上的朋友是通报完名字就抽刀子上去拼命的,管索命的无常也叫朋友。史进把三兄弟给放了,从此大家就成了朋友,江湖义气,礼尚往来,其实只是熟人或酒肉朋友,远到不了情投意合,更到不了惺惺相惜乃至肝胆相照那一步。交友不慎就是指的这个。如果哪一天三兄弟落到官府的手里,求到头上来,史进弄不好就要背着个朋友义气的包袱去救这些他自己其实有些三心二意其实都算不上同道的朋友。

 

因为这三兄弟真的是很仗义,而仗义是江湖的第一美德。

 

江湖是个有意思的概念。哪里存在着这么一个正义豁达而且无所不知的江湖?不存在么?存在么?不存在么?!。。。江湖在史进心里。

 

史家庄里优哉悠哉的史大郎本不是在江湖上奔走打混的人,但他以为自己是。为着一个并不存在的江湖,以及他自己在那个江湖里边的名声,他在心理上被江湖绑架了。其实那江湖只是他自己半明白半糊涂的良知而已。

 

江湖上是官民匪交叉共存。贼是抢民的,民是告官的,官是抓贼的。官是抓不完贼的,贼是抢不穷民的,民是过得去就不告官的。古今中外皆如此。我邻居半夜唱歌我告了官,法律不许半夜唱歌的哦,我是合法合理的哦,我却是被官警告了的哦?我错在什么地方了?过得去你告什么官?

 

所以官既然不是无所不在,民为图自保其实是可以跟贼人交通的。但你不能让人知道。如果让人知道了,那人不可来首告。告了官就不能不管,管你又觉得冤枉,打闹起来,良民就只好作了贼。这还是个良性的环境,说到诬民为贼杀良冒功的时候就天下大乱了。

 

官不太敢管贼,因为是贼就敢杀官,管就意味着血战,血战就要小心从事。民跟贼人喝酒官却可随便就来管,因为民不是贼,拘着家世清白,等闲不敢反么?还不是官想怎么管就怎么管。

 

史进这件事里,官是错的。以为可以拿清白二字拘着良民就无往不利。结果逼反了这个缺心眼又没顾虑的良民。

 

史进也是错的,他以为官民匪共存的弹性既然是公认的,就是可以公然摆在台面上玩的。拇指定律之所以被称为拇指定律不称为牛顿定律,就因为它只是拇指定律,不是牛顿定律。

 

贼是最纯粹的,纯粹得用不着多说。陈达杨春两个打史进打不过,杀带队的都头一刀一个。

 

史进被人首告,杀了来捉自己的官兵,却还不肯从贼,以为从贼就是污了父母的清白。我猜他其实也不太清楚清白的含义,听多了人说作贼是不清白的,就不爱作贼罢。正如我们谁也不愿被人叫国足,其实国足比我们谁都踢得好。又正如他对仗义和江湖的理解,其实都不太错,也不是太对。总之他迷茫了。少华山的好兄弟不会给他好建议,他也清楚自己的糊涂。他这辈子,王进是唯一一个帮他弄明白过一点事的人,也就是武功这一点事。他就寄希望于师父也能帮他找个人生方向。

 

他没找到师父。见个好朋友就丢出十两一锭大银这种事不知他干了几回,反正他钱很快花光了。也许他本来带出来的钱就不够,识数的人也不会象他这样,二十大几的人了,要向只在一起呆了半年,还多是动手动脚的学武功的叛逃军官来寻找自己的人生方向。

 

第一次作贼他就该知道作贼不是他的强项。他竟然打劫了鲁达。黄昏时节他在林子里探头探脑时,心里应该是有挣扎的。所以见到来的胖子竟是个和尚,他觉得很没劲,和尚一般来说是要饭为生的,第一单抢到和尚,还是不要作贼吧。那和尚的叫骂却全部地解脱了他的负罪感。所以他大笑着走出林子来,好吧,不用挣扎了,作贼原来就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说起来,仗义的名气也不是完全白费的。鲁智深这个活二百五,一口就叫出来他的名头,还拿他当了朋友。

 

史进和鲁智深是一面之交,却说得上是情投意合的朋友。两个人都不拿任何东西当回事。史进是个胸无沟壑的富贵公子哥儿,从不知死字怎么写。鲁智深是在拿人阵斗马队出了名的西军当军官,早就把死字从字典里删去了。两个人打了几个回合,认出了拼命的对象原来应该是行凶的同伙,于是合力斗杀了凶恶佛道二人组崔道成和丘小乙,一场打斗胜利忽然就解决了两人的吃饭住宿问题,抢到的一包金银甚至还解决了近期的所有吃饭住宿问题。在杀了官,劫了道,再杀了伙恶人之后,史进福至心灵地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作贼。

 

糊涂如史进也明白,不管怎么说,把少华山那个永远对自己敞开大门的地方叫家,把那三个仗义到随时可以向他们亮出后背的人们叫兄弟,不会错得太离谱。

 

林冲是被逼上梁山的,被别人。史进是被逼上贼船的,被自己。

 

第一步最难,迈出第一步,往下去就容易了。不要被这句话骗了!不象作官那条路看上去很是坦途其实未必,作贼这条路看上去都不是坦途,走起来就更是崎岖。尤其是对史进这种侠义的贼。

 

史进见到个充军发配的。贼么,管他见了谁,杀人抢盘缠就是了么,却要听人说冤屈。那个倒霉的艺术家说是在华山上庙里画壁画时,女儿被华州的贺市长给夺去当妾了。史进立刻忘掉了作贼的本份,侠义之心发作,下山去杀官救人。没杀成,自己却给抓了起来。市长啊,有那么好杀的。

 

这就看出来江湖是存在的,义士的名声是可以卖钱甚至救命的。宋江也听说过史进义释山贼的大名,所以梁山出兵把他救了。

 

后来卢俊义上山,跟宋江各带一伙人去打城取钱粮。找到人生方向,活得自信且充实的史进跟宋江说,哎哥啊,我当初在东平城里有个青楼红颜也,好得蜜里调油的。要不我进城去,埋伏在她家里,等你攻城的时候我当内应好不好。急于先破城好压卢员外一头的宋江当然说好啊好啊。史进走了后,宋江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派人送信给安插在卢员外那支队伍里的铁杆儿吴用。吴用马上急急地跑来说,“青楼啊我的哥哥!蜜里调油?那是人家的业务素质加职业操守啊,谁给钱都跟谁蜜里调油啊。那蜜油就是干柴烈火,烧完就完。你没听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么?史进这回是完蛋了”。

 

史进果然被好妓女兼好公民的李瑞兰交给了公安,虽是受尽拷打却宁死不屈,也没真死,功虽是没立成,活到城破时,又一次被梁山救了。  


 好汉之死不能说是很壮烈的。征方腊的时候,身为主将的史进先被人家主将一箭射下马来,大家伙七手八脚把他扯上马时,被对方万箭齐发,六个好兄弟,包括少华山上武艺智慧双缺的两兄弟陈达杨春,还有我的梁山第二侠石秀一起被射成了刺猬。  打仗么,子路似的结缨而死太拉风太从容,这个是有一点奢求。或对攻或中伏,力尽而亡什么的也就是了。攻击者都没看清楚,只听见嗖嗖地破空风响,家伙也没掏出来,哪里打枪也没问出来,就糊里糊涂全军阵亡,这叫什么事。  


大将军死则死耳,射成刺猬其实比让人家一刀挥为两段还好些吧。我安慰自己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5 个评论)

8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12-29 13:18
坐聚义厅,便是江湖;坐太和殿,便是庙堂。其实江湖与庙堂切换来切换去没什么区别,不如独行兄在村里天马行空聊水浒,倒是真正潇洒得紧。
6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2-29 13:54
“呔!” zt  
把金圣叹批评本水浒找了出来,才看了第一页,笑得咱松枝乱颤。现在又见了你的水浒人物批,觉得金圣叹一定也会看得按捺不住,入梦来和你切磋一番。
6 回复 水浒新传 2014-12-29 14:19
献花
7 回复 trunkzhao 2014-12-29 20:44
秋收冬藏: “呔!” zt   
把金圣叹批评本水浒找了出来,才看了第一页,笑得咱松枝乱颤。现在又见了你的水浒人物批,觉得金圣叹一定也会看得按捺不住,入梦来和你切
妖狐入梦尚可温存,圣叹来访,会出人命的。
6 回复 walkalongg 2014-12-29 23:00
秋收冬藏: “呔!” zt   
把金圣叹批评本水浒找了出来,才看了第一页,笑得咱松枝乱颤。现在又见了你的水浒人物批,觉得金圣叹一定也会看得按捺不住,入梦来和你切
胡说胡说,分明是花枝,怎么是松枝。。。哦,松枝乱颤其实也可以是雪花,最完美的花, 你太狂傲了。。。
6 回复 walkalongg 2014-12-29 23:05
徐福男儿: 坐聚义厅,便是江湖;坐太和殿,便是庙堂。其实江湖与庙堂切换来切换去没什么区别,不如独行兄在村里天马行空聊水浒,倒是真正潇洒得紧。
天马行空,是其谓也。独行侠这个称号倒真的是挺适合我,梁山上,史进真的是我的影象,虽然我真实想作的是神机军师朱武。君子不器,朱武之谓也。这家伙放在哪里都没什么大用,却老能找到一个又体面又显赫竟然又不受风雨摧残的地方,实在是天之娇子啊。
7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2-30 00:11
trunkzhao: 妖狐入梦尚可温存,圣叹来访,会出人命的。
大树满脑子聊斋梦哈。    对金圣叹最早的认识,是从鲁迅书中见到说花生和豆干同嚼,能吃出火腿味道,从此念念不忘。
祝新年平安喜乐,财源茂盛!
8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2-30 00:27
walkalongg: 胡说胡说,分明是花枝,怎么是松枝。。。哦,松枝乱颤其实也可以是雪花,最完美的花, 你太狂傲了。。。
鲜花雪花都不能持久,还是松柏耐岁寒。我从来都是谨小慎微甘为泥尘,若偶尔冒点狂也会立刻被踏灭。所以,再不敢狂妄地狂傲。
新年快乐,祝平安发财!
5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12-30 04:45
谢谢博主!
新年快乐
8 回复 嘻哈:) 2014-12-30 10:00
嗯,水浒讲的是一帮混混、地痞、无赖。。。耍横
6 回复 walkalongg 2014-12-30 10:08
嘻哈:): 嗯,水浒讲的是一帮混混、地痞、无赖。。。耍横
   太久太久。。。太久没见了啊。节日快乐,新年如意
7 回复 walkalongg 2014-12-30 10:09
金竹陶器: 谢谢博主!
新年快乐
该我谢你才对。新年快乐!
7 回复 嘻哈:) 2014-12-30 11:30
walkalongg:    太久太久。。。太久没见了啊。节日快乐,新年如意
还记得俺    ?新年快乐!
6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12-31 04:11
walkalongg: 该我谢你才对。新年快乐!
有好文读,该谢作者您
6 回复 liuguang 2015-1-5 04:44
高手啊这是!
5 回复 walkalongg 2015-1-5 12:18
liuguang: 高手啊这是!
哪里哪里?
6 回复 liuguang 2015-1-5 12:29
walkalongg: 哪里哪里?
哪里都高!刚还有人在我那回文下赞引用的你那几句诗写得好,我赶紧报出你的大名,不敢掠美
7 回复 walkalongg 2015-1-5 12:41
诗?什么诗?
7 回复 i0u 2015-1-6 09:39
还接着写么 ~~
6 回复 walkalongg 2015-1-6 09:58
i0u: 还接着写么 ~~
在想啊,你最喜欢的水浒人物是谁?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4: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