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邻居的故事之---乱世逃兵

作者:walkalongg  于 2015-4-20 12: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7评论

关键词:逃兵的故事

今儿给你讲一讲我姥爷吧。我姥爷他当过兵,不光当过兵,还当过逃兵。逃兵不说,还活着逃出来回了家。

 

生子当如孙仲谋,子弟里有个我姥爷这样的,孙坚孙策死了都不闭眼。我姥爷不是个创业的人。他连个守业的孙权也比不了。当然他爸也没给他打下来个江东。

 

我姥爷他爹在门头沟单里村呆烦了,觉得土里刨食,不管这食是粮食还是煤,总不是人一辈子该过的日子。山里头有煤,挖煤的如果下井不出事的话当然是比种地过得松宽,但也是一辈子臭苦力,卖煤的那才是人过的日子。于是他不知从哪儿弄了钱,就跑北京开煤铺来了。

 

那个煤铺就在金鱼胡同。我小时候从那个煤铺前头走,早公私合营跟我们家没一毛儿关系了当然,挺大个院子,院子里边煤球儿是一大堆堆着,蜂窝儿煤是一摞摞码着的,有厚的大块有薄的小块,还有引火的炭,就是煤末子加锯末也压成那个样儿。院子里边的红砖地,只有靠墙边儿的地方看得出来有点红颜色儿,整个院子连带院子两边的马路,足有十几米的地方,统都是煤末子弄的黑色儿。

 

金鱼胡同在我小的时候是叫红星胡同啊还是长征胡同来的,反正是个革命的词,不是金鱼这种小资味的东东。一开始听我姥爷说起家史来,还以为叫金玉胡同,说这个胡同里有珠宝店么?姥爷愣半天说这可从何说起?我说没有珠宝店就一煤铺怎么会叫了金玉胡同?他笑道这都哪挨哪儿啊,金鱼,不是金玉。说着还拿笔写下来金鱼,再写下来金玉。姥爷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很有股子瘦金体的意思,他却说是个什么王爷的字体。我说你又不在旗,怎么学的王爷的字呢,他说他开蒙的先生是什么王爷家出来的师爷,从他哪儿。。。说到半截我姥姥在边儿上不爱听了,说什么烂七八糟的,就你?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粘个王爷毛儿也牛逼一通儿。姥爷一听就怒了,顿了顿小声嘟囔说,王爷的字么这还有假,又没说我就是王爷。不凭咱这手字,人家能请咱去当兵吃粮么?

 

张志和的这首渔歌子是他姥爷最常练的,还跟他姥爷争是念撅鱼还是桂鱼呢,这个字可是凑趣,不是人书法家的啊。


我一听眼睛瞪得鸡蛋也似的大,您还当过兵?

 

当然啦,27军啊,董其武的军长。

 

那,您是什么长?

 

我。。。我TMD还什么长。

 

金鱼胡同的煤铺附近可能是有个军队的办事处还是什么的。那个头头带人来买过几回煤,一来二去的就熟了。那天当兵的搬煤,这边儿帐房儿里我姥爷写单据什么的。我姥爷长得浓眉大眼,但是个子小,也不显大。那个官儿就看上他这笔字儿了,说要不济你跟我当兵去得了,我还就缺这么个能写会算的人。不叫你打仗去,就买东买西抄抄写写,顿顿大米白面管够啊,不象你天天跟煤铺里累一身臭汗还顿顿杂合面儿。

 

“我一想行啊,都没跟家里头商量,当时就答应跟人家走了。

 

家里边鸡飞狗跳一阵子,那走也就走了。当兵呢,你当开玩笑哪。过一阵子部队开拔,从城里开到南口,家里又闹一通,反正也没听说有什么仗要打,打仗那都在口外头东北呢,闹闹也就算了。

 

后来不成了,仗越打越近,队伍要调到口外头去。当兵的也紧张当官的也紧张,营地也就越管越严。象我这种勤务兵出门都得带着条子证明是办事的不是逃兵。

  

我心的话了,这不成啊,我是来吃大米白面的,就会写个字儿,打仗这东西我可也不会啊。我是得跑。


刚说要开拔那两天我是真的没敢跑,天天都有跑的给抓回来毙了的。


那天一出门,见门口杆子上绑着俩逃兵,哭得满脸鼻涕眼泪的,一帮兵围着看。那俩求了这个求那个,老少爷们儿,给求个情吧。大伙就笑骂,你瞧你丫那个操行,当兵吃粮你丫到打仗的时候草鸡了你算个什么玩艺儿,再说了你丫也不想想,这到处都是兵,你丫往哪儿跑啊。。。示众半天,到中午那俩就给毙了。

 

怕?我能不怕么?俩大活人当当两下就那么就没了,拖出去漓漓啦啦弄一地的血。

 

兔死狐悲?那会子你悲得起吗?你不骂他那当官儿的就得把你给看起来啊。你还怎么跑啊?

 

等过两天,大家伙也都破了胆死了心认命,也没人跑了,当官儿的也就松宽下来了。

 

我这天天就盘算着,跑是不能光着脚跑,人生地不熟的,两条腿我能跑几步去啊?得吃得喝得歇脚儿,人家肯定还得来追,知道我家在城里呢么,就那么一条道儿,派出几辆自行车,我大概出不了南口就得让人逮着。

 

我啊,我有辙。南口不是有火车站么?不能往城里跑,我往老家跑啊。

 

算准了几点的车,从营房到菜巿再到车站,那天我一切还照常,算好了时候,拿个笸箩,帐上拿了钱,我出去买菜。出门还得跟人有说有笑的,有个小子见我出门还说呢,你小子,出去就拿着钱跑了吧你。我就笑着说,那是,我这儿帐上还多支了笔菜钱哪嘿,我要不跑我是孙子。一边大家笑着我一边心里这个骂啊,缺德,太缺德了这孙子。

 

出门,我头也没回的就去了菜巿。这会子你可不能回头看,万一有个跟上来的,心里没鬼你看什么看你?让人注意上了,再想跑就没门儿了。菜巿里人多啊,他不来人跟着就不来,来了他也跟不上你么不是?我们是当兵的,又不是电影里边儿的特务,弄那么几个穿着裯衫挎盒子炮的,他还收拾李向阳去呢,跟着我个小兵干什么。

 

到了菜巿,我再算时间,出门我得打富裕,路上我得打富裕,到车站我还得打富裕啊。还不能富裕太大,要不万一有人跟车站看见我晃悠着等车说你不是买菜来了吗?怎么上火车站上晃来啦?我得算到严可严儿的才成。算准了时候我一咬牙,把笸箩往菜摊上一放,我走吧我。

 

还真就是时候,我赶到火车站的时候,正好车停好了正上人呢,我就跟着人上车。


上了车还不算完。车里也是兵啊。当大官儿的不会坐我们这种地方,所以凡是瞧见兵我也不用怕,我们勤务兵单有我们的卡子别袖子上,知道我们得出来进去的么。人也不知道你是谁的勤务兵,所以小兵小官儿的也不来找我的麻烦。怕的就是宪兵,要是碰上了要通行证儿拿不出来,我就完蛋了。还真让我碰上了,要证件啊。这会子掏钱是不管用的,宪兵不会一个人来,你只要漏了怯就满完。我兜里就一张纸,上边写俩字,采买。头天我就找好个条子,写好了。我也不敢瞎写啊,让人瞧见我解释不清楚,再说我要是写的紧急军务人家也不能信啊,这年月什么紧急军务让你小兵一个人出来干啊。我掏啊掏,心一横就掏出来给他看。可巧那小子,估计是不认识字,拿在手里发愣,估计也没好意思问我这俩字是什么意思,瞧瞧我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哼一声就把纸还给我了。

 

坐火车坐到门头沟,下了车我把军装脱了找地方一埋,就回山里老家去了,说在家犯浑,把老爷子给气着了,先回来躲几天。

 

后来才知道,连里是来了好几个人,先把家里一围,再问我回来没。你姥姥一听就哭了,好好的人跟你们走了,那么多天没消息,现在你们来问,一定是你们队伍上把人弄没了。她那时候是真不知道我跑了啊,哭得撕心裂肺的。连里一看这还真不是装的,也就算了。


 过了半年我才回了家。


其实这一通也是白跑,弄来弄去的27军跑口外头去,打也没打就降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6 回复 Lawler 2015-4-20 16:29
那红呼呼的一片,不是兵!
8 回复 fanlaifuqu 2015-4-20 21:10
像真的!
6 回复 法道济 2015-4-20 21:23
应该是傅作义的兵吧?
5 回复 月光明 2015-4-20 21:31
挺实在的故事,好看
5 回复 walkalongg 2015-4-20 22:52
Lawler: 那红呼呼的一片,不是兵!
魁北克的加国兵
5 回复 walkalongg 2015-4-20 22:59
fanlaifuqu: 像真的!
挂着的那个浴巾折的猴子么。。。
6 回复 walkalongg 2015-4-20 23:08
法道济: 应该是傅作义的兵吧?
添油加醋的部分只有故事的细节,这个可真没考证。
5 回复 walkalongg 2015-4-20 23:09
月光明: 挺实在的故事,好看
嘿嘿,故事应该是真的。听个大概,编的血肉。
6 回复 晓临 2015-4-21 08:27
当过逃兵,没当过降兵,也不算掉脸。
5 回复 walkalongg 2015-4-21 09:49
晓临: 当过逃兵,没当过降兵,也不算掉脸。
逃兵是胆量本事,降兵就只是运道啊。无怪人说,Rather lucky than good。
5 回复 i0u 2015-4-22 09:06
还有这么个故事呢~~当兵打仗真的得命硬,我爷爷说当年他们一起跑出来打日本的就他一个人还活着了~~
6 回复 walkalongg 2015-4-22 10:53
i0u: 还有这么个故事呢~~当兵打仗真的得命硬,我爷爷说当年他们一起跑出来打日本的就他一个人还活着了~~
刚工作时,办公室里一老同事,据说是打过抗美援朝的,一天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别看电影里边抱着机枪站在壕上打得啊啊的那种好汉,绝打不了三场,准完。。。后来有一天跟头聊天说起这一段,深有感触。头儿冷笑道,抗美援朝是哪年?他明年退休。。。我大叫一声拔腿就跑出去了。
8 回复 8288 2015-4-22 12:12
满满的京味儿
5 回复 walkalongg 2015-4-23 07:22
8288: 满满的京味儿
吃了吗您哪!
7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5-25 12:23
这样的文章,配这样的图片,绝了
8 回复 walkalongg 2015-5-26 10:14
秋收冬藏: 这样的文章,配这样的图片,绝了
你回来了啊。胖了没。。。
6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5-26 11:54
walkalongg: 你回来了啊。胖了没。。。
一圈 ,直到临行前吃了次徽宴,臭鳜鱼又辣又咸,然后多多拜上紫姑神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6: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