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伤逝

作者:walkalongg  于 2017-11-21 10: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事焦点|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5评论

关键词:江歌之伤逝

想请江歌之灵原谅,仗义护友的她所遭遇到的不幸,已经在网上被过度消费了。不过我说的不是谁是谁非,而是感想在伤逝上。

时不时就听到国内因为医疗事故交通事故伤害,逝者家属闹得惊天动地的。原因是多样的,但从这些不同的故事里,总觉得国人是有点把"死者为大"错误地理解为"死者家属为大"了。这些故事里,好象死者从不幸事故的主角,变成了相干者出气求财,不相干者网上或发泄或标榜的道具。

中国的伤逝文化想想确实乏善可陈。丁忧居然成为制度,孔夫子还坚持,因为大家都在父母怀抱里撒娇三年。至于表达悲伤要嚎啕至瘫软简直就是孝子的标配,甚至听说过送终要请人来帮哭的。

孔子对死生的哲学思考更可怜,一句“未知生焉知死”,给糊弄过去了。身为儒者却对生死命题糊弄了之,后世对此仰慕他回答的机智,却对他回答的空洞毫无非议,也说明了中国死亡文化,其实还不如被我们耻笑的日式秋叶之静美成型。

亲人之逝,痛自可知,但生命和生活还要继续才是人生和社会的要点。痛定之后,觉得写个传,亲友间传一下,旌表纪念一下逝者一生的光辉,太祖在“为人民服务”里写的社区对逝者纪念的制度,其实很正面阳光,可以成为中国伤逝文化的指导的,可惜归到老三篇里,陪着文革身与名俱灭,到现在纸钱冥婚都沉渣泛起了。

对待逝者,我更喜欢洋人的作法,强调的是庆祝死者灿烂的一生,而不是强调存者的悲哀。最后一个武士里瘦弱呆滞的倭皇说,“给我讲讲老师是怎么死的吧”。小汤回答说,“不,我给你讲他是怎么活的吧”。在洋人这里伤逝,变成了追忆死者的可爱可亲之处。才50多的JACK LATON的葬礼给弄成了喜丧,大伙笑得嘎嘎的,却丝毫不是对死者不敬,那种泪含在眼里的欢乐。更别提吸了毒在公车上抡刀子咆哮而被击毙的坏小子,家人也可以深情地千万电视机前的观众说他是我心中永远的甜心和英雄。

对事故或罪行的牺牲者,中外的区别就更大了。洋人也有不依不饶的,但闹到对责任人判了罪就得。强调的是把悲剧或罪行划个句号,自己也能放下悲伤的包袱过完以后的人生。西法宽容,就算家人对判决过轻不满,也就一句他十几年后又可以继续享受人生,而我和我爱的人享受人生的权利是永远被他剥夺了。说完也就完了。KARLA这样的超极人渣都嫁人生子作义工了。

国人呢,对事故伤害就是索赔第一。洋人也有告医告官告政府的,那是上法庭去走程序啊,抬尸围攻这个,都把自己弄到跟新闻里中东那帮人一样的水平去了,到底是为死者求不平,还是为生者求利益呢。连自己喝醉了撞人家车上撞死都索赔,还真能索出钱来。不说天朝司法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就说家属,钱是收到了,死者的隐私尊严也剥干净了,这可是过多少年也能被人拿出来嘲笑的奇葩死法啊,这叫“死者家属为大"么。

如果是事件是出在海外的,知道洋葫芦僧不好忽悠,索赔不易,就杀人偿命,不依不饶地闹。现在进行时好象就好几起。其实就是天朝,刑也从来是公权,不许个人置喙的。国人跟洋人不一样的地方,挑战一下法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总觉得法律这东西可以既然是官家的,就可以是我家的,请愿闹闹的,法律就改了,山都让愚公移了,改不了只是我闹得力量还不够。民愤极大作量刑标准,中外有之啊。

说起来现代司法强调的是阻止犯罪,受害者复仇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一点,观念上还真差了百年。当然在刑罚之外,中外都有私刑的传统,到底大家都是从野蛮时代过来的么。野性的存留各有不同,人性之光几乎可以与文明之光争辉的。所以我对恨意难消的死者家属象祖先一样去私斗复仇持同情态度,甚至主张对复仇者要轻判。但法律就是法律,我不会去帮着呼吁对凶犯报仇雪恨式地重判的。

天朝现在富了强了,在道德伦理上,也把西式的文明博爱宽容学个表相。可是稍稍往深层一点的精神层面去想,却几乎倒退到了饮血茹毛的时代去了。

真心希望江妈妈尽快从丧女之痛中走出来,找到生活的新希望。也让江歌之逝,产生一个英勇仗义的女神,而不是个愤懑不平的冤魂。女神安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10 回复 9771 2017-11-21 10:51
赞同。
15 回复 嘻哈:) 2017-11-21 22:25
死亡文化?新说,专利归你 。国内,确实生不起病,特别是需要长期治疗的大病,即便有房若干的中产,若是要治病康复,也是叫苦不迭,更何况大批的苦人家   
1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7-11-22 08:44
特别赞同最后一段。种种私斗复仇,归根结底还是对法律公正的不信赖造成的。

你好久没进村,上次贴博还是一年多以前。现在是不是手生了,连字都大大小小长相不一了
11 回复 walkalongg 2017-11-22 09:33
嘻哈:): 死亡文化?新说,专利归你 。国内,确实生不起病,特别是需要长期治疗的大病,即便有房若干的中产,若是要治病康复,也是叫苦不迭,更何况大批的苦人家[em
可不敢说是我的发明,死亡文化从来就是文化的主题之一啊。天堂地狱72处女这不都是说的死后么。兰亭序里说,“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唉,好久不写,辞不达意。我本意是说死生这么严肃的哲学问题,也让国人给闹得得不纯粹了。想想就没劲,还是老而不死,好听的说法又叫长寿,来得好些。
20 回复 walkalongg 2017-11-22 09:37
秋收冬藏: 特别赞同最后一段。种种私斗复仇,归根结底还是对法律公正的不信赖造成的。

你好久没进村,上次贴博还是一年多以前。现在是不是手生了,连字都大大小小长相不一
是,是,本来想说笔钝了,想想,脑子锈逗了才是。

现代法律强调吓阻犯罪,甚至有犯罪成本一说。可是人们总是忍不住想起祖先复仇的本能。血液里野蛮的一面叫我仰慕血性,文明的一面又觉得冤冤相报无有了期。。。死生确实是大事啊。怪不得孔夫子不肯细说。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3: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