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雷峰塔的倒掉” 那堂课

作者:walkalongg  于 2021-5-30 06: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怀旧|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上学时有两个很好的语文老师,都是女的,又老又矮又丑。

那个时候对男女还没兴趣,对女孩子最大的兴趣就是希望她们声音小一点。至于老师的颜值就更不在考虑之列了。我以为那是求学生涯里最好的两个老师。都很博学,都很快乐。

讲论雷峰塔倒掉的,是那个戴眼镜的,那么另一个肯定是不戴的。肯定不是北京人,因为她不会说吃,会说呲,不会说时,也不象江南人说萨,而是四。。。不知道哪里的。还有就是她一讲话,上牙床就全露出来。当然这不能算是走光,但她刷牙肯定是十分用心的。

可惜我忘记她姓什么了,只记得她讲两篇鲁迅的文章,一个是什么来的,只记得说那帮在日本求学的学子,我大清倒了,辫子要剪不剪,就解开了刷上桂花油叠在帽子下,“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是标致极了”。别的课文都没记住,可是我记得她满脸是笑,清洁的牙床,还真的把脖子扭了几扭。我也就学会了标致这个词,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觉得标致可以用来夸人了。

下一篇当然就是论雷峰塔的倒掉。据她所讲,鲁迅是在歌颂纯洁的爱情,痛斥封建统治者迫害真情的少年男女。。。不对,说起来那时我应该是对女孩子有了些兴趣的,因为我听到那时确实想到,那么学校怎么会严厉惩治早恋呢?严厉到要把双方家长找来狠狠地羞辱一番,可想而知那一对动情的少男少女回家后面临的,又是怎么样一番好打!

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只觉得凡是学校反对的,总是学生们千方百计要达成的。可惜心头少个心仪的女同学,个个都那么吵闹事多外加讨厌,有多远躲多远呢,怎么还会恋。所以我对学校也就没那么痛恨。

虽然她不会说萨,但总觉得她一定是到过杭州的,因为她讲得太活灵活现了。我现在想不起来那篇文章的内容,却满脑子是她那生动的一张脸,眼镜,还有说起法海时候的咬牙切齿。。。肯定是咬牙切齿的啊,因为我忽然见不到牙床了嘛。

再见到牙床的时候,就是她终于讲到文章最后,狠狠地吐出两个字,活该!然后她就开心地笑了。你们看见没有,通常说来很俚俗的两个字,放在结尾这里,就象碗酸辣汤端上来,表面撮上来的两片香菜,色香味,不用尝,眼睛里就看到了。大概那是第四节吧,因为说得我有点饥渴,不是对知识,而是真的饿了。

我对水产从来一般般,后来倒是喜欢过一阵螃蟹,仍然不喜欢它腥,但却试过若干次捉法海。现在当然对螃蟹是彻底放弃了,倒不完全是因为那东西越来越贵,而是因为没有一次成功地找到那个倒霉的和尚。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30 06: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