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佛的快乐 - 山居秋瞑

作者:walkalongg  于 2021-6-21 09: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史杂谈|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几年前回国陪老妈看电视,正赶上董卿和康震讲《山居秋暝》。

我自来跟天朝娱乐界缘分浅,董卿的名字听说过,电视里见到只那一次。是个颇为清丽可亲,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模样。上回聊起来有人立马告诫我说,你知道她是谁,后边是谁。。。我不耐烦地说,卿底下的事,干卿底事?然后用钱钟书的鸡蛋和母鸡的老话把他堵回去。

康震贱兮兮的样子印象深刻,象极了大话西游里吴孟达演的二寨主,记不得他到底说的什么了,总之是把这首清新脱俗的诗解读得俗不可耐。

今天又看到网上文章抱怨他这个专门研究古诗词的教授在电视上朗读的一首歪诗,不由把以前的事想起来。。。他并不太值得骂,还是解读好诗有些意义。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文以载道,道这东西是以讲清楚为要,所以文章体例辞句篇幅都随意,读懂了就得。当然好文章也能写得跟无韵之离骚样,让人颂得摇头摆尾的那么好看,而且文章也有成语典故,兴之所至,骈四骊六地拽一拽亦无不可,但文章的要点不在趣,而在让人看懂。所以本坛常有人回我的贴说,看不懂,盲顶。我以为那不是夸我博学,而是说我瞎BB,写这种神憎鬼厌的烂东西扰人清修呢。不过我不在意,千万个人说我瞎BB,只当不见,有一个人说这是好文章,我就信以为真。

诗自歌来,从人类发明语言之后,到发明文字之前,语言的信息存储功能,主要就是以诗歌形式存在的。无他,有韵有节拍,在那个教育都谈不上水准的时代,比较好记。后来有了文字了,不管是刻在龟壳上还是写在丝绢上,诗歌就慢慢地从硬盘功能转化成娱乐功能了。就象我最喜欢看的草裙舞,本来人家是在求神,毫无色情意味的。。。总之,诗的功能就变成言志了。志不是志向,而是情趣。诗三百说思无邪,就是说诗这东西,直接反映事物那不成诗,要谐趣,要引伸遐想,但别往歪了瞎想。

闲扯了两段,为什么呢?想欣赏诗,你得知道点诗人是谁,时代背景什么的,否则你都不知道人家怎么想才是歪想,怎么能体会到人家的情趣呢?这可完全与翻译无关,翻译是把诗里那些冷僻过时的字词典故解释一下,都不知道人家说什么,当然更谈不上情趣。信达雅是翻译的终极水平,但对诗歌,翻译不如说是重新创作。

王维这首诗。。。有人看不懂它说什么的没有?应该是没有,所以我还得往远了扯,欣赏这首诗,你得知道王维是谁。

王维是一时人杰,诗画及音乐都造诣非凡。世家子弟,少年成名,中年勘破红尘,老年随波逐流。你要是一听世家子弟就想起王思聪,那就外了,唐代的世家子弟牛到什么地步?李世民想跟世家结个庆家,皇帝女儿不愁嫁啊,人家回答说,皇上您可是太原李家,跟我家差着一级呢,您跟我结庆家,这不够格啊。回绝了。论NB,王思聪不够给唐代的世家子弟提鞋的。

王维学佛,30岁上死了老婆,从此终生不再娶。中年的时候赶上安史之乱,投了安禄山,我怀疑他是肩负了家族的重任从的贼,世家从来都是脚踏几条船,没看诸葛瑾在吴,诸葛亮在汉,诸葛诞在魏,大概是一个道理。后来皇上是要按从贼之罪砍了他啊,世家就是世家,没事,稍受冲击,还就起复了。

王维的诗虽然有名,我喜欢的,除了山居秋瞑,想半天,只得一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诗真如画。山居秋瞑是他在家闲居时写,肯定不是年轻时,从贼前后也不得而知。写得跟写意画似的。。。比画还多,眼耳鼻舌身意全用上去体会其中的情趣。

起手,
空山新雨后,天地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在屋里闷热了半日,下午一场急雨,雨后天清气爽,溜达到水边,碧空如洗,鸟鸣空山,暑意尽去,极尽快意舒服。

接下来的另一半,网上看过多个解读,包括康震在节目里嬉皮笑脸的表演,大同小异,却让我觉得没一个解得靠谱的,照他们的解法,简直就把后边四句解读为虎头蛇尾,狗尾续貂。

我以为后四句才是诗眼,前四句大师级的笔法,凝炼写意,只是起头,格式化了一个基本场景,本诗的情趣,却在后边的活剧。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竹林喧闹嬉笑声闻,一群洗衣女。莲叶摇动,却是渔夫归家。这清净的景致里,一下子就有了人物和生趣。

还是骂百度比较安全,“春日的芳菲不妨任随它消歇,秋天的山中王孙自可以久留”。这特么是什么狗屁解释?!都告诉你晚来秋了,还春日的芳菲?山中王孙。。。到底是王孙还是猢狲?

唐时,甚至宋时,都是从宫廷到民间,生活极其开放活泼的时代,不象后世那么多纲常礼教,男女有别授受不亲那种森严大防。劳作了一天的男女们在水边相会,已婚的未婚的,钟情的有意的,再加上插科打浑的,少不得洗洗涮涮打打闹闹,眉目传情聚首细语的大约也有。。。有没有初恋前妻,脑补之,大约是少不得。

春芳我以为绝不是什么春日芳菲,而是肉光致致,春光四射。是青春,是美好的肉体。。。全裸么倒也不必,没有礼防,到底也是文明的人,那不是野兽的冲动,只是生活和快乐的毫无顾忌,尽情挥洒而已。

而王孙,不论才华智慧,还是家财地位,自来都是光芒四射,众人注目的核心,更不用说放到这一群下人使女劳动人民中间。。。想象一下陈强演的南霸天,这山林是我的,河道是我的,连你们都是我的,主场当然也是我老王家的!。。。可惜,王孙在这山林溪流边的生活喜剧里却没有位置,下人有下人的快乐,下人的生活也是人的生活。嫌我们鄙俗吵闹,您尽可回去诗词歌赋呗,要是喜欢呢,也可以老实呆着旁观我们的自然天成,也不吝惜被你分一杯欢乐去。

王维中年求道,号称诗佛,自有一番体悟在,此时他之所感,就是从空山新雨到清泉淅沥,再到男欢女笑这么一幅完美的人间美景。他30岁起鳏居不娶,此时看到的,当然也不是庸俗的肉欲,他快乐地将主场拱手让给了这群青春欢乐的人。

古人作品里,醉翁亭记与山居秋瞑最有同工之妙。。。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欧阳修乐众人之乐,多少还有点居高临下,最年长者又是太守嘛,有点上帝视角也正常。而王维,不仅佛系地自甘配角,并把自己献出来当了别人的陪衬。

我理解到的此诗情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但也可以理解成天地至仁,纵是刍狗也不少它一分欢乐。

阿弥佗佛,善哉啊,善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9: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