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印象(4):绿色出行

作者:高尔夫  于 2011-2-25 12: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回国记录|已有43评论

        俺这次再回到首都北京,已经深深的领悟到了首堵北京那不可动摇和坚如磐石的“首堵”地位。

        看来在全中国各大城市当中,谁要想一时半会的就超过咱们北京城的首堵地位,那也是痴人说梦。

        不过俺深深的相信,在咱们中国辽阔的大土地上,也没有哪一位聪明的市长,总会想着把咱北京那首堵的超级地位给夺过来滴。

        俺曾经站在俺家门口的过街桥上,望着那一辆辆趴在二环路上,喘着气儿,冒着烟儿,而且是一眼望不到头,再一眼又看不到尾的长长车龙,俺这手指头尖发麻,脑袋门子冒汗的想着:幸亏俺早年做出的那个移民决定,在如今看来是多么的英明正确啊。不然今天,说不定俺也就在这桥底下的哪辆王八壳子里面坐着呢。

        这次回到北京,俺老爸不止一次的对俺说过:咱家的车就停在楼底下,你出门办事就开去用吧,不然这车也是停着嘛。

        俺嘴上是一个劲儿答应着,但是,俺就是迟迟的没能把俺家里这最高指示落实在行动上。

        其实这原因很简单,俺心里头说了:这车它停在院子里是停着,俺如果把它开到马路上去,它还是停着,那还不如让它就一直的在这院子里停着呢。

        另外,您也知道,如今这年头,这汽油有多贵啊!况且,咱手里头攥着的这些个人民的那个B,现而今,那可是让全世界银民都眼红的硬通货啊!如果比起当年的国人们削尖了脑袋的都想拥有一点什么日B啊,港B啊之类的,那可就不能同日而语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

        俺在前一篇的博文里曾经提到过,俺当年在北京玩私家汽车的那阵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堵车,可现而今,大家伙都知道什么叫堵车了,那咱在这北京城就坚决的不摸车了。

        所以,俺可不是成心的违背俺们家老爷子的最高指示,不去开那辆停在院子里的小汽车,而是真心真意的响应咱们那个人民政府的伟大号召,坚持绿色出行嘛。

        这不,俺回到北京城的第二天,就去买了一张交通卡。这卡可方便啊,您上了公交车之后,只要把这交通卡往那读卡器上一挨,他就会“吱儿”的响一声······

        哎咳,您说说嘿!俺怎么听这声儿那么耳熟啊?

        噢~~ 对啦,俺在唐山大哥的那辆出租车上,听过这声。那个计价器一蹦字儿,就是这“吱儿”的一声,看来这些个吃钱的玩意儿,哼哼起来都是一个嗓门儿哈,估计是钱吃多了撑的。

        俺每日的外出,都坐这公交车,而且这公交车它可是走公交专用快速线的,所以说,在咱这北京城里头出门办事,那还是坐这公交车比自己开那个王八壳子快多了。

        每次俺坐在这行驶在快速公交道的公交车上,看着车窗外那些个趴在马路上喘气的王八壳子,这心里就觉得好笑。您说说哈,咱们中国人民有了钱之后,他宁可坐在这马路中间的王八壳子里趴着不动的闻废气,他也不愿意坐这公交车,您说说这些个大傻冒们,他怎么就想不通呢?!

        说到这公交车,咱北京市的那个什么人民的政府,(俺就纳闷了,咱们这大中国,干嘛什么都冠以人民的名义呀,譬如,人民的那个B,人民的那个医院,人民的那个公安,人民的那个法院······ 可就是当人民真有事情的时候,还真就找不着人民能进的那个大门)可真还没少为咱北京的老百姓花银子。

        就单说这交通补贴,那每天就海了去了,在这市区里坐公交车,不管你坐多远,他都是四毛钱人民的那个B,坐地铁也就两块钱人民的那个B。

        您说,这人民的政府给咱提供这么好的福利,咱干嘛不去享受啊,还非要冒着被那些个刚刚从北京驾校毕业,连车都不会停就敢把车开上大马路,而且总是把油门当成刹车踩的马路杀手们追尾的危险呢?您说是吧。

        不过有一点,俺就是总觉得犯懵,那就是咱北京城这些个开公交车的司机们,他们以前的职业好像都是开大卡车送菜的出身。

        俺怎么总觉得咱坐在这公交车上,这公交车司机就从来没把咱当成人来拉啊,他们好像拉的就是一车萝卜白菜,俺不知道这是当年他们学开车的时候,是他们的师傅没教好呢?还是师傅教的太好了。

        总之,反正······ 俺对这些个开公交车的司机印象就是;他们都正在拉着一车车的萝卜白菜,正在给某个菜市场在送菜的感觉。

        您看他们开车时那冷不丁的,一脚刹车,两脚油门,就犹如那年俺去米国的奥兰多,在那个迪斯尼的游乐场坐的那个过山车一样,前摇后晃,地动山摇啊。

        如果您哪天有幸也回到了咱们的北京城,又赶上有人请您撮了顿大餐,您一高兴,还不小心吃了一个肚歪,您那会儿如果还敢乘座咱北京的这些个送菜的公交车,我敢保证,那您可真算是有幸福了。

        我敢向毛儿席保证:这开车的司机师傅,不把您刚吃进肚子里的什么鲍鱼,燕窝,跟鱼翅之类的,给您摇晃的吐个痛痛快快,利利索索,干干净净的,那肯定,不是这个送菜的公交车司机师傅的技术不过关,就是当年他学车的时候,他的师傅没教好。

        这一日的傍晚,俺有幸乘坐了一回咱北京市的23路公共汽车。

        现如今的23路公共汽车,那已是非昔日可比啦,现在咱们的大中国,已经是超英赶美啦,就连这公共汽车都是楼上楼下两层的了,还跟香港学的叫什么“双层巴士”。

        就连现在俺住的那个资本主义温哥华的劣质文,俺都没见过这玩意,新鲜啊~~

        俺第一次在咱们这北京城坐这楼上楼下的双层巴士,那怎么也要登的高望的远的去坐二楼啊,而且俺这不是还要亲身体验一下,咱们这北京城日新月异的变化嘛。

        俺上到二楼,就直奔第一拍的空位,这里的座位可以算得上是坐的高,看的远的无敌视野了嘛。

        可没成想,这坐的高看得远,其实也并不舒服啊,您想想,如果这要真是一辆送菜的车,那这车上的萝卜白菜码的越高,那这最上面的动静不是就越大吗?

        嘿!您说说,俺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幸亏俺是在饭前搭乘这辆送菜的公交车,如果要真是饭后?那鲍鱼,燕窝,鱼翅之类的,不都白吃了吗。

        在这公交车的二楼上当白菜,那可真不舒服啊,俺琢磨着,幸亏咱只坐五站地,如果哪怕再多坐一站,俺可能就连今儿个中午吃的那只北京烤鸭,也算是白搭了。

        虽然那只鸭子,在俺的肚皮里已经待了近大半天了,但我相信,就冲今儿个这送菜司机的技术,俺非得把那只在俺肚子里快变成有机物的鸭子,翻江倒海的再给整出来不可。

        好在俺还有一站地就到家了,提前做个准备,往楼下挪挪窝,俺准备尽快的放弃这个必须把自己当成萝卜白菜的权利。

        俺沿着二楼的楼梯刚走到楼下,这个开23路送菜公交车的司机,这时忽然一脚超大油门的起步,车上所有的萝卜白菜们都随着惯性,向车尾的方向到去······ 正当萝卜白菜们,为了配合送菜司机的起步惯性,尽量调整好重心,不要使自己摔倒的时候,这个送菜的司机,忽然又是一脚的急刹车,又把所有的萝卜白菜的重心,一下子从倒向车尾的方向,被一下子又甩向了倒向车头的方向······

        俺不得不在这里文明的再重复一遍那句骂人不带脏字的话:靠你个大爷!

        因为俺当时刚刚从二楼走下到一楼,脚跟还没有站稳呢,就被这厮的一脚超大油门的起步,跟着又是忽然一脚的急刹车,就把俺前胸朝上脸朝天,后背朝下腰朝地的摔了出去······

        俺这一米七九的个头,一百七十多斤的分量,就这么重重的摔在了楼梯上,而且还是后腰先着地,正好是俺的后腰椎摔在了第三级楼梯那九十度的尖角处。

        瞪时,俺就立马感觉到两只眼睛金星四冒,腰如针扎,右腿发麻······

        就连在这北京寒冷的初冬里,俺那脑门子上,堆满了如同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子,那可是疼的啊。

        俺大声地喊道:“停车!我动不了啦”。

        反正后来俺还说了些什么,现在也记不清了。

        总之,这时驾驶这辆送菜公交车的司机也把车停下来,他从车前的司机位子上走了过来,这厮伸手揪住俺的胳膊,就想把俺给拉起来。

        俺立刻感觉到后腰处一股钻心的疼,俺大声的说道:“别动,别动······ 疼,疼······ 我不是装的,我是真动不了啦”······

        这时,车上所有的乘客也都炸了锅了,一口同声的谴责这个送菜的司机,有的劝我千万别动,等着救护车;有的高喊着开门,他们要下车,还有一位北京的大老爷们儿,高声的质问这个司机:“你丫怎么开车呢?怎么把这车上的人当牲口拉啊······  

        我滴妈呀,这位北京老哥他还真敢开牙,竟敢在咱们这北京送菜的公交车司机面前,还敢高看自己一眼,俺都只敢把自己在这公交车上的位置,定位在萝卜白菜一级,可这位老哥,他竟敢把自己在这送菜的公交车上的级别,升格到一个会喘气的牲口,真是太牛B了,看来要想在咱们北京城的公交车上当上一头牲口,那也要是提前申请的啊!

        车门打开了,所有的乘客都下了车,车上只剩下俺和那一胖一瘦的司机跟售票员,俺斜躺在楼梯上对司机说:“快打电话,叫个救护车过来”。

        这时那个开车时很牛B的送菜司机,带着哭腔说道:“大哥,我兜里没钱”。

        靠!俺心里这愤怒啊,你兜里没钱,也不能就这么让爷在车上躺着啊?

        俺疼的已经是实在没有力气了,用微弱的声音说:“你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我兜里有钱”······

        就这样,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俺终于听见了那“嗡儿~ 哇~~”的声音由远而近。

        几名大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七手八脚的把俺捆在了那个不锈钢的担架上。

        当时,这几个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和那两个一胖一瘦的司机跟售票员的表现,就有如去年大家在电视上看见的菲律宾绑架事件,您还记得那些个为了营救被劫持的香港人质,比猪还笨的菲律宾的特警吧?没错,他们这几个人就跟那菲律宾的特警们一样,笨手笨脚的把俺从这辆送菜的公交车上,转移到了那辆“嗡儿~  哇~~”的车上。

        跟着俺就被拉着,“嗡儿~ 哇~~”的奔向了北京积水潭医院。

        挂号,拍片子,照CT,走完了一个系列,医生终于庄严的宣布:俺的第二,三,四节脊椎骨,被这个送菜司机的高超技术,给摔成了骨裂,需要卧床静养,要想痊愈,起码需要三个月......

        俺躺在急诊室的担架车上,听完医生的宣判,眼望着天花板寻思着;俺这次回到咱日夜思念的大中国,前后还不到一个礼拜呢,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俺给赶上了?

        几天来,那一幕幕的景象,就跟放电影一样的在眼前晃动;中国民航......法院的传票......吴警官的训斥......被迫换掉手机号码......被当成萝卜白菜......在送菜的公交车上被摔成骨裂......必须卧床......

        唉,我滴上帝呀!

        俺只有企盼着那仁慈的上帝,让俺这倒霉的2010年的最后几天,快点过去吧......

(我的所有博文,虽然言语些许夸张,但均为本人此次中国之行的亲身经历,并无半点虚假成分,特此声明)
 
 
 
 

高兴

感动
13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3 个评论)

0 回复 oneweek 2011-2-25 12:03
沙发
0 回复 高尔夫 2011-2-25 12:06
oneweek: 沙发
谢谢您的沙发支持哈 ~~
0 回复 oneweek 2011-2-25 12:06
marnifan: 猪猪不厚道
哈哈。 看着当白菜的快乐呢,所以坐了个沙发。
0 回复 高尔夫 2011-2-25 12:07
marnifan: 板凳
同样谢谢好友的板凳支持啦 ~~ 
0 回复 oneweek 2011-2-25 12:08
高尔夫: 谢谢您的沙发支持哈 ~~
还是年轻呀。 要一下子就好了。 可能就没有什么大事, 医院只不过为了多创收, 给你说得严重一点。
也算为GDP的增长坐了点贡献
0 回复 yulinw 2011-2-25 12:09
   同情同情~~现在好多了吧?
0 回复 高尔夫 2011-2-25 12:18
yulinw:    同情同情~~现在好多了吧?
谢谢您的关心,俺现在没事了
0 回复 高尔夫 2011-2-25 12:18
marnifan:    真滴啊。tnnd人民的那个B, 本来笑s了,看完笑不出来鸟
该笑就笑,开心就好 
0 回复 BL_518 2011-2-25 12:38
真的假的~~
0 回复 yulinw 2011-2-25 12:41
高尔夫: 谢谢您的关心,俺现在没事了
    
0 回复 高尔夫 2011-2-25 12:59
BL_518: 真的假的~~
真的!
0 回复 BL_518 2011-2-25 13:11
高尔夫: 真的!
你真倒霉~~
0 回复 Bluebay 2011-2-25 13:18
文章太长,只看了前部份,发觉你讲了句粗口: 日B !
不过,这年头,人民的B比较吃香,以致全国人民发梦都想这B…
0 回复 玮哥 2011-2-25 13:29
写得非常生动,建议今后把长文章分一,二,三贴出来,太长了很多人会没耐心读的,再附上几幅你的作品就太绝了   
0 回复 cantaoli 2011-2-25 14:28
你自报从美国回来的吧?不宰你宰谁?
0 回复 cantaoli 2011-2-25 14:31
有无人证,去告公车公司,你发啦!
0 回复 杨维和 2011-2-25 14:37
所以哥们明白了吧,为什么人都缩在自己的小车里,不坐公共汽车了吧。
0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1-2-25 15:32
哎悠,您内。怎么这么倒霉呀。好了吗?
0 回复 锅盖 2011-2-25 17:23
记得老大当过兵呢,还哭诉啊?够怂。。。    
0 回复 纽约知青 2011-2-25 21:11
唉,这倒霉劲儿,不过会有后福的。希望快点好起来。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9: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