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年往事 · 继续 《迎春系列》

作者:高尔夫  于 2012-1-21 13: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108评论

咱也响应老地雷的号召,在题目上加上了《迎春系列》四个字,为村里过农历新年增加一些节日气氛。

 

        眨眼又到了年底,为了干干净净的过元旦,1231日,全营安排各连分时间段,以排为单位排队去营部洗澡,因为又轮上我站大岗,只能等大家洗完之后,我最后一个再去洗。

        当傍晚五点半,班长通知我可以去洗澡的时候,还特意嘱咐我:抓紧时间赶快去洗,你还有半个小时,六点钟以前必须洗完。

        我交了岗,拿上毛巾和肥皂,一路小跑的来到了营部的洗澡堂子,说是洗澡堂子,其实就是营部院子里靠南墙的一排平房,由于房间不大,所以每连只能以排为单位来洗澡。

        我气喘嘘嘘的跑到澡堂子,撩开厚厚的大门帘子进到更衣室,更衣室里空无一人,只是长登子上摆着一堆衣服,最明显的就是衣服上放着一条粗布的大花裤衩。

        我瞄了一眼那个白底红花的大屁衩子,心说:谁特么这么招摇,穷当兵的,还有心穿个大花屁衩子。

        跟着我就三下五除二,干净利索快的脱去了衣裤,一头就钻进了澡堂子,朦胧的雾气中好像有个人在冲淋浴,不管那么多,我赶紧拧开水龙头,站在淋浴下,让温暖的热水从头到脚淋个透,太舒服了!营里可是两个月没组织各连洗澡了,上次洗澡还是十月一之前呢。

        给头上打上肥皂,用手一撮,满头满脸都是肥皂泡······忽然间,听到有人尖声的叫道:啊——! 你是睡?

        我急忙用手抹去眼睛上的肥皂泡,眯着眼睛转头一看,只见隔着两三个淋浴花洒的雾气中,好似有一堆白肉,在模糊的视线中我还纳闷呢,这个人的头发怎么这么长啊?再仔细一看,妈呀!怎么是个女的?我当时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心里却想着:完了,完了,完了······ 这回又得挨一个处分了。

        我满脑袋肥皂泡的站在那里,慢慢的缓过神来:哎?不对啊,这男洗澡堂子里怎么就跑出个女人来呢?而且班长交代过,让我六点钟以前洗完澡,可这还不到······ 我正在恍惚间,就见那个女人,一手抱住上边,一手捂着下边,嗷嗷的叫着就跑了出去。

        噢,这时我忽然明白了,更衣室的长登上,那条白底红花的大屁衩子。

        没一会,就见烧锅炉的大兵跑了进来,冲我说道:你们不是都洗完了吗?你怎么还在洗?

        我满脑袋顶着肥皂泡的向他解释:我们连洗澡的时候,我在站岗,连里通知我在六点钟以前洗完澡,这还不到六点钟呢,怎么回事啊?

        原来六点钟以后,是随军家属们洗澡的时间,刚才那女的是营教导员的老婆,早早的就来到澡堂子外面,想等战士们洗完之后,她就能在家属里面洗第一拨。

        这烧锅炉的傻大兵,一看是教导员的老婆等在院子里,也想拍马屁,他就进到澡堂子里面巡视了一圈,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就认为是所有的人都洗完了,就让教导员的老婆提前进去洗澡,他就是没想到,这六点钟以前,还有我这么一个已经挨过两次处分的大头兵,这不还没洗呢嘛。

        这教导员的老婆也是,作为官太太,什么东西都想“先吃多占都抢先”。可就没想到,这光腚洗澡的事她也敢往前抢。

        唉!中国人民不是干什么事情都想往前抢吗?这就是抢的结果。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等我六点钟以前洗完澡回到班里,好几个班的班长,都集中在我们班里等着我回来呢。

        你说说,那会一没手机,二没短讯,就连有线电话,也只是每连才配有一部,还是手摇把,总机转接的那种,你说说,他们丫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我和教导员老婆洗澡的事呢?

        一见到我回来,这帮孙子都一脸兴奋的表情,一个劲的问我:都看见什么了?都看见什么了······

        我心说了:靠!祸从口出的道理我明白,我就是看见了什么,也不能告诉你们丫的啊。教导员肯定都恨死我了,只不过这件事情谁都知道,一点也怨不着我。但是,如果要是从我嘴里头说出去“我看见了什么”,靠!你们兔崽子们呵呵一乐,啥事没有了,可是我这个“警告处分”前面,肯定还得加上“严重”两个字呢。

        所以,不管是谁问我,我的统一标准回答就是:当时满屋都是雾气蒙蒙,我真的是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元旦放假这两日,各连的傻大兵们,都在茶余饭后的拿这事当笑料,还挺羡慕我能和教导员的老婆一起洗澡,又杜撰出什么,教导员的老婆还命令我给她搓背······

        唉!包青天包大人耶,小的冤枉啊,小的除了蒙受这不白之冤以外,那只精心豢养了十八年的雏鸟,竟也被那三十八九,四十出头的女人给首映式了,冤啊······

        咳!反正这回我是彻底的“关着门吹喇叭—— 鸣(名)声在外”了,在整个第六师全师,我竟彻底的成为了一名党外知名人士。

 

 

 

 


高兴

感动
1

同情
32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8 个评论)

8 回复 fuji 2012-1-21 13:22
从头笑到尾~~太有趣的部队生活。
4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2-1-21 13:24
太生动,太有趣了!笑死人不偿命啊!
3 回复 高尔夫 2012-1-21 13:27
fuji: 从头笑到尾~~太有趣的部队生活。
过年了,写点往事,逗大家一乐,新春快乐~~
3 回复 高尔夫 2012-1-21 13:28
远洋副船长: 太生动,太有趣了!笑死人不偿命啊!
船长那就多笑两声~~   
3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2-1-21 13:29
营教导员老婆两只手顾此失彼,嗷嗷大叫着跑走了-----
7 回复 fuji 2012-1-21 13:29
高尔夫: 过年了,写点往事,逗大家一乐,新春快乐~~
谢谢!真搞笑!
9 回复 方方头 2012-1-21 13:38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3 回复 高尔夫 2012-1-21 13:47
方方头: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桑爱宁,过年好啊~~
3 回复 方方头 2012-1-21 13:49
高尔夫:    桑爱宁,过年好啊~~
好好好,你也乖乖的多闹闹笑话让我们乐乐哦
6 回复 玮哥 2012-1-21 14:42
你还有这福分啊
5 回复 城市达人 2012-1-21 14:52
这时候用捂脸法则也不能掩盖自己的身份了。
6 回复 老地雷 2012-1-21 14:57
哈哈,还搓背    不错,《迎春系列》里的搞笑篇
5 回复 卉樱果 2012-1-21 15:00
哈哈哈,笑坏啦,过大年,洗大澡~
6 回复 yulinw 2012-1-21 16:10
      
6 回复 ofox 2012-1-21 17:01
都看见什么了......     
4 回复 纲举目张 2012-1-21 18:32
营教导员的老婆悔死了
6 回复 nierdaye 2012-1-21 18:54
我就是看见了什么,也不能告诉你们丫的啊。:同意,就是看见了,也只能告诉团和团以上的干部
5 回复 lzh112 2012-1-21 19:21
笑死了。你是睡?     
5 回复 土人 2012-1-21 19:55
你就庆幸吧. 要我是你班长, 绝对是上老虎櫈, 灌辣椒水的先, 看你招还是不招.
3 回复 trunkzhao 2012-1-21 20:06
你真行,什么好事都有你一份。
不过你放心,你的小鸡虽然被首映了,但是女人在那种情况下一般都是急于保护自己不被放映,哪里有时间理会,所以应该还是完好的。

原来我哥的厂子里的浴室是一个门进去,左手是男的,右手是女的。有一次,两个女的走错了,进了男浴室,里面没人,就洗了起来。然后又有一个男的进来一看,里面有女的,以为走错了,赶紧到另一间,里面女的更多。
123... 6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9 01: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