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我们不会忘记 不能忘记 不敢忘记

作者:高尔夫  于 2014-6-4 10: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5评论

        二十五年,四分之一个世纪,弹指一挥间。

        但是,在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前,那个六月四日夜晚的血腥一幕,吾辈即为当代的参与者与见证者,那吾辈就不会忘记,也不能忘记,更不敢忘记。


        二十五年前,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北京城从凌晨开始,在经过那一夜又一天的机枪、坦克、装甲车的腥风血雨和残酷镇压之后,在六月五日的清晨,我再次沿着东长安街朝着天安门的方向走去。

        当时北京城的街道上完全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北京市民们为了堵截载有士兵的军车前往天安门,所设置的各种路障。有一些是市民们把路中央的隔离栅栏,七扭八歪的横在马路上,也有的是把各种公交车辆,横七竖八的堵在十字路口,马路上到处是转头瓦块,这些散落在大马路上的砖头瓦块,都是勇敢的北京市民们冒着生命危险,为阻止“人民子弟兵”开进天安门广场去屠杀争取中国走向民主的学生们,在与“人民子弟兵”的真枪实弹的激战中,所遗留下来最原始的战斗武器。

        当我沿着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街道一路前行时,却发现这些我平时非常熟悉的街道经过一天一夜的枪林弹雨之后,却又变得那样陌生与杂乱无章。当我走到东单十字路口的时候,发现这个平时繁华忙碌的东长安街上的交通要冲,已经变成了一个经过激烈街区巷战之后的人间炼狱。

        我见到这个十字路口的路中央,到处都是停放着横七竖八的各种公共交通汽车和公交无轨电车,街道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砖头瓦块,最抢眼的就是那些被烈火焚烧过的军车残骸。路边的市民介绍说:这些被烧毁的军车,都是当时在无法通过市民组成的人墙时,军人们在接到命令后,下车徒步强行进城之前,自己点燃烧毁的。

        在这个路口,当时聚集着不少的市民,但见有一个市民手里捧着一把子弹壳,在向围观的市民们诉说道:袁木那个王八蛋,在电视上瞪着眼睛说瞎话,他愣说军队没开一枪,不过这孙子说的也对,的确是没开“一枪”,不过大家看看这些子弹壳,他们开的确实不是一枪啊。

        在东单十字路口的西北角,当时还是东单菜市场的外面(东单菜市场的原址现在已经变成为吃喝玩乐、购物、酒店、写字楼于一体的东方广场),围观着许多市民,当我走过去才知道,站在玻璃窗下面的市民们,原来是正在数被“人民子弟兵”打在玻璃上有多少个枪眼。

        我继续沿着已经变的杂乱无章,到处停放着被烧毁军车的东长安街向西行进,穿过王府井路口,便来到了南河沿十字路口,坐落在南河沿十字路口南面的交通岗亭的外墙上,也同样布满了子弹孔,在岗亭前面的马路上围绕着一群人,我走过去发现,原来是这里的地面上有一大滩血迹,旁边还扔有一只女式皮鞋,有人介绍说,这里原来趴着一具被射杀的女青年尸体,后来被好心的市民们用三轮平板车给拉走了。

        这时我抬头向长安街西面天安门的方向望去,发现再敢往西面走去的人渐渐的稀少了,不过还是有稀稀两两勇敢的北京市民们,向着天安门的方向继续前行,此时我也沿着东长安街继续的向西走去,不一刻便来到了南池子路口。

        大家应该都知道,南池子路口应该算作丁字路口,因为路口北面是南池子大街,路口南面正对着的大门就是中国公安部,当时公安部已经是四门紧闭,就连平时一直在大门口站岗的武装警察们,此时此刻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从东长安街穿过南池子路口再往西走,那就是天安门广场了。

        此时我看见从南池子路口往西一百五十米开外的长安街上,从南面的历史博物馆横跨长安街,一直到北面的红墙根,一溜排开,每隔五米就立着一块大方砖,生生的把通往天安门的东长安街给割断了,不过在每块方砖的后面,都蹲着一个全副武装的“人民子弟兵”,在每块方砖的上方都会露出半个钢盔,还有藏在钢盔下面的那一双双布满血丝,同时又透露出懦弱、恐惧、惊慌、和凶狠眼神的小眼睛。

        此时,聚集在南池子路口周围有上百个市民,大家一起冲着蹲在方砖后面的士兵们在高喊口号:

        “调转枪口”!

        “打倒李鹏”!

        “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反对官倒”!

        “人民子弟兵不杀人民”!

        ······

        就在此时,我看到所有蹲在方砖后面的“人民子弟兵”们,好像同时接到了命令,他们几乎同时站起身来,端着手中的冲锋枪,边向前走,边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所有正站在路口呼喊口号的市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戮给打的掉头就跑。

        我是当过兵的人,我知道此时就算你长有八条腿也是跑不过子弹的,所以我一转身,弯着腰就跑到了马路牙子上边的华灯柱子后面,团着身子蹲在了华灯柱子的底座下面。

        子弹“嗖、嗖”的从每一个沿着长安街往东奔跑的市民们身边和头顶飞过,我冲着从我身边跑过的市民们喊道:“趴下,别跑,快趴下”。

        可是所有从我身边跑过的人们,都被从头顶和耳边飞过的子弹给吓懵了,没有一个人听我的劝告,大家还都是一个劲的沿着长安街的大马路往东跑。

        子弹打在我隐蔽的华灯柱子上,发出了沉闷的“噗、噗”的声音,我头顶上那十几个巨大奶白色的华灯灯罩,被流弹击碎后,也发出了“哗啦、哗啦啦”的巨响,跟着巨大奶白色的碎玻璃片,从我蹲着的灯柱上方砸落下来,落在了我身边的路面上,许多细碎的玻璃片崩溅在我的身上、脸上、和头发上。

        大概五分钟过后,枪声渐渐的稀落了,我从藏身的华灯底座下面探出头向西望去,见到“人民子弟兵”们在这一轮真枪实弹的杀戮之后,又退回到了长安街上那一排方砖的后面,继续露出半个钢盔,还有藏在钢盔下面那一双布满血丝的、惊恐的、懦弱的、同时又露出凶狠目光的小眼睛。

        这时,我看到在长安街的马路和便道上,有被枪弹击中的市民,他们有的在往路边上吃力的爬着,有的疼的在地上打着滚,也有的已经趴在马路上一动不动。这时在各个角落里躲避子弹的北京市民们,又都陆续的从各自的“掩体”里走了出来,大家弯着腰跑到马路上把那些受伤的市民给拖回来,抬上三轮车送往医院。

        此时从各处“掩体”里陆续走出来的市民们又聚集在了一起,一眨眼的功夫人群又聚集到了上百号人,勇敢的北京市民们再次站在南池子的路口上,继续的向着天安门的方向高声呼喊着口号。

        我趁着这暂时的平静,帮忙推着一辆运送伤员的三轮车,沿着长安街一路的向东面跑去,一口气跑到了南河沿的贵宾楼饭店下面,我气喘嘘嘘的才停了下来。

        当我站在马路边上喘着粗气,再回头向西望去时,这时就听见另一波密集的枪声再次从南池子方向响了起来。

        当这新一轮的枪声过后没多久,就见到又一批被枪弹击中受伤的人们,被互不相识的北京市民们有的背,有的拖,有的趴在三轮平板车上给拉了下来,被送往东面最近的的协和医院或同仁医院。

        在这新一轮开枪之后,被“人民子弟兵”击中受伤的又有六七个人,其中有一个男青年,被四个大小伙子每人揪着一条胳臂一条腿的拖了下来,大家都说这个年轻人肯定是活不成了,因为他被子弹击中了后脑勺,鲜血从他那颗搭了着的头部,一路从南池子路口就这么稀里哗啦的流淌着,流淌着。

        我再次推着一辆运送伤者的三轮车,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同仁医院,这时见到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正站在医院门口的高台街上,在向路过的人们哀求着,希望大家能够进到医院里面去献血,因为伤员太多,医院里面已经没有一丁点的血浆了可以用了,许多可以救治的伤者,就是因为失血太多而失去了生命。

        我没有多想就走进了同仁医院的急诊室,我希望用我微薄的力量能去挽救一个伤者的生命。医院急诊室的楼道两边的地板上,摆放的都是血迹污污的尸体,有的盖着白布单,有的就随便的丢在墙边。

        给我抽血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医生,她问我可不可以多抽100CC血,因他们现在实在是太需要血液了,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的要求,因为这也是我此时能为伤者们做的唯一一点事情了。在抽完血后,女医生给我写了一张处方,要我在医院恢复正常工作之后,拿着这张纸来办理献血证······

















                                                  (照片来自网络)




 

        唉,一转眼的功夫,这些往事已经过去整整二十五个年头了,当年那些下令屠城的刽子手们,有的已经死有余辜,撒手人寰,连他们自己的骨灰都不敢留在人世间。

        有的还在怀揣噩梦、度日如年、胆战心惊、苟延残喘。

        我们这些当年的参与者跟见证者,也都从当年的一个热血愤青,变成了今天年过半百、人到壮年。

        可是当年又有多少个家庭、多少个父母、多少个妻子儿女、在那个六月四日的夜晚,以及之后的数天里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可怜他们二十五年来每到今天,都要以泪洗面。

        从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到今天,已经整整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二十五个年头了,也就是九千一百二十五个日日夜夜,可是今天红朝的当政者们,还是紧抱着共产党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教条,不敢正视过去党国的执政者们所犯下的极端错误(或者说是罪行),予以自我洗澡、治病、照镜子、正衣冠的改邪归正。

        所以,吾辈就要牢牢记住每年的六月四日这一天,因为每年到了这一时刻,我们都要忍着巨大的悲愤,再一次痛苦的撕开这个历史的疮疤,用我们的回忆去警告当权者们: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我相信迟早会有一天,在我天朝上国的中华日历上,会把每年的六月四日那一页印上“国殇日”三个字,我坚信,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我们不会忘,不能忘记,不敢忘记。

        写在纪念八九,六·四,二十五周年之际。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22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1 回复 foxxfam 2014-6-4 11:02
英雄
1 回复 dwqdaniel 2014-6-4 11:07
缅怀六四烈士,不会忘记他们的!
1 回复 小皮狗 2014-6-4 11:23
缅怀祭奠六四英灵。
“ 我们不会忘,不能忘记,不许忘记!” “不许” 二字,本人不敢苟同,在任何时候都要谨防强加的成分抬头。希望六四的纪念能够成为培养我们国民民主自由意识的真正启蒙教育。从小事做起,从每个人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
1 回复 yulinw 2014-6-4 11:30
   他们不会白白牺牲,64是一种精神,永存!
1 回复 启蒙 2014-6-4 12:36
中国人的脊梁!
1 回复 Giada 2014-6-4 12:39
不会忘,不能忘,不敢忘
1 回复 newyorker92 2014-6-4 12:45
六四精神永垂不朽!
1 回复 无为村姑 2014-6-4 13:33
向高尔夫致敬!
就是说,六月五日士兵还在射杀平民!我想这些可怕的记忆都还深藏在大家的心里,总有一点,这个流氓政权的罪行都会被一一清算。
1 回复 长河明月 2014-6-4 14:07
北京人心中永远的痛!
1 回复 老地雷 2014-6-4 14:20
敬礼!
1 回复 jc0473 2014-6-4 14:26
同样的经历,同样的感受。北京人的泪,北京人的痛
2 回复 小由 2014-6-4 16:25
六四精神万古常青!
1 回复 nextday 2014-6-4 18:22
我思,我痛.
1 回复 trunkzhao 2014-6-4 18:43
忘不了。
1 回复 瑭紫 2014-6-4 19:43
顶!血的教训和代价换不来诉求,也应换来对现实更深刻清醒的认识。不要用所谓的成熟和理性来掩盖人性渐失的麻木和冷漠。缅怀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
1 回复 V神-- 2014-6-4 20:17
不想回忆,未敢忘记.
1 回复 天涯看客 2014-6-4 20:37
64 平反昭雪的这一天早晚回来,我们等着!
1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4-6-4 20:51
谁会忘? “南京大屠杀”就是个例子。
1 回复 越湖 2014-6-4 21:01
致敬,致哀……
1 回复 吃喝玩乐 2014-6-4 22:01
年年岁岁6月4,举家垂泪少一人!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8: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