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一天就够》八一 男儿有泪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1-2-6 11: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天就够|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小说卷三: 桔梗花开
前集: 处女屋


紫屏和桂花大娘从桐乡神秘消失的当天,村里气氛诡秘,悄悄话不断。到了第二天,村里就就嚷开了。早上,在河头等待着的仍然不是紫屏,而是大青伯。几个赶早进城的人,包括那位叫宁嫂的,就在竹排上唧唧喳喳。
“青伯,您说这桂花大娘和紫屏是啥关系呀?桂花大娘一辈子没结婚,怎么有个姓陆的儿子呀?”宁嫂问。
“嗐,人家那不是亲的!”大青伯向来不喜欢管别人的杂事,也不喜欢耳边说三道四的。
“不是亲的,看样子比亲的还亲呢!”另一位乡亲说话了,“您看老干妈、嫩媳妇儿都搬一起享福去了。”
大青伯听着心里也烦。虽然他从来不勉强紫屏嫁给永溪,却也打心里希望这门亲事成真。有紫屏帮着永溪接任这个家,他心里很放心。现在,事情俨然成了定局,希望落空,他替自己也替儿子感到懊丧。
“就说呢,”宁嫂又出声了,“人往高处走,紫屏长的那么俊,又整天在河上露脸,往外嫁是迟早的事。”
大青伯没再理会,只顾用力划着船。

第一天,刘坤云还强做镇静上完了全天的课。第二天,他就漏讲了好几节内容。傍晚子英撑着船带着他和其他几位学生回家,河面上是一片静寂。
“石老师,紫屏姐还回来送我们过河吗?”一冬问。
石子英摇摇头,“一冬,石老师也不知道。”

刚回到家里,两人都无心做事,也不说话。洗了一把脸后,坤云看水缸空空,挑起水桶就往河边去。子英看着坤云的背影,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你跟着干什么?”刘坤云问。
石子英默默跟着,没回答。

两人到了河边,不约而同坐了下来。

青河水,静静淌;人世变迁,有时也是那么静静的出现。前天,河边还见紫屏秀美的身影;多少次,也是这样的晚霞底下,他们看着紫屏的竹排最后一次过河,去接那对岸归来的乡亲。今天,一切都彻底改变。虽然事情早有苗头,虽然一段时间以来紫屏的眼神露着呆滞着的忧伤,刘坤云和石子英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骤变。

“大哥,你该早听我的劝。”子英知道现在说这话一点用都没有,只会刺上坤云的心。可是他心里也正痛,不说受不了。
果然,刘坤云一听,便站了起来。猛打满两桶水,挑起来就往回走。
石子英小跑着跟在后头。
回到家里,坤云对子英说:“你帮我改下作业行吗?我做饭去。”
“行,行,大哥别操心。”子英连声说。

坤云准备去烧水时,才发现火灭了。家里没柴了。他站了起来,披上见牛仔外衣。
“大哥你去哪儿?”子英见他要出去的样子。
“去拾点柴火。”坤云出门,径直往山上去。脚步不自觉到了紫屏家的地里。晚稻早就收割过了,这里只留下稀稀松松的稻杆。想着不久前还在这里和紫屏相见欢,看着她脸带微笑,挥汗锄地 ……
坤云俯下身来,扒了一堆稻杆,夹在胳膊底下。

往回走的时候,他频频回顾,依依不舍。肚子有些饿,突然间想起来好几次,心细的紫屏想到他们会没东西吃,做好了饭,拎着饭筐送上门来……
坤云发现自己的眼眶里溢满泪水。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尽管四周没人,他还是忍着没让那眼泪掉下来。
有些事,似乎是注定的,就像子英说的那样。关键是自己有没有明知不可为而为过。他相信有,他尽了力。那天他跳进水中甚至想游过河去追回紫屏。
子英一定等急了。他擦擦自己的眼睛,疾步回村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20: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