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就够》八十八 上帝在哪里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1-2-20 09: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天就够|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送完学生回到住处,天边晚霞丝丝惨红。石子英放下东西,喝了口水,一转眼就不见了坤云。左观右看不见人影。石子英出门绕到屋后,张望了半天,最后终于在一捆干草堆后面看见了他。他低着头,坐在那里。子英走到他身后,坤云似乎没有觉察。子英侧耳细听,发觉坤云在低声说着什么 ------ 哦,他在祷告。

石子英耐了大约三分钟的性子,突然就走到了坤云跟前。
“祷告有什么用?你去安慰她呀,你去把她从那个鬼地方救出来呀!”他爆发道。
“闭嘴!”刘坤云吼了一声,眼睫毛颤抖着,周身的血管在扩张。
石子英没有闭嘴。他知道坤云非常难受,但是他心里更难受。昔日脸上的那份稚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候假如他不喊点什么,他的胸一定会炸。
“我知道你信上帝,可你的上帝现在躲在哪里呢?上帝的光呢?啊?!”

刘坤云忽地一声站了起来,他怒目圆睁看着石子英。突然,他俯下身来,从地上抓起来一根竹竿,朝着那捆干草猛打。没几下,那捆干草便被打得四零八落。他还打。一个猛劲,竹竿打到地上去,折成了两段。
他的手掌流血了。
“大哥!”子英跑了过去。
“走开!不要管我!”坤云咆哮。

石子英意识到,他不能再火上浇油;再怎么难受也要忍住。
日子还得照常过。子英回了屋,赶紧就准备晚饭。不一会儿,坤云进来了。他默不作声,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小心翼翼从抽屉最里面拿出来一小包东西。
“大哥,那是什么?”子英忍不住问。
坤云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半晌,他说:“就是那个打火机。”
“打火机?”子英一下子想不起来什么打火机。
“就是那个家伙打我的罪证,我要去告他!”刘坤云恶狠狠地说。
“哦,”子英想起来了。“光这个,能行吗?”
“为什么不行?人证、物证俱在。”
“就算是能行,那对紫屏有什么好?”说到这里,子英把声调压得很低,“嫁都嫁了……”
坤云没作声。
“还有,桥架到一半,这要是人出了事,还怎么继续。”

刘坤云听着子英说,静想片刻,把那个小包小心翼翼又放回了抽屉。
石子英看着他,叹了口气。
他掏出烟出了屋门。
理性上他知道,子英是对的。 其实子英一直都对。早些时候,子英劝他早些把紫屏娶回北城,子英正确得那样叫人痛不欲生啊!

主啊,他问,我做的是帮助人的好事,为什么落得个这样的结局?难道说,每个理想都有代价?可这代价为什么要无辜的紫屏去付?假如事先知道要一个姑娘为此遭罪,我宁愿不要什么理想,什么好事!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紫屏好好的,我只要和她在一起。主啊,我知道,对你来说没有太晚这一说,那么,求你成全吧!求你救救紫屏吧!她是那么善良,那么纯洁,那么无辜啊!
紫屏,不知紫屏现在怎么样,她在哭吗?坤云抬头望去,夜空一片漆黑,连颗星星都没有。坤云的心,也是一片漆黑。

世界上什么叫大公,什么叫自私,什么叫爱?什么,叫做残忍?刘坤云望着昏黑茫茫的远处,青河就在那里,静静地躺着,流着。刘坤云仿佛看见它倒流到以前。几个月以前,阳光明媚,紫屏的竹排轻盈向前,竹排上,欢歌笑语,连成一片…… 那个世界里,没有大公,也没有自私,有的只是一种和谐的融融的爱。

假如时间能够倒流,假如 ……在残忍的代价前,说假如本身,都是残忍。

“大哥,先吃饭吧。”子英走出来,轻声招呼道。
坤云一点食欲都没有,他甚至觉得自己不配有食欲。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6 10: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