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就够》九十一 一生守候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1-2-27 11: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天就够|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晚上,陆炳良没回来吃晚饭。紫屏和桂花大娘吃过饭后,就陪老人闲聊天。
“娘,村里的人说您等爹等了一辈子,是真的吗?”这是紫屏一直想问又没敢问的问题。
桂花大娘一听就垂下了眼睛,许久不语。
“娘,不开心就不提吧。”紫屏意识到自己也许是问了不该问的事。

“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桂花大娘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他受伤了,住到了咱村。刚开始,他滴水不进。我没日没夜看着他,给他洗伤口,换洗衣裳。我熬热粥,熬鸡汤,硬是给他喂了下去。好不容易,他能站了起来。他对我说:恩人,你救了我,桐乡就是我的家。等仗打完了,我就回来。这句话,我藏在心里六十年了。我梦见了他好几次,他还是那个样子,有时候,是在桐乡,有时候,是在不认识的地方……”

“娘,就为了他,您就这么一辈子没嫁人?”紫屏问,心头回暖,眼眶发潮。
“他说要回来,我就要等他呀。”桂花大娘的语调,像是回答,也像是自言自语。
“娘,要是现在见他,您还能认得出他来吗?”紫屏问。
“能。”桂花大娘不假思索。“他走的时候,还留给我一个证物。”桂花大娘说着,打开了自己床头柜的抽屉。她从里头找出来一个红纸包。

手有些颤抖,桂花大娘打开了那个不知换了几次红纸的珍贵的包。
“闺女你看,他告诉我,这个铜钱,是他离开他老家时带在身上的。这上头刻了个‘顾’字,是他爹的姓。他说,看到这钱,他就能认得我。”说到这里,桂花大娘老泪颤然。

紫屏接过红纸包来,仔细看着。铜钱很重,上头的纹路清晰,特别是那个“顾”字。
“娘,没见过像您这么诚心的。”
“人和人是个缘分。”桂花大娘说。“我梦多。记得很小的时候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个小后生,长的跟后来的他一摸一样。就是不知道,他还在不在......”说到这里,桂花大娘看着窗外,神情黯然。

紫屏看着桂花大娘,看着她往里凹的下巴  ------ 她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端详她过 ------ 心里想着她是怎样一辈子守着那个梦、那个圆圆的铜板和那一句“我会回来”的承诺。不管陆炳良是怎么样的人,能叫眼前的这位老人“娘”,也是自己的福分。陆炳良能善待自己的养母,也算是个有良心的人。

陆炳良还没有回来。紫屏上到自己屋里,心情再也平静不下来。她在床上坐了下来。她心里清楚地告诉自己:不管顾炳良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现在没有选择,只有一条路走,就是回桐乡。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Cristal 2011-2-28 02:00
坚持就是胜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03: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