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就够》101 记住,我只是你哥!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1-3-21 09: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天就够|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不过苏紫建没给陆炳良留下任何机会。八天后,苏紫建为妹妹苏紫屏向桐州县法院递交了离婚申请,理由是:陆炳良已经有婚在先!当天,陆炳良的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是桐县城乡发展处秘书张思正。
“陆总,法院那边有消息,苏家告你重婚。”
陆炳良脸颊肌肉一扭,冷笑了一下:“重婚?哼,他们有什么证据?”
“状子上有名有姓的,陆总还是小心的好。”
“有人要污蔑,我要怎么个小心法?”陆炳良支着沉着的又无奈也似的语调问。
“我看,让院方驳回,不予审理,省得劳神。”对方献策。
“也是,小张,这事就先麻烦你一下了。”
“没问题,区区小民,我让他们应付一下就是,陆总放心。”

陆炳良挂了张思正的电话,转身接通了陈有义的手机。
“大哥,什么事?我就在公司里。”
陆炳良一阵冲动想告诉陈有义刚刚发生的事,又一想,还是先别说的好,至少他不至于跟着担心什么。
“没什么,我临时回趟家。”他淡淡一答。

陆炳良自己开车回到了家里。桂花大娘在那里坐着不语。自从紫屏突然离开后,她的情绪就非常的低落,虽然有秋桐陪着也不顶事。
桂花大娘一见陆炳良就站了起来,“炳儿,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拿个东西。娘,您不看电视了?‘南飞雁’正上演着呢。”陆炳良匆匆关照了母亲一句,便要上楼。
“炳儿,紫屏什么时候回来呀?”桂花大娘追问。
陆炳良在楼梯口站着,一时不知怎样回答母亲。
“炳儿,你老实跟娘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惹得紫屏不高兴了?”
“娘,我没有。你都看到了,我有多爱她!”

桂花疑虑的眼光在陆炳良身上搜寻。

陆炳良说了句“娘,我先上楼。”直接到了五楼,走到拐角处,那个灰暗的角落,那扇门前。
他取出他那巨大的钥匙串,花了一会儿功夫,从里头找出那把不特别亮的钥匙,插进了门的钥匙孔里。
门开了。

一个弱弱的身体 ------ 她的身体,白兰微颤着的身体有些迟钝地从藤交椅上站了起来。她久乏阳光的苍白的脸,一双用力睁大的眼睛里,有惊恐,有微喜,有期冀。她想叫,却叫不出声来。
“炳哥,你,来啦?”她终于出声。

陆炳良心里一口气,没有叹出声来。紫屏嫁进来至今,他这是第二次进这间屋。上次来,他连坐都没有坐,这一次,他坐了下来;他就坐在白兰对面,离得很近。他坐在那里,静止着,看着她。他从来没有那样看着她过。他记得少女时候她的眼白近乎是天蓝色,现在仍然是,像块蓝宝石。那敏感的、几乎是过敏的眼光,那总带着惊恐的、专注的、全然信赖的眼神,向他标示着那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无邪的眼神。

陆炳良眼睛闭了一下。

“炳哥,你怎么啦?”白兰的声音,还几乎跟三十年前的一个样。

他重新睁开了眼睛。他重新看着她。“阿兰,你为什么不是我妹妹?”
“我是啊。”白兰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是?好,白兰,”陆炳良一边点着头一边对她说:“从今天起,你对任何人都不许说你是我妻子,懂不懂?”
白兰点头说懂。
“你就是我妹妹,懂不懂?”
白兰再点头,眼睛还专注着他,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陆炳良满意地站了起来,“好,你今天就从这里搬出去,搬到二楼住我妈边上去。”

“我能出去啦?我能天天见着你啦?”白兰瞳空里放射出了好久没有了的光芒。

“又来了不是。”陆炳良摇摇头,说:“是能常见着我,不过记住了,我是你哥,啊。” 

长篇小说《一天就够》一百 我再呸!
北岛公式,虔谦发扬
从IBM 到C#:好想再当一回全职学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Matney 2011-3-22 01:57
无奈小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00: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