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就够》136-137 捶足顿胸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1-6-20 21: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天就够|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敬告读者:不得不暂时略去一节,也是本书迄今唯一跳过的一节......请原谅!


石子英湿漉漉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把行李往地上一放,他看了看空洞的四周,心里寥落,心不在焉。一天来的行程,他太累了,一靠床,倒头便睡了过去。
凌晨时,他做了梦。他梦见和紫屏一起,在那个桔梗花环绕着的河心岛上。紫屏朝着他文静地笑着,轻盈地跑着。她留着长发,蝴蝶随着她的发辫飞跳。

半空掉下来一个小小的气球,那气球越变越大,遮住了紫屏的身影。他绕着气球转了好几圈,都不见紫屏的踪影。

“紫屏!紫屏!”子英叫着,叫着,醒了过来。

风静,雨停,外面只有残水下滴的声响。
“紫屏!”子英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他记起了昨夜的事。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什么? 他喝斥了那个真心地爱抚着自己的女人,那个世界上最善良纯真的女人!相比之下自己是什么样的男人?呆板,冷酷,虚伪!他走的时候,紫屏还在地上坐着。他是怎么待她的?他怎么能那样对她,不管从哪个方面讲?!这么长时间来,她怎么帮助他和坤云的?她给他们送了多少次饭?洗了多少次衣服?多少个风雨天里她送他们过河?就连她的终身,她也甘愿把她碎在了这桐乡小学的教室门前!

子英开始了锤足顿胸。不知道紫屏现在在做什么?还在地上坐着吗?她会冷吗?她在屋顶上扫树叶子吗?还是,她在一个人哭着?她一定在想念坤云,她一定在想着刘坤云如何爱她,而自己,石子英又是如何伤她!

石子英急急穿衣,出了房门。

他赶到紫屏家,门从外头锁着。
子英一愣,转身前往青河。一到河边,见竹排还在那里。他眉头皱了一下,转身往田里去。晚稻已经长得绿油油,村民们正在给稻子锄草浇水。
“刘老师,回来啦?”白花的妈妈和石子英打招呼。
“是,白嫂。想请问,您今天见紫屏了吗?”
“没见。她差不多也该上来了。”白嫂说。见子英四处张望有些着急的样子,白嫂又说:“我要见了她,就说你找她。”
“那,谢谢了。您忙白嫂。”

137 偏见

 

子英刚一走,边上一个叫阿松嫂的就凑了过来和白嫂搭话。
“白嫂,你说这紫屏是不是又勾上了这石老师了呀?”
“我也不知道,别瞎猜。”白嫂回答。
“我看啊,八成是。这紫屏也太厉害了,是想嫁外地去还是怎么着,死了一个再来一个。”那阿松嫂尖尖的下巴,门牙有些暴。
“嘘!”白嫂制止阿松嫂,“这话可不好听。”

子英到了大青伯家,正好大青伯要出门去。
“刘老师!好久没见。”大青伯见了子英有些意外。
“是,我刚回来不久。您好吗,大青伯?”子英问候。
“好,好。怎么,找我有事吗?”
“您今天见紫屏了吗?”子英问。
“没有,她没在河边?”
“没有。也没在家里,也没见她在田里。”
 “这就有些奇怪了。” 大青伯想了想,说:“这么着吧。等会儿我过河去,我会顺便在那头留个眼看看。”
子英一听连忙说:“我跟您一起过去吧,我得去趟学校。”
两人才走几步,青婶就赶出来叫住了大青伯。
“要走了你又有什么事?”大青伯问。
青婶几分神秘,压低嗓音对丈夫说:“你少和那个石老师在一起。和紫屏有关系的男人都得晦气。”
大青伯实在是对自己的老婆失去了耐心,他吼着说:“我跟谁在一起你别操心。你要在这样不厚道下去,我看哪天咱也别在一起了。”

两人走到河边的时候,那阿松嫂就拿一双三角型的眼睛神秘地盯着他们看。
上了竹筏,大青伯叹了口气。“紫顺走了,我看紫屏说不定回县里陆炳良的什么地方住去了。”
子英一听心慌:“为什么?”
“你没感觉到吗,”大青伯问,“人言可畏。”

 

《一天就够》134 把我当坤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18: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