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入围全国怀旧故事大赛 (图)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1-11-1 22: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动态 成就|通用分类:自我介绍|已有14评论

虔谦新作散文《松蕾撒满安平桥》 在首届大礼堂全国怀旧故事大奖赛中入围提名并获奖。我参赛的另两篇作品,一部新创短篇和另一旧作散文则未能入围。


该次大赛作品非常多,竞争很是激烈,大赛过程中也有许多故事发生。
因了这次大赛,我知道了这个独具特色的网站。参赛作者们大多热爱文学,热爱人生。可以看出来写作态度都很认真,作品水准也非常高。我读过的作品,作者从七十高龄到二十多岁不等,很有感动,学到很多。非常高兴能有这个学习提高的机会。
大赛仍在继续,预祝这一十分有特色的大赛圆满成功。而我,作为参加者和阅读体验学习者,学习和交流的过程不会结束。
 
另外,我的四篇微小说《趴墙头的女人》,《一加一等于零》,《小玲》,《身高》 被收入凌鼎年主编的《美洲华文微型小说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1 回复 BL_518 2011-11-1 23:12
祝贺!可以贴过来让我们也拜读一下吗~~~~~~
1 回复 tea2011 2011-11-1 23:38
恭喜
1 回复 丑女多做怪 2011-11-2 01:42
恭喜你
1 回复 pengl 2011-11-2 02:55
恭喜老乡!
1 回复 oneweek 2011-11-2 11:33
猪贺
1 回复 我是虔谦 2011-11-2 12:50
BL_518: 祝贺!可以贴过来让我们也拜读一下吗~~~~~~
因是征文比赛,不好转。点击我文章里的连接就能读到了,还有图片哦:)问好!
1 回复 我是虔谦 2011-11-2 12:51
tea2011: 恭喜
谢谢朋友!
1 回复 我是虔谦 2011-11-2 12:51
丑女多做怪: 恭喜你
谢谢丑女(美女)!
1 回复 我是虔谦 2011-11-2 12:52
oneweek: 猪贺
谢谢猪贺!:)
1 回复 我是虔谦 2011-11-2 12:52
pengl: 恭喜老乡!
谢谢老乡:)
1 回复 BL_518 2011-11-3 00:29
我是虔谦: 因是征文比赛,不好转。点击我文章里的连接就能读到了,还有图片哦:)问好!
谢谢了~~~~~
1 回复 match99 2011-12-13 05:04
链接的网页找不到文章。请你看看是这篇么?
                                    <松蕾撒满安平桥>

    我们小镇西南端有一条五里长的古石桥,我们叫它西桥。小镇叫安海,西桥又叫安平桥。儿时心目中的西桥就跟一座山、一棵树一样,自自然然地在那里,从来就在那里。
    黄昏,太阳快下山了,我和俞扬跑上了石桥。这是我们幼儿园大班生活的最后几天了。
    西桥的风景非常美丽。桥的东边有一片甘蔗林,透过林间小垄,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农田和青山。西桥边是一个辽阔的盐田,晚霞倒影在盐田水里,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大万花筒。
    “咱们开始拣松蕾吧。”我捅了捅俞扬。她没吱声,只是出神地望着沙沙作响的甘蔗林。
   “怎么啦?”我又拉了她一把。
    她突然轻声问我:“红丽,还记得住在我家后院的那个卖碗糕的老婆婆吗?”
    “记得,我还吃过她的碗糕呢。”
    “昨晚她死了。”
    “死了?……”
   “她跌了一跤就再也起不来了,她女儿哭得好大声!”
    我暗淡了一会儿,很快又明朗了起来。我开始沿着石桥找松蕾,想拣回一篮给祖母生炉子用。
    “红丽,你怕死吗?”俞扬在后面问了一句,我回过头来一看,她显得很忧郁
    “我不怕,干吗要怕?”
    “我祖母,头发都快掉光了,我真怕有一天早晨她不起床了。”
    “我祖母不会死的。”我认定自己和自己的亲人与别人不同,死亡不会降临我们。“哪有不会死的人?”
    “我就不会,我祖母也不会!”
    “会的!”
    “你再说,我不跟你好了!”我愤怒了。
    俞扬像是没听见,她继续说着:“人死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好可怕呀!”
    我实在受不了了,提起篮子跑下了西桥。
    我一口气跑到了祖母跟前,一下子搂住了她。“祖母,您不会死,对不对?”
    “怎么问这个,小心肝?”祖母很惊讶。
    “告诉我,我们永远在一块儿,是不是?”
     祖母慈爱地摸着我的头:“当然喽,祖母总是在这里的,就像五里西桥总在那里一样。”
    “那我就天天到西桥上给祖母拣松蕾!”我搂着祖母的脖子。
    吃过晚饭,我搬了个小凳,挨着祖母坐了下来。
    “红丽,你知道那西桥是怎么来的吗?”祖母问我。
    我摇摇头。
    “传说呀,从前有一条凶猛的蛟龙在这里作怪,掀翻船只,吃掉人畜,闹得百姓不安宁。玉帝知道了,就派了个神仙,变出一条长虹来,捆住了蛟龙,把它锁在灵源山里。那虹后来就变成这五里桥了。”
    祖母的故事总是这么好听。我听得津津有味。
   “祖母,玉帝是谁呀?”
   “玉帝是天上的皇帝。”
   “玉帝不会死吧?”
   “不会,天上的人怎么会死呢?”
    天上的人……我若有所思。
    晚上,我依偎着祖母躺着。冬天时,祖母怕我冻着,每晚都要帮我把卷起的裤管一次次拉下来。夏天,我身上爱闹痒。
    “祖母,我背上痒。”半夜里我说。
     于是祖母就在睡梦中把手伸进我衣服里,轻轻帮我挠背……我睡着了,做起了梦,梦见我和祖母沿着长长的西桥走呀走,一直走到桥尽头。突然,祖母的身体变得轻盈,竟离开我飞了起来。她越飞越高,到了云端 ……
    “祖母,祖母!”我在梦中连连呼唤。
    “红丽,醒醒!”祖母拍着我的肩膀。
    “祖母,我梦见你飞到玉帝那里去了……”我揉眼呢喃,在祖母轻柔的抚摸和同样轻柔的笑声中重新进入睡乡。
     三十年过去了。当我和俞扬重新站在西桥上时,我们各自亲爱的祖母都相继离开了我们。
    “你是对的。”我说,“你还给祖母织了毛衣和帽子,我都没给我祖母做什么。”我心里伤感。
    “人生哪能都尽意。再说你的心意你祖母肯定知道的。”俞扬安慰我。“对了,还记得那位卖碗糕婆婆的孙女美玲吗?”
    “记得,你还跟她打过架。”那次俞扬和美玲因为抢松蕾而打了一架。
    “她走了。”
    “走了?!”我惊愕,“她跟我们年纪相当,怎么会……”
    “她得了很怪的病,两天就没了。唉,”俞扬叹气,“我当初不该踹她那一脚。”
    “小时候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轮到我安慰她了。
    “五里桥成陆上桥……”俞扬若有所思地吟着郭沫若的诗句。
    “咱西桥是世上最长的古石桥。”我回应道,“你看现在,西桥又是水上桥了。”               我指着桥两旁粼粼的波光说。改革开放后,家乡的人们在桥下建了人工河道并蓄了水。
    我注意到俞扬胸前佩戴着一个小玉佛。留在老家的她信了佛,飘洋过海的我信了主。和安平桥的初衷一样,我们丢掉了童年的迷茫和幻象,各自找到了生命的支撑。
    又是夕阳西下时,看着满天晚霞,想着西桥的千年伸展,尽管人生脆弱短暂,我们的心却有了温暖的依归,有了一份安然和宽广。
1 回复 match99 2011-12-13 05:17
要将链接地址拷贝粘贴到地址栏就能看到了。
1 回复 我是虔谦 2011-12-15 14:47
match99: 要将链接地址拷贝粘贴到地址栏就能看到了。
是的,你可真有心。谢谢你了。问候!圣诞新年快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8: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