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篇:南闸口--- 阿葱寻妹 二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2-4-25 22: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革中篇南闸口|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虔谦, 文革, 小说, 南闸口, 派性

阿葱是从北边晋县韩庄下来的。本来田种得好好的,一年四季埋在他的小麦和玉米田里。世界在泥土味和玉米香里,在庄稼人偶尔的互相侃笑里偶尔显得有些枯燥,但是世界是安宁的。世界是安宁的直到有一天娘对他说:他本来真的有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妹子! 


妹子!阿葱心里一直隐隐约约有那么一个形象在。有那么两次,他问过娘,说他记得小时候身边有个小女娃。
“那是别家的女娃,走了。”娘草草回答。

那一天,娘和爹无端吵了几句,娘抹着眼,对他说:他小时候身边的那个女娃,就是他的妹子,亲亲的妹子!
“她真的是我的妹子!娘,我妹子叫什么名字?” 急切的阿葱问。
“你妹子叫阿朗。”
阿朗,阿朗 …… 阿葱重复着这个名字,极力在记忆的深处搜寻着。“娘,阿朗现在咋不在家了?”
娘叹了口气,“爹娘给她起了这名字,只指望她硬硬朗朗活下来。可那时候闹饥荒,你爹又生了病,扒了娘的皮也养不活阿朗。正巧有个南方来的人,看上去很老实,站在地里直夸奖阿朗长得俊,想把她领到南方去,说是南方天气暖和。我说:这位大哥,您家里都有谁呀?他说他有妻子,没有孩子;他妻子是医院里的护士,对孩子很好的。我就说:难得您看得起咱家闺女,就把她领去养吧。留在这里,怕是活不了。就这么着,那南方人留下来五块钱,抱着阿朗离开了咱韩庄。”娘哽咽着说到了这里。

“有本事给人家,就有本事别讲!”爹在炕上说。

五块钱,换走了我的妹子……阿葱鼻子一酸。

接下来的时候,就是母子俩没完没了的对话。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回答阿葱的所有问题,只有一个娘答不上来:“娘,为什么不把我给那个南方人?”在阿葱心里,他顶上有大哥阿祥,自己是最适合给人的;男娃出远门,怎么也比女娃要强一点。

娘指了指炕上的爹,暗示阿葱,爹发话了,就先不说了罢。她得干活儿去了,娘的头上,已经有了许多灰白的头发。

那是三年前,阿葱十七岁的时候。从那以后,阿葱的心再也回不到从前去;从前那个无声无色的、和谐的世界,再也回不来。
他的世界里少了什么,又多了点什么。

一场绵绵春雨,催开红色的杜鹃花。阿葱心里油然生出了一个让他自己也吃惊的念头:他要到南方去寻找妹子阿朗!他要把阿朗找回来!
为了攒路费,他工头工尾跑去帮人做木工:大哥阿祥教给他的手艺。
娘说过那个南方人姓陈,住在闽省东南的小镇,叫南闸口。
娘说过阿朗脖子正后头有颗红色的痣。
有了这些,找妹妹应该不会很难。

阿葱早早就买了个地图册。里头却找不到南闸口。他跑到县里的新华书店,里面的老头儿,眯着眼在地下室里找了半天,终于给他找到了闽南地图。在那个弯弯曲曲的海岸线往里凹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圈圈儿,写着“南闸口”三个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rongrongrong 2012-4-26 00:31
鲜花
2 回复 我是虔谦 2012-4-27 13:49
rongrongrong: 鲜花
感谢鲜花,rongrongrong  周末快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9: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