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枇杷树的死 (小说连载三)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3-12-1 14:1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短篇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那天晚上,芦芳靠在沙发上,思绪不断。她想着自己为什么要跟安德鲁说自己和如卿之间的事。

“心里有委屈,自然想跟人说吧,就像自己也常跟姗姗诉苦一样。”她给自己找正常答案。不过,她近来已经很少和姗姗诉苦了。她觉得诉也没有用,说来说去就是那些话,姗姗帮不了自己,反而徒增她和自己的烦恼。那么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强烈的欲望要和安德鲁诉呢?她记得好像有书上写道,想找一个男人倾吐,本身说明那个女人的心底对这个男人有意。芦芳心里发惊。她避免想下去,她还没有做好被“婚外恋”的情结进一步搅乱心境的准备。毕竟,迄今为止,安德鲁和她还只是好同事的关系,他们彼此都没有捅破什么,没有越界。 

如卿爱不爱自己?她的思绪很快转到这个来。要说不爱,他不时会帮自己买东西,修理东西,唤孩子们出来给自己洗车;他给自己做好吃的,剥水果,泡芝麻糊…… 这可都是亲情啊!反过来说,她爱他吗?这个问题是那样的峻峭,它涌上心来时几乎让芦芳喘不过气来。她记起了如卿说过的一句话:你从来没有为我打扮过。自古有言:“女为悦己者容”,他们都不是文盲傻子,理解那句古语的意味。可是,她是爱他的。也许不是那种激情浪漫的爱,但是她的确很爱他。她怕他累,怕他伤心;在孩子们跟前,她永远都说他的好话;她尽力做家务,为的是不让他太过操劳;她甚至愿意为他将来再去上学实现理想而一直工作下去,尽管她自己一直希望能退休做专业作家……

她对他的这份爱,是一种亲人的爱,也是一种路人的爱 ------ 路人之爱不一定轻于亲人之爱。作为亲人的爱,它是生命共同体的爱;作为路人之爱,那是柔和的大爱,是出自她本性的爱。可他,似乎对她的爱没有多少感觉;也许他有感觉,却不愿意显示出来。更要命的,是他不珍视她作为他的女人的价值,不感应她的需要和呼求。这情况难道更像是安德鲁提示的,他不爱她? 

安德鲁因为和前妻之间没有了爱情而离婚。假如如卿不爱她,他们是不是也应该离?

离婚对她来说仿佛是天上换太阳那样的事,它不仅仅是大事,它是撕筋裂肉那样疼痛和艰难的事。她终于没有力气继续想下去,她累了,带着纷乱的思绪她入了眠。 

第二天芦芳到了公司,惊讶地发现她的桌上放着一小盘新鲜的无花果!是安德鲁!一定是他放那里的!芦芳一阵兴奋,放下包就往安德鲁的工作台走。他们在半路上碰到了 ---- 他也正朝她这里走来。

“看到了吧,那些无花果?”他问。

“看到了,太谢谢你了!你从哪里弄到的这些无花果?”

安德鲁告诉她,他辗转了几个人才弄到的。

“来,你也尝尝!”芦芳情不自禁拉着安德鲁的手走到她的工作区。她剥开了一颗新鲜的果子,把它轻轻放到安德鲁的嘴里。

“谢谢,嗯,的确不错,难怪你这么喜欢它,被它搞得死去活来的。”安德鲁笑着说。 

吞下那枚无花果的那一刻,芦芳从内到外尝到了一种全新的滋味,水果的清香和心的甘甜混合在了一起。 

那一天,她久久没有离开公司;奇妙的是,安德鲁也呆了下来。工作区一个人都没有了,安德鲁走了过来。他的脚步那么轻,到了,他就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虽然几乎没有声响,她知道他的到来。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气场,她能够辨认,能够感知他的到来。

她回过头来。

“安德鲁,你怎么会想到去弄来无花果给我吃的?”这个时候,她只能问出这句话。

安德鲁没有马上回答,这使她越发的局促慌张起来。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可那个她等待着的同时也是她惧怕的。

他却相反,他的眼睛这时显得格外清朗。“你还没看出来吗,杰夫都看出来了。”杰夫是他们的小组领班。

芦芳本能地摇摇头,两颊开始泛红。那红润,就像原产于中国的水蜜桃。

“我爱你,芦芳。”简捷的一句话从安德鲁口中吐露了出来。 

芦芳低着头,没有勇气直面他。“你知道的,我是已婚的女人,而且……”芦芳想要说的是“我是一个四十八岁的女人。”

然而安德鲁没让她说出那句话。他打断说:“我只想问你,在我到来以前,他爱你吗?你爱他吗?”

芦芳:“这个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爱是有很多种的。”

安德鲁:“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很简单。” 

那一天,他们相安无事地分手了。芦芳回到住处,热上饭,却忘了吃。她想起了姗姗跟她说过的话:主会补偿你的!她朝夕渴盼着的那种男人的关爱,安德鲁给了她。安德鲁,是不是神给她的补偿? 

第二天傍晚,系统出了故障,安德鲁和芦芳一起留下来维修。等到一切都搞定了,两人一起步出公司大门,这时一轮皎月高悬,周天浪漫。两人都不觉止住了脚步。

安德鲁对芦芳凝视良久。“你还是…… 不愿意接受我?”他的眼睛就像那轮月亮边上的星星那样清光习习。

“安德鲁,我真的很感谢你,我也真的喜欢你。可是……我说过,我是已婚的人。”

安德鲁看得出来,她很传统。“这个婚在我看来对你对他都没有好处。你告诉过我,你先生说他并不幸福。你要真爱他,就要给他自由。在我看来,你们分开,是对双方都好的事。离婚,可以是好事,明白吗?”安德鲁重复着说。他怕这个传统的中国女子对离婚的事想不开,把它看得过重。

“你说的我懂。”芦芳回答,头还低着。

“不,你不懂。”安德鲁看着她说。“即使我不爱你,作为好朋友,我也会这么说的。”

芦芳终于抬起头来看安德鲁,想要说什么,终于又咽了回去。她的脑海在翻腾着,翻腾着许多秘密。谁说安德鲁的话没有道理,可是他才四十四岁,而自己已经是挨近五十岁的女人了。四十八,尽管心梦还在,可毕竟,花快谢了。她有几位中国朋友再婚,娶的都是比他们小一轮的女人。

“你还年轻……”她一直紧闭的双唇里挤出了这句话。

“你也是。”安德鲁回答,伸出手来在她肩上一拍。

她摇摇头:“我不同,我,比你大。”

“那又怎么样?我一点都不在乎!”

“不,你会在乎的。”她很坚持地说。

“我不明白。你多大?六十岁了么?你看那些演员,比你大多了,看上去不是很年轻的样子?不是照样有男朋友?关键在自己,什么事都有办法解决。” 

芦芳没有回应。她没有足够的勇力回应。她怕安德鲁离开,可她又不能抓住他,一方面,因为她固执地觉得自己无法给予一个四十四岁的男人所想要的那些东西;另一方面,如卿的影子总在关键的时候,在她的情感向着安德鲁倾斜的时候出现。两人的形象站在一起,如卿总是比较清晰,比较近;而安德鲁总是离得比较远。远的也许新鲜,近的却叫人安详。毕竟她和如卿在一起已经三十载,尽管他们从来没有过周年婚庆!毕竟,如卿驻守着她心底竭力想靠着的那个家。那个家里有她深爱的两个儿子,特别是叫她牵肠挂肚的小儿子。她怎么可能离开这个家,离开她的孩子们!(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猪扒戒 2013-12-1 23:23
爱情化作了亲情。跟如卿离婚是错误的。
1 回复 病枕轭 2013-12-2 02:16
非常细腻~学习了~
3 回复 我是虔谦 2013-12-3 11:15
猪扒戒: 爱情化作了亲情。跟如卿离婚是错误的。
谢谢扒戒,我也这么认为。
2 回复 我是虔谦 2013-12-3 11:15
猪扒戒: 爱情化作了亲情。跟如卿离婚是错误的。
谢谢扒戒,我也这么认为。
3 回复 我是虔谦 2013-12-3 11:15
病枕轭: 非常细腻~学习了~
谢谢阅读评论!
2 回复 猪扒戒 2013-12-3 11:25
我是虔谦: 谢谢扒戒,我也这么认为。
人有时会迷惘,会骄傲,有时候 想清醒不容易,很多的错觉,让实在的幸福一去不返。新人很少能包容更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8: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