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弃婴玲玲》(3)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5-6-18 22: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弃婴玲玲|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3  奶妈

进来了一个小伙子。小伙子中等个儿,瘦瘦的身段,明显的颧骨,厚厚的嘴唇。乍一看,没有什么特出处,再一看,还是满耐看的。小伙子姓庄,叫阿丰。

“阿菊,哪来的孩子?”阿丰一进门就问。
阿菊抱着哭个不停的婴儿,样子很狼狈。
“谁家的孩子?”阿丰再问。
“捡的。”阿菊回答。
“捡的?”阿丰睁大了眼睛——这叫人怎么相信?!可是阿菊是个老实又认真的姑娘,说她撒谎更不可能。“从哪儿捡到的?”
阿菊就把早先的事讲了一遍。
“这事太离奇了!”阿丰说。从那只猴精到发现这婴儿,这一切叫人理不出头绪。这是谁家的孩子?不会是三溪村里人生的孩子这是肯定的。小小的三溪村,谁家结婚,谁家怀孕生子,都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么,谁把孩子放到山里?为什么?

阿菊不停地哄着孩子,阿丰在一边挠脑勺。“阿菊,这孩子肯定是饿坏了!”阿丰爆出一句。
“我也这么想呢。”阿菊焦急地说。“这孩子在那里不知呆了多久了——还好没给野猪野狗给伤了——这会儿肯定又渴又饿……阿丰,快去牵羊过来!”
“牵羊过来要干吗嘛……”阿丰嘟噜着,就听阿菊又喊了声“那只母的!”

阿菊的羊儿们在圈里叫唤。“早上没放你们上山,看样子你们也饿了。”阿丰对着羊群说了一句,把那只母羊牵了过来。这会儿他总算是明白了阿菊的意思,她是想让那婴儿喝母羊的奶。
母羊是牵来了,不过不大合作。阿菊让阿丰挡着别让母羊动换,自己抱着婴孩蹲到母羊底下,把孩子的嘴送了过去。
孩子的嘴过去了,母羊“咩”了几声,心不甘情不愿,烦躁地动着。
“别动!”阿丰吼道。
母羊的奶头对婴儿的小嘴来说太大了点。饿慌了的孩子吮不了那奶头,越发烦躁地哭闹起来。
母羊也连声“咩”叫表示抗议。

“哟,出什么事了这么吵闹的?”隔着好几道门的银嫂过来问话了,怀里抱着个孩子。

阿菊一见银嫂,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银嫂,我山里捡了个孩子,TA 饿坏了。我本来想让这头母羊……”
“你说什么?你路边捡来一个孩子?!”银嫂皱着眉头打断阿菊的话头,趋身过来一看,转而咧开嘴笑:“天哪,你们这是干什么呀?那母羊怎么能给孩子喂奶?你们要笑死我呀?”
“银嫂,您别笑,我们这不是,没办法嘛,总不能看着这可怜的小东西活活饿死呀。”阿丰说着站了起来。
阿菊和阿丰的眼睛一齐向银嫂看了过来。

“你们看我干吗?”银嫂朝后退了两步,抱了抱怀中的孩子。
“银嫂,给这孩子两口奶喝吧,求您了!”阿菊央求道。
“两口奶?谁知道这是什么孩子,干净不干净。”
“您仔细看看,这孩子会有什么不干净?您就救救孩子吧!这个顶要紧啊……”阿菊急得快掉泪了。怀中的孩子仿佛感到了什么,哭得越发撕人心肺。

银嫂“啧”了一下,叹了一声,把怀中的婴儿递给阿丰,然后从阿菊手里抱过了还在猛哭中的婴儿。
阿菊连忙搬过来一张小木凳。“银嫂,您坐下来。”
银嫂坐了下来,撩起了衣襟。那婴儿,一张小嘴和两只小手都在银嫂胸前急切扒拉寻找……几秒钟后,婴儿便安静了。银嫂的神态也变温和了。阿菊、阿丰对看了一下,松了一大口气。
“孩子饿坏了;我看哪,这孩子也就几天大。”银嫂说,轻轻抚摸着婴儿的头,“男的女的?”
阿菊、阿丰又对视了一下。“是啊,这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阿丰也问。
阿菊:“布裹着,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银嫂笑着嘟噜了一声“你们哪……”手伸进婴儿裹布里,“是个女娃。”
“不是男娃啊?”阿丰显得失望。
“女娃又咋的?咳,我看哪,兴许她的父母就是因为她是女娃才把她扔了。”银嫂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3 09: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