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弃婴玲玲》(14)真相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5-7-13 03: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弃婴玲玲|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吃完了饭,玲玲无论如何不让阿娘洗碗。她挽起袖子,把一家人的碗筷连同锅啊勺的全都清洗收拾好,又把炉子上下,炉子周围打理清楚。阿爹坐在一边默不作声,她总觉得阿爹有事情要跟她说。忙完了后,她就在阿爹身边坐了下来。

“阿爹,今年家里收成好吧?”玲玲问。
“没有去年好。今年长虫子……”
“回头我带宏生下山去买点农药。”
“来不及了,已经收了。”
“为明年啊。”
“噢,”阿丰有些心不在焉,“这样好。家里准备多栽些果树,三溪的水果销路太好。”
过了片刻,阿丰站起来,说:“玲玲,到里屋来,阿爹有话跟你说。”
“是。”玲玲站了起来。
宏生过来了,阿丰对他说:“宏生,阿爹和玲玲说点事,你别听。”
宏生撅了撅嘴,走开了。

“有事”的感觉越来越沉重,笼罩着玲玲的心。“阿爹,我给您泡碗茶过来吧?”
“也好。”阿丰回答。

一口茶喝下,阿丰问女儿:“玲玲,小时候的事情,你都还记得吗?”
玲玲点头:“记得。小时候跟阿爹进山,阿爹到溪里摸鱼烤了给我们吃。还有一次碰到蛇,阿爹说那是树蛇,不怕。阿娘没闲过,给我们缝衣服做鞋子;我小学的书 包是阿娘用碎布做的……新年磨米,有一次帮阿娘磨米,差点锤到弟弟的手……没有什么东西比阿娘的糯米鸡狗和芋头丸子更好吃的了……”她一口气数了这许多。
“你刚出生的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刚出生的时候的事情?”玲玲眨巴着眼睛使劲想着,终于摇摇头:“那可记不得了。”
“玲玲啊,有件事阿爹阿娘藏了十八年,现在不得不告诉你了。”
“啥事,阿爹?”玲玲的心提了起来。
“玲玲,你的正名叫美吉,是阿娘给起的,意思就是又漂亮又有好福气。”
“我知道,阿爹。”
“可是你不知道,你不是阿爹阿娘亲生的。”
阿爸今天怪怪的,憋了半天,原来是想跟自己说这个事!玲玲的眼睛睁大大的,看着阿丰。她什么也没说,只觉得难以思议;她知道阿爸是个实实在在的人,阿爸不会骗她的。
阿丰接着就跟玲玲讲了近十八年前的发生的事:阿菊如何在山里的草堆里看到她并小心翼翼把她抱回家;被弃的婴儿如何饿得哇哇直哭,阿丰阿菊如何试着想让婴儿吸母羊的奶……后来如何求银嫂当奶娘……
一阵秋风起,雨点纷纷扬扬下来了。那雨声,融入了阿丰的诉说。

“时间真快,你都十八了,要离家了……”阿丰说着,抬起眼来看看女儿,只见女儿已经是泪流满面。
一阵默默无语。
玲玲抽泣着,问声:“阿娘呢?”
“妞,阿娘在这儿……”不知什么时候,阿菊已经眼眶红红地站到了阿丰的身边。
玲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出了声。
“玲玲,你这是干嘛,快起来!”阿丰说。
玲玲还跪着,带着哭腔说:“阿爹阿娘救命养育的恩情,美吉一辈子都还不完!” 说完便掩面失声哭了起来。
“可怜的妞……”阿菊俯下身来,也跟着掉泪。

宏生在外头听见了。他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又不敢进来,阿爹不让他进来。

阿丰让玲玲坐好了,继续说:“这是缘分。有你,我和你阿娘都很高兴。你也为庄家添了光。本来我们也不想提起,后来村主龙须伯来,提起了庄家传宗接代的事……玲玲,阿爹阿娘对你只有一个请求,也是很难开口的请求……”
“阿爹您说,女儿听着。”
“咱三溪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男不外娶女不外嫁。宏生今年十五了,再过个三、四年也就该成人了。可是看三溪村现在的情况,没有合适的女孩子。我们想,你跟宏生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等你大学毕业了,就回到家乡来,跟宏生成亲,你看这样好不好?”

这太突然了!这个弯转得太大,玲玲一下子像是遇到了大冰雹一般,被打懵了,冻僵了。
阿丰见玲玲呆坐着说不出话,就说:“我也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太突然。你自己好好想一想,给我们一个答复,我们也好心里有数,好安排。”
玲玲站了起来,说:“阿爹,阿娘,我出去一下。”
“去吧。”阿丰说。

玲玲出门,跟宏生打了个正着。“姐——”宏生叫道。
玲玲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宏生的叫声。她呆呆地,径直出门,往山上去。

这山路好熟悉呵……哪里有棵树,哪里有块石,哪里有草丛,有什么花开……玲玲都知道,都记得。这条路,也肯定记得她,从这条路上,她砍过柴,背过稻子,赶过羊群。
走到半路,玲玲想起来,当时一时心乱情殇,忘了问阿娘是在哪个草堆里捡到自己。
走之前,她一定得把那个草堆找到,找到那个自己曾经躺过的、保护过自己的草床。自己的亲爹娘究竟是谁?这么忍心把自己放到荒山野岭?不过,狠心之余他们似乎还有一丝仁心存着,没把自己扔山沟里去……
玲玲一阵寒颤。
突然,她想起了宏生。十五年来,他们手足情长,亲密无间;一时之间,天翻地覆,叫她情何以堪!她和宏生,是世上最好的姐弟;她宁愿一辈子单身,也不想断了 这姐弟缘。可依着阿爹的意思,庄家需要传宗接代。在三溪村长大,她知道传宗接代对三溪村意味着什么。而她,一个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的弃婴,还没有来得及 报答三溪村,她有自己选择的余地和自由么?

玲玲望望天,叶子在天上飞来飞去。风转大了,才收住的雨又要下来了。
远远地,好像有人在喊她——是宏生!她心中一颤,竟然蹲下来,躲了起来。宏生喊了好多声,避而不出的她只觉得辛酸苦辣百味交织,泪珠哗啦啦往下坠。(发表于《中国文学》2015年第四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21: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