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弃婴玲玲》 (19)赴约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5-7-22 22: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弃婴玲玲|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湘禾走了,玲玲又一次独自坐着,对着饭盒发呆。湘禾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要在晚间和自己见面?这,这一定是书上说的“爱情”那个事了!中学读过课外书,接触过那字眼,也听人说过,看电影时看过……如果湘禾对自己真的有爱情的意思,那么这点对她和宏生意味着什么?宏生对自己不可能有男女之间的那种爱情,因为,他们是姐弟!他们之间是手足情,不是别的;自己是野草堆里捡来的这个事实,也抹杀不了他们之间既定的情份。
可,那是阿爹阿娘还有龙须伯的意思呀!他们的意志,就是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情缘!有了这情缘,自己再也不可以有其他的情缘。一向单纯的玲玲,此刻心里是七上八下。
叶湘禾说要等,自己就还是得去,别让他一直等到天亮,那多不好!这天晚上,玲玲提前走出了图书馆。九点半不到,她已经站在了宿舍后面等着。不一会儿,就听到有沙沙的脚步声。在微弱的灯光下,她认出来者正是叶湘禾。
已是初冬了,叶湘禾披着件风衣快步走上前来。“玲玲!没让你久等吧?”
“没有,我刚来。”
“天还挺凉的,来,披上。”叶湘禾说着,脱下风衣来,披在了玲玲身上。
玲玲忙说:“不,我不冷。你这样会着凉的!”
“披上,听话,我是男的!”
玲玲只好不说话了,可她心里却无法不联想到她和宏生之间。小时候,宏生总是像只小兔子似的总跟着她,听她的话……
“玲玲!”边上的湘禾又唤她了。
“哎,什么事?”
玲玲的“傻样”让叶湘禾对这位深山沟里出来的姑娘更觉怜爱。他忘了情地搂住了她:“玲玲,你真可爱,我真的好爱你!”

玲玲平生第一次被一个异性拥抱,尽管隔着凉飕飕的风衣,她还是能感到男性的体温和气息。她不可以这样……不知哪来的一股劲,她猛地推开了叶湘禾。
湘禾给推懵了。“玲玲,怎么了?你怎么,不高兴了?”
“我有对象了,不能再这样的。”玲玲说。
湘禾一听,顿时像是被闷棍击中了一般。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分析玲玲刚才所说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头。
“玲玲你有男朋友了?从来没听你说过呀,不像呀……你是在骗我,对吧?”
“不是骗你,是真的。”
“好,是真的。他是谁?在哪儿?”
“你要答应我不说出去。”
“好,我不说出去。”
“他是我弟弟,在家里。”
叶湘禾的理性这时彻底崩溃。“你弟弟?你怎么能嫁给你的亲弟弟?那,那不是……”
玲玲:“他不是我的亲弟弟……”
“那他是谁?”
“他是他呀,可我,我是山上的乱草堆里捡来的——宏生——就是我弟弟——的阿娘——也是我的阿娘——在山上没有人的地方看到了我。那时我刚出生两天。阿娘不忍看我死,把我抱回了家。就这样,我成了庄家的女儿,直到现在……”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到这里,玲玲忍不住激动,再次哽咽。

湘禾被深深地震撼住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沉静的姑娘,有着这样的身世!很快,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玲玲的弟弟身上。“你的弟弟应该还很小吧?”
“十五了。”
“天哪,怎么会这样呢?他才十五岁,你们就定了?”
路灯忽明忽暗。
玲玲看了看天色,“现在太晚了,我们该回去了。我以后再告诉你吧。”
湘禾如何还能等:“你现在要不告诉我,以后的每个晚上我怕是都会失眠。”

玲玲轻叹了口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从三溪村讲到龙须伯,一直到她临离开家乡时对父母的承诺——跟叶湘禾讲了一遍。

有那么十几秒钟时间,夜空下一片静寂。“湘禾,实在有些凉了呢,我们都该回去了。”玲玲说着,取下了湘禾披在她身上的风衣,放在湘禾臂弯上。
叶湘禾没有挪步。突然,他问:“那么,你爱他吗?他爱你吗?”
玲玲苦笑了一声,回答:“我和你们不一样。我的生活不管爱情。”
“那你的生活管什么?”
“恩情。”   (发表于《中国文学》2015年第3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15: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