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霜红》 四

作者:我是虔谦  于 2017-3-11 10: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短篇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办公室, 短篇小说, 书架

小城不大,我开着车三下两下便到了三静命相所。命相所在一栋商业楼第二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办公室满雅致,书架上满是典籍不说,墙四周还挂满了画。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三静正在画画。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作画。“你来了,请坐吧。”

你知道我要来?”

“是。”

哇,神了,命相家果然是不一样!

三静看上去四十来岁,脸型修长;一头精心剪烫的头发,蓬松而又靓丽,略微遮掩着她那几分神秘的眼睛。

“都是理发师弄的,我没有时间打理它。”三静不经意地说。

这个也太夸张、太恐怖了,我心里的闪念,她竟然知道!我最好还是由她自言自语,沉默是金。

她还在作画,我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耐心等着,一边看着她的画。她画的是水彩画,色彩倒还明快,只是形状有些怪异,好像人家说的那种意识流。其中有一幅,银光闪闪的冰天雪地上,半轮鲜红的太阳。我纳闷那太阳怎么是半圆形的。

 

终于,三静收住了笔。“报生日时辰吧。”

我报上了生日时辰。

三静闭上眼睛,低头冥想了片刻,嘴巴动着,仿佛在祈祷或是在念着什么。

“你母亲是基督徒,对吧?”

是的,她是。”

你也读过《圣经》,对吧?”

是没错。”

“那你怎么能动心思去做违背《圣经》和你母亲意愿的事呢?”

我有些失望。我来,不是来听她念经说道的。

你以为你父亲是他杀的?”她还是咄咄逼人。

他是谁?”

你知道我指的是谁。”

是的。我父亲吃了他给的药,就发病死了。”

没有报警吗?”

没有。”

她不阴不阳地笑了一声,突然换了话题:“你怎么还没结婚?”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让我来替你回答吧,你有所爱的人,可是你怕连累他,因为你一直准备向那个人复仇,对吧?”

这个三静太厉害了!

我没有置可否,心想这里又不是审讯室。反正我回不回应都一样,就静静听着吧。

我跟你说,你真应该庆幸感激昨晚有神明阻挡了你,没让你出手。如果你昨晚真的出手了,你的后代都会蒙不明之祸。人类的祸,大部分都是这么来的。”

我也冷笑了一声,“人类的祸大都这么来,那你说的神明为什么不阻止?”

三静看上去非常认真严肃,我虽然通灵,但毕竟是人。人对神是不能说三道四的。

人对父母也不能说三道四吗?”我随意问了一句。

你说呢?”三静反问。

早知道这个女命相家是个信徒,我大概就不会来了,平时听妈妈的“布道听得还少吗?三静可能确实是个心理大师,不过她对未来的预测我是将信将疑。我心里怨气未平,对卫道士一类的话语都颇犯抵触。我站起来,问她我该付多少钱。

五十元。她说。

五十元,看样子她不贪财。我取出五十元现金,放她桌上,道过谢,准备走人。

谋杀你父亲的,不是你哥哥。三静从后面说出了这句话,我被震慑住了。

就是说,你也同意我父亲是被谋杀的?我转过身来问。

她点点头。

不是霜陌,那会是谁?”我追问。

你父亲的前妻。药,是她给你哥的……”

爸爸的前妻,就是霜陌的生母了!有道理,她心里有恨,又要为儿子谋财,我的推论从来只到霜陌为止,怎么从来没有往前再推一步呢?!

“那么,霜陌他知情吗?”

三静闭目片刻,回答我:“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至少,他不是出谋的人。即使知情,也是后来的事。”

我点点头,“明白了。三静师傅,谢谢您!”

她露出了一丝笑,意味深长地说:不如去看看你哥吧。他住在心心医院里。

他没事吧?”我忍不住问。

去看看就知道了。”

 

短篇小说《霜红》 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5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7-3-11 11:04
这算命的真神了。。。是我无法估计的结局。
5 回复 秋收冬藏 2017-3-11 19:16
我也找人算过命,听了一堆好话,算得我心花怒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00: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