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堕落的那些年(二十六)

作者:赌博客  于 2012-8-19 09: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我堕落的那些年|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7评论

酒菜都上来了。

李剑进来二话没说,拿起酒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什么情况?你当我是透明的啊?说说吧!”我又给他满上,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唉,这女人啊!”就这么一句,然后,这哥们儿又开喝了。

不过,主题已经透露了。肯定是跟他家妮子那点儿事儿。

 

“跟你家婷子怎么了?”

“这女人啊,就不能太聪明,太有文化了。主意太正!什么事都不跟你商量,总玩儿先斩后奏啊。”我好像明白李剑要说什么了。

“前段时间,不跟我打招呼就把车卖了。你知道这事儿吧,这也就算了。”

“后来,怀孕了也没马上告诉我,都快三个月了才跟我说。搞得我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我也没想这么早要孩子啊?我才多大啊?三十还不到呢!”

“哎?我说李剑,这我可得向着婷子说话了。你也太自私点儿了吧,你是不到三十,人家婷子可三十好几了,你想让人家婷子将来成高龄产妇时再生啊?”这小子,难怪倪婷看他的眼神总像是在看儿子,太不成熟!

“嗯?这我倒没想过,没觉得妮子大啊?高龄产妇?多大算高龄产妇啊?”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35岁以上吧。”

“好,这也就算了。这都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妮子最近跳槽换了公司,居然都没先跟我打招呼。”

“这确实有点儿过分,什么情况?”这倒真的令我惊讶,婷子在原来那间经纪公司做了很多年了,如果她想,早就可以做到营业部经理了,但她不喜欢做管理工作,一直坚持做她的场内红马甲。她应该没有道理跳槽啊?

“她跟我说了,她欠别人一个很大的人情。得还。”于是,李剑又把中间的原委大致跟我说了一下。

 

原来,倪婷欠人情的那个人,是过去倪婷北京总公司的领导。当年,要是没有这个人,倪婷这个云南女孩要留在北京是很难的。后来,也是这个人,力主倪婷出任公司驻上海期货交易所的出市代表。如今,这个人离开了国企,收购了一间小的期货公司,希望倪婷过来帮他把这间小公司撑起来。

 

“原来如此,不过,婷子一直都只是个红马甲,如何撑起整个公司啊?”

“所以嘛,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我来啦,让我帮她做成交量。”李剑边说边白了我一眼。

“什么叫这时候才想起你啊,肯定是婷子知道有你在,才敢揽这瓷器活儿的嘛!”我还是在替倪婷说话。

“不你哪伙的你?”李剑又白了我一眼,但嘴角已经泛起了一丝会意的笑。

“不过,这样的话,我可能就要把国内的交易从高朗那分出来了。”李剑一边吃,一边自言自语道。

“是啊,这确实是个问题,高朗那边不太好说啊。”我也刚刚意识到有点棘手。

“赶紧给我想辙,怎么跟高朗说?”

 

我开始讨厌做这种中间人了。两边都是朋友,替一边说话就很可能得罪另一边。

其实,我也清楚,生意上哪里有真正的朋友?过去的朋友一旦成为生意上的伙伴,友谊离破裂也就不远了。然而,大家总觉得这些规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够朋友的。于是,前仆后继,同样的故事就反复地重演着。

现在,可能开始要在我身上印证了。

 

转念一想,我又觉得没什么难的,无非就是直接点儿或者间接点儿。

“两种做法:

1.直接和高朗把婷子这边的情况跟他说清楚。该撤就撤,不过,外盘仍在他那里做。

2. 你开始减少在高朗那的国内的交易量,加大在外盘的交易量。然后,你跟高朗表达,自己白天晚上连续作战,精力开始不够用了,这样呢,逐渐停止在他那的内盘交易。不过呢,等你开始在婷子那交易了,他总是会知道怎么回事儿的。”

两种建议,我都是完全站在李剑的角度考虑的。我总觉得,李剑即使不再在高朗这里做内盘了,也没有什么对不起高朗的。毕竟,李剑曾经为高朗的公司做出过很大贡献。况且,这又不是针对高朗个人。李剑又是为了帮自己的老婆倪婷,我相信高朗会理解的。

 

然而,我错了。裂痕由此开始了。(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7 个评论)

1 回复 amassadinho 2012-8-19 09:44
sf
1 回复 amassadinho 2012-8-19 09:45
哈哈,总算坐了一次沙发,不容易啊!
2 回复 amassadinho 2012-8-19 09:46
你再不写就要接不上啦
1 回复 amassadinho 2012-8-19 09:53
“过去的朋友一旦成为生意上的伙伴,友谊离破裂也就不远了。”----真是这样!

我是倾向于第一种做法,觉得直说可能更好些~~

Read more: 我堕落的那些年(二十六) - 赌博客的日志 - 贝壳村
2 回复 赌博客 2012-8-19 10:34
amassadinho: “过去的朋友一旦成为生意上的伙伴,友谊离破裂也就不远了。”----真是这样!

我是倾向于第一种做法,觉得直说可能更好些~~

Read more: 我堕落的那些年(二 ...
嗯,那你跟李剑是一样滴
1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9 10:54
两边都是朋友,替一边说话就很可能得罪另一边。
1 回复 赌博客 2012-8-19 11:04
同往锡安: 两边都是朋友,替一边说话就很可能得罪另一边。
不能总一团和气,矛盾总是要开始的
2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9 11:07
赌博客: 不能总一团和气,矛盾总是要开始的
与人为善,矛盾就会少些吧。
1 回复 赌博客 2012-8-19 11:17
同往锡安: 与人为善,矛盾就会少些吧。
嗯,是的。不过世界因为矛盾更精彩呢
1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9 11:19
赌博客: 嗯,是的。不过世界因为矛盾更精彩呢
那要看谁是对手。呵。
1 回复 阿飒 2012-8-19 11:23
李剑虽然一心钻研技术,但是不可能不知高朗吃了中间的太多;
高朗的短视造成人才的流失,但是李剑这样做也不见的会发展的更好。
1 回复 赌博客 2012-8-19 11:30
同往锡安: 那要看谁是对手。呵。
是的,一个好的对手,其实是一个好的朋友。
2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9 11:32
赌博客: 是的,一个好的对手,其实是一个好的朋友。
但有的人不懂,其实从对手身上,可以学到很多。如果既是对手,又是朋友,那是万幸,不是吗?
1 回复 早安太阳 2012-8-19 11:56
   亲密无间的朋友,慢慢变得疏远,是很难受的事情~~~难过等待ing~~
2 回复 赌博客 2012-8-19 11:59
阿飒: 李剑虽然一心钻研技术,但是不可能不知高朗吃了中间的太多;
高朗的短视造成人才的流失,但是李剑这样做也不见的会发展的更好。 ...
真的感动阿飒同学对我这个连载的认真阅读
其实,我仍然尊重高朗。他确实在为他所在的公司争取利益,而不是直接为自己。至于短视,人们可能总会在不同的时候表现也不一定能够一贯吧。
你对李剑的判断很厉害。
1 回复 赌博客 2012-8-19 12:10
同往锡安: 但有的人不懂,其实从对手身上,可以学到很多。如果既是对手,又是朋友,那是万幸,不是吗?
嗯,即使志不同,道不合,也是可以遥相敬重的。
1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9 12:20
赌博客: 嗯,即使志不同,道不合,也是可以遥相敬重的。
是的~
1 回复 赌博客 2012-8-19 12:22
早安太阳:    亲密无间的朋友,慢慢变得疏远,是很难受的事情~~~难过等待ing~~
我却不喜欢写难过的经历,我也不想让读者看着纠结。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吧
1 回复 早安太阳 2012-8-19 12:46
赌博客: 我却不喜欢写难过的经历,我也不想让读者看着纠结。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吧
    哥,你这下集还没定写啥呢,是吧?偏离原来的轨道,是随便臆想的?
2 回复 阿飒 2012-8-19 13:00
赌博客: 真的感动阿飒同学对我这个连载的认真阅读
其实,我仍然尊重高朗。他确实在为他所在的公司争取利益,而不是直接为自己。至于短视,人们可能总会在不同的时 ...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6: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