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儒者和他们的思想(六)

作者:赌博客  于 2013-1-14 12: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杂谈|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13评论

有一次,梁实秋、罗隆基等人偷看胡适的日记,胡适笑容满面地说,你们怎能偷看我的日记?随后严肃地说:我生平不治资产,这一部日记将是我留给我的儿子们唯一的遗赠,当然是要在我死后若干年才能发表。

那个年代,象鲁迅,傅斯年,徐志摩都把原来的老婆丢掉了,可胡适没有把自己那个乡下的小脚老婆丢掉。

罗素说:胡适愿意吸收西方文化中的一切优点,但他绝不是西方文化的崇拜者。。。

关于胡适之,格式各样的传记,长文很多很多,本小文不能叙之万一。捡来上面的三件小事,是想剖析一下,这位反儒的先驱骨子里的儒性。

1.儒者是不理财的。

和真正的儒者一样,胡适的金钱观念是淡薄的。这绝不是什么故作清高,而是真清高!

所以,在非动荡年代,官僚阶层以儒者担当最为合适。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那基本是配合反封建而杜撰出来的,不符合历史的真实。恰恰相反,多少儒者高官,权倾一时,一旦遭贬,立刻家道中落。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更不屑于财富上的积累!说来有趣,凡我们今天所熟悉的一些中国历史上的儒者,他们几乎都经历过宦海沉浮。今天是丞相,明天就可能去当个县丞或一介庶民,后天又可以官复原职,为何?因为作为儒者,他们在为官时的个人修为是没有问题的。这在今天的中西方官僚体系中是不能想象的。就如当年的王安石和司马光,他们虽为政敌,但都节亮品高。随着变法的起起落落,他们的各自仕途也浮浮沉沉。然而,对于他们而言: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卷而怀之。所以,千百年后的我们,还会在每年的“爆竹声中一岁除”后,感受到“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的梅的高风亮节,还会在煌煌的《资治通鉴》中汲取无尽的治国安邦的智慧。

今天,在以实用论,金钱论为核心的商业社会价值观的冲击下,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的官员们,他们不能想象,也不相信过去的儒者为官会不贪;他们不会懂得什么叫陶情山水,徜徉诗乡;他们只相信财富的力量。

而儒者们会非常清高地告诉今天那些人:有些事很了不起,跟钱没关系!

 

2.儒者是不休妻的。

儒者总是把责任放在第一,而不是自由。所以,儒者是不休妻的。

当西学盛行,儒学式微之时,为了自由,很多人放弃了责任;当人性解放,魔性亦得以释放之际,鲁迅和徐志摩们用追求真爱的大旗,去抗衡那礼法的牌坊。当然,在他们那问心无愧的面容下,难以掩藏其心中的贪欲之魔。

很难说自由和责任哪个更重要?然而,追求自由的过程确实是一个人格渐次冲破礼法和道德的过程。“以快乐和痛苦的感受,作为个人的人生准则勉强可以,但绝不能成为社会的普遍道德法则”——康德语。这句话几乎就是朱熹的“存天理,去人欲”的西式注解。伟大的思想家们,无论身处西方还是东方,他们总是能在人性与社会的关系的探索中找到共鸣。其实,无论东西方,被社会肯定的正面伦理价值体系中,“理”总是对“欲”有优先性的。那种一味鼓吹个体解放的感性法则,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民族的精神传统。

那种为了追求所谓的个人幸福而抛弃责任的,永远是被儒家中的大丈夫所不齿的。因为他们视之为“不义”。

3. 儒者是兼容并包的。

罗素是了解胡适的。蔡元培是这样,胡适也是这样。所以,他们虽是新文化的先驱,同时也是最后的儒者。他们不因为自己满脑的西学思想,而放弃了满腹经纶。儒者可能是在所有的宗教或学说的信徒中最具包容性的。与其他信徒们相比,儒者们最能接受本学说以外的东西,并做到兼包并蓄。

自从独尊儒术那天开始,儒者们便开始根据时代和社会的变化,不断地调整自身学说,容纳新鲜血液。由开始的援道入儒,到后来的援释入儒,使得道家和释家很好地融入了儒家社会。儒家所尊崇的伟大的天人合一,与道家的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遥相呼应;儒者中不乏大量的佛教徒;道与佛的智慧融入到儒之后,便形成了王阳明的伟大心学。。。以至于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正是那些儒者们首先冲出国门,去探求新的治国救国之道,把科学和民主的崭新思想引入到中国的也正是他们——最后的儒者:梁启超,胡适,蔡元培。。。

 “菩提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 从前禅宗和尚如是说

“最后的儒者西去,誓要成为那不受人惑的人。”我说。(待续)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2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3 个评论)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3-1-14 12:46
sf!这回学聪明了,先抢了沙发,再编辑,打点字,然后再看文啊。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3-1-14 12:52
补课,请问楼主,研究儒家的思想和现实有什么相关联吗?楼主是想表达什么?
3 回复 赌博客 2013-1-14 13:04
心随风舞: 补课,请问楼主,研究儒家的思想和现实有什么相关联吗?楼主是想表达什么?
比如我文中列举的三条中的头两条,今天的官员们有一半具有那样的儒者情怀,贪腐就不止杜绝一半啦!既然今天国人的信仰缺失,儒家思想是最现实,最有能力重新让人们信奉的。听起来异想天开,但没有更好的选择。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3-1-14 13:08
明白了,支持!是该规范了,不然已经是人不人,国不国的了,连个起码的道德标准都没有了。
3 回复 麦燕萍 2013-1-14 13:17
而儒者们会非常清高地告诉今天那些人:有些事很了不起,跟钱没关系!

赞!
3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3-1-14 13:25
虽然无法百分之百地赞同赌博客兄的观点,但却百分之百地支持和欣赏赌博客兄的严谨治学精神和社会正义感。
3 回复 赌博客 2013-1-14 13:28
心随风舞: 明白了,支持!是该规范了,不然已经是人不人,国不国的了,连个起码的道德标准都没有了。
    
3 回复 赌博客 2013-1-14 13:29
麦燕萍: 而儒者们会非常清高地告诉今天那些人:有些事很了不起,跟钱没关系!

赞!
问麦妹妹好!
3 回复 赌博客 2013-1-14 13:32
千年等一回: 虽然无法百分之百地赞同赌博客兄的观点,但却百分之百地支持和欣赏赌博客兄的严谨治学精神和社会正义感。   ...
千年兄谬赞了。我只是无体系地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最近在阅读民国的那些风流人物,遂有感而写了那些文字。
3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3-1-14 13:38
赌博客: 千年兄谬赞了。我只是无体系地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最近在阅读民国的那些风流人物,遂有感而写了那些文字。   ...
真的不错,你这都成体系了。今天我看到胡适的红学研究,很佩服。
3 回复 赌博客 2013-1-14 13:42
千年等一回: 真的不错,你这都成体系了。今天我看到胡适的红学研究,很佩服。
胡适的红学自成一派,我是《红楼梦》都不读的
3 回复 早安太阳 2013-1-14 13:52
你说:“最后的儒者西去,誓要成为那不受人惑的人。”
“新生的儒者们东来,他们就是在孜孜不倦研究儒家思想的你们。”~~~~我说
3 回复 赌博客 2013-1-14 14:02
早安太阳: 你说:“最后的儒者西去,誓要成为那不受人惑的人。”
“新生的儒者们东来,他们就是在孜孜不倦研究儒家思想的你们。”~~~~我说   ...
还是你说了算!   
3 回复 早安太阳 2013-1-14 14:05
你道:儒者是不理财的~~~~我问:那他老了只能喝西北风吧!
你道:儒者是不休妻的~~~~我问:妻可以休儒者吧?
你道:儒者是兼容并包的~~~我说:这应是我们要继续继承学习东西方文化优点的真谛

我不得不质疑,儒学思想的一部分已经陈旧老化,需要摒弃。而如何让一种已成为历史的修生养性的高尚品性,在今天的中国继续生存,并发扬光大的蔓延下去?这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难题。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没有完善有效的民主法治作为基础,儒学思想的发扬光大只能成为空谈和笑资。民主法制,公平合理,透明有效的国家机制,成为国人的基本诉求。仅靠道义的教导,已无法平息这些失去了平衡的愤怒的心灵,尤其是艰难的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们。

而那些已经拥有了无尽的权力和财富的阶层,他们还会在乎什么道义儒学?因为如果真的在乎,他们也就不会拥有今天绝对的权力和无尽的财富。

写到这里,我不由心生悲哀。将儒学付诸于现实的希望,在哪里?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3-1-14 14:06
客兄为什么要说“最后的儒者”呢?应该期待早安妹妹说的那种“新生的儒者”,而且以此自许。
3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1-14 14:08
儒者跟儒家不是一回事。
3 回复 晓临 2013-1-14 15:32
曾在网上看到有人写出胡适的六段婚外情,不知是真是假;但是,我相信儒者不是圣人,即使是圣人也有变坏的可能。赞成早安太阳的看法。
4 回复 fressack 2013-1-14 20:15
帅哥好久不出现, 一出来就出手不凡啊!
3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13-1-14 20:43
  
3 回复 赌博客 2013-1-14 21:04
早安太阳: 你道:儒者是不理财的~~~~我问:那他老了只能喝西北风吧!
你道:儒者是不休妻的~~~~我问:妻可以休儒者吧?
你道:儒者是兼容并包的~~~我说:这应是我们要继续 ...
太阳就是太阳,你的质疑也是具有普照性的。好,回答你:
儒家思想是一种信仰。我想问问太阳,人们信仰基督需要民主法制去保驾护航吗?儒家思想作为过去两千年来,世界上最有生命力的信仰,需要民主法制去保证了吗?
太阳的质疑真的是代表当今接受了民主法制观念的人们的普遍想法。民主法制作为一种试图任由人性发展又不突破某种底线而设置的外在的框框,短期内,似乎即合理,又有效。但是,这个外在的东西,永远不能完善人们的内心世界。相反,它在纵容着人们内心世界恶的一面不断膨胀,只要不去突破那个法律的框框。而信仰的功能不同,它是用来完善人们的内心的。有了它,那个外在的民主与法制只能够更轻松,更长命地行使其功用。
至于太阳谈到的那些社会不公的现象,我相信,那更是种信仰缺失的表现。西医脚痛医脚,可能更立杆见影;中医治病于未病,能防患于未然;中西医结合,当然就是最好啦。所以,民主法制这种外在手段与宗教信仰就是这样的关系,他们并不矛盾。而后者是根本。
另外,顺便反问太阳:人不理财,老了就一定喝西北风吗?
123... 6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8 07: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