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堕落的那些年(四十九)

作者:赌博客  于 2013-8-8 02: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我堕落的那些年|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1评论

 

马云曾经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今天会很残酷;明天会更残酷;但后天会很美好。然而,希望我们别在后天的黎明前死去。这句话生动地描述了IT产业面对严寒的产业冬天时的一种心态。其实,这句话用在期货市场中更准确,准确到连今天,明天,后天都不是比喻,而就是真实的三天。

那三天,可能是木子一生中最长的三天。

 

自从鲍总的离去和江浙那笔游资的被绞杀,木子营业部的交易量和持仓量骤减。木子也从来没有过地感受到了压力山大。

鲍总撤资时留下了六百万在木子的营业部账户,并全权委托木子交易。如果赢了是木子的,如果输了是鲍总的。说白了,是鲍总留给木子的感谢费。于是,木子就面临了选择。

木子的公司是坚决不允许自营的。所以,木子平时就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公司的日常管理以及客户的风险控制当中。如今,一个不大不小的账户放在那里,而且,鲍总明确表示只让木子来全权支配。面对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诱惑,你怎么办?

老子说“少则得,多则惑”。千古不变的真理!

木子迷惑了。

他懂得鲍总的用意。因为鲍总知道以直接的方式向木子表示感谢,木子是不会接受的。于是就变相地把这笔钱给了他。而面对当前公司骤降的经营状况,木子动了利用这个账户交易的念头。面对压力和诱惑,木子打破了过去一贯的坚守。

那是男人都有的一种心理:对于交易,鲍总可以,李剑可以,高朗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我从来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于公于私我都应该试试!何况,对于那笔钱,我有天然的好心态,我不怕亏掉。所以,应该没问题!

木子的想法应该很合理!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应该,只有活该!

 

李剑最近状态有些恢复。他已经不在高朗公司为他准备的单间里交易了。

白天,李剑基本上只在那间倪婷刚接手的小期货公司里,一间大约三十多平米的办公室,期货大厦里最小的单元。大厦里有很多这样的小单元,专门给那些小经纪公司分割出来的。一般中间有个隔断,一边是经理室,一边是出市代表和客户休息的区域。毕竟,期货行业和证券行业是没法比的。期货之于证券就好比一毛之于九牛的比喻不算太过分。那时候,很多小期货公司只能用惨淡经营来描述。

李剑接受了万总的邀请,答应为盛景国际操作芝加哥交易所的农产品,当然,主要是大豆。

 

我的办公室被高朗公司接手了。我原来的办公桌都不动,高朗不过把他们公司的研发部的几个办公桌搬了过来,到了晚上,还是我们原来这些人在这里值班。只是少了鲍总。李剑有时候也不过来。因为现在他帮助盛京国际交易,所以晚上他不怎么和我们在一起看盘了。李剑愿意在他自己的世界中,独自享受那种千军万马的乐趣,而不愿意交易的过程中,有万总他们在旁边。我很理解他这种感受。其实,人家万总也特别能体会到这点,所以晚上还是我们几个泡在老地方。

这次回来以后,一直也没有机会和李剑好好聊聊。那晚被婷子教育后,我是被触动的。后来,婷子居然也谈到了李剑的反常,我是很惊讶的。看来,女人确实在这方面有第六感。我想我得敲打敲打,开导开导李剑同学。

你说什么?我怎么好意思,我怎么有资格教导李剑同学?为什么不好意思?为什么没有资格?古人云:师不必贤于弟子。古人又云:现身说法。

吃过午饭,我就来到了李剑现在的办公室。那间小单元在十九楼,面对着通茂酒店,视野不是那么开阔,还有一点点暗。

我进来的时候,发现万总也在。这太好了,万总学问好,现在正好可以就我们共同关心的话题交换一下意见。关于这样的话题,总是可以把男人们的关系拉得更紧密一些,现在的李剑和万总应该都需要这个。我暗自琢磨着。

“前几天我们几个跟你家妮子吃了顿饭。”我漫不经心地把话题勾出来。

“妮子回来跟我说了,据说你被修理了?”李剑坏笑地看着我。

“啊呗!可狠了!让她那么一说,我这猥琐男基本没法要了。”于是,我便把婷子那晚的话以再夸张点儿的方式表达了一下。

“你没胡说八道吧?妮子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能瞎编嘛,这话我也编不出来啊?不信你问木子。”

“诶?妮子只是说怀疑你身边可能有了个小情人儿,然后敲打敲打了你,准备把你的小花心扼杀于摇篮之中。”看来婷子确实跟李剑说了不同的版本。

 “我明白了,哥们儿,你暴露了。”我用沉稳和老练的语气说道。

 

很显然,妮子是在借我的事敲打李剑,李剑还不自知。

“嗯?我暴什么露啊?”李剑一翻眼皮。

“上次我们吃饭时,婷子说你最近表现反常。女人对这事可是一感应一个准儿啊!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对哪事一感应一个准儿啊?我有啥事儿啊?你真以为我跟你一样啊?我跟那小教练什么事儿都没有,充其量也就是个红颜?”

“嗯嗯!~,还红颜呢,我问你,有几个红颜不是红着红着就发展成红脸儿了的?据说人呢,只有在以下两种情况下红脸儿:要么害羞的,要么恼羞的。害羞后发展成情人,恼羞后~,你懂的!你说你会是哪一种吧?”

“我哪种也不是!你小子,少绕我,一套一套的,那你自己呢?说一套做一套,自己身在地狱,还不忘拯救别人,可有点儿苍白无力啊!”李剑不吃我这套。

“那是,明知道不能自圆其说,我也得说啊!我容易吗我?谁让你和婷子都是我哥们儿呢,我自己是在火坑里,但我不能见你也往火坑里走不是?传说中的朋友!今天我就现身说法,为你充当回反面教材。”

“我看你一点儿也不像在火坑里,你在温柔乡里不要太舒服~”

“什么都是有代价的~!要美人儿就不能要江山;要了这个温柔可能就得丢掉那个温柔;记得前几年那个风光无限的小于不?赚了那么多钱,于是老婆也不要了,找一真爱。结果怎么样?立马打回原形。再瞧瞧我这次,刚出了点小轨,不也马上受惩罚了吗?”

我都没想到,怎么说着说着我还真拿我自己现身说法了。不过,马上我就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儿,不妥,但不知道究竟哪儿不妥。

“行啦二位,你俩别那儿争论了。这种事儿啊,男人之间只能是心领神会。用一种道理想把它说清楚了不太可能。男人嘛,就那么点儿事儿!做了就做了!可能是错了,但错了就错了!有些事情明知道错了,还去做,行不行?行!承担后果就是了!怕就怕,出现状况以后,不承担责任,尤其是总说女人诱惑了自己,什么红颜祸水啦,这样最不男人了。”万总接过我俩的话茬,开始就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态度。说道红颜祸水时,万总瞥了我一眼。

“长你们几岁,给你们讲点儿大道理哈!我呢,是学历史的。纵观历史啊,咱中国精英男在一点上,是输给人家西方精英男的。知道那是什么吗?就是对待红颜的态度!”

“在西方,有个谚语叫‘HELEN OF TROY’,我们知道,说的是引起特洛伊战争的那个千古美人海伦。不知道是哪个高手,将这句谚语翻译成了‘红颜祸水’,从翻译的水平来看,没的说,很有水平!但这里,却结结实实地暴露了我们中国男人的短!

男人爱美,甚至花心,发乎天性,这应该也是雄性尽可能广泛地播撒自己基因种子的原始动力吧。为博美人一笑,为抱得美人归,男人们心甘情愿,甚至于肝脑涂地,纵是拼个你死我活,又与女子何干?西方男人们,在这点上就体现出了可爱的一面!就拿那个HELEN OF TROY来说,特洛伊战争的爆发确实由这个美人引起的,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个美人也真有些‘祸水’的意味,然而,你看看人家西方的男人是怎么评价海伦的:

是不是这张面庞,聚集了千艘战舰舰? 

是不是这张脸孔,焚毁了特洛伊的座座塔楼?

这可是一首赞美诗。赞美的是,美人的魅力如此之大;赞美的是,爱美的力量如此之强!以至于后来西方人用‘毁灭般的美’去形容美的极致。在西方的男人们看来‘HELEN OF TROY’,对应的其实不是‘红颜祸水’,而是‘梦中情人’!”

有过当老师的经历真好。万总说起话来,总是抑扬顿挫,工整而清晰。

“好,再来瞧瞧我们中国的男人们。几乎在和海伦同一时期,那个和海伦一样的倾国美人妲己,身后留下的却是千古恶名!妲己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息夫人---泪眼桃花;夏姬---人尽可夫;杨玉环---红颜祸水。。。。后来,好不容易出了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这样的男人,到头来,还是背个汉贼骂名。”

“所以,在这点上,咱们中国男人真的有点儿不男人!得向人家学。男人嘛,不论出了什么事,不能怨天尤人,尤其不能怨女人!”

万总最后这句话仿佛是说给我听的,我突然意识到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哪儿不对劲了。当我自以为现身说法地说自己出轨被惩罚这事情时,其实已经无意中把PAULIN牵扯了进来。不男人啊!我汗!我汗!汗!汗!

“万总就是万总,这么一大段,中间连‘哼啊这是’的语气助词都没有,出口成章,引经据典,携雷生电,恣肆汪洋。听得我啊~~,啥也不说了。受教,并铭记于心了”说着,我起身双手报腕,躬身一揖,面有小红桃杏色。

“哈哈,你也拽起来啦,好说好说”万总竟也抱了一下拳。

“万总,那按你这么说,咱中国男人岂不真的很猥琐?”李剑在一边沉不住气了。

“那倒也不是!应该是侧重点不同吧。西方人讲究绅士风度;咱中国人讲究君子风度。绅士风度,可以说是针对男人和女人之间交往时,需要表现出来的气质。所以,男女之情就被特别地突出出来!君子风度,可以说是针对男人和男人之间交往时,需要表现出来的风范。所以,君子之义就被特别地突出出来!在我看来,还是我们的君子风度更深沉厚重些。绅士风度感觉多少流于表面。其实,类似红颜祸水这类猥琐观念,并不是来自我们民间作为普通老百姓的中国男人,而是来自那些无耻且无能的政客和假道学们。但千百年来,确实在民间文化中产生了丑陋的影响,使得我们中国的大丈夫们在某些情急的时候,就下意识地揪来做遮羞布了。”传说中的出口成章确实存在,最近我一直在接受教育。

本集基本成万讲师的中西比较课堂了。中心思想只有一个:要男人!别不男人!

听得我小脸儿挺红。TIME’S UP! 下课!(待续)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1 个评论)

4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8-8 02:22
"今天会很残酷;明天会更残酷;但后天会很美好"

这就是马云的理科逻辑?   Nothing lasts forever。美好也是更残酷的前奏。
5 回复 嘻哈:) 2013-8-8 02:31
李剑很好-zt,是够好啊 。敢做不敢当确实不男人哈
4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8-8 02:58
呵呵。。。。
6 回复 刘小雨 2013-8-8 03:23
因为贝壳村升级,这里真是断了好几篇没看呢
6 回复 刘小雨 2013-8-8 03:24
敢做不敢当确实不男人哈    zt
5 回复 tea2011 2013-8-8 04:31
继续跟读~~
4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8 06:52
西方主流文化认为爱情是道德的升华,而被中国传统观念薰陶出来的许多大爷们则认为女人只是件衣服,衣服若连累了主人那还了得。
5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8:03
白露为霜: "今天会很残酷;明天会更残酷;但后天会很美好"

这就是马云的理科逻辑?    Nothing lasts forever。美好也是更残酷的前奏。 ...
马云本来也不是个特别讲逻辑的人,他是个感性的人
4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8:04
嘻哈:): 李剑很好-zt,是够好啊 。敢做不敢当确实不男人哈
做男人不易!
5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8:04
羽化成蝶: 呵呵。。。。
憨厚!
4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8:06
刘小雨: 因为贝壳村升级,这里真是断了好几篇没看呢
新版本有些发懵
问小鱼儿好!
4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8:06
tea2011: 继续跟读~~
跟读不易,谢谢美女
4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8:07
秋收冬藏: 西方主流文化认为爱情是道德的升华,而被中国传统观念薰陶出来的许多大爷们则认为女人只是件衣服,衣服若连累了主人那还了得。 ...
看到了一点点偏见
5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8-8 08:08
赌博客: 马云本来也不是个特别讲逻辑的人,他是个感性的人
sorry. 对他前一阵的王林的评论不满。失态。
4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8-8 08:43
赌博客: 憨厚!
说我呢?说我憨厚那就是说我又傻又笨!说你憨厚吧,就你干的那些事,一点也不憨厚!
4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9:58
白露为霜: sorry. 对他前一阵的王林的评论不满。失态。
不太清楚,只知道马云最近与国家政治势力走得很近。
4 回复 赌博客 2013-8-8 09:58
羽化成蝶: 说我呢?说我憨厚那就是说我又傻又笨!说你憨厚吧,就你干的那些事,一点也不憨厚!
不憨厚!
4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8-8 10:02
赌博客: 不太清楚,只知道马云最近与国家政治势力走得很近。
http://sports.sohu.com/20130712/n381407487.shtml
6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8-8 10:05
赌博客: 不憨厚!
你啥意思,你啥意思?谁不憨厚?,说谁呢?把话说清楚!
7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8 10:25
赌博客: 看到了一点点偏见
很宽宏大量的一点点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04: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