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堕落的那些年(五十二)

作者:赌博客  于 2013-8-14 11: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我堕落的那些年|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4评论

期货市场是另外一个人性的江湖。在这个江湖中,有相门翩翩公子,有草莽落落狂生;英雄不问出处,他们来也倏忽,去也倏忽。角色的变换也是让人应接不暇。所谓“剩者为王”。当然,剩下来的王者自然很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最终都将成为那戚戚人间惆怅客。因为人性的脆弱和不堪本来需要一生的时光去打磨,结果放在了这样的江湖中,慢慢的打磨变成了瞬间的猛击,而大多数脆弱的人性往往是不堪一击的。波涛汹涌的期海中,留下的是一个个凄凄惶惶的小帆影。

木子最近没干别的,天天跟着高朗数浪,数得他直恶心。我告诉他下次数浪之前,先吃片儿晕海宁。

 

当然,木子也不是为了数浪而数浪,他在寻找和品味哪只期货合约适合他。本来,金属期货是他最熟悉,也是他跟踪最久的品种。从有色金属还是国家统配物资的时候,他就在金属司参与过全国的有色金属调拨计划的制定。那时候,铜才6000多元/吨。后来,有色金属全面市场化,他目睹了有色金属的潮涨潮落,波峰谷底;他知道各种有色金属的生产,需求,精矿,进口成本,周期,加工成本,玩家,等等等等。。。然而,可能也正是因为太了解了,如今的他,反而对金属市场看不懂了。他亲眼看见那么多过去在这个行业里呼风唤雨的高手们,专家们,在这波史无前例的的大牛市中栽了;而那些大赢家们多是些过去根本没碰过金属的陌生面孔,门外汉。可能也正是因为是“门外汉”,他们无知无畏,他们重市不重价,他们不受那些根深蒂固的思维和经验所羁绊,从而最终成为了这个领域里的新贵。

 海木子,这个曾经贱金属行业里的老贵族,这个双鱼座的相门翩翩公子,如今面对被重整的江湖,真的纠结了。。。

 

或许,女人心真的只不过是,风乍起、即从枝头飘落的一朵鲜花。好像是张爱玲说过,女子一过三十岁的年纪,虽然有时可以有着一反常态的娇嫩,但是,常常在一转眼间,便仿佛一朵忧戚的樱花似的憔悴了。

那些曾经侠肝义胆,立志在江湖上行走的,那些少食人间烟火,甚至自以为可以冲破世俗樊篱的妙人们,到后来,终究还是渴望有一个叶稠阴翠的恬淡婚姻,就像李剑家的倪婷,就像我们家的平安。

倪婷一直以呵护儿子一样的方式调教着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桀骜不驯,特立独行的李剑,回到家里,在婷子面前,总是很驯良,像个被惯坏的大男孩。那是因为他对婷子先天的崇拜和后天的依赖。虽然最近小瑜伽教练的出现,突然使李剑有了一种在倪婷面前无法体验的成熟男人的感觉,那感觉一定是相当地不错。不过,我相信那样的一种感觉应该持续不了多久。而对于婷子来说,“觉人之乍,不形于言,此中有无穷趣味”。温柔地,暖暖地看着李剑故作成熟的样子,可能真的很有趣。李剑的那点小心思应该尽在婷子的掌控之中。

真不知倪婷当初和彦博是怎么搞的,当时我们都很看好,怎么到后来就不行了呢?怎么就没走到一起呢?就像徐志摩的那句诗: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我和木子谁都没敢问他俩原因。如果他们想说,早告诉我们了。也许是因为太般配了,反而就不行吧?也许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一些迷信确实是有道理的,比如这个,女大三,抱金砖!呵呵。。。

平安和倪婷可就不一样了,因为我和李剑也不同。如果说倪婷可以像对待儿子犯错误那样对待李剑可能的出轨,平安可不会这么对我的。平安是个传统的侠女,仗义,嫉恶如仇。同时,就如同她曾经说过我有那个阳光型的忧郁症,其实,那是因为她有。人群中阳光活泼,独处时灰暗平静;意志即强大又脆弱;内心即宽广又敏感;看《康熙来了》会笑得前仰后合,读《无可摧毁的纯真》则闭目静修;。。。

有网友跟我贴子说:如果刺已经扎到了心里,拔与不拔都是痛。

这样的平安,如果有一天,当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刺,你说谁会死定了?估计美女们都会说:你去死!

 

过去城南的老北京当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叫: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眼见他人头落。。。王朔说:“庄子说:什么成功,什么失败,到后来,又能怎么地!?”。。。

木子也算是半个北京人儿了,这样的段子估计他也没少听。做了这么多年期货营业部老总,也是看惯了秋月春风。客户们走马灯似地变换,就仿佛有人星夜赶考,就仿佛有人告老还乡!如果把期货市场比做北京城,那木子他们这样的经纪公司就是那铁打不动的城南老北京,而客户就如同那些城北的高官显客,精英达人:今天起高楼,明天楼塌了;今天宴宾客,明天菜市口。。。

有那么邪乎吗?还真有!

自从聪明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发明了期货这玩意,一百多年来,尤其近二十年来,这个市场随着不断的所谓金融创新,已经越来越偏离了它的初衷:本来是用来消弭价格不确定波动的工具,如今却是价格巨大波动的源头;本来是用来发现价格的,如今却是用来制造价格的;本来是以实物为标的的,如今打着衍生品的玄幻大旗,是能多虚拟就多虚拟,标的物早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心跳。于是行情越来越大;于是艾略特的波浪一浪比一浪高;于是曾经的商业巨轮被掀翻;于是脆弱的国家被洗劫!相比之下,对于那些渺小的投机者,大浪中,他们总被雨打风吹去。。。

不是所有的城南的老北京都安于吃碗炸酱面,听段相声,侃侃上风上水的那些秘闻的,有些人是注定要去城北闯一闯的。虽然他们深深地懂得风光背后的凶险,虽然他们深深地了解成功的代价和失败的结局,但有些人的血是注定不安于在体内循环的!

午门,我来了!菜市口,我来了!

 

历史总是记述那残酷和血腥的片段,温情脉脉的情节从来在史书中没有一席之地!

我不是在写历史,所以,我尽量写温情的东西!人说历史除了人名都是假的,而我的小说,除了人名,都是真的!

木子准备蠢蠢欲动了。

真是应验了倪婷那次在酒桌上说的那句话:多余的钱只能做多余的事!

那是一次跟随庄家的投机。

传统上,西方的金融市场多是采用的做市商制度。一些大的金融机构以做市商(Market Maker)的身份,通过提供买盘和买盘(就是说,它接受中小投资者的买和卖),从而为市场提供流动性。作为回报,交易所给做市商以佣金上的返还,同时,做市商还享有它所提供的买卖(Bid & Ask)之间的利差(Premium)。

由于历史比较短的原因,国内的期货市场没有发展出这么一套有效的做市商机制。然而,对于一些不活跃的市场合约,尤其是那些交易所刚刚推出的新合约,为了将这个品种合约活跃起来,交易所会联系一些大的会员,通过给予他们优惠政策(佣金甚至保证金方面的),人为地制造出合约的波动,从而吸引中小散户的跟进。最终,将这个新合约培养成为成熟的市场合约。

对于这样所谓做市商,其实就是造势商,我们通常称其为庄家。(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3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8-14 13:13
我今天看出味道了!
不是说我之前没看出味道,是说今天看出味道了,有什么区别?我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若知道就知道,你若不知道。。。嘿嘿,那我也不知道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4 13:45
先献花,再细看。
3 回复 tsueict 2013-8-14 19:33
'我的小说, 都是真的'!Done by a knowlgeable and experienced consultant - believable and reliable.
3 回复 amassadinho 2013-8-15 01:52
这章我看的感觉有点儿紧张,不论是期货行情还是夫妻感情,感觉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 〜〜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3:14
羽化成蝶: 我今天看出味道了!
不是说我之前没看出味道,是说今天看出味道了,有什么区别?我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若知道就知道,你若不知道。。。嘿嘿,那我也不 ...
嘿嘿,羽化就是羽化,我懂~
我今天吃饭了!
不是说我之前没吃饭,是说我今天吃饭了。
4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3:18
秋收冬藏: 先献花,再细看。
呵呵,先看茶,再收花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3:20
tsueict: '我的小说, 都是真的'!Done by a knowlgeable and experienced consultant - believable and reliable.
   谢谢你的美言!让我很骄傲!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3:21
amassadinho: 这章我看的感觉有点儿紧张,不论是期货行情还是夫妻感情,感觉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 〜〜
你的感觉特别准!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5 04:20
呆喂在回顾以往职埸生涯和感情经历时,语气常在不经意处带有一种怅然萧索。那些波澜壮阔的日子里,他可能捕获了什么珍奇,但或许他也失去了什么至宝,正如茨威格说过的:“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10:47
秋收冬藏: 呆喂在回顾以往职埸生涯和感情经历时,语气常在不经意处带有一种怅然萧索。那些波澜壮阔的日子里,他可能捕获了什么珍奇,但或许他也失去了什么至宝,正如茨威格 ...
谢谢秋冬的好评!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所有命运夺去的珍宝,也早已在暗中给了补偿。我堕落的那些年得到的补偿可能就是这些文字吧,可以了。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5 10:55
是啊,有你这些文字为伴,你的记忆里永远会有青春的波澜。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11:38
秋收冬藏: 是啊,有你这些文字为伴,你的记忆里永远会有青春的波澜。
是不是这样:那些年轻时挥霍了青春的和那些年轻时珍惜了青春的人们,他们回首往事时,都会觉得自己浪费了青春。
嗯,到时候我就知道了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5 11:42
赌博客: 是不是这样:那些年轻时挥霍了青春的和那些年轻时珍惜了青春的人们,他们回首往事时,都会觉得自己浪费了青春。
嗯,到时候我就知道了   ...
我可现在就知道了
3 回复 羽化成蝶 2013-8-15 13:36
赌博客: 嘿嘿,羽化就是羽化,我懂~
我今天吃饭了!
不是说我之前没吃饭,是说我今天吃饭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4 13: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