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堕落的那些年(五十三)

作者:赌博客  于 2013-8-15 03: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我堕落的那些年|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3评论

虽然我已经尽可能地以中立的立场来描述这种以庄家造势的方式培养一个新市场的商业行为,人们还是不难看出这种方式的不规范,甚至存在的某种欺骗性。所以,这种庄家自然不会有太好的名声。然而,在正处于发育中的中国期货市场,这种庄家造势(市)是被默许的,甚至可以用来炫耀的行为。

刚好,就这么巧,这一次,木子的那个中字头的总公司跟某交易所达成了这种庄家协议。木子自然而然地被裹挟其中。作为一位重要的参与者和执行者,木子现在要学习的已不是如何数浪,而是学习如何掀起波浪!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看到贼吃肉,也要看到贼挨打;看到庄家通吃,也要看到庄家通赔!

在这个凶险异常的市场中,坐庄其实是一件高风险的,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一个长期而缜密的实施方案;一种与交易所牢不可破的共存关系;一支经验丰富的操作团队!当然,还有一样,那应该是一只设计合理的标准化期货合约。

木子所在的那个牛逼哄哄的中字头央企,显然不具备上述做庄的条件。尤其与交易所的关系并非那么铁。于是,在关键时刻,交易所抛弃了他们。。。

我不愿意透露太多的细节,以免伤害众生。也请三大交易所不要对号入座,这里的交易所不是指贵所!

虽然不能细说,但可以晓说!

其实,那已经不是一次通常意义上的行情了。一只大家都没有听说过的合约---啤酒大麦即将闪亮登场。交易所暗示木子的公司先通过一次虚假的上涨,然后,做空啤酒大麦。这样的一个开局,目的是为市场“发现”了一个“合理”的啤酒大麦价格。于是下一步,随着空头行情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中小散户便会觉得具有了抄底的价值。能够吸引中小投资,投机者参与,是一个新品种开始活跃的标志。

一切看上去还都不错,图形的形态看上去也很完美。每日的成交量虽然不是很多,但整体的持仓量确实在稳步上升,这表示参与者在越来越多。

然而,这个新合约具有一个致命伤:交易所在设计这只合约时缺乏真正的市场调查,并且,后期的推广工作也不到位。所以,一直没有真正的合约供应商和需求商的参与。现在看来,那个合约的失败可能还真是一件好事。如果啤酒大麦合约真的也发展成为今天象大豆那样的火爆品种,估计那些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就得学着改喝别的了。

没有套保功能,没有实物交割。于是,这个合约渐渐演变成了一个赌局。

突然有一天,木子他们遇到了一股强大而坚定的买盘。在2400/吨价格附近勇敢地同木子他们扩仓。短短几个交易日,木子公司的空头持仓增加了近十万吨。形势相当诡异!此时,木子他们不但没有引起注意和担心,反而有一种暗暗的窃喜。因为他们与交易所有DEAL:交易所可以为木子公司虚开无限额的保证金!

这是一种严重违规!

木子虽曾就此向总部提出过质疑,但公司高层不认为有任何问题。此时的木子也并不很明确和坚定,庄家的诱惑对于木子来说仍然是很真实和具体的。再说了,他木子不过是个执行者,不是决策者。

行情陷入了胶着。木子他们的持仓也在持续增加着,而价格仍在很小的区间波动。形势似乎越来越诡异了。买盘很坚实,但并没有哪个席位很突出。于是,那种潮水退去后,可以看到谁在裸泳的那种感觉,木子已经开始隐约体会到了。。。

市场中关于木子公司一家空头独大的传闻开始发酵。如此一来,虽然潮水还没退去,但仿佛木子他们那肥大而裸露的身躯,已经开始在水面浮现。潜在水中的鲨鱼是无敌的,然而一旦它浮出水面,很可能就成为了被捕猎的对象。。。

木子的公司仍然没有太在意。他们仍然相信多头阵营基本是散兵游勇,并没有一家强大的主力。况且,有交易所为他们虚开保证金的支持,技术上来说,木子他们是有100%胜算的。除非交易所那边出了问题。。。不,那样的事几乎不会发生的!

墨菲定律

如果你担心某件事情发生,它一定发生!(If anything can go wrong, it will! 墨菲定律的另一个衍生版本就是:如果一件可能发生的事情会引发最坏的结果,那么,无论这个可能性多小,都一定会发生!

又是突然有一天,交易所通知木子公司三日内追加近20万吨的持仓保证金。原因是证监会马上派人来查!

什么都不用说了!

那是一场由交易所出老千的豪赌。那是一次对无主资产(国有资产)的公然打劫。一桌贪婪者的盛宴,由懦弱的一方买单!

对于木子和他们公司,那三天,度日如年;第三天,血溅午门!

 

本为后山人,偏做前堂客

醉舞金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

大志戏功名, 海斗量福祸

待到午门血溅时,笑骂乾坤错

永远记住,做自己擅长的!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公司。

 

木子可能要离开了。就像后来的那个周天放一样的离开了。执行者承担了决策者的责任。因为在经济账和政治账面前,大佬们总是选择后者的。

其实,对于木子来说,倒也无所谓。暂时先回北京总部陈情,揽责,接受处罚。然后,再给他安排个其他部门的闲职隐起来,等风头过去。

 

“临走前,再跟我去高雅一回!?”木子手中晃动着两张票。

“你什么时候领我高雅过啊?还再一回?什么票啊?《钢铁侠》?”  其实,安慰一个朋友从来不需要一副关怀的嘴脸,跟平时一样打击打击他才是最好的安慰。

“话剧!很小众的,一共就一百多观众!你说高雅不高雅?”

“这么高雅的活动,你还不找个合适的人儿忽悠一下?”

“废话!有合适的,我还找你呀?”

“什么剧名?”

“《飞越疯人院》”

“高雅!我去!”。。。

 

这还真可能是木子给我推荐过的最高雅的一次活动了。每位观众入场前,在门口被要求穿上了人家事先给准备好的蓝白条的病号服,因为这是一部现实荒诞互动话剧。

真的很荒诞!剧中充满黑色幽默。而在结尾时,台上把最黑的幽默留给了我们台下观众:

巨大的铁笼从天而降,罩住了整个舞台。突然,剧场的灯光熄灭了。一片寂静,慢慢地,舞台的灯光又回来了。原来在笼子里穿病号服的精神病人,都已换上了各式各样的正常人服饰。舞台上,他们或心平气和地交谈,或悠哉游哉地散步。。。渐渐地,他们不约而同走近了舞台边缘笼子的铁栏杆边,开始用好奇而略带怜悯的目光看着我们台下的观众。

台下的我们也开始纳闷他们在看什么?这时,灯光慢慢地切换给我们观众,整整齐齐的我们猛然间发现了表情呆滞,穿着蓝白病号服的彼此。

原来,我们才是病人!

 

木子离开了。

当初,是木子把我从睡梦中叫醒;这次,又是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梦境。

我本来是个不爱做梦的人,我本以为自己很会控制情绪。可送走木子的那天晚上,我做梦了,很多,很乱。

在梦里,当我看见上大学时的我和木子,目光坚定地解散了我们的小乐队,得意洋洋地把我们各自心爱的吉他卖给了肯出高价的傻冒儿时,我哭了。当时的我俩,一致认定那吉他另我们玩物丧志;

在梦里,当我看见在芝加哥,为了那26万美元,我穷凶极恶地冲着电话另一端咆哮的嘴脸时,我笑了。当时的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在梦里,当我看见平安穿着专业的园丁服,伴着轰轰的马达声,在我们家院子剪草,看见我领着儿子乐得前仰后合地在屋里打游戏时,我哭了;

在梦里,当我看见天使领着帅哥男友,我们一起吃饭。看着帅哥美女说说笑笑,我才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又丑又老,郁闷的我恨不得赶紧逃离时,我笑了;。。。

就这么,睡梦中,我又哭又笑,象个精神病。

 

木子离开了。生活还是要继续,这个夏天注定依然美丽。

 

 

平安和儿子的航班正点到达了。

熙熙攘攘的大厅里,我看到一张张期待的脸,只是,我没办法看到自己的表情。

远远的,我的那个风尘仆仆的平安出现了。左手拖拽着一只大旅行箱,正左右环顾地快步走来,脸上泛着长时间旅途的红润。小帅哥紧跟在妈妈身后,背着个大背包,拖拽着个小旅行包,像个小保镖。

儿子先看到了他爸,立即超过了妈妈,向我这边飞快跑来。这一刹那,不是我煽情,我突然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真谛。

抱着已经挺重了的儿子转了好几圈,在电影里,这段一定是给慢动作的。慢慢的旋转中,见平安缓缓走来,泛着红光脸上,洋溢着喜悦;慢慢的旋转中,远处,娉婷玉立,一个女孩,一头秀发,又亮又长。。。(完)

(后记:许多年以后,当柳絮再次飞扬在上海滩,那个老去的女子同她心仪的男人徜徉在黄浦江畔,体验着她生命中那曾经的人间四月。看着那漫天的飞絮或飞越浦江,或坠入泥土,感受当年它们也曾掠过自己青春的发际,如一抹来自心底的淡淡忧伤,又如一场浮华的春梦?。。。)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5 04:27
沙发!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5 04:43
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言犹未尽,意有未足,像一幅长卷徐徐展开,一侧绘满青绿山水,另一侧则大片留白,观者可以惊讶,也可以沉思,也可以回首再看一遍,用自己的理解和想像来填充。这是你的设想么,也好。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6:01
秋收冬藏: 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言犹未尽,意有未足,像一幅长卷徐徐展开,一侧绘满青绿山水,另一侧则大片留白,观者可以惊讶,也可以沉思,也可以回首再看一遍,用自己 ...
本来就是不经意的开始,就让它不经意地结束吧!其实,哪里会有结束,生活一直在继续。那些山水也好,那些风月也罢,我们能欣赏到的,不过是某一角落的某一瞬间,能用文字将其定格,可以了。
胡适先生的哲学史纲也只写了半卷,挺好。干嘛求全呢?   
3 回复 tsueict 2013-8-15 07:13
赌博客: 本来就是不经意的开始,就让它不经意地结束吧!其实,哪里会有结束,生活一直在继续。那些山水也好,那些风月也罢,我们能欣赏到的,不过是某一角落的某一瞬间, ...
Hu neglected some of his duties - from agriculture - philosophy -  ......... - academics - politics - ......... .  You won't.
Expecting to read your next writings 在继续。那些山水也好,那些风月也好 .....
3 回复 阿飒 2013-8-15 08:22
看完了,能感受到有多么的刺激,太怀念这样的时光了;
你文笔不错,收尾也符合要求,为什么不拍成电影或电视剧呢?这种题材目前还不多。
3 回复 tea2011 2013-8-15 08:42
几度惊险,终于平安来了。
赞好文笔好故事~~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9:09
tsueict: Hu neglected some of his duties - from agriculture - philosophy -  ......... - academics - politics - ......... .  You won't.
Expecting to read your n ...
谢谢老兄的一路跟读!你比我有毅力,每次回帖都很给力 再谢!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9:12
阿飒: 看完了,能感受到有多么的刺激,太怀念这样的时光了;
你文笔不错,收尾也符合要求,为什么不拍成电影或电视剧呢?这种题材目前还不多。 ...
阿飒终于不惜笔墨啦 欣慰对我结尾的肯定!
谢谢阿飒的一路跟读,今天又不吝美言,非常感动!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09:18
tea2011: 几度惊险,终于平安来了。
赞好文笔好故事~~
美女如茶,淡香耐品!
谢谢一路跟读跟贴。跟读真的很辛苦,比写辛苦。非常荣幸能分享我的故事,很骄傲!
3 回复 阿飒 2013-8-15 09:21
赌博客: 阿飒终于不惜笔墨啦 欣慰对我结尾的肯定!
谢谢阿飒的一路跟读,今天又不吝美言,非常感动!
其实是我们应该感动,虽然遮遮掩掩,但是能感受到是为更多的人着想;
写得很好,谢谢。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3-8-15 09:45
这么快就完了?被你的结尾感动。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5 10:19
赌博客: 本来就是不经意的开始,就让它不经意地结束吧!其实,哪里会有结束,生活一直在继续。那些山水也好,那些风月也罢,我们能欣赏到的,不过是某一角落的某一瞬间, ...
记得你说过希望自己是个边走边唱的歌者,那么这首城巿丛林法则和小野男人堕落的述实史歌,就这样唱完了。我得再去重看一遍,好好写个读书笔记交上来。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11:02
秋收冬藏: 记得你说过希望自己是个边走边唱的歌者,那么这首城巿丛林法则和小野男人堕落的述实史歌,就这样唱完了。我得再去重看一遍,好好写个读书笔记交上来。 ...
秋冬让我感动,更让我受宠若惊。

确实,当初不经意的开始,居然就写了十万字。开始只是想静下心来,把一些经历过的东西梳理一下,趁还没有老年痴呆,最好是娓娓道来就好了。
年轻时的那段时光即使再不堪,在现在看来,都是美好的,都是值得今天的我们沾沾自喜的。我尽量将我周围朋友美好的一面,展现给读者,对于那些绕不过去的狗血,龃龉和不堪,我都尽量一带而过,这是我写这文章的基本出发点。
我不介意小小的YY(意淫),YY有很多种,有的将美的YY成恶心的;有的将难为情的YY成坦然的。
重要的是,我们对过去的态度。正面的,而不是反面的;释然的,而不是纠结的;
想象着二十年后,壁炉薄毯,夕阳洒屋,重温一段年轻的文字,然后会心微笑。那感觉应该刚刚好。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11:13
心随风舞: 这么快就完了?被你的结尾感动。
谢谢舞儿!因为想感动你一下,所以结束啦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5 11:19
阿飒: 其实是我们应该感动,虽然遮遮掩掩,但是能感受到是为更多的人着想;
写得很好,谢谢。
再谢阿飒!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8-15 11:31
曾经说过最崇仰能写长篇小说的人,况且是这样一部题材新颖不落俗套文笔优雅的著作,再次感佩。
3 回复 yulinw 2013-8-15 14:24
   喜欢这样的结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开始了~·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6 07:53
秋收冬藏: 曾经说过最崇仰能写长篇小说的人,况且是这样一部题材新颖不落俗套文笔优雅的著作,再次感佩。
    
3 回复 赌博客 2013-8-16 07:55
yulinw:    喜欢这样的结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开始了~·
谢谢雨林的一路跟读!嗯,没准儿今后接着写呢
3 回复 嘻哈:) 2013-8-16 19:34
完了?好简单的收场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13: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