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特务(1)

作者:赌博客  于 2014-11-28 02: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老特务|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4评论

我是半卷先生,好多只写到一半。没写完的部分,退休以后会补上。最近读各类民国史,很想换个角度,以我的方式讲一讲,算是读后感吧!能记录就记录下来,离老年痴呆也不远了。

行文比较跳跃,尤其过往与现实之间的切换可能毫无预兆,读起来有时可能吓一跳。BUT I DON'T CARE!希望亲们DON'T CARE EITHER,HERE WE GO!



我有一副怎么也老不去的身躯。

每天早上晨浴时,打量着这只有三十几岁健康男人的裸体,不知是欣慰,还是无奈。毕竟,一副苍老的灵魂寄居在这个年轻的躯壳中,有时会觉得难为情,甚至觉得不要脸。当然,这只是有时侯。其实,更多的时间里,我是欣慰的。

对于我来说,晨浴不过就是刷牙,刮胡子和洗内裤。晨浴中,内裤永远被我踩在脚下,换句话,洗内裤,我一直是用脚来完成的。

我的衣服实在少,除了几条内裤和衬衫,我只有两套像样的西装。我不穿长袍,不穿中山装,不穿休闲服,当然,更不会穿耐克或阿迪达斯。。。穿着那套像样的培罗蒙西装,走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北平,河内,上海,别人会认为我是个富足而体面的绅士。其实,除了那身行头,我身无长物。

我是一个特务。一个临阵脱逃过,一个落水变节过,一个在最严厉的特务组织中最早接受过最严格训练的资深特务。

有时我真搞不懂,我怎么会活到今天?当年无数比我优秀的同仁和长官们都殉国了,当年无数比我糟糕的苟且者受到了严厉制裁,甚至那些跟我一样幸运的活下来的人,也都已都随着岁月而老去,再化作了抔抔黄土。。。而我,只有我,不仅安然无恙,而且,身躯异样,竟无法老去。

难道我这个老特务还有特殊的任务在身吗?

我几乎每天晨浴前,看着镜子中那奇怪而普通的身体,就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接下来,我的一切沐浴动作都是例行的,机械的。洗完头部洗私处,that's it!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躯干和四肢需要搓洗。我的意识根本不在当前的洗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过往的片段,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特别清晰,在我脑海中,如蒙太奇风暴一样席卷。。。

 

那是19393月,我率部在河内制裁汪精卫不果,回重庆准备接受戴老板的处分。

虽然有辱使命,我责无旁贷,但内心深处我是不服的。我认为这次刺杀行动,是戴老板有意让我们失败的。在河内,我们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精明而神通广大的戴老板,事先竟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线索,单单我们寻找汪精卫的住所就费了很长时间,很多周折。然而,蒋总裁托人给汪先生的私人信件,人家却不费吹灰之力亲自送达。这太吊诡啦!答案只有一个,戴老板是知道汪先生住哪的,可就是不告诉我们。

其实,对汪先生的人格我是无比钦佩的。想当初,他刺杀摄政王,舍的是自己的命;这次他从重庆出走河内,舍的是自己的名。现在想想,他不过一介书生。他错了。但他不自知。也许后来他知了,但性格与书生意气,又使他不能回头。我不知道戴老板是否也有同感。那个时代属于军人,不属于书生;那个时代需要军事斗争,不需要和平运动;这是汪先生的悲剧。其实,用今天的观念来看,他汪先生还真是个人权高于主权的最壮烈的实践者。真不知,他还有没有机会被正名。

戴老板让我负责执行这次行动,是不是正好看重我对汪先生的好感而故意如此安排呢?其实,虽然我敬重汪先生的人格,但重庆对他的制裁令,我还是要坚决而忠实地执行的。

然而,我们失败了。我们误杀了他的多年密友兼秘书曾仲鸣先生,我很遗憾。

 

来重庆一个多月了,戴老板还不见我。这是我平生过的最长的一个月:寂寞长日,空虚无聊。时间不知如何打发,那滋味还不如上次的蹲禁闭。

虽然戴老板是有名的护犊子,尤其是对我们这些黄埔系的犊子更是爱护有加。上次在北平遇险,我作为北平站负责人,居然临阵脱逃,脱离组织大半年。后来我硬着头皮回去见戴老板,戴老板也只是关了我大半年的禁闭。出来后,依然重用我。这次会怎样处置我?会像上次一样吗?

戴老板当然就是指戴笠。之所以我们都习惯称呼他为戴老板,只是因为称呼他官衔别扭。戴笠一直是军统的副局长,不是正局长,局长是由陈立夫兼的。所以,称呼戴局长并不合适,虽然戴笠是事实上的局长;而如果称呼戴副局长显然更不合适。最主要的原因是,开始戴笠挑这摊儿时,根本就不在政府或军队的任何编制中,自然没有头衔。于是,戴老板这样的称呼就一直沿袭下来了,而这称呼似乎更能表达我们这些下属对他的敬畏。

 

近年来,在大陆看了一些反映我们那个时代比较大制作的影视作品,像《潜伏》,像《北平无战事》,像《建党伟业》等等,拍得挺好。感觉大陆在这方面似乎做得更多些。这大概就好比当年的劣等生(共产党)出息了,于是,就更有底气去回忆过去。虽然这些作品仍避免不了给自己的过去涂脂抹粉,但已经开始有胆量去正视和原谅失败的老对手啦。相比之下, 那个当年的优等生(国民党),可能还沉浸在往事的不堪回首之中,尽管那曾经不甘的心也已经渐渐平和下来了。

不过,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不管是海峡这边的,还是海峡那边的,都会对剧中的人物们,包括他们的身份,他们的行为,他们的信念,会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这不仅仅是两岸的年轻人对于那段历史,所被灌输的观点截然相反,更主要的原因是,那些编剧们自己就不大了解那段历史,剧本本身很多地方就不求甚解,拍出来的戏自然就有很多漏洞和瑕疵,容易让人迷惑。

其实,那是一段尚未凝固的国家历史,有些虽血迹已干,但仍有新泪在流淌;那是一段有争议的历史,国民党和共产党都在用各自的立场和角度对其进行书写,真伪难辨。都说隔代修史,而今天,都隔了好几代了,这史仍然修不好。

我不是史学家,也不是政客;我不是个学者,甚至不是个文科生!我是军统个特务!一个一百一十二岁,有着三十几岁身躯和六十几岁头脑的老特务。和平好多年了,我已经不干特务勾当好多年了。每天我只做些最简单的事,读些最简单的书。早晚各洗两次澡,只有在39度水温的莲蓬下面,我才发现我的身体真的很年轻,我的记忆真的很清晰。不能再辜负老天的厚爱了,说说我所经历的精彩岁月吧!(待续)

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2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4 个评论)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11-28 02:58
客兄久违了!首先,祝感恩节快乐!其次,兄是民国史专家,以第一人称写小说,极为精彩,期待绵绵后续。
1 回复 赌博客 2014-11-28 03:07
徐福男儿: 客兄久违了!首先,祝感恩节快乐!其次,兄是民国史专家,以第一人称写小说,极为精彩,期待绵绵后续。
好久不见,也问徐福兄节日快乐!
很久没来,倒也一直没有停止敲打键盘。这次仍是现学现卖,边读边写,就当读书笔记啦。
还问你家领导好呢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11-28 03:08
赌博客到哪去神游去了?还能找到村口不?感恩节快乐!
1 回复 赌博客 2014-11-28 03:11
千年等一回: 赌博客到哪去神游去了?还能找到村口不?感恩节快乐!
玩微信去啦!终于玩到信用微机啦,就回归啦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11-28 03:27
赌博客: 玩微信去啦!终于玩到信用微机啦,就回归啦
赌博客兄在写陈恭澍?文笔不错。
1 回复 小皮狗 2014-11-28 03:30
问候博客君!久违了,一向可好?
你一回来,就带来这么新奇的故事题目,拭目以待,享受着你的文笔~~~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1-28 03:37
老友,欢迎回村~
在微信上潜水看了,到这儿来献花。
等我应付完客人再来赞。
1 回复 fanlaifuqu 2014-11-28 03:38
需要这样的“高度”来看看!好文笔!
1 回复 赌博客 2014-11-28 03:48
千年等一回: 赌博客兄在写陈恭澍?文笔不错。
老兄厉害!
差不多,我习惯用第一人称瞎编的。看看用陈恭澍的角度到底能拓展成什么样子
1 回复 赌博客 2014-11-28 03:49
小皮狗: 问候博客君!久违了,一向可好?
你一回来,就带来这么新奇的故事题目,拭目以待,享受着你的文笔~~~
领导也不禁念叨,不比曹操慢啊
再次问好!
1 回复 赌博客 2014-11-28 03:51
秋收冬藏: 老友,欢迎回村~
在微信上潜水看了,到这儿来献花。
等我应付完客人再来赞。
挺不像话啊,微信中看到了不点赞
客人走后补赞哈!
1 回复 赌博客 2014-11-28 03:54
fanlaifuqu: 需要这样的“高度”来看看!好文笔!
问候翻老!
这个特务属于“中层干部”吧,所以,高度可能刚好 ,这也是我选他的原因。
1 回复 解滨 2014-11-28 03:55
好久没见到你啦,听说你玩微信去了,俺也玩微信呢,有时候真是乐不思蜀啊!
1 回复 刘小雨 2014-11-28 03:58
老朋友,许久没见,节日快乐哈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11-28 04:03
刘小雨: 老朋友,许久没见,节日快乐哈
小雨也来了,这是咋地了?专门来看赌博客?感觉你有一年多不来了。
1 回复 赌博客 2014-11-28 04:05
解滨: 好久没见到你啦,听说你玩微信去了,俺也玩微信呢,有时候真是乐不思蜀啊!
问大侠节日好!大侠总是走在最前沿的
1 回复 刘小雨 2014-11-28 04:05
千年等一回: 小雨也来了,这是咋地了?专门来看赌博客?感觉你有一年多不来了。
哈哈,看到你可真是开心,我是很久没上网了,不过今天上网真开心,看到老朋友都还在这里^_^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11-28 04:13
刘小雨: 哈哈,看到你可真是开心,我是很久没上网了,不过今天上网真开心,看到老朋友都还在这里^_^
你回来看看真的让人好开心,我本来前些时候也休息了好一阵子。可能是天气异常的原因又来村里转悠来了。这段时间和徐福秋藏在组织接龙游戏,要侃侃《水浒》。你别来无恙?
1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11-28 04:17
赌博客: 玩微信去啦!终于玩到信用微机啦,就回归啦
玩到信用微机。是言多必误,还是群太多应付不来?
1 回复 刘小雨 2014-11-28 04:24
千年等一回: 你回来看看真的让人好开心,我本来前些时候也休息了好一阵子。可能是天气异常的原因又来村里转悠来了。这段时间和徐福秋藏在组织接龙游戏,要侃侃《水浒》。你别
我都还好啦,没上网的日子就感觉比较悠闲,看书画画,和孩子出去玩玩等等~~~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8: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