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与记忆(6)

作者:赌博客  于 2017-6-29 02: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音乐|通用分类:音乐欣赏|已有20评论


1.【射雕三部曲】

武侠文化大概是中华文化所特有的吧!虽然西方也有绿林好汉罗宾汉,也有三个火枪手,但他们没有墨子。所以,西方的侠义只是停留在人们内心中一种朴素的情怀,它没有上升到文化建设那个层面。

而咱中国就不同了。侠,是墨家中非常重要的观念,而墨家又是中华文化中与儒释道并重的,它对中国人的精神补充,几千年来,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香港,这个在最强大的西方文明影响下的弹丸之地,居然,把中国那个最古老,最隐性,最底层的文化给发掘出来,并让它大放异彩了。

完成这件事情的人叫金庸。

金庸的武侠文学风靡华语世界;武侠文学又衍生出武侠影视娱乐;武侠影视娱乐催生出了武侠歌曲。。。于是,顾嘉辉与金庸的名字就放在了一起。

对于我们大多数大陆内陆的朋友来说,最早听到的粤语歌曲很可能是那首【万里长城永不倒】,电视剧《霍元甲》的主题歌。那时候,每周某个晚上的八点后,万人空巷,无数颗心随着大侠霍元甲跌宕的人生而起伏。后来,在有《射雕英雄传》的夜晚,人们在【铁血丹心】的江湖中遨游,在桃花岛看那【桃花开】,体会那种【世间只有你好】的剑胆琴心,感受那种【一生有意义】的忠贞不渝。。。

什么是中国风,这就是!

好个顾嘉辉,好个黄沾;好个罗文,好个甄妮!这是怎样的两对黄金搭档啊!

说实话,那些根据金庸小说衍生出的影视作品都没能还原,哪怕是接近原著的艺术水准。但是,顾嘉辉和黄沾的【射雕三部曲】是完全配得上金庸的《射雕三部曲》的。

直到今天,在华语歌坛,我也都没有听到哪个男女声二重唱的水平可以超越当年的罗文和甄妮。那种恢弘到天边,柔腻到瞳孔的任自由,那种同声亦同义,求同亦求异的默契度,已经超越了音乐本身的层面,我不知道那应该叫什么。

录制完这组【射雕三部曲】的半年后,丈夫傅声意外车祸身亡,那是198377日。甄妮,这位华语歌坛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至今未再嫁。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一切变了有意义。。。

同声同气,同心同意,无分彼此,用尽爱,与我痴,与你生死相依。。。”

这是中国人的侠,这是中国人的义。

 

2.【真的汉子】

上高中的时候,Disco风行;那时候,男孩子中还流行的一件事情,就是烫一个爆炸头。

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烫了一个爆炸头,现在看看那时侯的头型,简直是傻极啦!可当时没觉得傻,当时觉得可酷了。就像八十年代大陆有个叫张蝶的女歌手演绎的这首【成吉思汗】,听听当时是怎么唱的:

“成 成吉思汗,不知道有多少美丽的少女们,都想嫁给他啊,哈哈哈哈,都想做他新娘,吼吼吼吼。。。”

天呐,太傻啦!可是,当时我们一个个头顶着个爆炸头,随着这样的节奏,摇摆得可high了。。。

现在想想,其实很正常,时代变了,我们的审美情趣变了。而对于这种变化,其实很难说,我们现在的审美就是变得更好,更高雅了。我相信最早烫出爆炸头的那个男青年一定很帅,很酷,即使是用今天的审美眼光;就像我今天再去听林子祥最早用粤语演唱的这首【成吉思汗】:

奔奔跑跑沙丘上,马壮牛强

威威风风马背上,胸襟开朗。。。

依然很好啊,很酷啊!所以,关键还是看谁唱,当然,歌词也尤其重要!

郑国江,简直就是林子祥的御用词人!那歌词填的!大漠孤烟,亮盔怒马,威风凛凛,豪气冲天,加上林子祥那威猛苍劲的大嗓子,在我看来,粤语版的【成吉思汗】要超越那个真正的德国成吉思汗乐队(Dschinghis Khan)的原版!

林子祥,香港最有实力的创作型歌手之一。虽然这首【成吉思汗】是一首翻唱,但他的大量原创作品,像【真的汉子】,【这一个夜】等等,你会发现,无论是创作,还是演唱,林子祥既擅长刚猛浑厚如降龙十八掌这样的外家拳,也擅长含蓄内敛如太极剑一般的内家功夫。他和许冠杰,罗文一起,开辟出粤语歌曲的一片天,也才自然能够有足够的力量,把后来的谭咏麟张国荣梅艳芳他们推到浪尖儿上去啊。。。

 


【堂吉诃德】

刚刚谈到鲍勃迪伦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刚刚谈到了中文歌曲的文学性,那还得应该再谈谈那些牛逼的词人。除了前面提到过的那些大词人,卢国沾对早期粤语歌曲的贡献是不可忽略的。

其实,在我看来,粤语歌曲的最大亮点大概就属它的歌词了。

那时候,一大堆香江才子,他们突然发现了粤语本身的雅:九声六调,古韵浓浓。尤其,当它被几个天才以现代的方式,唱颂出那浓浓的古韵之时,香江才子们被惊艳到了。

于是,一种我们久违了的,带有幽幽的古风,自然大气的歌词在他们的笔下出现了。就像刚刚提到的那组【射雕三部曲】中,有大量这样的句子:

“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抛开世事断愁怨,相伴到天边。。。”

现在的人们早不这么说话了;这样的词一般也是不会出现在台湾或大陆的国语歌曲中的。但这样的句子却能表达出,我们古人常推崇的那种文字的意象,那种微言大义的力量。这是清汤寡水的白话国语所欠缺的。

再比如同样是言情,看看人家卢国沾的【人在旅途洒泪时】写的:

“明白世途多么险阻,令你此时心生两意

看远路,正漫漫,谁谓抉择最容易?”

我们读起来可能不那么顺畅,但当唱出来,简洁,干净,没有丝毫的小情小爱的拖泥带水,是一种大情怀,大气象。

除此之外,题材也非常广泛。看看卢国沾为麦洁文的专辑【莱茵河之恋】填的词:

【堂吉诃德】:堂吉诃德,堂吉诃德,愿他不感到孤独

                               像他一般,像他一般,我心坚决不畏缩

                               有一颗星爱对我闪两闪,暗中把我催促

                                或者因他偷偷地看我眼睛,已令我迷目。。。

【螳螂与我】:毁了村庄,我只有远走他方;烧了田园,我最终只有流亡;

                                万里饥荒,不足养一只螳螂;千里烽烟,它只有跟我逃亡;

                                一只孤舟,正奔向暮色东方;舟里人群,泪眼中充满彷徨。。。

这是曾迷了我好几个月的两首歌曲,听了无数遍,直到今天,那样的歌词都让我记忆犹新,不用百度,盲打即出。今天想起来,当年这样的歌词,对我后来愤青的养成是有很大作用的。这也是我爱粤语歌曲最主要的原因。(待续)

(歌曲太老啦,没有太像样的MV)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11 回复 fanlaifuqu 2017-6-29 02:33
香港回归二十年了,不知港人是什么感慨!
9 回复 赌博客 2017-6-29 02:50
fanlaifuqu: 香港回归二十年了,不知港人是什么感慨!
还真是,二十周年了,正好需要粤语歌曲系列来应景。
谢谢翻老每天沙发,上茶
9 回复 徐福男儿 2017-6-29 03:23
不懂歌,但读客兄的“歌与记忆”,却是非常享受。
10 回复 自在鸟人 2017-6-29 06:28
赌兄弟,这篇写了不少个人见地,不错,比较前几篇更上心了,看得出来。
只是开篇处对老外的文化有所贬损,似乎有些不公哈。我想这感觉大约还是源自,你我没有完全浸入西方文化史,少了些深入了解。
隔岸观火,多只看个星星点点的热闹。便如对当下流行乐的认知亦是如此,不去追逐便无有近身感。记得前两天一位观众回帖言道,过去的歌曲有文化又有情怀,亦不过是当年的当下情怀而已,对不?直接就贬折了现代人似乎不妥
以上纯属个人看法。
9 回复 赌博客 2017-6-29 07:20
徐福男儿: 不懂歌,但读客兄的“歌与记忆”,却是非常享受。
其实俺也不懂歌,但以外行的角度写写听歌感,也许是种另辟蹊径。反正我看那些高深莫测的行家们的乐评是看不懂滴
9 回复 赌博客 2017-6-29 07:33
自在鸟人: 赌兄弟,这篇写了不少个人见地,不错,比较前几篇更上心了,看得出来。
只是开篇处对老外的文化有所贬损,似乎有些不公哈。我想这感觉大约还是源自,你我没有完
嗯,对老外的文化了解有限,或有偏颇,那是一定的,但要说有贬损,我看是鸟人兄弟言重啦!
10 回复 自在鸟人 2017-6-29 07:36
赌博客: 嗯,对老外的文化了解有限,或有偏颇,那是一定的,但要说有贬损,我看是鸟人兄弟言重啦!
探讨而已,失礼失礼
8 回复 赌博客 2017-6-29 07:42
自在鸟人: 探讨而已,失礼失礼
哪里哪里,木有失礼,木有失礼
事实上,鸟人的跟帖很是有礼有节,我非常受益的!
9 回复 拖延多久 2017-6-29 10:42
不懂歌,但读客兄的“歌与记忆”,却是非常享受。
11 回复 一杯星巴克 2017-6-29 11:47
~~ “ 岁月留声 !”   这些都是那个年代里人人都朗朗上口的歌曲, 最喜欢关正杰的快歌《舊事隨夢去》, 一曲唱罢,淋漓尽至!
11 回复 chic-yong 2017-6-29 13:39
对于中文歌,本人只听粤语歌,算起来已经保持这个习惯有26年了.其实麦洁文的莱茵河畔是百分百的粤语歌,这个有很多人不知道,当初是硬把粤语的歌词用国语唱的.
随便选几首好听的粤语歌,希望大家能喜欢. 经典的是在太多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7AeVhImTt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Y43cZ2oC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sUb2tb0nK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c7e2AQInG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oElcQeb48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ryOEJfcXN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_4_4ja3pg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077-7dReG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hhtLjNlLrY
9 回复 赌博客 2017-6-30 00:11
拖延多久: 不懂歌,但读客兄的“歌与记忆”,却是非常享受。
    
10 回复 赌博客 2017-6-30 00:15
一杯星巴克: ~~ “ 岁月留声 !”   这些都是那个年代里人人都朗朗上口的歌曲, 最喜欢关正杰的快歌《舊事隨夢去》, 一曲唱罢,淋漓尽至!
这应该是个资深歌迷!   关正杰应该是粤语歌曲正昂扬向上时期的代表人物。
8 回复 赌博客 2017-6-30 00:27
chic-yong: 对于中文歌,本人只听粤语歌,算起来已经保持这个习惯有26年了.其实麦洁文的莱茵河畔是百分百的粤语歌,这个有很多人不知道,当初是硬把粤语的歌词用国语唱的.
随便
看来这是个真正的粤语歌迷,自叹弗如!我听粤语歌主要在大学那四年,因为正直粤语歌曲巅峰时刻,反而限制了对很多二线歌手作品的涉猎。
麦洁文的那辑【莱茵河之恋】倒是我高中时最喜爱的粤语专辑,那时候的记忆好,所以现在很多的歌词仍记忆犹新,还能盲打既出
谢谢老兄给出的链接,好多真没听过呢
8 回复 粒子在 2017-6-30 04:05
侠是中国侠,
义是中国义,
没有其他的参杂,
就是中国的传统,
更是中国的精神。     
8 回复 赌博客 2017-6-30 04:16
粒子在: 侠是中国侠,
义是中国义,
没有其他的参杂,
就是中国的传统,
更是中国的精神。        
是的,没有其他参杂。
一些老歌,伴随着一些记忆,以及记忆沉淀后的感触。此时的感触不同于青春时,相信未来回过头来再读现在的感触,又觉得可笑。
7 回复 心随风舞 2017-7-1 10:10
赌博客音乐造诣匪浅,佩服您的钻研精神,现在因为太忙,大概不能细致的看,用得着的时候,来你这里翻箱底补课吧。
9 回复 赌博客 2017-7-1 10:29
心随风舞: 赌博客音乐造诣匪浅,佩服您的钻研精神,现在因为太忙,大概不能细致的看,用得着的时候,来你这里翻箱底补课吧。
啥造诣啊,就是老了老了总回忆
舞儿一直就是大忙人儿,其实我也是,回村儿也总一阵儿一阵儿的
8 回复 秋收冬藏 2017-7-4 03:20
哈哈,贴个你“头顶着个爆炸头”唱摇滚时的模样来看看。
9 回复 赌博客 2017-7-4 06:35
秋收冬藏: 哈哈,贴个你“头顶着个爆炸头”唱摇滚时的模样来看看。
现在还对火钳子心有余悸,好在那也算是纯天然无公害的物理方法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1: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