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大院儿(2)

作者:赌博客  于 2018-12-25 01: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迎春大院儿|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评论


现在的孩子一定不知道拾肥是什么东东?其实就是捡粪。这么直白了估计现在的孩子还是不能想象,捡粪?行为艺术吗?赶快脑补画面……

对于迎春大院儿的孩子们来说,捡粪在当时也是一件比较恶心和困难的事情。因为不像当时绝大多数家庭居住的平房或旱楼,迎春大院儿的楼房是两水两气的(自来水,下水道;煤气,暖气),是当时相当高尚的住宅。迎春大院儿的孩子们平时也看不到粪便啊,到哪儿捡啊?

今天的我们常常用小资产阶级的人性观去诟病当年教育对孩子们的“摧残”。确实,按照今天的标准,那时候的孩子家长得天天站在学校门口示威:体罚我们家孩子啦,让我们孩子义务劳动啦,夏天打苍蝇,冬天还捡大粪。。。这简直就是对孩子们幼小身心的虐待啊!孩子们的人权呢?

可是,我敢保证,在当时那样“恶劣”的教育环境下,迎春大院儿成长的孩子们基本是快乐的。

当然,也有不快乐的时候。就比如此时此刻,美美的安力就是因为捡不到粪肥而不快乐。

她当然捡不到!现在想想也真是的:那么个大冬天,天寒地冻的,你让一个天使一样的小姑娘到哪里去捡粪呢?

但是,迎春大院儿里其他的孩子们有办法!

那时候的马路是名副其实的,因为马路上还是走马车的;冬天往城里赶集拉货的马车还是络绎不绝的。

于是,寒假期间,迎春大院的孩子们便三五成群,拖着几个土篮子,结伴跟在马车的后面。如果幸运赶上马路上有积雪,男孩子们就可以手把住马车的车檐儿,借着马车的行进打出溜儿滑儿。一边打出溜儿滑儿,一边紧紧盯住骏马的屁股,因为有经验的孩子们知道,只要马尾巴一翘起来,他们就有收获啦!

那风情的一刻:漂亮的马尾帅帅地扬起,一串串金黄的马粪喷薄而出!寒风中,那还夹杂着青草的芳香,那还冒着腾腾热气的马粪蛋儿,在孩子们眼里,简直就是刚刚出笼,热乎乎,晶莹剔透的小窝窝头儿!

美美的安力自然总是被马车远远地甩在后面,永远捡不到热乎乎的马粪蛋儿。不过还好,她的好朋友许西总是罩着她。

许西长得很白,但不是那种柔弱的白。

白白的许西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铁姑娘”,是我们迎春大院儿当时“别人家的孩子”。她和安力家住楼上楼下,安力家五楼,许西家六楼。她们两家都是三个女孩儿,她们俩在家都是二丫头。后来据说,家里排行老二的孩子通常情商比较高,因为他们需要同时扮演哥姐和弟妹的双重身份。而那时候,安力扮演妹妹的身份多些,许西扮演姐姐的身份多些。于是那时候,许西总是罩着安力:冬天安力捡不到马粪,许西总会分一半给她;夏天安力打不着苍蝇,许西总会想办法替她完成任务……

四十年后的今天,安力和许西仍然是最好的闺蜜。我活这么大,没见过这么长久的闺蜜,真羡慕她们。只是现在看起来,安力扮演姐姐的身份多些,许西扮演妹妹的身份多些……

 

迎春大院儿的风水很有意思:“凹”字型的六层大楼像好女人的怀抱。在这个怀抱里,人丁兴旺,孩子们疯长。说来有趣,在迎春大院儿里,如果你家是一个孩子,那你多半儿是个女孩儿;如果你家是俩孩子,就很可能是一男一女;如果你家是仨孩子,那就要么仨小子,要么仨丫头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二胖儿他们家就是例外。

二胖儿,姓李名枢,字木区。他们家俩孩子,却都是男孩儿。因为行二,而且小脸儿胖乎乎的,所以才有了“二胖儿”这个小名儿。“木区”当然不是他的字,是他的外号儿。因为他上学的时候把自己的名“枢”字写得太开,当老师点名时就叫他成了“李木区”。后来,院儿里院儿外的孩子都这么叫他,可我还是习惯叫他二胖儿。

二胖儿有个严厉的父亲,有个慈祥的母亲。他们家就是传说中的严父慈母家庭,是传统的中国家庭模式,尽管在那个年代,传统已经被砸烂得差不多了。

在我的印象中,二胖儿的父亲是个中学老师,好像是教化学的,年轻时一定也长得很帅。即使在知识分子不受待见的我们父辈那个年代,年轻帅气的知识分子还是最受姑娘们青睐的。所以,我和安力的爸爸都娶到了最漂亮的东北大妞儿,而二胖儿的妈妈也是既贤惠又好看。

现在想起来,二胖儿的父亲那时应该是怀才不遇,所以脾气特别大,全家人都怕他。我们这些孩子每次见到二胖儿的爸爸也都很紧张,而见到二胖儿的妈妈就很如沐春风了。

现在的父母大概都不太能确定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和能力训斥自己孩子的是非对错了,但迎春大院儿时的父母们绝对有这个把握。而其中,二胖儿的爸爸可能是当时迎春大院儿里最有权威的父亲啦。

二胖儿是个倒霉蛋儿,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在家被父亲打,在学校被老师骂。

关于打骂孩子:

迎春大院儿的孩子,除了一两个像琳琳和波波这样的独生女,应该没有不被打过,不被骂过的。在这方面,孩子们都相当平等地被对待着。现在的孩子权力大了,有独立人格了,打不得,也骂不得啦,据说只有现在这样对待孩子,才不会给孩子成长造成阴影儿。

带着这样的疑问,就在不久前,当迎春大院儿那些被打过骂过吓过的孩子们再次聚首时,我发现那些曾被打过的男孩子们都很健朗豁达;那些曾被骂过的女孩子们都很温柔乐观。当我试图去求解这么些年来留在他们内心的阴影儿面积时,我才发现,我的立体几何学得不好。因为,我找不到阴影儿……

被家长打,被老师骂,在迎春大院儿那时候天经地义,二胖儿从无怨言,但同学想要欺负自己可绝对不行。有一次,二胖儿和大院儿外的同学打架,对方动了刀子,把二胖儿的眼角划破,鲜血流了满脸。所有的孩子,包括那个动刀的孩子,都吓傻了,二胖儿却非常淡定。大概当时只有他自己知道眼睛还没瞎。

打架动刀子,即使放在那个动物凶猛的年代,也是件大事。学校和老师对此都极为重视,但二胖儿的父母选择了息事宁人,他们原谅了那个动刀的孩子。

现在想想,小时候的二胖儿是个帅气,宽厚而倔强的孩子(参见插图中那个最帅的熊孩子)。只可惜,这些品质在当时不太被看重。

那时候被看重的除了热爱劳动,响应学校号召捡粪打苍蝇,学习好还是很吃香的。而我,就占了这方面的便宜。因为我学习很好……(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8-12-26 12:45
心理做好准备,看一个又臭又美的小安力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03: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