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脂批“南直召祸”,是脂砚斋父女的亲身经历

作者:ruthrose  于 2014-4-8 01: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闲暇时,品茗叙家常|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9评论

关键词:红楼梦作者, 当事人, 火焰山, 脂砚斋

认真看看脂批中的一些话,就能知道批语的真实含义及脂砚与何焯的父女关系了。

脂评甲戌本第一回写甄士隐家被烧。原文是这样写的:"不想这日三 月十五,葫芦庙炸供,那些和尚不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多,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 山一般。"在"接二连三牵五挂四"这句话上有段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

所谓:"南直召祸",是指何焯受康熙之召到京入直南书房为皇八子之师,不 幸引来入狱和抄家之祸。书中所谓"那些小和尚不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其实是隐写皇八子及其党羽谋 取皇位事机不密,东窗事发,致使诸多官员接二连三受到牵累的一段史实。不了解这段史实,当然就无法理解脂砚斋的上述批语。

可见红楼梦作者对脂砚的身世是清楚的,所 以会这样写;脂砚斋做为“南直召祸”的当事人,对隐情更加了解,所以才会这样批。南直之祸直接导致了何家的家道衰落,导致了脂砚的身遭离乱。对这段痛史,脂砚耿耿于怀,在脂 批中有多处流露。

例如甲戌本第十三回在"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句上,脂砚批道:"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 伤哉,宁不恸杀!"有人认为"树倒猢狲散"这句话是曹寅的口头禅,其实不对,由甲戌(1754年)上推35年,时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曹寅早已 去世,不可能再说此话。说这句话的主人是谁?他正是脂砚的父亲何焯。

何焯是康熙五十四年系狱丢官,不久获释,约在康熙五十七年前后返乡隐居,在何焯 系狱期间,其苏州老家曾被抄家,何焯去职返乡后,看到红极一时的何府已是七零八落,一片萧条的景象,发出"树倒猢狲散"的感叹,事在情理之中,此时的脂 砚是唯一能慰藉何焯受伤心灵的掌上明珠,脂砚能清晰地记住其父生前反复念叨的这句口头禅,并在批书时发出悲叹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这是一例。

再如甲戌本第 一回写英莲,在"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个字上,有一段眉批:"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按何 焯系狱主要是因为他在返乡守制期间,将自己的幼女留在八皇子家托养,为皇四子所参奏,加之何焯回乡守制期间,曾四处活动,为八皇子拉拢官员穿针引线,此事 也被他人密奏康熙,引起康熙的反感与震怒。龙颜大怒的康熙一面将皇八子怒斥一通,一面将何焯关进大狱,一大批与皇八子、何焯关系亲密的官员受到罢免和牵 连。何焯众多有才华的门生弟子从此失去进身之阶。正是有感于此,脂砚才会在"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个字下写出这样沉痛的长段批语。不了解这其中的隐情, 是无法理解脂批这段话的真实涵义的。

除了上述三例外,还可以找到一些批语与脂砚身世有关,这里限于篇幅,不再详述。值得一提的是,何焯晚号茶仙,精于茶 道。红楼梦中妙玉精于茶道且有很名贵的茶具带入贾府,这大约也能作为妙玉有何焯之女身影的一个旁证。

其次,何焯是苏州人,又是康熙朝的著名学者,且担任过皇八 子之师。曹寅曾任职苏州织造,且与八皇子关系密切,曹家与何家有深交关系乃情理中事。

何焯“去世”后,雍正继位,何氏后人惶惶不安,在苏州过活已不安 全,随时都会有大祸临头。脂砚在父亲的指点下,投奔曹家,隐姓埋名寻求保护是最好的选择和安排。曹家因感念旧时与何家的交情收留脂砚并给予礼遇也属正常。这是从事理上看脂砚进入曹家藏身有其可能性与合理性。

再从存世的实物来看。脂砚斋所用之脂砚,文革前尚存,《文物》杂志 1973年第二期曾刊出此砚的实物照片,并介绍说该砚原为明代江南名妓薛素素所有,砚侧刻有"脂砚斋所珍之研其永保"十个隶字。砚背刻有明代著名文士王樨 登题诗"调研浮清影,咀毫玉露滋。芳心在一点,余润拂兰芝。"砚匣底部刻有"万历癸酉姑苏吴万有造"字样。象这样名贵的砚台,一般人家很难拥有,何焯是大 收藏、大鉴定家,拥有这样的名砚实属正常,传给其爱女珍藏使用也很正常。此砚后来成为曹雪芹与脂砚斋参与创作、评点《红楼梦》的得力工具。

脂砚在离开曹府后, 即以此砚为号,继续过隐姓埋名的生活,这其中实有万般的无奈和隐痛。"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在《红楼梦》这部不朽名著中,凝聚了父女翁婿姐弟爱人无尽的欢乐与悲苦。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fanlaifuqu 2014-4-8 01:33
花大功夫了,谢谢!
回复 ruthrose 2014-4-8 01:54
fanlaifuqu: 花大功夫了,谢谢!
我得谢谢蕃老的鲜花,这样的文章一般没人愿意看。
回复 fanlaifuqu 2014-4-8 02:09
ruthrose: 我得谢谢蕃老的鲜花,这样的文章一般没人愿意看。
以前一直看你的文章,现在你写得少了。
回复 ruthrose 2014-4-8 02:24
fanlaifuqu: 以前一直看你的文章,现在你写得少了。
生活按部就班,乏善可陈,所以就琢磨起“考古‘来,试了一下,好像蛮有”考“头儿的。
回复 猪家有个戒 2014-4-8 03:43
再过20年读红楼,现在还是爱看三国的阶段。
回复 粒子在 2014-4-8 04:23
考证好细,谢谢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4-8 05:43
索隐派也蛮有趣的。
回复 trunkzhao 2014-4-8 07:31
也是一说。脂砚斋和曹关联紧密这是事实。至于影射何事,其人为谁,只能臆想,缺乏证据了。除非把八大处西山全扒掉。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4-30 08:44
我愿意看,喜欢读。不但送鲜花还要赞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5: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