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奇女子(二)

作者:ruthrose  于 2014-4-20 21: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闲暇时,品茗叙家常|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评论

关键词:红楼梦, 奇女子, 眼睛

在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中,《红楼梦》作者通过周瑞家的眼睛,指出香菱的容貌与性情像极了秦可卿,明面儿来看是这样,不过作者所要表达的並不仅仅限于甄秦二位容貌性情的相像,更有隐藏在背后的身世:甄秦二女皆为血统高贵的千金小姐。

   《红楼梦》第八回末尾交代了秦可卿的身世,秦父邦业"
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女儿,小名唤可儿,长大时,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

    秦可卿之奇就奇在看似出身微寒,却有着豪门望族才有的气质,
她不仅兼宝黛外形之美,性情之美,还兼有大观园中所有女子都不具备,荣宁两府束带顶冠之辈更不具备的先见之明!

    可见秦可卿不可能只是一个抱养来的孤儿,而是一个见过大世面,
其行事为人远在王熙凤之上的豪门女子,刘心武先生认为秦可卿是废太子的公主 ,方向没有錯,但不合“门当户对”的基本逻辑,如果秦邦业的女儿嫁入贾府是高攀的话,那么有着皇族血脉的公主嫁入贾府,岂不低就了吗?

    因此,明着看秦可卿出身微寒,实则其高贵与贾府相当,
贾府当家人明白这一点,秦可卿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只不过秦可卿并不是皇家的血脉,而是一位在皇室生活过的汉家女子。

   作者通过塑造秦可卿这样一个奇女子,展开了诗史般绚丽的画面: 寿阳公主的千古梅花妆,金盆立舞的赵飞燕,玲珑可爱的同昌公主,
女皇才女武媚娘,美女杨贵妃,警幻仙姑的亲妹子,宝黛兼美天下无双。其才堪比武媚娘,其韵胜似杨玉环,其人品大慈大悲,神似小说中理想化的人物贾宝玉,以至于蓉大奶奶病逝的消息传来,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平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荣宁两府上上下下,莫不悲嚎痛哭。

   秦可卿的结局,并没有如同判词中那样“有一美人悬梁自缢”,
而是秦可卿在病了一年多,救治无效后才逝去的。

   一处写自缢,一处写病逝,这个矛盾的産生,
来自于脂砚斋的直接干预,十三回脂批中,“隐去天香楼一节,是不忍下笔也”“有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病逝这个结局,当是芹(曹雪芹)溪(孔梅溪)在批阅整理原作时,应脂砚斋的要求,所增删的。

   脂砚斋之所以这样要求,
皆因脂砚斋就是一位有着皇室生活经历的汉家女子,义门先生的幼女。

   甲戌本第十三回在"一日倘或乐极悲生,
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句上,脂砚批道:"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 伤哉,宁不恸杀!"有人认为"树倒猢狲散"这句话是曹寅的口头禅,其实不对,由甲戌(1754年)上推35年,时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曹寅早已 去世,不可能再说此话。说这句话的主人是谁?他正是脂砚的父亲何焯。

  何焯在康熙五十四年系狱丢官,不久获释,
约在康熙五十七年前后返乡隐居,在何焯 系狱期间,其苏州老家曾被抄家,何焯去职返乡后,看到红极一时的何府已是七零八落,一片萧条的景象,发出"树倒猢狲散"的感叹,事在情理之中,此时的脂 砚是唯一能慰藉何焯受伤心灵的掌上明珠,脂砚能清晰地记住其父生前反复念叨的这句口头禅,并在批书时发出悲叹也就合情合理了。

  在甲戌本十三回,针对凤姐治理宁国府”五病”,有这样一条脂批:
“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令余悲恸,血泪盈面。”可知脂砚三十年前生活在望族家庭,后遭变故。按甲戌年为1754年(乾隆十九年),前推三十年为1724年(雍正二年),雍正二年曹家尚未被抄家,因此脂批中的”余家更甚”,显然不是指曹家,而是指脂砚自己家中的一段”树倒猢狲散”的往事。

 乾隆二十五年,脂砚斋庚辰眉批:读五件事未完,余不禁失声大哭,
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三十年前,是雍正七年,这一年脂砚斋的父亲在隐姓埋名七年之后,得子何元时,生命有了传承并开始着手写作红楼梦。

  有了这些切肤之痛,血泪记忆的脂砚眉批道:此回可卿梦阿凤,
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贾珍虽奢淫,岂能逆父哉?特因敬老不管,然后恣意,足为世家之戒。“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

  脂批大意就是说,贾珍不孝,敬老不管,父不父,子不子,豪门败落已成定局,纵然秦可卿再有见识,阿凤再有本事,
恐也无力回天,比如,秦可卿对凤姐说,你应该在祖茔旁边多买一点地,因为家里边如果出现抄家的事情,家败了,皇帝抄家是不抄祖坟旁边的地的,这样我们还有基业,子孙还能有赖以糊口的地方。这是秦可卿在梦里边交待给凤姐的事情,但凤姐只顾为自己弄权敛财,并没有按照秦可卿的嘱咐去做。即使如此,秦可卿的先见之明,不凡之处,仍然让人百感交集,这么一个奇女子,让她“淫丧天香楼”,情何以堪?把她赦免了吧。于是就命令编辑曹雪芹孔梅溪把它“删去”了。

  这个“赦”
字也表明了脂砚斋的高贵身份,她是皇室生活过的汉家女子,她有资格代表三十年前的作者,命令披阅者,对作者的原著进行增加删减。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Duffy 2014-4-21 12:32
开谈不说红楼梦, 读尽诗书也枉然。
1 回复 病枕轭 2014-4-21 22:21
分析的有意思~
1 回复 ruthrose 2014-4-22 18:48
Duffy: 开谈不说红楼梦, 读尽诗书也枉然。
清末文化时尚。
3 回复 ruthrose 2014-4-22 18:50
病枕轭: 分析的有意思~
谢谢,有意思就有继续侃的动力。
4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4-30 09:05
爱读,有道理!
6 回复 笙箫难默 2014-5-4 02:44
又成一篇小说,楼主厉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6 01: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