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映像 “作者自云”篇

作者:ruthrose  于 2015-1-30 22: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另类花,北美风景线|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关键词:红楼

细读红楼“作者自云”,方可看出,贾宝玉,作者(石头),批阅编纂者(曹雪芹)是三位独立的个体,三位之间是不等号。

     1.宝玉既不是作者石头,也不是曹雪芹,他是作者笔下的一个人物,衔玉而生,且生于“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贾府,“玉堂,金马门”是汉代皇宫特有的称呼。所以贾府系贵中最贵之族,绝非奶娘赖嬷嬷“奴而优则仕”的家族可比拟。更让人惊叹的是,补天不成的宝玉,竟尊贵到可以行使天子罪己诏的特权,将无才补天之罪,昭告天下!

     
  2,作者石头不是曹雪芹:((空空道人)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此句据甲戍本增补〕,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小说的写作过程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那个被脂砚称为“石兄”、自称为“石头”的作者,写出了小说初稿,这本小说还有个名字叫《情僧录》;第二阶段是编辑《石头记》成为《红楼梦》的过程,这时候,才出现了曹雪芹。曹雪芹的工作是,在石兄旧稿基础上“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改写成为《金陵十二钗》。但最后脂砚拍板,放弃了《情僧录》《红楼梦》《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这些书名,还是用“石兄”起的名字《石头记》。

  “石兄”非曹雪芹,可以从出现在作者自云里的两首诗来看:
  “无才可去补苍天”是整部小说中最先出现的、第一首标出作书“本旨”的诗:
  无材可去补苍天,(甲戍句下朱批:书之本旨。)枉入红尘如许年。(甲戍句旁朱批:惭愧之言,呜咽如闻。)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可是脂砚却不说这是第一首诗,而是在以后九百字处“满纸荒唐言”诗下才批注云:此是第一首标题诗。

  这种情况还发生在正文第一回,“惯养娇生笑你痴”,是小说正文中出现的第一首诗,脂砚并没有说这首诗是第一首,而是到此诗以后的八百字处、雨村中秋诗“未卜三生愿”旁,下批云: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为传诗之意。这就是说,自云里的第一首“无才可去补苍天”,正文里的第一首“惯养娇生笑你痴”的作者都不是曹雪芹,而是“石兄”,自云第二首“满纸荒唐言”,正文第二首“雨村中秋诗”才是曹雪芹增加的“第一首”。

  脂斋不将“第一首”批注于前而批注于后,说明脂砚非常清楚,何为作者“石兄”旧作,何为雪芹新作。

      作者石头不是曹雪芹,还可以从居住环境得到印证,精通吴语的“石兄”,栖身于“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的陋室,写作《石头记》;讲北京话的曹雪芹于“悼红轩”编辑批阅红楼梦。北京的“悼红轩”再简陋,也不致在墙上开个蓬牖,用茅草堵窗御寒,这种南方过冬的方式在北京是行不通的。“瓦灶”是道地的吴越贫民以及职业乞丐、小庙僧道的煮饭炊具,陶制的,易破碎。曹雪芹在悼红轩里摆上个瓦灶,一日三餐,蓬牖而兼瓦灶,烟雾腾腾,别说批阅增删十年,一个冬天都熬不下来。     

  3,批阅者曹雪芹是谁?
  与一般的小说不一样,红楼梦的作者自云,已经属于故事的一部分,而作者自云这一部分里边,有相当的部分是“石兄”原著中没有的,石兄原著中有哪些,现在已不得而知,根据脂砚后边的评语,可知这部分除了“无才可去补苍天”那首诗,以及第一回的标题是石兄原著中就有的,其余大部分系曹雪芹所增加的内容。 
  于是脂砚在曹雪芹增加的内容之后,有段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 式 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 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

  “后文如此处者不少”一语,它的意思很清楚:即像开卷至此的这段楔子这样,由雪芹自撰的文字,后面还有不少,因此,不能说雪芹对小说只是作了“披阅增删”(即在旧稿基础上做了些修修改改,纂成目录,分出章回)的简单工作。如果书前所列的“作者马甲”全是雪芹自布的“疑阵”,小说是由雪芹一手创作而成,那么,脂斋在这里就毋须说什么“然则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还要特地点明“后文如此处者不少”;就变成完全多余的废话了。这条批语意义是明了的,是曹雪芹在石兄旧稿基础上重新改写成书的有力证明一!“后文如此处者不少”云云,就是说后面还有不少章节诗词是雪芹自撰;但是其它部分则是根据“石兄”旧稿增删改写的。
  接着,脂砚在曹雪芹所写的第一首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后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3 11: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